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恃强凌弱
    第216章恃强凌弱

    薛讷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冷哼声扰乱了识海,头疼欲裂。★薛讷心知有厉害的人来了,顾不得再抢夺罗华手中的小赤火雀,强忍着头疼,身形快闪动,重新回到了黑虎他们这群人旁边。

    等到薛讷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现罗华身旁已经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薛讷以前在太古城中的时候就见过,他正是罗华的哥哥罗飞鸿。

    “哼,一个小小的铜甲武者,在翠竹居中也敢如此猖狂,竟然试图击杀登堂弟子。”罗飞鸿冷哼一声,先给薛讷扣了一个大大的帽子。

    “入室弟子?”薛讷心中大骂不公平,他们累死累活通过了考核,才堪堪成为杂役弟子,罗华没有通过考核,在中间还被薛讷逼出了秘境,出来后摇身一变,成为了擎天峰的登堂弟子,有关系就是不一样啊。

    在一名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跟前,薛讷不敢太过于放肆,当即躬身施礼道:“在下并没有对罗华师兄造成任何伤害,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东西而已。”

    “牙尖嘴利!”罗飞鸿越看薛讷,越是厌恶。当初在太古城的时候,就与薛讷不对眼,不过那时候有洛雪帮薛讷说话,他也不好做的太过。不过现在嘛,在这翠竹居中,他罗飞鸿的身份可是比起那些外门长老来,都要高上半截的,谁让他是飞云山掌门的亲传弟子呢。

    “师兄想要拉偏架?”薛讷没有被罗飞鸿的气势所吓住,这里是飞云山,相信这里这么大的阵仗,很多长老都在暗中关注着这里的。

    “放肆!”罗飞鸿一甩衣袖说道:“我来这里已有好一会儿,你两谁是谁非我看得一清二楚,是你一过来,便不问青红皂白先出手攻击他的。”罗飞鸿用手指着罗华,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

    “那师兄可知罗华师兄手中的赤火雀是谁的?”薛讷并没有在谁先攻击谁这个问题上与罗飞鸿纠缠,真要较起真来,还真是薛讷先出的手。

    “罗华,你手中的赤火雀从何而来?”罗飞鸿似乎不知道罗华手中的赤火雀来历,开口问道。

    “是马全所赠。”罗华胸有成竹回答道。

    罗飞鸿将目光转向马全。

    看到罗飞鸿看自己,马全连忙弯腰回答道:“这只赤火雀是我偶然在路边捡到的,看到罗华师兄喜欢,便将其赠送给了罗华师兄。”

    “小红是我的!你胡说!”马全话音刚落,花小溪忍不住了,开口争辩道。

    “我在路边捡到的东西,你说是你的便是你的吗?谁知道你不是想要匡我!”马全梗着脖子说道。他见到罗飞鸿全力维护罗华,便更加卖力的巴结罗华,试图以后傍上罗飞鸿这棵大树。

    “你松开手,小红自然会到我身边来。”花小溪开口道。

    “是这样吗?”罗华松开了抓着赤火雀的手掌。

    薛讷心中叹息一声,罗华既然敢松开手掌,必然有了完全的准备。

    果然,罗华虽然松开了抓着赤火雀的手掌,但是小赤火雀并没有飞向花小溪,而是有些呆头呆脑的站在那里四处观望。

    “小红,过来啊,我在这里。”花小溪挤到人群最前面,冲着罗华手掌上的小赤火雀喊道。

    “看,这是什么?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东西了哦!”花小溪从痕戒中拿出一颗指头大小的岩浆之精引诱着赤火雀。

    花小溪的种种召唤注定失败,不管花小溪如何叫小赤火雀,小赤火雀始终是站在罗华的手掌上,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哈哈哈,看来这小家伙注定和我有缘啊!”罗华得意的大笑道。

    “呜呜呜……”花小溪伤心的蹲在地上痛哭起来,和小赤火雀待在一起快半年时间了,现在突然失去了它,如同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花小溪心中非常难过。

    薛讷听到花小溪的哭声,心中非常愤怒,他没有妹妹,自见到花小溪,便被花小溪天真无邪的性格所感染,将花小溪当做自己的妹妹对待,现在看到花小溪哭得这么伤心,薛讷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你真的不打算归还这只赤火雀?”薛讷语气森然,双眼冷冷地盯着罗华问道。

    “笑话,这是我的赤火雀,哪有归还这一说。”罗华漫不经心的挑逗着手掌上的小赤火雀。

    “罗师兄,您也认为这只赤火雀是罗华的东西?”薛讷转过头,看着罗飞鸿问道。

    “是!”罗飞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原来都是蛇鼠一窝!”薛讷对罗飞鸿做出了评断。

