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半路插手
    第215章半路插手

    “薛讷哥哥!”一见到薛讷,花小溪“哇”的一声扑进薛讷怀中大哭起来。

    薛讷手忙脚乱的扶住花小溪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给薛讷哥哥说,薛讷哥哥给你报仇。”

    看到花小溪受到委屈的模样,薛讷心中莫名的产生一股怒火。

    “他们,他们将小红抢走了!”花小溪抽噎着说道。

    “谁抢走你的小红了?不是有黑虎吗?”

    “是,是那个马全,他的修为突然暴涨,达到了八阶铜甲武者,就是黑虎大哥,现在也只能缠住他,却是打不败他。”

    “对了,薛讷哥哥,我们赶紧!”花小溪突然想到了她来找薛讷的目的,立即站直身体,拉着薛讷向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黑虎大哥现在缠住了那个马全,他让我过来喊你帮忙的。”

    听到花小溪的述说,薛讷明白了,马全那厮应该是得到某个人的帮助,有了与黑虎对抗的底气,这才敢过来抢夺花小溪的小赤火雀。

    想到这里,薛讷躬下身体对花小溪说道:“你上来,我背着你走。”

    花小溪一怔,随即小脸变得通红,扭捏说道:“薛讷哥哥,我能走动的。”

    “赶紧别墨迹了,以你这度赶回去,小红早就被送出去了。”薛讷语气加重,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花小溪。

    “嗯!”花小溪轻轻一跃,便伏在了薛讷的背上。感受到薛讷宽阔的后背上传过来的阵阵温热以及男子特有的气息之后,刚才还哭着鼻子的花小溪,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

    薛讷施展《龙翔虚幻诀》,身体化作一道残影,背负着花小溪快向着翠竹居的方向飞奔而去。

    翠竹居。

    黑虎带着一群人与一个长着一张马脸的青年对峙着,这个马脸青年正是马全,抢走花小溪小红的人。在马全旁边的一个猴脸青年怀中,抱着不断挣扎的小赤火雀。

    猴脸青年脸色有黑有红,却是被小赤火雀在挣扎过程中喷出的火焰灼烧的。经过这将近五个月的成长,小赤火雀已经接近三季魔兽的实力了,猴脸青年刚从马全手中接过小赤火雀的时候,一不小心便被喷了一脸的火焰。

    “马脸猴,你越界了,我劝你最好将那只赤火雀交出来,不过等薛讷回来,你后悔就晚了。”黑虎瞪着前面的马全威胁到。

    对上马全,黑虎有些郁闷,本来他才是这一片的老大,手下的弟兄也都听他的,以前这个马全也是他的手下,很听他的话。不过后来不知道这马全得了什么好处,一身修为蹭蹭的往上涨,竟然不声不响地突破到了八阶铜甲武者,开始与他平起平坐了。

    刚才试探了几招,黑虎更加郁闷的现,自己竟然隐隐不是马全的对手了。现这点后,黑虎这才让花小溪赶紧去找薛讷,他在这里想办法拖住马全,不让他把赤火雀带走。

    当初薛讷可是要求自己保护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的,这保护自然包含花小鱼兄妹两的魔兽宠物了。

    对于薛讷,黑虎已经由之前的挑衅转变为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凭借五阶铜甲武者修为,在翠竹居的月末小比中,一直是独占鳌头,越级挑战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的。

    对于薛讷,黑虎愈相信薛讷以后的成就不会低了,现在帮助薛讷,以后自己也能有个靠山,于是,对于薛讷交代的事情,黑虎全部是不遗余力的去完成。

    薛讷的度很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薛讷便是飞奔回了翠竹居。在翠竹居的街道上,黑虎依然是拦着马全等人的路,没有让他们离开。至于马全,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陪着黑虎耗着时间,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

    黑虎与马全两群人围堵在翠竹居中间的道路上,周围还围满了看热闹的其他弟子。对于弟子之间的争斗,飞云山的长老们并不怎么管,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你们怎么争斗。修炼本是逆天行事,没有一点争雄之心,岂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修道者。

    薛讷飞奔到黑虎与马全所在的位置,身形不停,右掌成爪,直接向着马全身旁那个猴脸青年怀中的小赤火雀抓去。

    “嘭!”

