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收获
    第166章收获

    在薛讷制服狄默之前,狄默带来的手下已经全部被图塔、季子玉等人轻松制服,五阶铜甲武者,在薛讷这群人跟前根本就不够看。

    “小子,我们少主是飞云山外门长老狄沛的嫡孙,识相的赶紧放了我们,好言好语向我们道歉,然后再奉上你们的兽晶石,我们少主还会考虑饶了你们。”被图塔拍倒在地的干瘦少年狄坤,色厉内荏的向着薛讷等人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钓到一条大鱼啊。”听到眼前这个少年是飞云山外门长老的弟子,薛讷顿时来了兴趣,既然是有背景的人,那他的身上的宝贝一定不会少了。

    薛讷略带兴奋的眼睛盯着狄默,伸出了一只手,说道:“拿来!”

    “什么?”狄默被薛讷突然的这个动作搞迷糊了。

    “痕戒!”

    “什么?”狄默陡然提高了声音,仿佛小兔子被爆了菊花。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只有他从别人手中抢夺东西,还从来没有人敢于从他手中抢东西的。

    “不给便是死!”薛讷的枪尖向着前方递了递,顿时在狄默的脖子上画出了淡淡的血痕。

    “我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狄默怨毒的眼神扫过薛讷这边的所有人。

    薛讷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图塔、季子玉等人。

    图塔第一个有所动作,上前一步,直接从狄坤的手指上拽下了痕戒。同一时刻,季子玉也没有犹豫,只有楼山和方莹稍微犹豫了片刻,不过也是一咬牙从制服的对手手中夺下了痕戒。

    薛讷回过头,盯着狄默道:“该你了,不要妄想撕裂逃逸符,或许你逃出去的只是一具尸体。”

    “给你!”

    狄默心中思忖良久,最终还是将手中的痕戒摘下扔给了薛讷。看薛讷等人的实力,通过考核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他们只要在飞云山,狄默还不信依靠爷爷的势力收拾不了薛讷他们。

    薛讷痕力和灵魂之力双管齐下,蛮横的破掉了狄默痕戒中的印记,进入了狄默的痕戒之中。

    “这太小了吧!”薛讷撇撇嘴。狄默的痕戒内空间很小,只是一个长宽高都为三米的正方形空间。

    薛讷不知道,上华圣者送给他的那个痕戒,连上华圣者都当做宝贝的,狄默的爷爷才是金甲圣尊境界高手,给孙子的痕戒能好到哪里去呢。

    狄默的痕戒空间虽然小,好东西却不少,兽晶石竟然有五块,生肌丹有十粒,赤血丹五十粒,还有一块散着元力波动的植物,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薛讷没有客气,全部都转移到了自己的痕戒中。

    看到薛讷将自己痕戒中的好东西都装进了自己的痕戒中,坐在地上的狄默拳头握紧了拳头,不过最终又无力地松开,现在他的小命都在薛讷的手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至于狄默的其他四个跟班,就不叫贫穷了,他们的痕戒空间才一立方大小,里面只有几粒赤血丹。图塔等人也没有客气,直接将他们痕戒中的赤血丹一扫而空,在这片秘境中,多一些丹药,没准在关键时刻还能救命。

    “好了,给你们最后一个选择,死还是离开这片秘境?”搜刮完狄默等人痕戒中的东西后,便将痕戒抛还给了他们,毕竟以后大家还要做同门师兄弟的,这情面还是要留一丝的。

    “姓薛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已经将身上的东西都给你们了,你还要让我们捏碎逃逸符?”狄默忍不住开口。

