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美nv找茬
    “嘎嘎!”

    全身被黑色羽毛所覆盖的图诞鸟头领,它的体型明显比其它图诞鸟大了一圈,两只翅膀张开,足有一米长。

    图诞鸟头领没有参与到图诞鸟群的攻击中去,因为它被薛讷锁定了。一人一鸟,一个站在地上,一个飞在空中,目光碰撞在一起,没有了愤怒,没有了怨恨,只有弱肉强食。

    “嘎!”

    图诞鸟头领两只巨大的翅膀在空中拍了几下,两只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利爪悄然张开,如同雄鹰捕兔般向着薛讷的头顶掠去。

    “铿锵!”

    金属交鸣的声音在薛讷的头顶响起,却是薛讷的暗月枪与图诞鸟头领的两只利爪碰撞在了一起,溅出一大片的火星。

    “它的度好快!”薛讷心中一惊,图诞鸟头领的度已经远远出了普通图诞鸟。

    图诞鸟头领的利爪与薛讷的暗月枪接触后,沾之即离,灵活的身体在空中一个盘旋,重新向着薛讷的脑袋抓了过来。

    “铿锵!”金属交鸣声继续响起,火星四溅。

    薛讷注意了一下自己的暗月枪,不禁微微心疼。暗月枪的材质硬度似乎比起图诞鸟头领利爪的硬度,差了一些,经过这两次交手,黝黑的暗月枪枪杆上面,已经被图诞鸟头领的利爪抓出了两道寸许深的痕迹。

    薛讷的天银枪已经毁了,手中能用的武器,只剩下这杆暗月枪了,如果暗月枪再被毁了,那薛讷就只能赤手空拳上了。

    薛讷不敢再与图诞鸟头领的利爪硬碰,而是施展《龙翔虚幻诀》,利用度与图诞鸟头领周旋,一边周旋,一边观察周围的战斗。

    其它的图诞鸟虽然都是五级魔兽,但是对于图塔、南宫羽飞等人来说,没有一点威胁,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图塔的重拳已经将一只图诞鸟砸落在地面,没有了声息。

    南宫羽飞的金乌刀在他的指挥下,神出鬼没,金乌刀虽短,但是空中的图诞鸟身上却是留下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显然都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不过比较惊险的,还属花小鱼花小溪兄妹两。他们都是木属性痕力,刚好被图诞鸟的火属性克制。要不是他们手中的长剑材质坚硬,早就被图诞鸟毁掉了。

    “风摧木林!”花小鱼手中长剑夹杂着阵阵狂风,夹带着劈向他们对付的那只图诞鸟。

    “春芽待放!”花小溪同样娇喝一声,纤细的身影紧随哥哥花小鱼的身后,兄妹两一主攻,一辅助,一前一后高高跃起,欺近到了图诞鸟的身前。

    “小心!”

    “小心!”

    一直关注着他们的薛讷和图塔同时出声提醒,图塔甚至扔下他的那只图诞鸟,转身向着花小鱼兄妹两所在位置扑去。

    “嘭,嘭”两声响,花小鱼和花小溪的攻击全部被图诞鸟用它的利爪挡住。不过花小鱼和花小溪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向着图诞鸟攻击而去。

    花小溪的身影闪到了花小鱼的身后,纤细的小手贴上了花小鱼的后背,娇喝道:“移花接木!”

    花小溪的痕力向着花小鱼的身体灌输而去,花小鱼的气息快增长着,从刚开始的三阶铜甲武者迅突破到了六阶铜甲武者。

    气息强大后的花小鱼,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带着无所匹敌的气势,向着前方的图诞鸟劈出了最强大的一剑。

    “风摧木林!”

    一道肉眼可见的剑光无视图诞鸟利爪的抵挡,蛮横地冲入了图诞鸟的体内。仅仅片刻,花小鱼前方的图诞鸟“嘭”的一声,裂成了两半。

    花小鱼的半跪在地上,全身的衣衫被汗水全部浸透,手臂颤抖着,竟然连长剑几乎都握不住了。

    花小溪站在哥哥的身旁,她的俏脸也是苍白异常,为了让花小鱼爆出强力一击,花小溪奉献出的痕力也不少。

    “滚开!”图塔一拳砸飞试图偷袭花小鱼兄妹两的一只图诞鸟,几步跨到他们身边,开口问道:“你们没事吧?”

    花小鱼抬起头,冲着图塔勉强一笑说道:“没事,就是痕力消耗过度,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们现在就安心恢复痕力,我给你们守着。”图塔抬头扫视了一下战场,基本都是他们这边占据着上风,胜利是迟早的事情。

    “多谢图塔大哥。”花小鱼和花小溪也不矫情,同时盘膝坐在地上开始恢复痕力,这个时候,多恢复一丝痕力,就多一份自保的能力。

    薛讷没有想到,同样是五级魔兽的图诞鸟头领,竟然如此难缠,不光度快,而却攻击犀利,薛讷变换了好几种招式,甚至施展出了寒冰属性痕力,但是捕捉不到图诞鸟头领的身影,依然没有任何用处。

    “它绝对拥有风属性!”薛讷在心中对图诞鸟头领下了定论,不过旋即又有一些疑惑,“不是只能拥有一种属性的痕力吗?这图诞鸟头领为什么可能会有风属性痕力呢?”

