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麻烦了
    第21o章麻烦了

    “好了,别傻乐了,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月了!”小九懒洋洋的声音将薛讷拉回了现实。

    “啊?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薛讷吃了一惊,两个月,意味着他中间错过了一次月末小比,错过一次月末小比可不是小事,而且薛讷还没有向生活执事陶虎请假。

    “赶紧回去。”薛讷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向着炼器楼外面跑去。

    ……

    炼器楼第六层门口,花小溪和图塔两人正站在门口,与守门的两名弟子争执。

    “两位师兄,我们找一下薛讷,还请通知他一声。”图塔冲着守门的两名弟子拱手说道。

    “这里没有薛讷,你们快点离开吧,不要在这里胡闹,打扰了里面的炼器大师,你们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的。”第六层站岗的已经换人了,换成一男一女两名登堂弟子了。

    “两位哥哥姐姐,我们是翠竹居的杂役弟子,薛讷哥哥在这里学习炼器之术的,他上个月未参加月末小比,如果这个月再不参加,就要取消他飞云山弟子的资格了。求求你们,帮我们喊一下他吧。”花小溪抱着小红站在图塔的身旁恳求道。

    “小妹妹,你们回去吧,杂役弟子是不可能被收进炼器楼的,这里可是门派的重地,没有炼器楼长老同意,任何人都是不可以随意进入的,即使是我们,也是不准入内的。”那名身穿翠绿绮罗裙的女子婉言劝道。

    “可是……”花小溪还想要再说,不过却被一道雷声般的吼声打断了。

    “什么人在炼器楼吵吵,还让不让里面的人专心炼器了?”火燚长老的出现在门口,今天刚好又是他当值。

    “火长老!”门口的两个一男一女站岗的登堂弟子赶紧弯腰施礼。

    看到两名登堂弟子弯腰施礼,图塔和花小溪不敢怠慢,也跟着弯腰施礼。

    “火长老,他们来找一个名叫薛讷的杂役弟子,弟子已经告诉他们这里不收杂役弟子的,但是他们依然坚持声称那个叫薛讷的杂役弟子就在炼器楼中。”站岗的男弟子向着火长老禀报道。

    “薛讷!”

    火长老捋着杂乱的胡须,心中暗道:“这小子在炼器房呆了两个月了,怎么还不见出来?”

    火长老正思索间,一道衣衫凌乱的青年从炼器楼中匆忙跑了出来。

    “薛讷哥哥!”

    花小溪眼睛最亮,最先看到跑出来的那个青年正是他们要寻找的薛讷。

    “你们怎么来了?”看到站在门口的图塔和花小溪,薛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火长老好!”眼角一撇,看到站在门口的火长老,薛讷转身先向火燚长老施礼。

    “你小子终于出来了,怎么样?成功没?”火燚长老知道薛讷要炼制属于自己的痕力武器,不过炼制痕力武器难度非常大,火燚长老不认为薛讷一个学习炼器两个月的新手,能够炼制成功。所以这声询问,戏谑的意味颇大。

    “嘿嘿,运气好,成功了。”薛讷嘻嘻一笑,脸上的得意之色非常浓郁。

    不理会两名站岗弟子的惊讶,火长老跨开大步冲到薛讷跟前,道:“快让我看看!”

    不过这回薛讷早有准备,在火燚长老身体晃动的时候,薛讷脚下步子迈开,闪避开了火燚长老的那一双禁锢掌,话说被火燚长老捏住手腕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小子,今天不给老夫看看,你就别想离开这炼器楼。”看到薛讷躲开,火燚长老身上的气势散开,封住了薛讷的退路,无赖象尽显。

    这也不怪火燚长老心急,痕力武器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炼制成功了,一来是炼制痕力武器需要的材料都是天地间罕见的,而且几种材料很难融合在一起,这是导致炼制痕力武器失败的最主要因素,薛讷炼制破天枪的时候,要不是小九拿出来一瓶补天液,他也很难炼制成功。

    另外炼制的痕力武器级别很低,都是凡器级别,刚开始薛讷都难以接受,其他人同样都有这样的想法。

    薛讷仅仅学习炼器两个月,便炼制出了痕力武器,这让火燚长老在惊讶之余,更加重视薛讷炼制的痕力武器的质量和效果。

    “好吧,给你看看我的成果!”薛讷心意一动,破天枪突兀地出现在了薛讷的手中。

    “哇!薛讷哥哥,你将长枪藏在哪里了,怎么可以凭空出现?”火燚长老还未说话,花小溪的惊讶声先响了起来。

    火燚长老本来正屏息,全神贯注观察薛讷手中出现的破天枪的,花小溪突然出的惊讶声惊吓的火长老浑身一哆嗦。

    火燚长老扭过脸,狠狠瞪了花小溪一眼,花小溪吓得立即捂上了嘴巴。

    “能让我拿着看一下吗?”火燚长老心头非常激动,已经很多年了,他都快记不清他们炼器楼上一次炼制出的痕力武器的时间了,一百年前,还是二百年前?

