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火焰夔牛
    第194章火焰夔牛

    “我明白了,是小红,小红帮我隔绝了外界的高温。”花小溪高兴的搂着小红亲了一口。

    原来赤火雀本身就是诞生于岩浆之中,自然能够控制自己身体周围的温度,对于帮助花小溪隔绝外界的高温,根本就是顺手的事情。

    “小溪,你能不能让它帮我也隔绝掉外界的高温。”花小鱼的嘴唇变得干裂,一说话便从干裂的缝隙中渗出鲜血。

    “啾啾!”没等花小溪开口,小红便摇起了它的小脑袋,表示做不到。

    “你不是帮我做到了?”

    “啾啾!”小红啄了啄花小溪,表示它和花小溪是挨着的,可以帮助她隔绝外界的高温,但是对于花小鱼,他们没有挨着,做不到。

    花小鱼有些傻眼,也有些失望。

    “小溪,你握住你哥哥的手试试!”薛讷在一旁开口提醒道。

    “是了,我握着哥哥的手,这样我们不就算是一体了,小红就能帮助我们同时隔绝外界高温了。”花小溪立即想到了这点,伸出右手,拉住了花小鱼的左手。

    “呼~~~好舒服!”花小溪一拉住花小鱼的手,花小鱼立即感觉到外界的高温消失了,整个人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

    “嘻嘻,有效果,我们不用退出去了。”花小溪非常开心,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能够跟着大部队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承受住外界高温,只是薛讷他们的一个小插曲,解决掉以后,薛讷一行人继续向着洞窟最深处前进。

    “噗哧!”放翻了一只五级金甲兽,方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越是深处,洞窟中的温度越高,再加上方莹还是水属性的痕力,在这里愈被克制。

    “嚓嚓嚓!”

    一阵脚步声在前面响起,薛讷等人抬头看去,前面洞窟转角走出两个人。走在前面那个身穿蓝色衣裳的青年眼睛一亮,拊掌说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方大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韩力,你想干什么?”方莹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显然对眼前这个叫韩力的青年非常憎恨。

    “哈哈,相遇即是缘分,我也不想太为难你们,我和慕容兄只是路过这里,然后顺道打个劫。”韩力与他身旁的玄服青年对视一眼说道。

    “就凭你,做梦!”方莹心中大恨,怎么看,眼前的韩力都是一副欠揍的嘴脸。

    “哈哈,有没有资格,是靠实力说话的。”韩力身旁的玄服青年慕容泽上前一步,释放出了自己的气势。

    “七阶铜甲武者修为!”

    韩力紧随其后,同样释放出了他的气势,“七阶铜甲武者!”

    看到韩力的修为,方莹的瞳孔一缩,参加入门考核之前,韩力还只是五阶铜甲武者修为,短短一个月时间,他就已经跳跃到了七阶铜甲武者修为。方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一直以来,她们方家和韩家都是势均力敌,现在韩力显然已经打破了他们的平衡。

    就在方莹心神不定的时候,一只手掌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过是依靠丹药提升的修为而已,这样提升修为,后遗症很大的。”薛讷淡淡的对方莹说道。

    从上华圣者遗留的东西中,薛讷知道有几种丹药可以提升武者的修为,但是依靠丹药提升的修为,会导致丹田中痕力虚浮,到这个大境界后期,遇到的瓶颈非常难突破,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选择这种利用丹药提升修为的方法。

    “哼,丹药提升的,那也是实实在在的七阶铜甲武者,而你们,最高的才六阶铜甲武者,就你们这种修为,在我面前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韩力修为提升后,眼高于顶,冲着薛讷等人颐指气使。

    “是不是土鸡瓦狗,不是用嘴说的!”图塔身形移动,向着韩力一拳砸出,对于这种人,图塔最看不惯了。

    “哼,萤烛之火,也敢与日月争辉!”韩力虽然嘴上瞧不起薛讷等人,但是面对图塔砸过来的这一拳,他却没有丝毫的大意。手掌一划,韩力在身前布置出了一柄火焰小锤。

    “去!”

    火焰小锤的锤头部位向后微扬,在韩力的驱动下,迎着图塔的拳头砸了过去。

    “嘭!”

    在韩立错愕的眼神中,火焰小锤轻易被图塔的拳头砸散,图塔的拳头余威不减,继续向着韩力的胸口而来。

    “一锤镇山!”韩力的脸色变得凝重,一抚痕戒,手中出现了一对赤红色的四楞锤,一锤砸出,迎向图塔。

    “嘭!”

