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南宫羽飞
    第182章南宫羽飞

    “在那里莫非有我们探查不到的怪物?”图塔猜测,因为之前遇到岩浆怪物的时候,就没有现隐藏在岩浆中的六级岩浆怪物。

    “我们去看看吧?”薛讷看向众人。虽然是他提议,但是那里毕竟存在未知的危险,如果大多数人都反对去那里,薛讷也不可能强求大家去的。

    “去吧,我很好奇那里有什么东西。”季子玉第一个赞成,修炼一途,只有在最危险的地方,才能爆出身体中的潜力。

    “我同意。”方莹举手。

    “我也同意。”楼山跟着说道。

    图塔不用问,喜欢战斗的他自然要跟着薛讷前去的。最后就剩下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了。

    花小鱼有些犹豫,跟着薛讷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除了探查魔兽,他和妹妹几乎都没有插手战斗的资格。虽然薛讷有时候会给他机会,让他单独面对五级魔兽,但是在温室中成长起来的花小鱼,战斗技巧非常差,每次都是被魔兽逼得陷入困境。

    现在薛讷等人要去一个未知的危险地方,花小鱼自知他和妹妹跟着去了,一点都帮不到薛讷他们,没准还会成为累赘。为此,他非常纠结。

    “哥哥,我们跟着薛讷哥哥他们,到时候我们距离他们远一点,手里握上逃逸符,如果有特别危险的情况,我们捏碎逃逸符传送出去就行了。”不愧是亲妹妹,花小溪明白了花小鱼的纠结。

    “对,小溪想的很周到,走吧,你们是我们队伍的一员,不能单独行动的。”薛讷赞赏的看了花小溪一眼说道。

    得到薛讷的赞赏,花小溪心里甜滋滋的。

    “这里似乎是这一层的最里面了,温度比起前面高了很多。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咱们走了这么远的路程了,怎么一只魔兽都没有见到。”图塔打量着四周,脸色有些凝重。

    “薛讷哥哥,有一队人正在向着我们这个方向靠近。”花小溪和花小鱼跟在薛讷他们身后,时刻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什么修为?”薛讷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都是七阶铜甲武者修为,三男两女!”花小鱼回答道。对于探查,他的修为比起花小溪要稍高一些,花小鱼主要负责探查。

    “嗯,等等他们,看他们有什么目的?”薛讷等人放慢了前行的脚步。

    一刻钟后,花小鱼和花小溪探查到的那一队人便到了薛讷等人的眼前。

    “好英俊的少年!”

    等到那一队人走过来,看到当先领头的那人,不管是薛讷等少年,还是方莹和花小溪,都有一种惊艳般的感觉。

    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嘴唇,挂着让人舒适的浅笑,如同星辰般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开一合间,不经意地露出一抹精光,显然,他是个高手。

    如果说领头的英俊少年能够吸引别人的眼球,那么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双胞胎姐妹,却是让任何男人有搂进怀中怜惜的冲动。

    身着淡粉色宫衣,丝竖起。插着碧簪,娇小玲珑,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肌肤白皙滑嫩,吹弹即破煞是可爱,遥看仙子下凡尘,广袖宽松,粉玉要带,蛮腰纤细,楚楚动人。最主要的,两个少女穿着打扮都是一模一样,让人很难区分。

    至于英俊少年身后的另外两个少年,虽然也算是英俊,但是与队长相比,相差却是太多了。

    “不知各位是否也是因为刚才听到一声惨叫声,才追寻至此?”英俊少年向着薛讷等人拱手施礼,温文尔雅的声音让人听着异常舒服。

    “正是!阁下也是?”薛讷拱手还礼。

    英俊少年点头说道:“在下南宫羽飞,这两位是舍妹南宫若雪、南宫若萱,这两位是在下的朋友叶千里、叶千寻。”

    南宫羽飞将他身后的众人介绍了一遍,并没有因为薛讷只是三阶铜甲武者修为,便有所轻视。

    “在下薛讷,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图塔、方莹、季子玉……”南宫羽飞如此客气,薛讷自然不会冷眼相待了,他将身后的图塔等人依次作了介绍。

    南宫羽飞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当即便对薛讷说道:“薛兄,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如果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也好,这样我们探查那边的把握又大了一些。”薛讷哈哈一笑,与南宫羽飞达成一致,当先一起向着目的地快飞掠而去,身后南宫羽飞带来的人和薛讷带来的人自然快跟上。

