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八蛮大王
    第185章八蛮大王

    血色莲花一共三层花瓣,现在已经绽放了两层,只剩下最后一层,血色莲花中的八蛮大王就会出来。

    看到绽放的血色莲花,薛讷等人心中同时一沉,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不敌八蛮大王,就立即从这里逃走,遇到比较危险的情况,甚至是直接捏碎逃逸符。虽然飞云山的很吸引人,但是至少得有命通过飞云山的新入门弟子考核。

    “桀桀,小家伙们,等我出来,我一定要一点一点吃掉你们的血肉,保证不会有浪费。”八蛮大王略带阴森的声音在众人的耳旁响起。

    “妈的,拼了!”薛讷一咬牙,准备施展一掌盖天,像这样光靠众人普通攻击,对于血色莲花的绽放基本没有影响。

    “薛讷,我先攻击,你随后!”图塔冲着薛讷一点头,准备像上次在太古城下,遇到六级魔兽黑影豹时的配合一样。

    薛讷后退一步,丹田中的痕力重新经由中央的无属性痕力原核,输出无属性的痕力,运转《大无畏术》,一道虚幻的手印开始出现在薛讷的右手手掌上方,如同托着一个透明的小手。

    一道道金色的光影在透明手印中穿梭,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只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穿梭着,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现,虚幻手印在金色光影的穿梭下,逐渐开始变得凝实。

    图塔同样后退一步,右臂上面的纹身闪烁,原本纹有狰狞的魔兽的图案像似溶解般,没入了图塔的右臂肌肉中。图塔原本魁梧的身躯突然缩小了一些,原本筋肉凸出的胳膊、腹部和大腿全部变得纤细了一圈,不过图塔的气息却是危险了几分。

    图塔的身躯变得纤细之后,移动似乎非常困难,他非常吃力的转过头,看向薛讷。

    薛讷向前平伸掌心向上的右手上方,原本虚幻的金色手印基本全部凝实,整个是一个金色的手掌,甚至手掌掌心的纹理都清清楚楚。

    看到图塔看向他,薛讷冲着图塔微微一点头,掌心的金色手印开始缓缓上升,在上升的过程中,金色手印也是逐渐由小变大。最初只有成人手掌大小,等到升高到薛讷头顶两米处的时候,已经有一座小房子般大小了,基本赶上了血色莲花的大小。

    接收到薛讷准备好的信号,图塔的右拳握了起来,肌肉嶙峋的胳膊向着血色莲花的方向一拳打出,不过这一拳,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是缓慢而无力,似乎只是虚张声势一般。

    “防御,剥夺!”图塔说话的声音非常缓慢,如同背负着一座大山般。

    一道墨黑色的光芒从图塔的拳头中飞出,快没入了正在徐徐绽放的血色莲花中。如同一滴墨汁掉进了清水中,这道墨黑色光芒进入血色莲花后,快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停下,快停下,本大王出去后可以饶你们性命。”八蛮大王从图塔与薛讷的攻击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急忙开口阻止。

    “嘿嘿,已经晚了!”薛讷冲着血色莲花露齿一笑,看到图塔出的墨黑色光芒将血色莲花完全覆盖后,用手一指血色莲花,喝道:“镇压!”

    “混蛋,你们会后悔的!”从图塔墨黑色光芒射中血色莲花后,血色莲花便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冲击,试图冲破图塔这道墨黑色光芒的封锁。

    巨大的金色手印带着呼啸的风声,猛然向着血色莲花拍下。

    “轰隆隆……”

    巨大的金色手印直接将血色莲花拍的下沉了两三米,不过血色莲花非常有韧性,如同一个带有弹性的皮球,任凭薛讷的金色手印如何用力,却是始终拍不碎血色莲花,只是让其形状被压扁。

    薛讷声势浩大的金色手印从天而降,携带的威压让岩浆湖泊周围的火红色岩浆,掀起了汹涌波涛,四处飞溅,原本围在血色莲花周围拼命挖掘岩浆之精的众人,顿时四散逃离开去,谁都不想被这灼热的岩浆溅在身上,引火烧身。

    “给我碎!”薛讷的脖子上青筋暴起,拼命催动痕力,试图借助一掌盖天的威势,将未完全绽放的血色莲花碾压碎,可惜血色莲花的花骨朵已经被压的很扁很扁了,却是没有一点要破碎的迹象。血色莲花花骨朵周围被挤压的向四周凸出,最后一层花瓣变得很薄,依稀可以看见里面一个人形生物,用手使劲托举着薛讷的金色手印,阻止金色手印的下落。

    “唉!终究还是力量差了一些!”薛讷心中叹息一声,金色手印的威力已经挥到了极致,依然碾压碎血色莲花的花骨朵,金色手印中的力量开始消散了。

    “哈哈……我坚持住了,你们等着我出来将你们吞噬吧!”血色莲花中爆出一阵猖狂的大笑声,随着笑声传出,整个血色莲花开始向上托举薛讷的金色手印。

    “穿山裂!”

