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火焰夔牛发威
    第195章火焰夔牛威

    “为何?”薛讷等人闻言,全部扭过了头,看着季子玉。

    “你们想想,火焰夔牛作为能够成长到十级的魔兽,其强悍程度丝毫不下于小溪怀中的赤火雀,飞云山将它放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的高温岩浆能够更快促使火焰夔牛成长而已。一头十级的火焰夔牛,不下于飞云山的一位痕道圣者,试想,谁会嫌自己门派中的痕道圣者少的。”季子玉开口为众人分析道。

    “嗯,有理!”众人点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看着?”方莹听到季子玉的分析,有些无奈的问道。

    薛讷和图塔相视一眼,开口一笑,说道:“嘿嘿,我们当然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了,距离结束还有三天时间,不过我估计要是攻击火焰夔牛的人数太多,门派没准会提前结束这次考核。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赶到第一层去。”

    “第一层?”

    “对!这一层的是火焰夔牛,门派不会让我们斩杀它,但是第一层守卫传送阵法的,只是一只六级的铁背犀牛,这种魔兽又不稀罕,斩杀它应该没有人阻止的,多杀一只魔兽,我们就能多得一颗兽晶石的。”薛讷眼神有些灼热,现在他们得到的兽晶石绝对够资格通过门派的考核了,不过既然要做,薛讷就要做拿第一名。

    对于薛讷和图塔的提议,季子玉和方莹等人自然不会反对。在所有人都在向着火焰夔牛所在的地方汇聚的时候,薛讷几人悄然离身,向着第一层的传送阵处飞奔而去。

    ……

    青龙峰的大殿上,外门大长老玄海和其他一众外门长老都围圈而坐,在新入门弟子考核未结束之前,他们是都不能离开的。

    “嘿,这群半大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都打起火焰夔牛的主意了。”天宇长老端坐在椅子上,略带玩味的看着前方铜镜中,映射出的岩浆洞窟中的情景。

    “火焰夔牛这回有点麻烦了,群狼还能要死老虎的。”玄海大长老微阖双眼,若有所思的说道。

    周围的其他长老一愣,皆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看吧,要不了多久,擎天峰上就要来人了。”玄海大长老睁开双眸,捋着花白的胡须说道。

    ……

    火焰夔牛与参加考核的弟子们的战斗开始爆,在一个面白如玉青年的号召下,各种各样的攻击向着火焰夔牛的身上落下。

    火焰夔牛不像铁背犀牛那般,有着活动区域的限制,面对众人的挑衅,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带着一阵阵怒吼声,火焰夔牛全身火焰升腾,魁梧巨大的身体在岩浆洞窟中横冲直撞。它的头顶虽然没有尖角,但是那巨大的力量,将任何人撞飞出去,都是骨骼尽碎的下场。

    “都散开,远距离攻击,它只有一条腿,度不快。”宫长天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面,指挥着其他人对火焰夔牛形成合围的阵势。

    本来宫长天是没有资格指挥其他人的,不过所有人对火焰夔牛有着渴望,但是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又对付不了火焰夔牛。在对火焰夔牛身体宝物的渴望下,这些人自的汇聚到了一起。

    “风五、风六,一会儿听我指挥,我们一起攻击火焰夔牛的要害,务必一击必杀。”宫长天回过头低声对他身后的两个人交代道。

    “韩力和慕容泽两人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真是废物。”宫长天紧绷着脸。

    “或许他们路上有事耽搁了。”风五替韩力和慕容泽解释了一句。

    “不用解释,废物就是废物。”宫长天一抬手打断了风五的话,重新将注意力转向火焰夔牛的战斗场所。

    火焰夔牛虽然是六级魔兽,力量和防御都非常厉害,但是力量终究有耗尽的一刻。在众人牵制攻击下,火焰夔牛的冲撞的度逐渐变慢,“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变得更加清晰,显然巨大的消耗让它有些承受不住了。

    “就是现在!”宫长天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变得犀利,两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如同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在许久的隐忍潜藏之后,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

    一蹬脚下的巨石,巨石轰然而裂,宫长天的身形如同一把利箭,快射向有些虚弱的火焰夔牛。在冲刺的过程中,宫长天的双手一翻,一对银色的峨嵋刺出现在他的手中,峨嵋刺入手,宫长天的气势再次上升一个台阶。峨嵋刺破碎周围的空间,瞬间出现在了火焰夔牛的胸口位置。

    紧随宫长天身后的风五、风六,手中长剑寒光闪烁,分别刺向火焰夔牛的两只眼睛。

    “吼!”