    在队伍中,双胞胎姐妹南宫若雪和南宫若萱如同天上仙子,衣袖飘飘,洁白的纤足几乎足不沾地,不见她们怎么运转痕力,但是飞掠度却是一点也不慢。

    “姐姐,你说大哥为什么要找这几个修为这么低的人结伴,万一遇到危险,这些人不但不能帮到我们,可能反而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妹妹南宫若萱在飞掠过程中,低声向着姐姐南宫若雪传音道。

    南宫若雪瞪了妹妹一眼,说道:“不要以貌取人,即使修为,也是不能看表面的。大哥既然能选择他们结伴同行,那他们必然有过人的能力,你忘了大哥修习的那门识人秘法了。”

    “所有人都注意,快到目的地了,这里可能存在一些危险,大家千万小心。”南宫羽飞回过头对着他的妹妹和另外两个朋友说道。

    薛讷同样回过头交代众人,尤其是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让他们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并将逃逸符握在手中。

    岩浆湖泊还是原来的岩浆湖泊,“咕咚,咕咚”的冒着泡,在岩浆湖泊周围,是一大片空地,空地上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赤红色的岩石。

    “那边光的东西似乎是痕戒?”方莹眼睛比较亮,第一个看到了岩浆湖泊旁边散落的几枚痕戒。不过方莹出身世家,身上的宝贝并不少,岩浆湖泊周围的痕戒,对方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真奇怪,为什么就岩浆湖泊周围有痕戒,其它地方都没有呢?”薛讷对于这种诡异的环境有些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捡一枚回来研究研究不就明白了。”叶千里突然开口,同时身体模糊,竟然是已经向着岩浆湖泊旁边飞掠过去了。

    “小心一点!”南宫羽飞似乎不放心叶千里单独行动,也是身体微晃,快向着岩浆湖泊附近飞掠过去。

    “怪不得在未知的危险下还能说捡一枚痕戒回来研究,原来他自有他的凭借。”薛讷惊叹一声,只见叶千里的身形奇快,一个眨眼,边能蹿出去一百多米。如果纯粹比直线度,薛讷自认为自己施展《龙翔虚幻诀》后的度,是比不过叶千里的。

    薛讷等人距离岩浆湖泊也就四五里,两三个呼吸间,叶千里已经冲到了岩浆湖泊旁边,看准岩石缝隙中的一枚痕戒,伸手去抓。

    就在叶千里抓向痕戒的时候,原本只是安静“咕咚,咕咚”冒泡的岩浆湖泊突然翻腾起来,一只岩浆大手瞬间形成,向着叶千里当头抓下。

    “小心!”

    “小心!”

    薛讷和南宫羽飞同时惊呼,快向着叶千里冲去。

    岩浆湖泊周围如此诡异,叶千里本就时刻关注着周围的环境,现在看到岩浆湖泊突然凝聚成一只岩浆手掌,不等南宫羽飞和薛讷提醒,叶千里的身体就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在岩浆手掌抓下的瞬间,从手掌的缝隙中逃了出去。

    “咦?”岩浆湖泊中传出来一道略显惊讶的声音,显然没有意料到,叶千里竟然可以在它的偷袭下还能逃出去。

    不过不等叶千里高兴,岩浆手掌的度激增一倍,再次跟在叶千里的屁股后面追过来。

    看到已经出现在头顶的岩浆手掌,叶千里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对于移动度,叶千里有着他的骄傲。

    不过还未等叶千里嘴角不屑的笑容完全展开,他的笑容便僵在了那里,因为叶千里尝试催动痕力,想要提高移动度,结果现他周围的空间似乎被岩浆手掌锁住了,他的移动度大受影响。

    叶千里感觉喉咙有些干,岩浆手掌带着灼热的劲风向着叶千里的头顶拍下。

    “救我!”

    叶千里艰难无比的喊出这两个字,在岩浆手掌的威视下,叶千里竟然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念头。

    “抽刀断水!”南宫羽飞抽出一把半米长的漆黑短刀,在距离岩浆手掌还有十多米处,便向着岩浆手掌劈出一刀。

    “轰~~~”

    漆黑短刀释放出一道十几米长的金色刀芒,狠狠地劈在了岩浆手掌上,岩浆手掌微微一凝,无根岩浆组成的手指齐根而断。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岩浆手掌拍向叶千里,岩浆手掌一阵蠕动,重新长出了五根手指,不过也让岩浆手掌缩小了几分。

    缩小后的岩浆手掌依然不是叶千里所能对抗的,眼看着岩浆手掌距离叶千里越来越近,叶千里释放出的痕力攻击,对于阻挡岩浆手掌的下落微乎其微。

    “要死在这里了吗?”叶千里的眼前是一片赤红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