    薛讷疑惑归疑惑,不过很快就又释然了,一般情况下,人类武者也都是只有一种属性痕力,但是这并非没有意外,比如薛讷自己,现在丹田中都要两种属性的痕力了。

    “试探了你这么久,不陪你玩了!”薛讷不再磨蹭,暗月枪朝天一竖,低喝一声道:“《玄黄战技》战人式!”

    薛讷的身体被一道淡淡的土黄色光芒覆盖,如同穿了一身铠甲,几步飞奔到图诞鸟头领近前,暗月枪向着图诞鸟的利爪刺出。

    这是薛讷第一次主动用暗月枪去碰撞图诞鸟头领的利爪,暗月枪的材质可是没有图诞鸟头领的利爪坚硬的。不过这回薛讷的暗月枪并不是同图诞鸟头领的利爪完全碰撞,而是枪尖一摆,点在了图诞鸟头领爪子上方的腿骨上。

    “咔嚓!”

    暗月枪枪尖痕力微吐,便震断了图诞鸟头领的一只腿骨。

    《玄黄战技》不光讲究战斗的势,而且注重对手的弱点部位。一般战斗时,弱点部位都会被隐藏起来,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能够在一次次不经意间的战斗中现。薛讷前期对图诞鸟头领的试探,正是为了现它的弱点所在。

    “嘎……”图诞鸟头领的一个腿骨被薛讷震断,出凄厉的鸣叫声,拍打着翅膀,不再与薛讷接触,试图向着更高的地方飞去。可惜薛讷没有给图诞鸟头领这个机会。

    薛讷单脚在洞窟吐出的一块石头上一踩,整个身体瞬间拔高,追上了正在上升的图诞鸟头领。

    “霸绝天下!”薛讷的暗月枪光芒大作,化做一根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棍子,当头向着图诞鸟头领砸下。

    “嘭!”

    图诞鸟头领空有风属性和火属性痕力,但是在薛讷绝对强势的气势下,忘记了反抗看,被薛讷一枪砸成了一滩肉泥。

    “小心!”

    薛讷手中的暗月枪化作一柄长矛,被薛讷投掷了出去。

    “噗哧!”化身长矛的暗月枪洞穿了一只图诞鸟的胸部,飘洒出的鲜血,溅了其对面白衣少女一声,一脸。

    “啊……”

    片刻之后,一道高分贝的女声在洞窟中传出去很远很远。

    “若萱,你没事吧?”南宫羽飞两个纵身,跳跃到了白衣少女南宫若萱的身旁,关切的问道。

    被溅了一身图诞鸟鲜血的白衣少女正是南宫若萱,原来图诞鸟头领在被薛讷击毙时,出的凄厉鸣叫声,激了其余图诞鸟的血性,突然都疯狂的攻击起它们的对手来。

    南宫若萱本来应付两只图诞鸟绰绰有余,不过图诞鸟凶性爆后,南宫若萱猝不及防,被其中一只图诞鸟迄今身前,差一点便要香消玉殒在图诞鸟的利爪之下,幸亏薛讷及时现,投掷出暗月枪,救了南宫若萱一命。

    南宫若萱没有理会哥哥南宫羽飞的关心,而是转向薛讷,大喊道:“薛讷,你混蛋,陪我这身衣服!”

    这个时候,其余人都已经杀死了剩余的图诞鸟,正在图诞鸟的尸体中寻找兽晶石,听到南宫若萱的大喊声,全部都抬起了头。

    看着前面那个貌若天仙,看起来温婉贤淑的少女,薛讷不禁被她的彪悍震撼住了,一时间忘了回答。

    “薛讷,你个混蛋,把我的衣服弄的鲜血淋漓,你赔给我。”南宫若萱看到薛讷愣,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当即“蹬蹬蹬”上前几步,走到了薛讷的面前。

    “啊?”南宫若萱走到了薛讷近前,薛讷才反应过来。

    “若萱,不要胡闹,刚才要不是薛兄,你就危险了。”南宫羽飞皱了皱眉,对于这个性格蛮横的妹妹,南宫羽飞也是没有办法。

    薛讷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开口说道:“抱歉,刚才一时情急,没有考虑到。”

    “一句道歉就完了吗?你把我的衣服弄的这么脏,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南宫若萱步步紧逼。

    “南宫姑娘,我有个办法将你的衣服弄干净!”对于这个蛮横的姑娘,薛讷心头微怒,当即沉声说道。

    “什么办法?”南宫若萱一张俏脸冷若冰霜。

    给读者的话:

    汗,美nv两个字都算作非法字符,只能这样写了,大家别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