    陷入必死的危机中,火焰夔牛出一道惊天怒吼声,周围岩浆湖泊中的岩浆如同一条条蛟龙,全部从湖泊中飞出,环绕向火焰夔牛。

    九龙齐飞,万物朝拜。

    九条岩浆所化的蛟龙将火焰夔牛层层缠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卵状物。

    “噗哧!”

    “噗哧!”

    “噗哧!”

    三道略显沉闷的声音响起,虽然火焰夔牛用岩浆将自己层层包裹起来,但是宫长天三人还是依据之前看好的位置,手中武器全部刺入了岩浆中。

    一击即中,迅后退。宫长天三人以攻击时更快的度向后暴退。

    “轰……”

    宫长天三人的暴退是最正确的选择,岩浆包裹的火焰夔牛砰然炸裂,头颅大小的岩浆火球向着四周飞射,如果宫长天三人没有退却,这会儿已经被爆炸所吞没了。

    “啊……我的手!”

    “救命!”

    ……

    爆裂的岩浆火球落在了周围的人的身上,顿时燃起了熊熊火焰,这种火焰不烧衣物,只烧**。那些火焰落在身上的人,肌肉以肉眼可见的度快干瘪下去,最终变成灰烬。

    “老大,他死了没?”风五颤声问道。刚才火焰夔牛没有释放这种火焰的时候,并不觉得它有多厉害,不过看到这种恐怖火焰后,风五的内心竟然产生了一丝恐惧。

    宫长天脸色凝重,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

    火光退去之后,火焰夔牛的身形重新显现出来,此时的火焰夔牛,气势上比起刚才萎靡了很多,在它的腹部,有三道恐怖的伤口,却是宫长天三人刚才所留。

    面对宫长天三人凌厉的攻击,火焰夔牛凭借岩浆护盾,一方面扰乱了宫长天三人的视线,一方面形成了一道保护屏障,在多重保护之下,火焰夔牛避开了宫长天三人对它要害部位的攻击,不过它的身躯太过于庞大,最终照单全收了宫长天三人的攻击。

    “吼!”

    火焰夔牛非常非常的愤怒,多少年了,还没有人能够对它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火焰夔牛决定要将这些对它造成伤害的人全部留在这里,它的天赋神通还没有施展,它自信可以留下这里所有的人。

    “吼!”

    火焰夔牛再次出一声怒吼,它身躯上面的火焰逐渐收敛,那唯一的一条独腿坚定有力的踏在地面上,巨大的脑袋四十五度看向空中,拳头大小的眼睛释放着莹莹红光。

    岩浆洞窟中突然起风了,风并不是凉风,而是带有灼热温度的热风,起风后,岩浆洞窟中的温度甚至比刚才更高了。风开始向着空中旋转,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风眼,风眼逐渐在扩大着。

    “不好,它在施展它的天赋神通!”宫长天脸色一变,扭过头对着身后的风五、风六说道:“我们快撤!”

    宫长天的身影消散,等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一百米之外,就这样,宫长天的身形消失出现循环着,每一次出现,都是远离一百米。

    风五和风六跟在宫长天的身后,他们虽然不能够向宫长天那边瞬移,但是他们的飞奔度,比起宫长天只慢一丝。

    其他参与攻击火焰夔牛的人,有眼色的,也都开始撤退,火焰夔牛施展出如此声势巨大的的攻击,没有人自认为可以接住。

    “吼!”

    火焰夔牛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宫长天三人逃走,对于给它造成伤害的宫长天三人,火焰夔牛对他们的愤怒远甚于其他人。

    空中缓缓成形的风眼陡然爆出一股吸力,身形正在缓缓消散的宫长天,身体重新在原地出现,空中的吸力限制了他的瞬移。

    风五和风六虽然不是瞬移,但是他们的身体同样受到束缚,在身后如同有一只大手,拽住了他们让他们的身体难以前进。

    其他正在逃跑的人,同样身体被天空的风眼爆出来的吸力,吸着向后退去,混合着地面上的石块,形成一道滚滚洪流,没入了空中的风眼。

    宫长天面色赤红,拼命催动着痕力,奈何面对火焰夔牛的天赋神通,他的挣扎只是徒劳。

    “不,我不能死!”宫长天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手掌一翻,一道黄色的逃逸符出现在了宫长天的手中。

    宫长天一咬牙,正准备捏碎这枚逃逸符,不过异变突生,这枚逃逸符自动脱离了宫长天的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