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炼器青龙剑
    第2o7章炼器青龙剑

    向火长老提出这样的要求,薛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以前没有接触过炼器,如果光凭借小九给予的这本《锻器神诀》上卷,便能成为炼器大师的话,那天才只要了解炼器的人,都能炼制武器了。但实际上,能炼制出好武器的,只有那少数的几个人,很多浸淫炼器多年的人,都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能够炼制出完美的武器。

    有了火长老这个炼器大师指点,薛讷相信凭借自己的悟性,会很快掌握炼器的,只要掌握了炼器技巧,那薛讷便要自己开炉炼制属于他的痕力武器了。

    薛讷拿出一块玉牌,贴在额头上,片刻后,薛讷睁开眼睛,将手中玉牌递给火长老,说道:“火前辈,这是我得到的那部炼器方法,它名叫《锻器神诀》,不过可惜只有上卷。”

    火长老小心翼翼地将玉牌接在手中,脸上的皱纹全部绽开,笑得非常灿烂。

    “老夫名叫火燚,从今天开始,你便跟着我学习炼器之法。我看你身怀阴阳玄火雏形,你可愿拜老夫为师,加入炼器楼?”火燚将玉牌收入痕戒中,看着薛讷微笑问道。

    薛讷摇了摇头,说道:“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炼器只是晚辈的一门副业,晚辈还是想加入飞云山任意一峰,修炼大道。”

    “嗯,这样也好!”火燚长老虽然有些失望,却也没再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薛讷跟着火燚长老开始学习炼器。虽然薛讷有《锻器神诀》,但是那只是理论上的,对于实际操作,薛讷依然是一个白丁。

    薛讷运气好,碰到了火燚长老,火燚长老在炼器楼,除了楼主火炎之外,是炼器水平最高的,有他教导薛讷,薛讷很快就由炼器白丁变成了一个初窥门径的炼器师。

    在一处炼器房中,薛讷**着上身,举着一把头颅大小的玄铁锤,正均衡的敲击着身前的一块铁条。薛讷炼制的是一把长剑,已经敲击出了长剑的雏形。

    玄铁锤非常有规律的落下、抬起,如果有秒表,就可以现,薛讷手中玄铁锤每次抬起到落下的时间间隔一模一样,不差一秒。当薛讷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到这一步的时候,火燚长老连连感叹薛讷不加入炼器楼,是炼器楼的损失,是炼器界的损失。火燚长老自负有炼器天赋,但是当初做到这一步,也是用了半年时间。

    薛讷用玄铁锤敲打出长剑的胚形后,然后开始在剑身刻画阵法。薛讷将《天云八阵》已经参悟到了第四个阵法震阵,又称为风阵。有《天云八阵》作为基础,对于剑身上刻画的小阵法自然手到擒来,短短一刻钟时间,便在长剑上完成了一个增加锋利的小阵法,以后使用这把长剑的人,即使在长剑中灌注的痕力不足,依然可以凭借剑身阵法,刺穿敌人的防御。

    “呼~~~~”

    刻画完阵法之后,薛讷将长剑重新放置在地火炉中灼烧,进行回火,只有这样,阵法与长剑才能融合的更加紧密。

    “滋~~~”

    一个时辰之后,薛讷将回过火的长剑拿出,快浸入了提前准备好的冰川水中,让长剑迅冷却。从极热突然进入到极冷,长剑内部快收缩凝固,让长剑的材质变得更加坚硬了。

    长剑彻底冷却之后,薛讷将长剑拿出。

    这是一把青蓝色的长剑,剑长三尺,剑柄处薛讷雕刻了一条五爪金龙,龙身则是剑柄,龙的五只金爪则环绕在剑柄周围,使用者握住剑柄之后,长剑不会轻易脱手。

    薛讷轻弹了一下剑身,长剑立即出一道清脆的响声,似乎在为它的新生欢欣鼓舞。

    “一把好的长剑,怎么能不开锋呢!”薛讷拿着长剑,走向砺剑石。

    “铮~~~”

    清脆而悠长的鸣叫声响起,开锋后的长剑在它本身那青蓝色的映衬之下,更显得寒光凌冽。

    “就叫你青龙剑吧!”薛讷看着自己迄今为止打造出的最好的武器,心中也是非常欣喜。

    “铮~~~~”

    似乎非常高兴薛讷给它起的这个名字,青龙剑自动出了一道清鸣声。

    这把青龙剑在薛讷灌注大量心血之下,已经达到了上品宝器的等级。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再有三天,就要进行第三个月的小比了。”薛讷放松了心情,这两个月,薛讷一直都待在炼器楼中,废寝忘食跟随火燚长老学习炼器。经过两个月的努力,终于炼制出了上品宝器级别的武器。