    突然一道白金色光芒从旁边冲出,刺入了被压扁的血色莲花花骨朵上。

    “啵”的一声,气泡破碎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周围突然变得寂静起来,全部睁大着眼睛,紧紧盯着血色莲花。

    “嘭!”

    薛讷金色手印在消散前,凭借其残余的力量,将血色莲花拍进了下方的岩浆湖泊中,溅起一片岩浆。

    出这道白金色光芒的正是南宫羽飞,看到薛讷和图塔都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南宫羽飞也不好藏私,利用金乌刀挥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南宫羽飞是金属性痕力,原本就擅长攻击,穿透性强,再配合宝器级别的金乌刀,刚好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击穿了血色莲花的花骨朵。

    “不……”

    分不清是鲜血还是岩浆的血红色液体,从血色莲花被穿透的孔洞中流淌出来,一起被薛讷拍进了岩浆中。

    “这个八蛮大王死了没?”众人纷纷赶至血色莲花落下的地方,如果有宝贝,他们就可以优先得到。

    “它死了没?”图塔和南宫羽飞的脸色都非常苍白,显然刚才施展的最强一击对身体负担很重。

    薛讷摇了摇头说道:“它的气息还存在,不过非常虚弱。”

    “我们下去将它彻底斩杀吧!”图塔转身走向岩浆湖泊。

    “不好,它的气息正在快增强,快退!”薛讷脸色一变,招呼图塔和南宫羽飞一声,身体快向后退去。

    “轰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突然从岩浆湖泊中响起,灼热的岩浆飞溅起有三四丈高,如同海浪扑岸,向着四周聚拢的众人当头拍下。

    “啊……”

    “快逃!”

    “救命啊!”

    岩浆湖泊周围再次变成了一个修罗地狱,灼热的岩浆伴随着振动所掉落的岩石,全部笼罩了周围试图捡便宜的人群。

    薛讷等人退的及时,虽然有一些岩石掉落,但是却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生什么事了?”方莹等人围了上来,刚才他们在薛讷的吩咐下,没有参与到对血色莲花的围攻中,这个时候,看到岩浆湖泊中产生剧烈的爆炸,都围了上来询问缘由。

    薛讷脸色凝重,紧紧盯着岩浆湖泊,身体绷得紧紧的,没有回答方莹他们的问题,最后还是图塔低声向他们解释了一番。

    “岩浆湖泊中潜伏着一只七级魔兽实力的怪物,诸位做好逃命的准备吧!”薛讷的神识一直在释放观察着岩浆湖泊中的动静。

    “七级魔兽?”南宫羽飞大吃一惊,因为这个级别的魔兽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了,六级魔兽稍微付出点代价,还是能够斩杀的,但是七级魔兽不光力量和防御增强了一倍,最主要的是七级魔兽的智慧增长非常大,一个有智慧的魔兽,是最难对付的。

    “它出来了!”薛讷的语气中以往的镇静也消失了,显然七级魔兽带给他的压力非常大。

    似乎在验证薛讷的判断,薛讷的话音刚落,岩浆湖泊一阵翻腾,一道火红色的人影从岩浆中浮了上来。

    说是人影,因为它具有人的外形,甚至五官都和人类一般无二,不过它只是像人,它的全身都升腾着赤红色的火焰,整个身躯都是岩浆构成的,**着上身,下身用岩浆凝聚成一个短裙,围在了腰间。

    “你们都该死!”岩浆人影站在岩浆上面,死死盯着薛讷等人,甚至双眼中都喷出了实质性的火焰。

    “你就是刚才那个八蛮大王?”南宫羽飞当先开口问道。

    “让我晋升八级魔兽失败,你们用生命来偿还你们愚蠢的行为吧。”八蛮大王弯腰在岩浆中一拉,赤红色的岩浆在它的手中迅形成了一杆钢叉形状的武器。

    八蛮大王一抖手中的三股叉,带起的灼热岩浆卷向周围的人群,而它则握着三股叉,向着薛讷等人冲去。

    “不好,他认准我了,你们快退。”薛讷脸色一变,扭头对身后的季子玉等人说道。

    给读者的话:

    昨晚更新的章节,不知道后台是怎么回事,到今天下午15点才更新,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还请包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