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神秘的岩浆湖泊
    第181章神秘的岩浆湖泊

    端坐在蒲团上的人影正是罗飞鸿,三个月前,罗飞鸿是一阶金甲圣尊,不过此时的罗飞鸿,却是二阶金甲圣尊。★

    英俊的面庞上面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因为罗华的到来表现出喜悦,不过两人薄薄的嘴唇却如出一辙,任何人看到二者的嘴唇,都不会怀疑两人亲兄弟的身份。

    “你不是在人级秘境中参加考核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罗飞鸿的声音如同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虚无缥缈,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大哥,我在人级秘境,被人给赶出来了。”罗华低着头,之前面对薛讷等人时的那种骄傲彻底消失。

    “哦,以你的实力,还能被人给赶出来,说明那人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悍啊。既然被赶出来了,就安心修炼吧,有我在,你加入飞云山没有任何问题。”

    “大哥,我找到了赤火雀蛋,但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我,我需要你的帮助。”罗华双拳紧握,胳膊上的青筋暴起,显然对于输在二阶铜甲武者修为的薛讷手中,感到耻辱。

    “被谁拿走了?你可知道他的名字?”罗飞鸿的声音起了一丝波澜,他知道赤火雀蛋对于他弟弟的重要性。

    “被一个叫薛讷的人拿走了。”罗华咬牙说道,他虽然见到小赤火雀在花小溪的身上,但是都是薛讷在阻拦他,罗华就以为被薛讷拿走了。

    “薛讷?似乎有点印象。放心吧,等他从秘境中出来,我帮你拿回来。好了你回去吧,我要继续修炼了。”罗飞鸿的声音重新归于平静,对于一个铜甲武者境界的人,在罗飞鸿的眼里如同蝼蚁般。

    ……

    薛讷带领着图塔等人还在人级秘境中寻找五级魔兽,斩杀获得兽晶石,却是不知他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突破到三阶铜甲武者境界的薛讷,丹田中出多出了一滴液相的痕力,现在丹田中一共有三滴液相痕力了。

    三滴晶莹透明的液相痕力,静静的悬浮在薛讷的丹田中央,晋阶至三阶铜甲武者,虽然只多出了一滴液相痕力,但是薛讷丹田中的痕力储量比起之前,却是多了一半。

    感受到身体中充盈的痕力,薛讷感觉浑身是力气,即使再遇到罗华,薛讷只需一拳,就可以将他从这秘境中送出去。

    ……

    “咦?斩杀的这只六级金毛猿脑袋中的兽晶石怎么是绿色的?”方莹从一只断绝了气息的金毛猿脑袋中挖出一颗兽晶石。不过这颗兽晶石不同于他们之前从五级魔兽脑袋中挖出的紫色兽晶石,它的颜色是蓝色的。

    薛讷从方莹手中接过蓝色的兽晶石,神识一扫,这颗蓝色的兽晶石与紫色的兽晶石大小相当,但是这颗蓝色的兽晶石中蕴含的能量,比起紫色兽晶石中的能量,多了一倍都不止。而且这颗蓝色的兽晶石中,能量狂暴异常,稍有不慎,就有爆炸的危险。

    “或许六级魔兽脑袋中的兽晶石都是蓝色的。”楼山在旁边猜测道。

    薛讷眼睛一亮,抚掌赞道:“有道理,咱们再猎杀几只六级魔兽,挖出它们脑袋中的兽晶石看看不就明白了。”

    薛讷一行七人再次启程,向着秘境第二层的深处走去。

    ……

    在距离薛讷等人不远的秘境深处,一处岩浆“咕咚,咕咚”冒着泡,如同煮沸了的开水。

    有一个队伍走到了此处。

    “队长,咱们这灵盘上显示此处有魔兽的,但是到了这里怎么一只都没有啊?”一个嘴角有一颗痣的少年对着他们的队长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这里似乎有古怪。你们有没有现,这周围没有一只魔兽存在,特别安静,似乎这里是个禁区。”一头棕的队长手中拿着能够显示魔兽活动区域的灵盘,四处打量着。

    “令大哥,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瘆得慌啊!”队伍中为一个一位中等姿色的短少女,紧靠在棕队长身旁,用她的坚挺抵着棕队长的胳膊。

