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干苦力
    第197章干苦力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飞云山并不怎么巍峨,却因为山上有个飞云山门派而闻名。五座元力云雾氤氲的山峰静静地矗立在飞云山中,千百年来没有任何变化,唯一生变化的,就是这五座山峰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不过还有个别几个人一直存在这五座山峰的最深处,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容。

    飞云山的弟子分为四个等级,初入飞云山,通过入门考核,可成为杂役弟子。当杂役弟子一年,期满通过考核的,可成为登堂弟子,成为登堂弟子,才算成为了飞云山的真正弟子。登堂弟子再往上,还有入室弟子,亲传弟子,不同的身份,得到的修炼资源是不同的。

    任何门派都喜欢有修炼天赋的弟子,修炼资源自然都会向有天赋的弟子倾斜,没有天赋的弟子,一辈子在飞云山只能混个温饱。

    成为杂役弟子,薛讷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在这一年里,飞云山需要从各方面考察新招收的这些杂役弟子,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其他门派的奸细混入其中。如果一个门派辛辛苦苦培养出一个天才弟子,结果却是其他门派派来的奸细,这乐子可就大了。不过一般各门派的天才弟子,各门派都是严加保护的,不会轻易派出去当奸细,万一这个奸细反水,那岂不是鸡飞蛋打。

    天空阳光明媚,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挡了天空,给树下两个干活的人一片阴凉。

    “薛讷,你后悔来飞云山不?”身材魁梧的图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直起身体问道。

    “铛!”

    薛讷挥起手中凡器级别的大斧,重重的看在身前一棵树上,看着四处飞溅的碎木,说道:“既然来了,何谈后悔!熬过这一年,就能好一些了。”

    “啪!”

    图塔将手中上百斤重的大斧扔在地上,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手拔了一个草穗,噙在嘴里说道:“当这杂役弟子都一个月了,每天都是干活,要不是有些修为,这些活干一辈子都干不完。”

    薛讷扔下手中的大斧,坐在图塔的身旁说道:“嘿嘿,古人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们干这些活,就当是对我们的磨炼了。”

    “也是!”图塔微微点头道:“经过这一个月的劳动,我体内的痕力应用起来更加圆润自如,如臂使指。”

    “你还有痕力?”薛讷有些夸张的惊讶道,在他看来,图塔施展的那些攻击手段与他们完全不一样,而且在施展的时候根本就觉察不到痕力的波动。

    图塔冲薛讷翻个白眼道:“我是修道者,当然有痕力了。我修炼的是痕力,但是战斗的时候,施展的是图腾之力,这个图腾之力前期或许比你们能厉害一些,不过到了后期,越是强大,图腾之力的获得就越困难,如果找不到厉害的图腾之力,我也就和普通人一样了,甚至有些时候还不如普通人。”

    “什么是图腾之力?”薛讷有些好奇。

    “看到我身上这些纹身了没有?这就是图腾之力。”图塔指着他身上花花绿绿的纹身说道:“我们需要杀死厉害的魔兽,吸收它们兽晶石中的力量,凝炼出图腾之力,在凝炼图腾之力的时候,还能够继承那只魔兽的天赋神通。”

    “咝!”薛讷倒吸一口凉气,这得是多么变态的能力啊,天赋神通,每只魔兽只有一个,看图塔身上这些花花绿绿的纹身,至少有好几种魔兽的了。

    “先不要急着羡慕,前期依靠我师父帮我猎杀了一些厉害的魔兽,我得到了它们的天赋神通,但是随着我修为的提升,势必要猎杀更加厉害的魔兽,等到我达到金甲圣尊、痕道圣者境界时,就需要猎杀相应等级的魔兽,那些魔兽,不是想杀就能杀死的,如果没有相应境界的魔兽,我的图腾之力就会衰退,伴随的还有修为的退步。”

    看到图塔的情绪有些低落,薛讷搂着图塔壮实的肩膀说道:“别担心,以后我帮着你一起猎杀魔兽,以我的实力,绝对能够让你一直一路成长下去的。”

    “嗯,你是我图塔一辈子的朋友,我相信你。”图塔同样真诚的对薛讷说道。

    “呀!我的眼,这是在上演断袖分桃啊!”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远处的树上传了过来。

    在飞云山中,理论上是最安全的了,所以薛讷没有时刻释放神识关注周围,被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打断,薛讷扭头看去,却是一个熟人。

