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空刃石
    第199章空刃石

    小九突然盯着薛讷的小腹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露出它那一口洁白的牙齿,说道:“你小子运气还真是逆天啊!”

    “怎么了?”

    薛讷被小九看的莫名其妙。

    “你从哪得来的空刃石?”小九看着薛讷的丹田问道。

    “空刃石?是什么东西?”薛讷有些迷糊,他没有得到过什么空刃石啊。

    “就是你丹田中的那颗拳头大小的黑色晶体。”

    “它就是空刃石?有什么作用?”经小九指点,薛讷明白原来他丹田中的那颗黑色晶石名叫空刃石。

    “嘿,它的价值一点都不比你丹田中温养的那颗如意幻晶痕石差。如意幻晶痕石讲究的千变万化,心随意动。而空刃石的作用和它的名字一样,具有穿透空间,神出鬼没的功能,而且空刃石非常坚硬,很适合炼制武器,而且用空刃石炼制的武器,可以成长,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随时可以给它升级。”小九不愧是活了百万年的老怪物,耐心的给薛讷普及着知识。

    薛讷心意一动,他的天银枪已经毁掉了,而暗月枪的品级有些低了,以后经常更换武器,这是薛讷所不想要的结果,刚好有这颗空刃石,薛讷打算将它炼制成一杆长枪。

    “九哥,用空刃石炼制武器,还需要什么材料?”薛讷心中有些忐忑,他害怕小九提出一些他难以找到的珍贵材料。得到如意幻晶痕石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的,但是至今还在他的丹田中温养着,主要是缺少虚无之树的树心。

    “材料嘛,就用你在秘境中得到的那块天痕陨铁吧,用在铠甲和武器中,足够了。”小九沉吟片刻,便想出了办法。

    “嗯,虚无之树的树心,我在飞云山的兑宝阁里见过,不过需要五万云币,暂时我还兑换不出来。等到我兑换出虚无之树的树心,我的痕器铠甲也就能炼制了。”薛讷点了点头说道。这飞云山不愧是大门派,兑宝阁中存在的那些传说中的宝贝非常多,每次进去,薛讷都想象着什么时候能够将这些东西都能打包带走的。

    “先炼制长枪吧,我的天银枪在秘境中毁掉了。”薛讷提议道。

    “你确定以后的武器都是用长枪了?炼制出痕器后,你这武器的模样将不能再改变的。”小九再次郑重提醒薛讷。

    薛讷点了点头,说道:“枪为百兵之王,使用灵活,杀伤力大,况且我从小就练习枪法,至今已有十三年,不想再换其他武器了。”

    “好吧,这是一卷《锻器神诀》,你学会了,炼制痕器长枪和铠甲应该是没哟问题了。”小九抛给薛讷一块玉牌。

    “对了,我给你的《锻器神诀》只是第一卷,它一共有上中下三卷,你这个是上卷。”小九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不全给我啊?”下意识的薛讷开口问道,毕竟对于不全的东西,人都有一种本能,希望能得到完整的。

    小九两手一摊,说道:“因为我也没有。”旋即化作一道流光进入了痕戒中。

    “小子,别不知足,这《锻器神诀》上卷,足够你在陨痕界用了。”小九进入它的阵盘后,又传过来一道意念。

    “好吧,先学会这上卷吧。”薛讷将玉牌贴在额头,顿时一股非常干那庞大的信息流涌入了他的脑海。

    “九哥,你坑我!”薛讷赶紧收敛心神,全力消化这股庞大而信息,虽然只是《锻器神诀》的上卷,但是它的信息,将薛讷的脑袋差点撑裂。

    不知过了多久,薛讷才从浑浑噩噩中醒了过来,这《锻器神诀》不愧是神级功法,虽然不能提高修为,但是这里面所描述的那些精妙的炼器手段,让薛讷叹为观止。

    “按照《锻器神诀》中所描述的,要想炼器,必须要有一处地火旺盛的场所,不然,纯粹依靠痕力产生火焰,累死也完不成的。”薛讷寻思着。

    “飞云山应该有炼器的地方,不过马上就要进行小比了,等到小比结束,夺得前五名,就会免去干苦力这一项,到时候再去寻找适合炼器的地方吧。”薛讷打定主意,重新进入了修炼状态。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在布满竹子的翠竹居,更加显得幽静。

