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初到炼器楼
    第2o4章初到炼器楼

    “九哥,你吃了这么多了,运动一下,好促进消化。”薛讷笑眯眯的看着小九说道。

    “就知道把我当苦力使唤。”小九嘴里嘟囔着,不过身体却没有动,依然在大吃大喝。

    看到那些人狞笑着走过来,花小溪的小脸有些白,一只小手不知不觉的抓住了薛讷的衣衫下摆。

    薛讷轻轻拍了拍花小溪的肩膀,示意她别害怕。

    “小溪,别怕,有薛大哥在,没事的。”花小鱼虽然也是有些担心,但是知道薛讷战绩的他,对这些人的到来,并不怎么害怕,反而隐隐有一种兴奋,一种看好戏的爽快感。

    “你们,让出这张桌子,然后滚出去。”颛猛的手下还算有点风度,没有一上来就动手,先是动口了。

    “聒噪!”小九婴儿般大小的身体闪电般弹射而出,向着动口那个汉子冲了过去。

    “噼里啪啦”一阵响后,小九的身体重新坐回到了他刚才的位置。

    花小溪抬头向着刚才让他们滚出去的那个汉子看去,这一看之下,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经过小九这一顿“噼里啪啦”的大耳刮子之后,那个汉子的脸肿成了猪头,几乎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最为奇特的是,小九将那汉子的眼睛打成了熊猫眼,而且还在那人的鼻子附近,画了一个猪鼻子的样子,配上那肿胀的脸庞,活生生一个猪二哥。

    “老子……撕……了你!”那汉子被小九打掉了几颗牙齿,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不过这些都不影响他的暴怒,他什么时候被别人这样打过啊,一般都是他这样打别人的。

    小九喝下一大坛酒,小脸蛋一鼓,顿时一道水柱向着被打肿脸的汉子激射过去。

    被打肿脸汉子虽然暴怒,但是在小九这水柱的激射下,竟然难以前进,反而被这水柱激射的向后倒退而去。

    旁边其他人看到点子扎手,顿时全部呼啦一声围了上来,分别向着薛讷三人身上拳打脚踢而去。

    “九哥,你要是让这些人碰到我们,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多的酒喝了。”薛讷端起一杯酒,轻轻喝了一口说道。

    “没有你,九哥也能喝到酒。”小九虽然在反驳薛讷,但是身体却是迅冲出,白嫩的小脚对着围上来的那些人一顿连环踢。

    这些人以更加快的度倒飞了回去,而且还不是零散的四处倒飞出去,而是很整齐的堆积在了颛猛的脚下。

    看到冲上去的手下快被人清理了回来,颛猛心中一颤,似乎遇到一块铁板了。

    颛猛口中的那位贵客走上前来,看到坐在桌子前的薛讷时,脸色一白,他仍然还记得在秘境中被眼前这位蹂躏的情景。

    “狗东西,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这位。”一时间,这位颛猛口中的贵客将颛猛祖宗十八代都拉出来骂了一遍。

    不过骂归骂,他却没有办法就此离去,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施了一礼,说道:“不知道薛兄弟在此吃饭,被他们打扰了,还请多多赎罪。”

    “还不快过来向薛兄弟赔罪!”这位贵客回过头,冲着愣的颛猛叱喝道。

    颛猛听到招呼,赶紧跑过来,腰弯的很低,冲着薛讷躬身施礼,道:“小人不知道这位前辈在此用餐,打扰前辈,还请海涵。前辈的饭钱都算在在下身上即可。”

    薛讷没有搭理颛猛,而是转过头看向那位贵客,说道:“韩力啊,几天不见,你的威风大涨啊!”

    “不敢,不敢,只是跟几个朋友出来吃顿饭,谁想这些人不长眼,打扰了薛兄吃饭的雅兴。”韩力赶紧拱手道。

    薛讷扭过头,看向颛猛,说道:“颛猛是吧,你刚才说要替我结账的,那就多谢了。九哥,你不是还要酒吗?让一块上了吧。”

    “对,老板,将刚才喝的那翠竹青,再给我来一百坛带走。”小九高声对着还在柜台旁边的老板说道。

    听到小九的吩咐,老板并没有移动脚步,反而是有些迟疑的看向颛猛,显然是怕颛猛日后报仇。

    “看什么看,赶紧按照这位前辈的吩咐去准备翠竹青。”颛猛冲着老板一瞪眼低吼道。

    时间不长,店老板便将一百坛翠竹青给送了过来。这家山里人家开在飞云山半山腰,就是服务山上的飞云山弟子的,很多弟子喜欢喝酒,每次在这里吃完饭,都喜欢多买一些好酒存放在痕戒中,留着以后慢慢喝。