    “小子,找死!”罗飞鸿眼中冒出一抹凶光,他也是无奈,为了弟弟罗华,罗飞鸿这个偏架会拉到底的,不过他既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不能容忍薛讷对他的污蔑。

    罗飞鸿一出手,虽然没有想要置薛讷于死地,但是残废是必然的。

    不过罗飞鸿面对的是薛讷,一个不会容忍他人随意欺凌的青年。

    破天枪重新出现,携带着无尽气势迎向了罗飞鸿拍下来的这一掌。

    “轰隆隆……”

    惊天动地般的响声出,地面上的青石板破碎成一块块,旋即被猛烈的冲击波冲散出去。周围原本葱郁的竹子,被冲击波连根拔起,夷成了平地。至于周围看热闹的人,则是忍受不了这道巨大的碰撞声,一个个耳朵轰鸣,身形倒射出去,快逃离这片区域。

    罗飞鸿脚踏痕兽,站在空中,薛讷依靠着竖立在地上的破天枪,半跪在地上。一个金甲圣尊境界强者的一击,虽然不是全力,但是对于铜甲武者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攻击。

    薛讷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口,向外渗着血水。

    “这就是金甲圣尊境界强者的威力!”薛讷吐出一口嘴里的血水,心中一阵苦笑。在人级秘境中,自己能够越级斩杀七级魔兽,变自大认为可以越级挑战了,但是在金甲圣尊境界强者面前,自己的修为还真的是不够看啊。

    薛讷心中苦笑,空中的罗飞鸿心中却是震惊了。他刚才这一掌,蕴含了他八成的力量。在他认为,凭借薛讷区区五阶铜甲武者的修为,即使不死也会残废的。谁知这一掌下去,仅仅是让薛讷吐了几口血,在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而已。

    “如果任由此子成长下去,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罗飞鸿看出了薛讷的潜力,脸上一抹狠色闪过,既然已经结为死仇,那么就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吧,当即又是一掌,轻飘飘向着薛讷兜头拍下。

    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其实是罗飞鸿的全力一击了,既然心中下了斩草除根的决心,罗飞鸿必然不会再有留手。

    看到空中的罗飞鸿对自己起了必杀之心,薛讷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也是一咬牙,丹田中痕力快流动,转换为火属性痕力灌输进了手中的破天枪中,一股亘古的苍茫意味从破天枪中散出来,却是薛讷调用了丹田中的玄黄之力,再配合《玄黄战技》,薛讷的气势再一次暴涨,在他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战意,那是一种与天地争斗的豪气,在薛讷的眼中,即使天地在广阔和厚重,凭借他手中五尺长枪,皆可破之。

    “玄战九天!”

    薛讷手中的破天枪携带着一股土黄色的雾气,一往无前的向着空中拍下的巨大掌印冲去。薛讷没有现,在破天枪枪尖位置,土黄色的雾气翻腾,一股鸿蒙之道的意味若隐若现。

    “嗯,此子果然是天赋绝顶,这么快就已经接触到鸿蒙之道了!”在陨神界外,相隔着无数个界域处,一道身着青色衣袍的中年人微微点着头自言自语道。

    “轰……”

    一道比刚才响声更大的爆炸声响起,薛讷刚才所站的位置直接变成了一个三米左右宽度的深坑,在深坑底下,薛讷一动不动的趴在深坑中,身上的衣服彻底毁掉了,浑身漆黑。破天枪躺在薛讷的身旁,依然被薛讷紧紧地握在手中,破天枪的枪尖依然是寒光闪烁,并没有因为罗飞鸿的强大而屈服。

    “薛讷哥哥!”花小溪惊叫一声,便向着薛讷的方向冲去,一旁的花小鱼急忙伸手去抓,可惜差了一点,没有抓住。花小鱼赶紧紧跟上去,想要将妹妹拉回来,罗飞鸿显示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薛讷也不是对手,万一那个罗飞鸿迁怒于花小溪,后果不堪设想。

    花小溪心中挂念着薛讷的安危,飞奔的很快,不过就在他快要接近薛讷所在的那个深坑的时候,一道壮实的身体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先回去,那里太危险。我去看看就行了。”

    花小溪抬头一看,图塔略显阴沉的脸庞展现在她的眼前。

    没有理会花小溪,图塔转身跳下了将近两米的深坑,将薛讷扶了起来,用手探了探鼻息,还好,虽然呼吸很微弱,至少还没有完全停掉。

    看到又是一个小小的铜甲武者未经他的允许,便擅自跑过来查看帮助薛讷,显然没有将他罗飞鸿放在眼里,空中的罗飞鸿的怒火再一次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