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火长老
    第2o6章火长老

    “站住!炼器楼重地,非炼器楼弟子,不得入内!”在通往第六层的入口处,站着两名登堂弟子打扮的人,身上痕力波动,竟然都是银甲尊者境界。

    “在下薛讷,现为杂役弟子,想要请炼器楼前辈帮忙打造一件武器。”在这里薛讷不敢有所放肆,当即一拱手,恭敬说道。

    “嗤!区区一个杂役弟子,也想要炼器楼帮忙打造武器,还真是敢想啊!”左边那个头戴月白色书生巾的青年开口嘲笑道。

    薛讷脸色微微一沉,只有想不到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关键在于敢不敢去尝试。薛讷这几天对小九给他的《锻器神诀》上卷,已经领悟了百分之八十,现在欠缺的就是实际锻造武器的经验了。

    对于锻造武器的方法,薛讷将外面普遍流行的锻造方法与他修炼的《锻器神诀》做了对比,现外面流行的锻造方法,远不及《锻器神诀》。现在外面普遍使用的武器锻造方法,只是简单的对武器进行锻造,加入一些比较粗糙的阵法,对武器的增幅非常轻微。

    但是《锻器神诀》不同,它里面介绍的在武器中增加阵法的方式非常巧妙,可以在武器还未成型的时候便加入进去,让阵法与武器彻底融合在一起,使阵法的功能最大化的挥出来。

    “你快走吧,这里不是你们杂役弟子能来的地方!要是吵到里面炼制武器的师兄们,你还会受罚的。”另外一个年龄稍长的青年开口,劝薛讷快点离去。

    “生什么事了,在门口吵吵,影响到里面那群小崽子炼制武器,你们担得起责任吗?”正说着,一个顶着满头乱糟糟红的老头走了出来,冲着门口守卫的两人训斥道。

    “见过火长老!”门口守卫的两人赶紧弯腰行礼。

    “火长老,是这这小子,想要闯入炼器楼,被我们拦下来了。”头戴书生巾的青年向火长老告状。

    “小子,看你这穿着,也就是一个杂役弟子,你来我炼器楼干嘛?”火长老将手里拿着的赤红色大锤换到另外一只手中,看着薛讷问道。

    薛讷上前一步,冲着火长老弯腰施礼道:“小子薛讷,拜见火长老。小子需要一件趁手的武器,但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炼制地火,想要借您这里的地火一用。”

    “哼,你才多大便想要自己炼制武器……”火长老冷哼一声,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了。

    薛讷依然静静的站在原地,不过他的腰杆已经挺直了,在他的右手上,托着一团拳头大小的青红两色的火焰。

    薛讷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炼制武器的地方,即使有困难,他也不会轻易放弃。既然对方因为他年轻,而瞧不起他,那么,薛讷就要展示出他所拥有的能力,有能力,才会被认可。对于炼器,阴阳玄火无疑是最适合的,一热一冷,两极互补,才能完完全全的剔除武器中的杂质,没有杂质的武器,才能经历住一次次的生死搏杀而不毁坏。

    “就算拥有雏形的阴阳玄火,那也不一定能够会炼器,炼器可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浸淫……”火长老的话再次被薛讷打断。

    “五金之阴,太阳之精……”薛讷语气平淡,像似在向别人叙述一件事情般,将《锻器神诀》中的一部分方法口述了出来。

    火长老赤红色的胡须抖动,看向薛讷的眼神之中有了一丝的迫切,一等到薛讷停止叙述,立即扑上前去,双手抓住薛讷的胳膊问道:“小子,你这炼器之术从哪学来的?”

    薛讷微微皱眉,火长老的力量还真是大,双手就跟铁钳一般,捏的薛讷胳膊疼。按理说薛讷现在是金甲圣尊境界防御,一般人的力量根本就破不开薛讷的防御,但是火长老这一捏,却是让薛讷的胳膊赶到了疼痛。

    “火长老,我的胳膊快被你捏断了。”薛讷哭丧着脸说道。

    “哦!”火长老老脸一红,赶紧松开了,不过他的脸本来就是黑红色的,倒不甚明显。

    “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你刚才背诵的炼器口诀从哪得来的?”火长老眼神火热的盯着薛讷,恨不得一口将薛讷吞下去。

    “是我无意中从一处洞府所得。”薛讷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这《锻器神诀》是小九给的,况且这《锻器神诀》又不是小九所创,也不知道小九从哪里得来的,薛讷只有说是从不知名洞府中得来,才能不引人怀疑。

    “这个薛小兄弟啊,能不能商量个事?”火长老搓着双手,神情有些羞赧。

    “火长老请讲!”薛讷微微一笑,似乎他的目的已经容易达成了。

    火长老正准备说的时候,一扭头,突然看到门口站岗的那两个青年,都瞪大着双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火长老老脸一热,冲着两人吼道:“看什么看,好好站你们的岗!”

