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三年后,生死台
    第217章三年后,生死台

    “你想要干什么?”罗飞鸿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对图塔问道。

    图塔此刻的脸色反而变得非常平静,恭敬的向着空中的罗飞鸿拱手说道:“在下图塔,是翠竹居杂役弟子,现看到好友受伤,特前来照看一二。”

    “谁允许你过来了?”罗飞鸿语气森然。刚才图塔过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向他禀报,而是先去照看的薛讷。

    图塔不亢不卑的说道:“飞云山有规定,不允许弟子之间性命相搏。”

    “薛讷目无长幼,冒犯于我,况且我为飞云山执事,对于此类事情,有先斩后奏之权。你离开吧,今日薛讷必死。”罗飞鸿淡淡的对图塔解释了一句,同时也算是对周围围观的人群的解释。

    “师兄,我们隶属于外门,即使薛讷犯错,也是由外门长老来行使惩罚权利。”图塔据理力争。

    “荒唐,我办事还需要你来提醒吗?滚开!”罗飞鸿大袖一甩,一股巨力向着图塔涌去,试图将图塔推开。

    图塔全身淡淡的黑光闪烁,罗飞鸿使出的这股力道终究没有将图塔推离开这里。

    “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们!”罗飞鸿被图塔的挑衅激起了怒火,再次运转痕力,一张巨大的掌印从天而降,笼罩住了薛讷,以及站在薛讷身旁的图塔。

    图塔浑身的肌肉快膨胀起来,整个身体粗大了一圈。图塔本来就长得高大强壮,这会儿身体再次粗大一圈之后,完全就是一个人形巨猿了。

    面对罗飞鸿这一掌,图塔心中没有一点把握,毕竟实力的差距在这里放着,差了两个大境界,这可不是简单的越级挑战能够弥补的。

    掌印越来越低,图塔心中闪过很多念头,或许接不下这一掌,他和薛讷便会彻底死去,不过图塔不后悔。人生需要进行选择的地方太多了,如果每一次选择都是犹豫再三,踌躇不前,那么一辈子只能是庸庸碌碌的过下去了。不忘初心,将选择的全力交给自己的本心,那样才不会后悔。

    “住手……”

    一道娇喝声在周围众人的耳旁响起。

    “轰隆隆……”

    罗飞鸿的巨大掌印终究没有拍在图塔与薛讷的身上,在拍下的过程中,它被人拦截住了。

    一道白衣胜雪的女子落在了图塔的前面,与空中的罗飞鸿对视着。

    “你为什么要杀他?”白衣女子清冷的声音响起,不过却是非常动听,如同冬天里叮咚的泉水。

    “他冒犯了我!目无尊长,我身为执事,拥有执法权!”罗飞鸿看到洛雪出现,心中莫名多了一些慌乱。

    “是为了这个小东西吧!”洛雪轻轻一招手,没有见到她有什么别的动作,但是捧在罗华手中的小赤火雀却是不再受罗华控制,飞到了洛雪的手中。

    小赤火雀落到洛雪手中后,洛雪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的脑袋,外人没有看到的一抹绿色光芒忽悠一闪,没入了赤火雀的脑袋中。

    “啾啾,啾啾!”

    小赤火雀突然出一阵焦急的鸣叫声,小小的脑袋四处转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啾啾,啾啾!”

    洛雪松开了手掌,已经可以飞行的小赤火雀一拍翅膀飞到了空中,一双赤红色的小眼睛很快便现了花小溪的身影。一道红色的影子闪过,小赤火雀出现在了花小溪的肩膀上,亲昵的啄着花小溪的耳垂。

    “小红,小红,你认出我了!你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花小溪突然看到小赤火雀冲到她的肩膀上,顿时激动的抱着小赤火雀哭了起来。为了小赤火雀,她的薛讷哥哥现在被人打得生死不知,花小溪心中非常痛心,也很自责。

    “那是我的赤火雀!”等到赤火雀飞回到花小溪的肩膀上,罗华才反应过来,大声叫喊着。

    “闭嘴!”洛雪有些厌恶的冲着罗华呵斥道。

    罗华并没有买洛雪的帐,而是扭过头,对着空中的罗飞鸿焦急喊道:“大哥,她把我的赤火雀抢走了,快帮我抢回来。”

    “闭嘴!”

    空中的罗飞鸿也恼火了,他恨自己这个弟弟没有一点眼色,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以说抢回来。

    被大哥训斥一声,罗华这才醒悟到,现在这个局面却是有些不合适,不过他这会儿倒是镇静下来了,这回没有成功抢到赤火雀没有关系,只要有他大哥在,迟早可以抢过来的。

    洛雪没有看罗华,而是盯着空中的罗飞鸿。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只小鸟是被人给控制了,我都以为那是无主之物了。”罗飞鸿讪讪开口解释道,不过他的解释有些苍白无力。

    “混账东西,竟敢恃强抢夺同门师兄妹的魔兽,罚你去思过崖面壁三个月,滚!”罗飞鸿冲着马全一掌拍出,将马全拍飞出去。

    拍飞马全之后,罗飞鸿降落到地上,对洛雪笑着问道:“洛师姐,您对这个处理可还满意?”

