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一挑四
    第211章一挑四

    “你答应给我礼物的,还没有兑现的。”花小溪嘟着嘴,幽怨地看着薛讷。

    为了得到薛讷答应给她的礼物,花小溪那几天放弃了玩耍,放弃了陪伴小红,放弃了偷跑出去买好吃的,一心一意修炼,终于在那次月末小比中取得了第四十九名。

    当花小溪得意洋洋的去找薛讷兑现礼物的时候,却现薛讷的房间早已人去房空。此后连续半个月,花小溪每天都来薛讷的住处查看,可惜一直没有等到薛讷回来,最后从图塔那里知道薛讷去炼器楼了,这才暂时告一段落。

    当薛讷没有参加第四个月的小比,生活执事陶虎下达了天宇长老对薛讷的警告之后,眼看第五个月的小比就要开始了,但是薛讷依然没有回来。

    图塔忍不住了,就准备去炼器楼寻找薛讷。花小溪听到图塔要去寻找薛讷,立即缠着图塔要跟着去。花小溪要跟着图塔去找薛讷,一来是对薛讷的关心,二来,就是要找薛讷兑现给她的礼物的。

    看着非常“记仇”的花小溪,薛讷无奈的摇了摇头,从痕戒中拿出了他炼制的那把青龙剑。

    “铮”的一声轻鸣,青龙剑出现后,薛讷房间的温度都开始下降了,不是它释放出了冰属性的气息,青龙剑是没有属性的。而是青龙剑清冷的剑锋释放出的杀气,让这间房间的温度下降了。

    “好冷!”花小溪打了一个冷战,目光被薛讷手中的青龙剑吸引过去了。

    “好漂亮的长剑!”花小溪见到青龙剑后,立即喜欢上了这把长剑。

    当初薛讷炼制青龙剑的时候,便是想着炼制好后,送给花小溪的,所以青龙剑的剑柄,并不是特别的宽大,反而显得有些狭窄,不过对于花小溪来说,大小却是刚好。

    “这是我炼制的上品宝器,对这个礼物可还满意?”薛讷笑吟吟的将青龙剑递给花小溪。

    “满意,满意!”花小溪小脑袋连连点动,将她原来的长剑从剑鞘中拿出来,将青龙剑插进去了。

    看着剑柄处五只张牙舞爪的龙爪,张扬而又不失秀气,非常适合女孩子使用,花小溪心中顿时甜蜜蜜的。

    花小溪之前使用的长剑虽然也是宝器,但是只是下品宝器,如果拿来与青龙剑对砍,估计只需一次碰撞,便会被青龙剑砍断。

    花小溪突然身形一动,在薛讷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嘴一撅,凑在薛讷的脸庞上轻吻了一下,然后便是脸色绯红的向外跑去了。

    “我去,我被小萝莉强吻了!”薛讷用手摸了摸刚才被花小溪吻过的地方,脸色有些古怪。

    “唉,要是我被某人强吻了,我就一个月不洗脸,啧啧,少女之吻啊,羡慕嫉妒恨!”小九从痕戒中飞了出来,用手撑着它的小胖脸,一脸羡慕。

    “一边玩去,我要修炼了。”薛讷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进了套间,盘膝坐在床上,却怎么都进入不了修炼状态。

    我们的纯情小处男薛讷第一次因为女人,而不能安心修炼了。

    ……

    翠竹居的第五个月的月末小比开始了,这是上半年的最后一次小比了,下一次,就是所有杂役弟子的年中比试了。

    薛讷今天身穿一身青衫,手中拿着暗月枪。破天枪他现在不准备使用,从破天枪放入他手掌劳宫穴开始,破天枪便开始吸收薛讷的痕力,度不快,但是也不慢,薛讷丹田中的痕力恢复度堪堪跟上破天枪对痕力的吸收度。

    破天枪吸收了薛讷的痕力,枪的本质上面没有生什么变化,但是破天枪与薛讷的联系却是在缓慢增强,薛讷对于破天枪如臂使指的熟练程度,快提高着。过了两天,虽然破天枪吸收痕力的度已经减缓,但是薛讷不准备将其拿出,他要等到破天枪彻底吸饱他的痕力,那个时候,他使用破天枪的威力,比起现在应该还能再提高一成。

    花小溪因为个子矮,站在队伍的最末尾,她白嫩的小脸蛋还是红扑扑的,眼神也是有些飘忽,不时地飞向薛讷所站的位置,不过她的手中,始终牢牢握着薛讷送给她的青龙剑。

    看到花小溪飘忽的不定的眼神,薛讷唯有苦笑着摇了摇头,花小溪太小了,才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而已,估计都不懂爱情的。不过薛讷忘记了,在他们薛家村,十三四岁少女当妈妈的比比皆是。