    不过幽静的翠竹居也有被吵闹声打扰的时刻,每月一次的新入门弟子的小比开始了。

    在翠竹居中央的大广场上,薛讷等居住在翠竹居的一百名新入门弟子,整整齐齐的站立着,他们的生活执事陶虎正站在队伍的最前边,给他们训话。

    陶虎,人如其名,长得高大威猛,肌肉壮实,七阶银甲尊者的实力,在薛讷他们这些新弟子跟前,也算是修为强大了。不过陶虎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四十岁才达到七阶银甲尊者,放在外面的那些城池中,也算是有些天赋,不过在这天才妖孽云集的飞云山,陶虎的那点天赋就不算什么了。

    陶虎不甘心就这样离开飞云山,就做了教导新弟子的生活执事,至少还能呆再飞云山,作为生活执事,还是享有一定的全力的,可以得到一些飞云山的资源和培养。

    陶虎虽然只是七阶银甲尊者,但是作为飞云山曾经的弟子,他的战斗技巧可以说是非常丰富。曾经有几个自认为自己能够越级挑战的刺头青年,看不惯陶虎,挑衅陶虎后,被陶虎揍成了猪头。至此,再也没有人认为那个整天笑呵呵的大叔是个软柿子了。

    “今天是你们新弟子的第一次入门比试,估计你们已经听说了,只要进入前五名,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将不需要再出去干苦力活,而且前五名都有痕石奖励的。”陶虎给众人打气道。

    “不过……”陶虎话语一转,接着说道:“相信你们已经注意到,在你们这个队伍中,还有一部分的陌生面孔,其实他们也是翠竹居的,不过他们属于上一届的杂役弟子,说白了,他们就是留级生。不要冲我瞪眼,有本事就来打过我。”

    薛讷四处打量了一下,果然现周围有很多没有见过的陌生面孔,他们的年龄普遍比其他人要大一些,而且他们站在队伍里,全都是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老油条劲十足。

    “我要提醒你们新弟子,不要认为他们是被淘汰下来的留级生,你们就能轻视他们,相反,你们需要重视,因为他们的实力比起你们来说,要强得多。”陶虎对着众人告诫一番。

    “好了,过会儿天宇长老过来了,我们就开始,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陶虎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小子,你的鸟很漂亮啊,送给我,大哥以后罩着你。”薛讷旁边一个如同黑炭般的汉子扭过头,刚好看到薛讷怀中的小红,便抠着鼻孔大大咧咧的对薛讷用命令的语气吩咐道。

    薛讷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小赤火雀,这个小家伙,在哪里都能招来别人的觊觎啊。小红是一个生命体,不可能将它存放在痕戒中,也不能存放在小九的《九阴九阳大阵》的阵盘中,留在房间,薛讷又不放心,最后只能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不过刚到这里没多长时间,小红便苏醒过来了,远比第一次吞服岩浆之精后沉睡的时间要短,看来小红的吸收能力见长了。

    “抱歉,我的东西不送人。”薛讷并不怕对方的威胁,如果仅仅八阶铜甲武者修为的人就能够威胁到薛讷,那薛讷也不需要出来闯荡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黑炭般的男子脸色有些阴沉,抠了半天鼻孔的手指冲着薛讷一弹,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便朝着薛讷飞了过去。

    薛讷脚下一移,侧身避开了黑炭般男子弹过来的秽物。

    薛讷避开了,不代表他身后的人也能够及时反应,躲避开来。

    “啪!”

    一团黑色的黏稠物落在了薛讷身后一个剃着光头的青年身上。

    光头青年感觉到脸上落了异物,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拿到眼前一看,顿时气的七窍生烟,一边睁眼四周巡视,一边张嘴大骂:“哪个杂种把脏东西弄到你家丁大爷的脸上了?”

    “你骂谁呢?”黑炭般的男子不愿意了,冲上去一脚就踹倒了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猝不及防下,被踹出去三四米远,沿途还带倒了两个人。

    “黑哥,对不起,我不是骂您的。”看到踹倒他的是恶名远扬的黑虎,光头青年顾不得拍打身上的灰尘,站起来后立即哈腰向着黑虎道歉。

    “以后嘴巴放干净点。”黑虎告诫了光头青年一句,便不再搭理他了。

    至于被光头青年碰到的那两个人,不说对黑虎的恶名有没有听过,光是黑虎八阶铜甲武者的修为,便让他们不敢吭声了。

    “小子,老子再问你一遍,你怀里的鸟,愿不愿意送给我?”黑虎扭过头,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死死盯着薛讷的眼睛。

    “不送!”薛讷依旧淡淡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