    痕戒中的空间相对都比较大,对酒的购买量相对增加,这就需要山里人家饭馆存放更多量的酒。所以小九购买一百坛翠竹青,店里的存活完全就满足了。

    小九用痕戒收了这一百坛酒后,看到店老板一瘸一拐的正要离开,便开口喊道:“哎!那个店家老头,你回来。”

    听到有人喊他,店老板重新来到薛讷所在的饭桌前,心中忐忑的看着薛讷。

    “哎!老头,刚才这小子摔你那一下,是不是伤筋动骨了,这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店里的生意可就要大受影响啊。”小九故意老气横秋的对店老板说道。

    “哎,小子,你说,你是不是应该给这老头赔点钱的。”小九突然转过头,盯着颛猛说道。

    “这……”颛猛有些迟疑,他打普通人,还从来没有人敢来向他索赔医药费的。不过一看到小九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颛猛突然一个激灵,赶紧开口说道:“我愿意赔偿!”

    刚才小九看向他的那一眼,让颛猛如同置身在一个修罗地狱中,到处都是杀戮与血腥,他被那种血腥的气势压迫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嗯,这才乖!”小九挥了挥他那双白嫩的小手,算是没有什么与颛猛要说的了。

    “那薛兄,你们慢吃,我们先走了。”韩力感觉站在这里也挺尴尬的,周围其他桌子的食客们都在看向这里。

    “走吧,以后长点眼色。”薛讷挥了挥手,说了一句让韩力非常憋屈的话来。从第一次在秘境中看走眼被薛讷教训之后,薛讷如同阴魂不散一般,他走到哪,都能遇到薛讷。

    韩力走出这家山里人家饭馆,心中誓,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饭馆吃饭了,打死都不来了。

    “嘻嘻,有薛讷哥哥在,走到哪都安全。”看到颛猛等人灰溜溜的离去,花小溪拍着手掌高兴的说道。

    “呵呵,你两多努力修炼,有实力了,走到哪都没有人敢惹你的。”薛讷站起身,与花小鱼兄妹两离开了山里人家。

    花小鱼兄妹两返回了翠竹居,薛讷则走向了白虎峰,他要去炼器楼看看。

    白虎峰位于飞云山主峰擎天峰的西侧,比起擎天峰稍矮了一些,而且白虎峰不像擎天峰那边,上面布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白虎峰上面树木很少,大多数都是奇形怪状的岩石。没有树木,便缺少生命,让白虎峰凭空增添了许多萧寂。

    白虎峰上人很少,薛讷在里面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有见到一个人影,让薛讷很无奈。本来还想着,来白虎峰之后,随便找个人问问,边能清楚炼器楼的位置,所以当时便没有详细询问黑虎,谁知来到这边之后,却是半天找不到一个可以问路的人。

    薛讷无奈,只能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动。突然,他的丹田中一动,火属性的痕力原核开始震颤起来,同时向着丹田的一边游动。

    “它是不是感受到火焰了,才这般兴奋的。”薛讷心中猜测,脚下不停,向着火属性痕力原核指引的方向走去。

    火属性原核果然没有指错位置,薛讷走了两里路程之后,便能感觉到空气中游离的火属性痕力逐渐增多起来,一股股热浪划过他的脸庞,让他的脸庞感受到了一些灼热。

    “应该是这里了!”薛讷绕过一座山崖,到了他想要找的地方,不过看到眼前的情景,薛讷有些错愕。

    此时薛讷所处的位置,是白虎峰一处支峰的山腰的平台上,在山腰上面开了一个三米宽,五米高的山洞,薛讷所感受到的热气都是从这个山洞中散逸出来的。

    在山洞上面,有一块破旧不堪的横匾,上面不知是谁歪歪扭扭的写了三个字:炼器楼。

    “这也能称之为楼?”薛讷轻笑一声,盯着那块写有“炼器楼”三个字的横匾。不过下一刻,薛讷的脸色就变了,瞬间脸色通红,如同被人用火在身体内部烤着。

    实际上,薛讷的身体内部,确实有火烤着他,这火就是薛讷体内的阴阳玄火。此刻,薛讷丹田中的火属性痕力原核疯狂的喷吐着一股狂暴的火属性痕力,原本温顺的痕力在薛讷的奇经八脉中疯狂冲撞着,想要从薛讷的身体中冲出去。

    薛讷赶紧强制让自己的眼睛视线从写有“炼器楼”三个字的横匾上转移开。这块横匾太有魔性了,或者说那“炼器楼”三个歪歪扭扭的字很有魔性,薛讷盯着这三个字一看,在他的脑海中,便突然冲出来一大捧黑色的火焰。没有错,火焰的颜色就是黑色的,静静地悬浮在薛讷的识海中,却没有对薛讷的识海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