    生活执事陶虎走到众人面前,让薛讷他们全都站好队,然后让薛讷等人意外的是,第一次小比之后,一直没有露过面的天宇长老今天竟然又来了。

    “咳……”

    天宇长老轻咳一声,众人很快便安静下来了,这就是强者的气势,王霸之气一释放,所有人都会臣服。

    “今天是上半年的最后一次小比,下一次,你们就要代表翠竹居去参加所有杂役弟子的年中比试了。”

    天宇长老停顿了一下,环视下面一百名弟子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薛讷的身上。

    “还是来了!”薛讷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果然,天宇长老再次开口说道:“不过呢,你们中有一位弟子,不遵守规定,无故不参加第四个月的小比,影响非常坏,在这里我要点名批评,这名弟子就是薛讷。”

    “唰,唰,唰……”

    随着天宇长老话音刚落,周围无数的目光全部都汇聚到了薛讷的身上,对于连续霸占了三个月第一名的薛讷,大家都非常熟悉。

    “薛讷,到这里来!”天宇长老的脸色并不严峻,甚至是面带笑容的招呼薛讷过去。

    看到天宇长老笑容满面的招呼他过去,薛讷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妙,事出反常必有妖。

    等到薛讷从人群中走出去,天宇长老对着薛讷和其他人继续说道:“对于薛讷,我这里有两个惩罚办法。一是取消其杂役弟子资格,驱逐出飞云山;二是薛讷一人,战胜其余前四名。这两个办法,薛讷你可以任选其一。”

    天宇长老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薛讷说的,看着天宇长老笑眯眯的脸庞,薛讷恨不得重生去砸几记老拳,这老头明显目的不单纯。

    “我选择第二种。”薛讷老老实实的选择,很明显这就不给薛讷选择的权利。要是选择第一条驱逐出飞云山,那薛讷当初辛辛苦苦到这里来干啥了。

    “好,这次小比之前,先对薛讷进行惩罚。上个月小比的前四名出列。”天宇长老看向众人说道。

    “我拒绝!”水柔、龙葵、文渊三人都走出来了,不过队伍中一道拒绝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上个月的第二名图塔。

    图塔大步从队伍中走出去,冲着天宇长老躬身施礼道:“天长老,薛讷是我的兄弟,我自认不是他的对手,我放弃。”

    “你确定不参与?”天宇长老的脸色有些阴沉,一旁的生活执事陶虎也是不停地冲着图塔使眼色,让图塔不要惹怒天宇长老。

    “是,弟子不参与!”图塔虽然弯着腰,但是却回答的斩钉截铁。

    “好,你退开一旁,上个月的第六名补上。”天宇长老快要爆的怒火突然潮水般退去,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

    黑虎从人群中出来补入了队伍中。

    “你们四人,一会儿除了武器,其他东西都不能用,但是不计伤亡,你们可以放开手脚对薛讷进行攻击,但是薛讷只能让你们受伤,却不能让你们出现残废或者危及你们的性命。”

    “天长老,这不公平!”薛讷叫屈。

    “闭嘴,你现在是接受惩罚,怎么安排是我的事情。”天宇长老冲着薛讷一瞪眼说道。

    “你们四人,只要能够战胜薛讷,一人一颗混元丹,如果你们失败了,什么奖励都没有。”天宇长老淡淡的一句话,激起了水柔四人的好胜之心。

    在以往的战斗中,薛讷只是施展巧劲,一两招之内便战胜对手,水柔等人对于薛讷的实力,一直不服气,现在有这个机会与薛讷较量,自然都非常乐意。在他们认为,这是天长老在给他们送混元丹的,四个人打一个,而且修为都比薛讷要高,就算他战斗技巧丰富,但是丹田中痕力储量在那限制着的。

    他们不知道,薛讷丹田中痕力储量,是他们的八倍,如果纯粹比拼丹田中痕力量的话,薛讷一打八都能应付过来。

    “以这个圈子为界,开始吧!”天宇长老指着广场上直径数十米大小的圆圈,喊出了开始。

    天宇长老一说开始,水柔四人快拿出了武器,虽然四人对战薛讷一人,他们都觉得胜券在握,但是刚才天长老可是说过了,失败的是没有奖励的,他们害怕被薛讷各个击破,被踢出圈子了,即使赢了薛讷,那也是输了。

    薛讷无奈地接受了天长老安排的对战。面对修为都达到八阶铜甲武者的水柔四人,薛讷没有胆怯,区区四个八阶铜甲武者就能拦住他薛讷的话,那他以后还怎么去破天。

    一抖暗月枪,一道半米长的月牙风刃向着水柔等人切割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