    突然横向伸过来一只白皙的手掌,挡住了薛讷这势在必得的一抓。薛讷招式用老,再加上背上还背着花小溪,当即身形一转,返回到了黑虎身旁。

    “小溪,来这里!”薛讷将花小溪一放下,便被花小鱼拉到了一旁,不然花小溪影响薛讷他们的行动。

    “又是你?”薛讷眉头一皱,对于眼前出现的这个青年有些惊讶。

    刚才阻挡薛讷一抓的人,正是薛讷在参加入门弟子考核的秘境中遇到的罗华,此刻罗华身着白色长袍,手中拿着一把做工精美的折扇,如果不显露修为,走在城中,绝对会被认为是哪个大家族的翩翩公子。

    “你没有被淘汰出飞云山?”薛讷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因为当初在秘境中,薛讷可是亲手将罗华送出了秘境,当时罗华离开时,还从他身上落下来数十块兽晶石的。

    “笑话,罗公子的大哥是擎天峰的亲传弟子,即使不参加入门考核,也能进入飞云山的。”不等罗华解释,一旁的马全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脸傲然的对薛讷说道。

    “看来你的修为之所以提升的快,就是因为成为了他的一条狗才得到的吧!”薛讷对于马全这种人,心中满是厌恶。不是依靠修炼一步一个脚印得来的修为,都是有代价的,像马全这种,终其一生只能停留在八阶铜甲武者,修为不会再有寸进了。

    “你……”马全被薛讷这种**裸的讽刺激怒了,正要上前教训薛讷,却被罗华抬手打断了。

    “薛讷,当初这只赤火雀是你们在秘境中得来的,相当于无主之物,现在到了我的手中,同样也是无主之物,以后这只赤火雀就归我了。”罗华走到猴脸青年身旁,伸手从猴脸青年怀中抓出了赤火雀,不管小赤火雀如何挣扎,却是始终挣扎不脱。

    “小红!”花小溪看着小赤火雀在罗华的手中无助的挣扎,顿时泪眼婆娑,便要冲上去。幸亏一旁的花小鱼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

    薛讷的脸色阴沉下来,罗华说的这些话纯粹是不讲道理了。当初他们遇见小赤火雀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蛋,孵化出来后,接受和认可了花小溪,算是认花小溪为主了,现在怎么可能是无主之物呢!

    “看来你是要逼我动手了?我能将你从秘境中逼出来,那么这次也能将你打的哭爹喊娘。”薛讷被罗华惹出了怒火,语气阴森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罗华丝毫不为薛讷的威胁所动,他敢来这里,自然是后所倚仗的。罗华回忆与薛讷的比试,将失败原因归结到薛讷有比他威力更加强大的阴阳玄火上面,这回他找他大哥罗华要了一件上品宝器级别的武器,他不相信薛讷这个土包子会有这么好的武器。

    “锵”的一声轻鸣,薛讷手中瞬间出现了他炼制的痕力武器破天枪,破天枪一出,周围的气氛立即变得杀意森然,虽然破天枪还没有杀过人,但是它与薛讷心意相通,薛讷心中的愤怒,破天枪自然能体会出来,所释放的气势中我自然而然加入了薛讷心中的愤怒。

    破天枪经过薛讷这一段时间的蕴养,已经吸足了薛讷的痕力,可以出来为薛讷战斗了。

    “那就接招吧!”薛讷说打就打,破天枪一出,便是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扑向前方的罗华。

    罗华没想到薛讷说打就打,一时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好在他也是经验丰富,手指在痕戒上轻弹,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瞬间出现,被罗华仅仅握在了手中。

    古朴长剑入手,薛讷之前留在罗华心中的阴影立即被驱散了,此时的罗华,感觉到自己是不可被战胜的。

    古朴长剑在罗华火属性痕力的加持下,逐渐变得通红,如同一条暴龙,带着一阵阵怒吼声扑向薛讷的破天枪。

    “破!”

    薛讷对于自己亲手炼制出来的破天枪,有着足够的信心。枪势不减,狠狠与罗华的古朴长剑剑尖抵碰在一起。

    “咣当”一声,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罗华手中古朴长剑的半寸剑尖掉落到了地上。

    罗华有些呆,当初大哥罗飞鸿送给自己这柄长剑的时候,还曾信誓旦旦的说过:“绝品宝器以下的武器,都没有你这冰长剑锋利。”

    可是这是自己第一次拿出这柄长剑来战斗,而且薛讷所拿的长枪明显就是凡器级别的武器,可是他的凡器武器竟然毁掉了我的上品宝器,罗华一时难以接受。

    薛讷可不管罗华有何想法,一枪破掉罗华的长剑之后,伸手向着罗华手中的小赤火雀抓去。

    “哼!滚回去!”

    就在薛讷的手掌要接触到小赤火雀的时候,一道冷哼声传进了薛讷的脑海中,薛讷的识海顿时疯狂地沸腾起来,识海中如同生了海啸,起了翻江倒海的风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