    “韩力,你来干什么?”薛讷微微皱眉,自上回在岩浆洞窟中教训了韩力之后,薛讷便与他彻底撕破了脸面,见面自然不会笑脸相迎。

    韩力从树上跃下,几个纵跃到薛讷和图塔身前,昂着脑袋,依然倨傲的说道:“我替我们老大带几句话给你们,上次你们冒犯了我,相当于扫了我们老大的面子,如果你不过去向我们老大赔礼道歉,三天后的小比上,我们老大会让你好看。”

    “狗腿子就是狗腿子,只会用你老大来压我,有本事你来报仇啊!”薛讷一脸厌恶的看着狐假虎威的韩力。

    “你这是害怕我们老大,要是害怕了,就赶紧跪下磕几个头,我还能替你美言几句。”韩力以为薛讷害怕宫长天了,不敢与之比试。

    “回去告诉宫长天,小比上见吧。你可以滚了。”薛讷不愿再与韩力这种小人废话。

    “你,你会后悔的。”韩力抛下一句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图塔扭过头问道:“快小比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哈哈,像我这样的,还需要准备吗?”薛讷难得的自恋了一把。

    飞云山对于杂役弟子,为了激他们的进取心,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小比,所谓小比,就是根据这些杂役弟子的分组,内部进行的一次比试,根据比试名次,分配的活会有所调整,每次小比的前五名就不用再干活了。

    杂役弟子当一年,在这一年中,需要经历小比十次,半年度的大比两次,年中一次,年末一次。两次大比综合成绩好的,会被优先挑选成为登堂弟子,甚至入室弟子。

    “经过这次小比,我要摆脱这些该死的劳动。”图塔嘴里抱怨着,虽然干苦力对修为也有一定的帮助,但是谁又愿意一直当苦力呢,要是喜欢当苦力,就不需要走上修炼这条路了。

    薛讷拍拍图塔的肩膀说道:“就翠竹居里面的那些人,你要是进不到前五名,以后不要说认识我。”

    图塔一瞪眼睛,说道:“打你打不过,对于其他人,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要不咱两这会儿先比试一下,看谁最先砍倒十棵白岩木。”

    “比就比,谁怕谁!”薛讷的少年心性被激,立即答应了图塔的挑战。

    “输了的一方给对方洗衣服七天。”薛讷又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

    “铛铛铛……”

    犹如啄木鸟啄树一般,薛讷和图塔的大斧快砍在了各自身前的白岩木上。

    白岩木,飞云山特有的一种树木,它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就一个优点,坚硬。以薛讷和图塔目前的力量,即便是一块巨石,也能一拳轰碎。但是在白岩木跟前,却是只能一斧头一斧头的砍伐,因为白岩木比石头还要坚硬,而且白岩木有韧性,反弹之力,让薛讷和图塔也都受不了。

    从晌午一直干到夜幕降临,天空的太阳变成了月亮,薛讷和图塔才算是彻底完成了约定的十棵白岩木的砍伐工作。

    图塔将手中的大斧一扔,整个人毫无形象的呈大字躺到了地上,嘴里还嘟囔着:“你真是个变态。”

    原来,薛讷比图塔早干完半个时辰。

    薛讷虽然浑身被汗水打湿,但至少还有力气站着。之所以能赢图塔,薛讷自己明白,要不是自己丹田中痕力储量比别人多八倍的缘故,根本就不可能赢了图塔,图塔因为有图腾之力,他的力量,比薛讷都要大,不过没有痕力的支持,图塔的持久性却是没有薛讷强了。

    “男人就要持久,一个字形容你,虚!”薛讷打击图塔道。

    “哼,下次我猎杀一只大地蛮牛,吸收它的兽晶石,到时候我的持久性落你一条街,让你说我的持久性差!”图塔撇撇嘴。

    “走吧,天黑了,你难道要在这里喂魔兽吗?”薛讷挥手将他和图塔砍伐的这些白岩木收进痕戒中,还要回去交工的,没有完成的话,这个月的痕石就别想要了。

    “有一个空间足够大的痕戒就是好!”图塔羡慕的砸吧砸吧嘴,他的痕戒空间虽然也赶得上一座大殿那般大,但是想要把五六十米长度的白岩木装进去,还是有些困难。

    “哈哈,那你得好好积攒云币了,我上回在兑宝阁看到过一枚痕戒,里面的空间足有上百丈,不过需要三万云币的。”薛讷哈哈一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