    “薛小兄弟,我们去里面说吧!”火老头一侧身,邀请薛讷进入炼器楼第六层中。

    “好,刚好晚辈也有一些事情需要麻烦一下火长老。”薛讷点点头。

    “好说!走吧!”说罢,火长老带头进入了炼器楼中,薛讷则紧随其后。

    “渍渍,这薛讷到底是何方神圣,真的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吗?竟然能够让火长老放下身段去请!”头戴书生巾的青年满脸羡慕的看着薛讷远去的背影,浑然忘记了他刚才还嘲笑薛讷是乡巴佬呢。

    按照从炼器楼第一层到第五层的经验,越往下应该是温度越高的,不过进入这第六层后,周围灼热的空气竟然温度竟然降下来了,这里的温度与正常的环境温度一般无二。

    “炼器楼中不是越往下越热吗?”薛讷心中疑惑,嘴上不自觉问了出来。

    “哈哈,看来你也是犯了经验主义啊!这第六层是炼器楼弟子长期呆的地方,这里的墙壁可不是火流铜铸造的,而是用深海玄铁铸造,具有隔绝热量的作用。”火长老捋着自己赤红色的胡须对薛讷解释道。

    “到了,这里是老夫平时修炼的地方,我们进去吧。”火长老带着薛讷走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到了一间密室门前。

    火长老拿出自己的腰牌,在密室门外的方形槽中一插,便听见“咔哒”一声,密室的门自动打开了,火长老将腰牌随手塞进怀中,当先进入了他的修炼密室。

    等到薛讷和火长老二人进入后,密室的门又自动合上了。火长老的修炼密室显然和上面那些给飞云山弟子们修炼的密室构造不一样。

    火长老的修炼密室虽然比起上面那些密室稍大了一些,但也是大的有限。密室中布置非常简单,一个蒲团,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再无其他。

    坐下后,薛讷抢先从痕戒中拿出两坛小九珍藏的好酒,一坛放在火长老跟前,一坛放在自己跟前。薛讷对于人的性格还是有研究的,能够在炼器楼中,火长老必然是火属性痕力。一般火属性痕力的人,性格豪爽,但是脾气火爆,性格豪爽的人,一般都好酒。

    薛讷的猜测没有错,看到薛讷拿出来的好酒,火长老的眼睛一亮,一抬手便拍开了上面的泥封,举起酒坛狂灌了几口。

    “哈哈哈,好酒!你小子还是蛮有心的啊!”几口酒喝下肚,火长老看薛讷顿时觉得非常顺眼。

    “您是前辈,孝敬您是我这做晚辈的应该做的事情。”薛讷腼腆一笑。

    “对了,火前辈,您刚才想要跟我商量什么事?”薛讷开口提醒了一句火长老,火长老不先说他的请求,薛讷一时也不好说他的想法。

    “咳咳,是这样的,你能不能让我参悟一下你刚才背诵的炼器口诀。你放心,我这里有功法、武器、铠甲,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随便挑选的。”火长老一辈子沉迷于炼器,现在已经在炼器这条路上走到了极致,不过听到薛讷背诵的炼器口诀,火长老似乎又看到了一条不同的炼器之路,这才涎着脸向薛讷商量。

    薛讷微微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不需要功法、武器和铠甲!”

    火长老脸色焦急,急忙补充道:“我还有其他的宝贝,增加寿命的,增加修为的丹药,还有一些杀人于无形的秘密武器。”

    薛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火前辈,您先别着急,先听我把话说完。”薛讷安抚玩一脸焦急的火长老之后,继续说道:“我可以将我得到的这个炼器之法给你参悟,不过我需要您教导我炼器,另外,还要允许我在这里使用地火,随意炼制武器。”

    “没问题,我答应!”火长老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薛讷这个条件还真不算条件。炼器楼每年都要在飞云山其他各峰的弟子中挑选合适的弟子,让他们加入炼器楼。至于使用地火,只要是炼器楼的弟子,地火可以随便使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