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被拍死了
    第188章被拍死了

    “薛讷,就看你的了!”图塔用手勉强支撑着地面,不让身体倒下去。

    在另外一处的碎石堆中,南宫羽飞也是脸色苍白,眼光灼灼的盯着薛讷的身影,希望全部都放在薛讷身上了。

    “吼!”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薛讷的危机,飞奔中的八蛮大王身体中红光大作,似乎在努力挣脱图塔套在它身体上的枷锁。

    “镇压!”薛讷脸色有些狰狞,将丹田中的痕力疯狂的灌输进金色手印中,让一掌盖天的威力挥到了最大。巨大的金色手印放大后基本赶上八蛮大王本体大小了,被薛讷狂灌痕力后,整个金色手印金光大作,澎湃的痕力波动让薛讷几乎控制不住,在金色手印的边缘位置,因为金色手印的能量外溢,出现了黑色的空间裂缝。

    感受到头顶狂暴不稳定的金色手印,八蛮大王也开始拼命,青色的火焰不要钱般向着空中的金色手印喷射。

    “轰隆隆~~”

    或许是薛讷在金色手印中灌输的痕力太多了,没法控制金色手印,或许是八蛮大王喷射的青色火焰起到了作用,让薛讷施展的金色手印还没有落到八蛮大王的身躯上时,就生了能量爆炸。无数碎石在庞大能量的爆炸冲击下,犹如炮弹般,向着四面八方射出去。

    薛讷距离金色手印最近,当先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出去,在掀飞的过程中,无数的碎石块击打在了薛讷的身上,即使薛讷身体防御强悍,也是浑身鲜血淋淋。坐在地上打坐调息的图塔,同样被爆炸气浪冲飞出去。南宫羽飞距离比较远,受到的波及微乎其微,但也是衣服上沾满了尘土,狼狈异常。

    薛讷顾不上查看身上的伤势,紧紧盯着爆炸的地方,在那里,还有一只赤炎兽。薛讷释放的金色手印虽然没有拍到八蛮大王的身上,就生了爆炸,但是已经距离八蛮大王非常近了,而且八蛮大王处于金色手印的下方,金色手印生爆炸后,当其冲承受了爆炸的冲击。

    烟雾开始散去,爆炸后的场景让薛讷也觉得触目惊心,周围岩石嶙峋的洞窟,变成了一个广阔的空间,有四五个足球场那般大。洞窟原本平整的岩石地面,被整个削去一层,变得凹凸不平。

    在爆炸的中心点,八蛮大王庞大的身躯卧在地面上,将头颅深深埋在身体下面,一动不动。在它布满鳞甲饿身体上,一片片鳞甲四分五裂,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在八蛮大王的身躯下方汇聚成了一个小湖泊。

    “它死了没?”南宫羽飞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丝恐惧,如果承受了这样的攻击,它还没有死去,那他和薛讷、图塔三人就只能任由这个八蛮大王宰割了。

    薛讷轻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感受不到它的气息了!”

    南宫羽飞心中一喜,说道:“没有气息,估计是被炸死了。”

    “它估计没有死!”图塔语出惊人。

    薛讷和南宫羽飞同时转头看向图塔。

    图塔指着爆炸中心点的八蛮大王说道:“你们看,它的身上没有致命的伤口,虽然流的血比较多,但是相对于它那庞大的身体来说,这点血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图塔的分析,薛讷微微点头,他是猎人出身,对于魔兽是否死去自有自己的一套判别方法。

    似乎印证了图塔的判断,八蛮大王的身躯开始轻微动了起来,紧接着,它的身体一抬,狰狞的脑袋从身体底下抽了出来,带有愤怒凶光的眼睛死死盯着薛讷三人,开口说道:“很好,很久没有人让我这般受伤了,你们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哗~~”

    八蛮大王小楼房般的身躯站了起来,身体表面红光闪过,原本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竟然开始快愈合。数十个呼吸后,八蛮大王身体上的伤口全部愈合,只留下几道疤痕,不过它这样治疗伤势似乎需要消耗身体中大量的能量,治愈身体上的伤口后,八蛮大王、庞大的身躯缩小了将近三分之一。

    “拿命来吧!”

    八蛮大王的身体突然加,快若闪电般扑向薛讷。八蛮大王的身体虽然缩小了,但是它的度却比刚才快了将近一倍,薛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八蛮大王已经到了薛讷身前。

    薛讷心中苦,刚才那一击,消耗掉了他丹田中所有的痕力,之后又承受了爆炸的冲击,此时他已经没有躲避开八蛮大王攻击的力量了。

    手中痕戒一闪,薛讷的手中多了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黄色纸片,在纸片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薛讷看不懂的符号。薛讷手中出现的黄色纸片,就是进入秘境前,飞云山给予他们的逃逸符。薛讷非常不愿意捏碎这张逃逸符,经历了这么多困难,就此放弃,薛讷心中非常不甘。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为了加入飞云山这个名额,就要拼掉性命?