    能够炼制出上品宝器,说明薛讷的炼器水平已经达到了初级炼器师的水平,下一步,等到第三个月的小比结束后,薛讷便准备着手炼制属于自己的痕力武器了。

    将炼制的青龙剑收进痕戒中,看到在屋子角落堆积成山的废弃材料,薛讷不禁苦笑一声,能够炼制出这柄青龙剑,饶是薛讷在炼器上有一定的天赋,那也是浪费了大量的炼器材料,才换来这柄青龙剑的成功炼制。

    幸亏薛讷遇到的是火燚长老,不然换个人,都不可能给薛讷免费提供这么多的珍贵材料,让薛讷挥霍。

    走出炼器楼,迎面而来的阳光让薛讷不自然的眯住了眼睛,长时间的呆在地下,突然遭受到中午太阳光的照射,薛讷有些不适应了。

    此时已经进入了寒冬,虽然天空有着太阳,但是还是非常寒冷的,尤其是在山上,滴水成冰。

    “好冷!”薛讷运转痕力,在全身游走一遍,这才感觉不到外界的寒冷了。炼器楼第六层,因为有着地火和深海玄铁,那里既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温度。

    薛讷回到翠竹居的房间,这里因为有阵法笼罩,翠竹居里面的竹子都还是青翠欲滴,并没有因为到了冬季而凋零。

    在翠竹居薛讷的房间门口,花小溪正用双手撑着下巴坐在那里,突然见到薛讷回来,花小溪两个大眼镜立马眯成了一条线,跳起来奔到薛讷的身前,喊道:“薛讷哥哥,你回来了!”

    薛讷用手揉了揉花小溪的脑袋,问道:“你不好好修炼,待在这里干什么呢?”

    花小溪嘟着嘴说道:“小红又沉睡了,没人陪我玩,我就来这里等你。”

    薛讷在第一个月小比之后,便安排了黑虎照顾花小鱼兄妹两,既然有人照顾,薛讷就将小红还给花小溪了,同时他还送给花小溪拳头大小的岩浆之精。岩浆之精蕴含有纯净的火属性元力,对于小红的快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回来的?”薛讷打开房门,带着花小溪进入了房间。

    “因为我能掐会算啊,我算到薛讷哥哥今天会回来的。”花小溪歪着脑袋调皮的冲着薛讷眨眨眼睛。

    薛讷被花小溪调皮的表情逗乐了,问道:“马上就要月末小比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不会又准备拿倒数吧?”

    “才不呢,人家前两天突破至四阶铜甲武者了,比哥哥还快了一步,哥哥昨天才突破。”花小溪有些炫耀式的对薛讷说道。

    “嗯,很不错!”

    薛讷夸奖道:“不过薛讷哥哥已经是五阶铜甲武者了,你们还需要努力哦。”

    薛讷在这两个月学习炼器的过程中,痕力达到饱和,突破到了五阶铜甲武者。

    “嘻嘻,我们可比不上薛讷哥哥这个天才。”花小溪掩着小嘴嘻嘻一笑。

    “对了,薛讷哥哥,小红现在会喷火了!”花小溪献宝似得将沉睡的小赤火雀拿出来,让薛讷看。

    小赤火雀这段时间一直在吃岩浆之精,生长度很快,原来只有花小溪手掌大小,现在都和薛讷的手掌一般大了。它身上的羽毛逐渐变的坚硬,不再是以前的那种柔软的绒毛。

    “啾啾!”花小溪将小红捧在手掌心的时候,小红突然醒了,看到薛讷,立即从花小溪的手掌心飞了出去,落在了薛讷的肩膀上,用它的小脑袋摩擦着薛讷的脸庞。

    “哼,真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雀!”花小溪气鼓鼓的瞪着小红。

    “啾啾,啾啾!”看到花小溪生气,小红立即又从薛讷的肩膀上飞了下来,落在了花小溪的肩膀上,轻啄她的耳环。

    “好了,赶紧回去好好修炼,如果你这次小比能够进入前五十名,我就送你一件礼物。”薛讷微笑着说道。

    “礼物?”花小溪的眼睛立即亮了,扑到薛讷的身上,用抱着薛讷的胳膊问道:“薛讷哥哥,是什么礼物啊?”

    薛讷抬头看着屋顶,故作深沉的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哼,不说就不说,我一定能够进入前五十名的。”花小溪怀抱着小红回去修炼了,为了薛讷答应送她的礼物。

    ……

    第三个月的小比开始了,全部都是翠竹居这一百号人参加,不过这回前五名的名次有了一些变化,第一名还是薛讷,第二名变成了图塔,现在的图塔也是五阶铜甲武者修为。水柔变成了第三名,第四名还是文渊,至于第五名,则变成了最初叫嚣要拿前五名的龙葵,这回终于得偿所愿。黑虎落后龙葵一步,成为了第六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