    “给!”薛讷没有犹豫,将手中的破天枪递了过去。与破天枪心神相连的他,根本就不怕别人抢夺,因为他薛讷才是破天枪的主人,破天枪只认可他,对于其他人,破天枪根本不会为其所用。

    不过在薛讷将手中破天枪递给火燚长老的时候,破天枪中传过来一道不舍和不情愿的情绪。

    薛讷苦笑一声,这破天枪还真像一个小孩子,对他如此依赖,薛讷只好跟哄小孩一般,用心神安抚了一下破天枪中。

    火燚长老从薛讷手中接过破天枪,紧紧地握在手中,感受到其透过掌心传出来的温热,火燚长老用双手轻轻抚过强身。

    这就是痕力武器,真正的痕力武器,虽然它现在的级别只是凡器,但是他的坚硬程度和锋利程度,都是宝器级别的武器难以比拟的。

    一生都浸淫在炼器中的火燚长老,只是看了一眼,便对破天枪的坚硬程度和锋利做出了判断。

    “不错,好枪,好枪!”火燚长老哈哈一笑,将破天枪还给了薛讷。

    薛讷心中轻舒了一口气,虽然别人抢了他的破天枪没法使用,但是纯粹收藏还是没有问题的,薛讷还真怕火燚长老将他的破天枪据为己有,或者据为飞云山所有,那个时候,即使他薛讷有理,也是说不清了。

    看到火燚长老还给了他破天枪,薛讷心中对火燚长老的信任程度有上升了一个档次,或许可以多教给他一些《锻器神诀》中的东西。

    小九将《锻器神诀》传授给了薛讷,薛讷又传授给了火燚长老,但是里面很多内容,薛讷很多都没有听说过,理解不了,都是小九给薛讷讲解的。薛讷理解不了,并不是说薛讷的悟性差,而是他们这个陨神界就没有,没有的东西让别人去凭空想象,难度自然非常大。薛讷相信,火燚长老有很多地方,和他一样,也都不懂的。

    不过这些都不急,以后薛讷还要炼制很离铠甲的,到时候还需要火燚长老帮忙,需要火燚长老帮忙的时候,再给他一些好处,薛讷相信收获的绝对会比现在给要多得多。

    “臭小子,竟敢怀疑我!”火燚长老在薛讷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巴掌,人老成精的他,薛讷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嘿嘿,哪有啊!”薛讷用手揉了揉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辩解了一句。

    “好了,赶紧滚回去参加这个月的月末小比吧,我会跟天宇那家伙解释的。”火燚长老说完便抬腿进入了炼器楼中,只留下薛讷等人在外面愣。

    “好了,我们回去吧!”薛讷冲着炼器楼门外站岗的两人一拱手,招呼图塔和花小溪回去了。

    看着薛讷三人离去的背影,在门口站岗的那名女子咽了一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微微干的嗓子,说道:“他真的只是杂役弟子吗?火长老对待亲传弟子也没有这么好吧!”

    “嗯!”那个男弟子点了点头,道:“以后不管是什么身份的弟子,我们都要客气对待啊,不然哪天没准就踢到铁板上了。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扮猪吃老虎吗!”

    女弟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非常认同男弟子的说法。

    ……

    因为明天便是第五个月的小比,薛讷和图塔、花小溪回到翠竹居,图塔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每个人都在拼命修炼,图塔不想失去自己一直保持的那个第二名。

    千年老二的虽然不怎么好听,但至少也是第二名不是,比起薛讷差了一点,但是比起其他人,都要强一些的。

    图塔离开了,花小溪没有走,嘟着嘴坐在薛讷房间的椅子上,就在那里坐着不说话。

    “哟,谁惹我们小溪了?嘟着的嘴都快能挂一个油葫芦了。”薛讷给自己和花小溪各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桌子上。

    “是你,薛讷哥哥是个大骗子!”花小溪气呼呼的扭过了脸。

    薛讷一时哑然,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惹花小溪生气了。

    “那你给薛讷哥哥说说,薛讷哥哥怎么是大骗子了?”薛讷转到花小溪面前问道。

    “你答应给我礼物的,结果没有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