    “嘿嘿,你们在准备打劫我们之前,有没有考虑过被打劫啊?或者如果失败的人是我们,你们会不会给我们留下一条活路?”薛讷用枪尖在狄默的脖子处轻微摩擦着。

    “好吧,我认栽,这场子,迟早我会找回来的。”狄默说罢,就捏碎了身上的逃逸符。

    狄默捏碎逃逸符的瞬间,一股奇异的波动笼罩在狄默的身上,狄默的身体变成了透明,薛讷原本架在狄默脖子上的天银枪失去了支撑,枪尖掉落到了地上。

    “啵”的一声,透明的狄默如同气泡破碎,化作光点消失了。

    “你们会为你们的愚蠢付出代价的。”狄坤怨毒的盯着薛讷等人看了一圈,似乎想要将薛讷等人的相貌记下来,出去好报复。

    片刻之后,狄默连同他带过来的四个人先后捏碎逃逸符,被送出了这片秘境。

    “这逃逸符不错,在遇到不可抵挡的危险时,可以捏碎从这里逃出去,关键时刻能救命啊。”看到狄默等人使用逃逸符,图塔的眼睛一亮,原来不显眼的逃逸符功效这么显著。

    “大家将得到的战利品分一下吧。”薛讷当先拿出从狄默痕戒中夺过来的东西。

    “不用分了,谁得到的就算谁的,我得到的也不和你们分。”季子玉微微一笑,都没有仔细看薛讷手中的东西。

    其他人都默默点头,一个团队,如果纯粹靠平均主义,很快就会破裂,只有根据贡献度大小来分享战利品,才能保证这个团队的凝聚力。

    “队长,其他东西我们不要,不过那五块兽晶石算我们团队的,你可不能私吞哦!”方莹的话让大家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薛讷哈哈一笑说道:“那你们可要盯紧我,别让我把这些兽晶石私吞了。”

    薛讷转身,走到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身前,拿出两粒生肌丹分别递给他们,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拿着,这是你们该得的,如果没有你两提前现敌人,我们就不可能提前养精蓄锐准备。后面的路上,还需要你两给我们指路的,可别让其他队伍将我们包饺子了。”

    花小鱼和花小溪激动的接过薛讷塞给他们的生肌丹,不是他们得到生肌丹激动,像生肌丹这种二级丹药,花小鱼兄妹两有好几种的,出生在大家族的他们并不缺少丹药。薛讷给他们战利品,说明薛讷这个团队认可他们的能力。古语有云: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得到薛讷他们的认可,才是让花小鱼兄妹两激动的根由。

    秘境中的天气和外面似乎一样,等道薛讷他们走过山林十分之一路程的时候,天空的太阳完全没入了西边的云层,给这山林染上了一层神秘的红色。

    “呜呱,呜呱!”从远处飞来的一群乌鸦钻入了远处的密林中,飞舞了一天,它们都开始归巢了。

    看看天色,薛讷回过头说道:“天马上就要黑了,看来我们需要寻找一个休息的地方了,天一黑,很多厉害的魔兽都会跑出来,夜晚我们不适合赶路。”

    “前方有一座比较巍峨的高山,应该有很多山洞的,我们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在山洞中过夜,比在外面的树杈上过夜安全多了。”楼山指着前方的一座四五百米高的山头说道。

    “好,大家再加把劲,赶到那座山头再休息。”薛讷带头向着远处那座大山飞奔而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即使薛讷等人的飞奔度达到了二十米每秒,仍然飞奔了一个时辰才赶到山脚下。

    薛讷等人的运气不错,这座山虽然不高,但是上面魔兽打的山洞却不少。薛讷他们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山洞,进去将山洞的原住主人,一只三级魔兽赤焰虎给赶了出去,然后鸠占鹊巢,占领了赤焰虎的洞穴。

    “看来赤焰虎也是爱干净的魔兽,这个洞穴一点都不脏,还没有异味。”方莹四周看了看,又抽动了几下她那秀气的小鼻子闻了一下山洞中的气味,开口说道。

    “轰隆!”

    薛讷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块大圆石头,刚好卡在了洞口位置,如果不挪开这块大圆石,其它魔兽就别想进来。

    “好了,有它在,我们就不用很操心魔兽半夜会进来了。”薛讷拍了拍手,对他找来的这块石头非常满意。

    “大家吃点干粮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的。我和图塔轮流守夜,前半夜我来守,后半夜图塔你换我。”薛讷拿出干粮开始啃了起来。

    众人对薛讷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队伍中两个最厉害的人守夜,让其他人可以放心休息。

    山林中的夜色非常静谧,皎洁的月光洒落在这片山坡,透过石头缝隙照进了山洞中。

    图塔、季子玉他们都在打坐,到了他们这样个修为,睡觉已经变成可以可无的事情的,随便打坐几个小时,精神便可以完全恢复。

    薛讷没有打坐,只是静静地坐在洞口位置,前半夜他负责守夜,防止魔兽突然袭击。

    倾听着外面一些小野兽窸窸窣窣的奔跑着,薛讷推敲着白天与狄默战斗中,存在的不足。突然,薛讷心中一动,从识海中调出了《玄黄战技》。

    《玄黄战技》一共有三式,第一式战人式,第二式战地式,第三式战天式,顾北海交给薛讷的是残缺不全的《玄黄战技》,只有第一式战人式。

    深吸一口气,薛讷将一部分心神浸入了《玄黄战技》的领悟中,留下一丝灵魂之力关注着山洞外面的动静。

    夜越来越深,皎洁的月亮逐渐移到中天,周围出来活动的魔兽已经大都返回了洞穴,四周重新变得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