    洛雪面无表情,没有回到罗飞鸿的问题,而是扭过头看向薛讷。

    薛讷承受了罗飞鸿全力两掌,身体受伤严重,尤其是五脏六腑,全部移位,有些部位甚至都变成了碎片,要不是薛讷身体防御达到了金甲圣尊境界,这会儿估计早就变成一滩肉泥了。

    薛讷修炼的《太古重生诀》和《玄黄九力》,对他的伤势恢复度都有很大饿帮助,这一会儿的时间,薛讷已经是从昏迷中醒转过来,由图塔和花小溪一左一右搀扶着。

    “多谢洛师姐出手相助。”薛讷非常虚弱的声音响起,他想拱手致谢,可惜双臂一阵剧痛,似乎已经骨折,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这是一粒青竹玄元丹,对你的伤势恢复应该有一些帮助的。”洛雪玉手轻抬,将装有青竹玄元丹的玉瓶递给了搀扶薛讷的花小溪。

    “竟然是青竹玄元丹,这可是和玄元丹齐名的丹药啊,听说只在青龙峰才有的。”一名围观的杂役弟子惊呼道。

    “你懂个屁,青竹玄元丹要比玄元丹好,服下之后,平时修炼中身体内部残留未被现的隐患都会被治好,一粒青竹玄元丹,相当于让一名武者获得一个新生的机会。”另外一名围观弟子羡慕的看着薛讷,口中反驳着旁边的那个人。

    “多谢洛师姐!”薛讷冲着洛雪点了点头,也没有矫情,直接收下了洛雪赠与的青竹玄元丹。洛雪在这个时候出手救他,还赠送他疗伤丹药,必然是有所需求,薛讷可不认为自己长了一张能够吸引少女的英俊脸蛋。

    谢过洛雪之后,薛讷有些费力的扭过脑袋,盯着一旁的罗飞鸿说道:“阁下今日所赐,薛讷领教了,三年之后,薛讷在飞云山生死台恭请赐教。”

    “你要与我生死决斗?”罗飞鸿眉毛一扬,有些玩味的看着薛讷。

    洛雪的的秀眉也是皱到了一起,显然觉得薛讷的这个决定有些孟浪,三年时间,从五阶铜甲武者突破至金甲圣尊,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过程,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要达到金甲圣尊境界,五一不是经过至少数十年苦修的。

    即使薛讷用三年时间突破都金甲圣尊,但是罗飞鸿不会傻到在这三年里不修炼,一直等着薛讷追上他。罗飞鸿现在是二阶金甲圣尊,三年时间,罗飞鸿突破到三阶金甲圣尊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面对罗飞鸿的质疑,薛讷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三年后的今天,生死台上分生死。”

    “好,我答应,不过你最好祈祷你能活到那个时候。”罗飞鸿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不再与薛讷纠缠,脚下痕兽出现,驮着他向着飞云山最中央,也是最高的擎天峰飞去。

    “你有点鲁莽了。”洛雪皱着眉头看向薛讷。

    “多谢洛师姐关心,我心中有数。”薛讷没有解释什么。

    “好自为之吧!”洛雪叹息一声,留下一句话后,同样转身离开了翠竹居。对于薛讷,她只是奉命行事,至于薛讷如何决定,就不是洛雪所需要考虑的了。

    “嘶……轻点!图塔啊,你是不是看平时打不过我,这会儿伺机报复呢?”薛讷嘴里抽着冷气,不停地对图塔说,让他轻一点。

    “嘻嘻,我看像!”看到薛讷受的伤不会危及到性命,花小溪这会儿也是调整好了情绪,与薛讷和图塔开着玩笑。

    图塔用空着的一只手挠了挠脑袋,苦着脸说道:“我以前没有照顾过像你这样的病人啊,再说了,我已经很小心了,是你自己身上疼好不好?”

    对于有时候有些木讷的图塔,薛讷索性扭过了头,心中嘀咕道:“知道我身上疼还不轻一点!”

    薛讷被图塔和花小溪搀扶回到他的房间,躺在了床上,不过薛讷没有让他们留在这里照顾他,除了花小溪和图塔,连带跟过来看他的花小鱼和黑虎也都被他请出去了。

    至于为什么要将这些人赶出去,因为薛讷要开始疗伤了!

    薛讷挣扎着坐了起来,又用了一个时辰时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件不剩,浑身光溜溜的坐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