    撞击声再次响起,图塔砸出的一拳被拦住,身形站在原地。韩力虽然挡住了图塔的一拳,但是身体却是“蹬蹬蹬”倒退出去三步远。

    “和图塔比力量,真是找死!”季子玉心中冷笑。

    韩力一招被逼退,慕容泽一挥手,拿出了一支判官笔,摆出了迎战的姿势。

    看到拿出判官笔的慕容泽,薛讷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没有力量的优势,图塔完全可以碾压他们了。

    看到慕容泽加入战斗,季子玉身体微动,准备上去助战。不过却被薛讷拦住了。

    没有理会季子玉不解的目光,薛讷盯着与图塔战斗在一起的韩力和慕容泽,低声说道:“这种货色,图塔一个人可以打十个!”

    正如薛讷判断的,不到十个回合,韩力的四楞锤和慕容泽的判官笔,均为图塔砸飞,同时图塔两记重拳砸在了韩力、慕容泽的腹部,让两人暂时都失去了战斗力。

    “现在说说,谁是废物?”方莹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韩力和慕容泽。

    “哼,你们最好放了我们,不然等我们老大来了,你们后悔就晚了。”韩力扭过头,不理会方莹,对着薛讷说道。

    “你们老大是谁?”

    “宫长天!怕了吧?”韩力得意地盯着薛讷说道。

    薛讷眨巴眨巴眼睛,拍着胸口略带夸张的说道:“怕,真怕,我好怕,我好怕怕!”旋即扭过头看向图塔等人说道:“你们是认识宫长天?”

    “哈哈哈……”

    众人爆出一阵大笑声,众人的笑声让韩力脸色青。

    “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废话少说,交出痕戒,或者捏碎逃逸符?自己选吧。”薛讷没有时间跟他们在这里墨迹。

    “我老大是宫长天,他会帮我们报仇的。”韩力还在试图吓唬薛讷他们,让薛讷等人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可惜韩力他们遇到的是薛讷,不认识宫长天是何许人也的薛讷,在图塔拳头的招待下,韩力和慕容泽乖乖的将痕戒交了出来。他们现在还不想从这里出去,他们要去找他们的老大宫长天,然后来找薛讷等人报仇雪耻。

    放走了韩力和慕容泽,方莹虽然感觉有些遗憾,遗憾没有杀了韩力,为她们方家减少一个威胁。不过人是图塔抓住的,方莹最终没有开口,她是水灵之体,杀死禹成弘等人后,她又得到了水之晶,凭借这些,加上她的苦修,方莹有绝对的信心,在一年内突破至七阶铜甲武者。

    打了韩力和慕容泽之后,薛讷等人继续上路,接下来的路上,薛讷几人再没有遇到一只魔兽,直到走进了岩浆洞窟的最深处。

    在岩浆洞窟最深处,这里的温度已经有上千度了,周围的岩石全部都是赤红色,缓慢滴淌着融化的岩浆。

    在岩浆洞窟最深处,沉睡着一只火焰夔牛,本来它可以一直沉睡下去的,不过一个参加考核的青年意外走到了火焰夔牛沉睡的地方。火焰夔牛一般都是在岩浆底部沉睡,即使外人来到,也很难现,不过巧在那天火焰夔牛一觉睡醒,跑到岩浆湖泊外面前来散步。更巧的是,火焰夔牛竟然没有弄死那个青年,让他跑了。

    于是乎,在这秘境中参加考核的青少年们,都知道了在岩浆洞窟最深处,存在着一只火焰夔牛,现在是五级魔兽实力。

    火焰夔牛,诞生于火焰之中,头顶无角,单足,其所过之处,皆燃起熊熊火焰,被普通人们视为不祥之物。殊不知,火焰夔牛因其诞生于火焰,对火焰有着天生的免疫,用它的皮炼制成铠甲,不光防御强,而且还能免疫世间的绝大部分火焰。

    另外,火焰夔牛的骨头,炼制成的鼓槌,敲击鼓时,可以攻击人的心神,让心智不坚者心神失守。

    火焰夔牛有这么多的好处,而且这岩浆洞窟中的火焰夔牛还是一只未成年的夔牛,成年后的火焰夔牛,都是十级魔兽,一般人都难以击杀。正因为稀罕,这只未成年的五级火焰夔牛便成了所有人垂涎的对象。随着风声的传播,参加考核的青少年们都汇聚到了火焰夔牛所在的地方。

    薛讷等人赶到那里时,火焰夔牛所在的岩浆洞窟中周围,已经聚集满了人,熙熙攘攘。

    “好多的人!”花小溪惊叹。

    “他们估计都在考虑如何击杀这火焰夔牛的。”方莹用手扶着下巴说道。

    “不用想了,飞云山不会让他们击杀这只火焰夔牛的!”季子玉的声音突然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