    “保持警觉性!”棕队长微微皱眉,与短少女拉开了距离。

    “咦?那里好像有一枚痕戒。”短少女一抬头间,现在岩浆湖泊的旁边的石头缝隙中,安静地躺着一枚痕戒。

    “嘻嘻,我捡到了,里面的好东西就是我的。”短少女快向着痕戒位置冲去。

    “不要靠近那个湖泊!”棕队长在后面冲着短少女大喊道。

    “哼,你想让我停下,好自己去捡吧,傻子才会听你的。”短少女飞掠度不减,前方那枚痕戒已经在向她遥遥招手。

    距离痕戒只剩下五米距离了,五米距离对于短少女来说,眨眼便到。短少女的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正要伸手去抓那枚戒指。

    异变陡生。

    原本“咕咚”冒泡的岩浆突然升起一道岩浆液柱,岩浆液柱瞬间分裂成一只巨大的岩浆手掌,向着短少女当头抓下。

    “令大哥救我!”短少女只来得及喊出这几个字,便被岩浆大手抓进了岩浆湖泊中。

    “婼妍!”被短少女称作令大哥的棕队长快向着岩浆湖泊奔去,试图救下短少女。在棕队长的身后,其他队员也都紧随而至,在这危险的地方,如果不团结在一起,很容易被各个击破的。

    “桀桀……好鲜美的血肉!”在岩浆深处,短少女的身体被一张血盆大口从中咬断,鲜血溢出,与赤红色的岩浆混在一起,没有一点的痕迹。

    “桀桀,既然你们都奔到岩浆湖泊跟前了,要是放你们离去多不合适,你们就陪着那个少女一起去吧。”

    岩浆深处那个声音嗡然响起,湖泊中的岩浆再次化作一个巨大的手掌,带着灼热的温度,向着棕队长等四人抓去。

    “金乌灭,给我破!”棕队长大吼一声,手中金色的大砍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岩浆手掌劈下。

    “哗啦!”

    岩浆手掌的四根手指被棕队长的大砍刀砍下,重新化作一滩岩浆。不过虽然岩浆手掌的四根手指没有了,但是其余的手掌部分并没有停止向着他们抓下。

    棕队长身后的三人显然没有棕队长的实力,虽然也是拿出武器拼了命的抵挡,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被剩余的岩浆手掌握住拽入了岩浆湖泊中。

    “不好!”棕队长见到他全力劈出的一刀,虽然将岩浆手掌的四根手指劈落,但是对于岩浆手掌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势,或者连伤势都算不上,因为岩浆湖泊中的岩浆是无穷无尽的。

    棕队长当机立断,身体快向后暴退,因为这个岩浆湖泊中的怪物,已经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了。

    “你怎么可以抛下你的队友独自离去啊!”岩浆湖泊中瓮瓮的声音响起,同时岩浆手掌再次出现,向着逃跑的棕队长抓去。

    棕队长反应比较快,现不可力敌后,立即后退,等到岩浆手掌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距离岩浆湖泊二十多米了。

    “唉,被困在这里不能移动,抓个猎物都这么费劲。”岩浆手掌屈指一弹,一道赤红色火焰如同一条小蛇,飞度虚空,快追上了正在快逃走的棕队长。

    “哗!”

    赤红色小蛇般的火焰一沾到棕队长的身上,瞬间蔓延开,将棕队长整个包裹住。

    “啊……”

    棕队长凄厉的惨叫声在这岩浆洞窟中响起,传递出去很远很远……

    棕队长烧焦的尸体从半空无力地落下,被后面赶过来的岩浆手掌接住,拽入了岩浆湖泊中。

    “可惜了这鲜美的血肉……”

    “砰!”

    片刻之后,岩浆湖泊喷出了几个亮晶晶的东西,掉落在岩浆湖泊周围的岩石缝隙中,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现,这些亮晶晶的东西,都是一枚枚痕戒。

    岩浆湖泊重新恢复了平静,岩浆湖泊底部那个瓮瓮的声音彻底消失,只余下岩浆“咕咚,咕咚”冒泡的声音……

    ……

    “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行走在洞窟中的薛讷突然抬起头,凝神倾听。

    “没有!”

    “没有!”

    ……

    除了图塔,其余众人都是一脸的茫然,显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

    “似乎是一个人临死前的惨叫声?”图塔有些把握不准,他虽然模模糊糊听到了,但是不是很确定。

    “嗯,就是惨叫声,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薛讷伸手向着身体前方一指,他所指的方向,正是刚才棕队长等人所在的位置。

    “奇怪,刚才在那个方向,明明有五个人的,怎么才不到半个时辰,就消失了,而且周围也都没有。”花小鱼和花小溪双手握在一起,感受片刻后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不解。

    “那个地方除了那几个人,有什么魔兽吗?”方莹问道。

    “没有!”花小鱼摇摇头说道:“那里除了五个人,我们没有探查到任何魔兽的踪迹。不过现在那五个人的气息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