    薛讷闭上了眼睛,手指开始用力,正要捏碎逃逸符。

    “畜生,敢尔!”

    一声惊雷般的怒喝声在薛讷的耳边响起。

    一身白袍的天宇长老和天运长老已然赶到了这里,刚才那声怒喝正是天运长老喊出来的。

    八蛮大王抬起它那硕大的脑袋,盯着天宇长老和天运长老,对于他们的到来,并不怎么害怕。在它弱小的时候,无力抵抗这些长老,被抓来这里,但是现在,它突破到了七级魔兽,已经相当于人类的金甲圣尊境界强者,况且魔兽还有人类所不具有的防御和力量。

    看到薛讷三人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参与考核的少年们牺牲的人数,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天宇长老稍微舒了一口气,要是在这场考核中,死去的人数太多,他们也没有办法向门主交代

    昔日被抓住镇压在这秘境中,暗无天日的生活,让八蛮大王的双眼红,既然已经突破到了七级,那就先从这两个人类强者身上收点利息吧。当即,八蛮大王舍弃了薛讷了,脑袋一扬,青色的火焰从嘴巴中汹涌喷出,笼罩向刚刚赶过来的天宇长老和天运长老。

    “哼,畜生,修为有所提升就敢将我们不放在眼里吗?”天运长老性格暴力,看到赤火兽竟然主动攻击他们,冷笑一声,身体站在原地未动,只是轻轻一掌拍出。

    天运长老虽然只是拍出轻飘飘一掌,但是随着这一掌的拍出,周围的火属性元力骤然暴动起来,迅汇聚到天运长老的身前,化为一个虚幻的掌印迎着赤火兽喷出的青色火焰而去。

    “嘭!”

    虚幻的掌印一把握住了赤火兽喷出的这团青色火焰,用力一捏,拥有恐怖温度的青色火焰便被虚幻掌印捏的湮灭。

    八蛮大王以为自己突破到了七级魔兽实力,便天真的可以与飞云山的这些外门长老抗衡,它其实不知,人类之所以能够统治这方世界,除了聪明的头脑,还有很多神奇的功法、丹药、武器,这些都是魔兽所不具有的。魔兽即使有**的先天优势,也是推翻不了人类的统治的。

    “畜生,你敢肆意残杀我飞云山弟子,凭借这点,便不可饶你!”天运长老双目怒睁,手掌向着下方使劲一压,只见之前形成的虚幻掌印瞬间狠狠向着赤火兽当头拍下。

    八蛮大王突破至七级,拥有了一定的智慧,当即又跟刚才一般,庞大的身体蜷缩起来,将脑袋藏在了身体下面。

    可惜它这回面对的是金甲圣尊境界的天运长老,而不是薛讷了。

    “噗哧!”

    虚幻掌印拍在赤火兽的身体上,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声,像拍碎一个西红柿般,赤火兽的身体便被天运长老轻易拍成了一滩肉泥。

    薛讷和图塔、南宫羽飞都目不转睛看着天运长老,或者说看着天运长老那拍向赤火兽的虚幻掌印,心中同时感叹:“这就是金甲圣尊强者的实力!”

    看着刚才差点致自己于死地的八蛮大王,这会儿眨眼间变成了一滩碎肉,薛讷紧紧握住了拳头,在心中给自己说道:“这种修为,我也能很快达到的。”

    在大唐王朝的镇云谷,碧波大6玄阳帝国的南宫世家,这些地方,有着薛讷的一些承诺,大丈夫一言九鼎,受人恩惠,必然要涌泉相报。不过要想报恩,薛讷需要不停地修炼,不停地成长,等到他站立在这片大6上,跺一脚,能够让整片大6都颤抖的时候,那才是他真正腾飞之时。

    拍死赤火兽后,天运长老一招手,从那滩破碎的血肉中,自动飞出一颗拇指般大小的青色晶石。

    “不愧是在岩浆湖泊底部修炼五十年的魔兽,刚突破至七级魔兽修为,凝聚的兽晶石便有如此纯净的能量。”天运长老在手中将青色的兽晶石把玩片刻后,放进了痕戒中。

    天宇长老一抚痕戒,三粒散着淡淡香味的白色丹药出现在他的面前,天宇长老心意一动,三粒丹药便飞向了薛讷、图塔和南宫羽飞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