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帮忙
    第162章帮忙

    听到薛讷的话,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如此直白的问题,如果其他人再不懂,就对不起他们的智商了。★

    方莹从花小溪身边站了起来,略带警惕的看着花小溪厉声问道:“你向我们隐瞒什么了?”

    方莹属于那种敢爱敢恨的性格,最初看到花小溪受伤,心疼她,为花小溪敷药包扎伤口,现在听到薛讷说花小溪在骗他们,立即觉得花小溪在扮可怜骗取她的同情心。

    看到众人都用不善的目光看着她,花小溪有些委屈的呜呜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我们遇到了两只……轱辘兽,我怕你们不帮我,才骗你你们说是一只的。对不起!呜呜呜……”

    看到花小溪无助的蹲坐在地上伤心的哭泣,图塔最先心软了,因为他也有一个这么大的妹妹。

    “薛讷,我们去帮助他们一下吧?”图塔扭过头对薛讷轻声说道。

    薛讷从花小溪身上收回目光,看到季子玉,图塔,方莹和楼山都在看着自己,似乎在等着他做出决定。

    薛讷摸了摸鼻尖,说道:“我没有说不帮助她的,我只想通过这个告诉大家,轱辘兽一般都是雌雄两只一起行动的,没有单独行动的轱辘兽。”

    “大哥哥,你当应帮助我们了?”原本蹲坐在地上哭泣的花小溪听到薛讷同意帮助他们,立即跳了起来,奔到了薛讷的跟前,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等着薛讷回答。通过薛讷等人刚才的对话,花小溪明白眼前这个少年才是整个队伍的队长。

    “嗯,答应了!”薛讷点了点头微笑说道:“你赶紧带路吧,时间久了你哥哥他们可撑不下去了。”

    “哦!”听到薛讷的提醒,花小溪立即转过身,一边向着树林中跑去,一边招呼薛讷等人说道:“就在前面不远处,你们跟着我。”

    ……

    在薛讷等人前方数十里距离处,一个和花小溪长得很像的少年与另外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背靠背站着,手中各自拿着一把长剑,与前方两只野猪大小的轱辘兽对峙着。

    在两个少年身旁的地上,还有两个互相倚靠坐着的少年,十三四岁年纪,稚嫩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的恐惧。他们身上的白色衣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要不是及时用疗伤药止住血,估计他们都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使止血了,他们的脸色还是非常苍白。

    “小溪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没有找到愿意帮助我们的人?”拿着长剑的少年问身旁跟花小溪长得很像的少年。这个少年就是花小溪的哥哥花小鱼。

    “应该不会,我和小溪联手感应过了,在我们前方十里外,有一个队伍,他们中有一个是六阶铜甲武者修为,可以帮助到我们的。”花小鱼说道。

    “小鱼,你和乔睿不要坚持了,逃走吧,你们逃走轱辘兽绝对撵不上你们,这样,你们还有机会得到兽晶石的,我和鲁山受了重伤,已经不能陪着你们去寻找兽晶石了,等你们逃走,我们就捏碎逃逸符。”地上躺着白衣少年用手捂着流血的伤口说道。

    “不行,我们是一个队伍的,怎么能丢下你们不管。”花小鱼一口回绝了白衣少年的建议。

    “吼!”在花小鱼和乔睿两人对面的两只轱辘兽与花小鱼他们保持着五六米的距离,似乎害怕花小鱼他们手中的长剑,只是不时向花小鱼他们吐出一些墨绿色的黏液。

    每当轱辘兽吐出这些墨绿色的黏液时,花小鱼和乔睿就将手中的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将飞向他们的墨绿色黏液全部震向一旁。

    在刚开始遇到轱辘兽的时候,地上躺着的鲁山没有注意轱辘兽嘴里吐出来的墨绿色黏液,还以为是轱辘兽普通的唾液,让这些墨绿色黏液落在了身上。

    谁知这些墨绿色黏液带有非常强的腐蚀性,一落在鲁山的身上,立即腐蚀透衣服向着**中腐蚀而去,如同浓硫酸滴在了水泥地上,鲁山的身体立即变得坑坑洼洼,鲜血如流水般涌出。

    轱辘兽的黏液非常特殊,进入鲁山的身体后,并没有被鲁山身体中的血液稀释掉,仍然是一团墨绿色的液体,像一条绿色的小虫子,使劲向着鲁山的身体内部钻去。

    剧烈的疼痛让鲁山忍受不住惨叫起来,敷了各种疗伤药都没有效果,最后还是花小溪消耗了一滴花鲔鱼的虚无之泪,才让鲁山身体中的墨绿色黏液消失。

    虚无之泪,服用后可以让身上的所有异常状态消失,没有任何的副作用。而这虚无之泪,只有从稀有的花鲔鱼身体中才能提取出来,花小溪所在的家族作为决明郡的大家族,才有这样的宝贝。

    鲁山受伤,失去了战斗力,剩下花小鱼四人,本以为四级魔兽他们勉强能够对付,但是花小鱼等人开始与轱辘兽交手后,却绝望的现,轱辘兽的防御他们根本就破不开。最后还是花小鱼凭借手中的宝器级别的长剑,才对轱辘兽造成了一些伤害。

    不过还未等花小鱼等人高兴,他们队伍中的布罗被另外一只突然出现的雌轱辘兽偷袭成功,在布罗的腹部,被雌轱辘兽头顶的短角划出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伤口很深,隐约能看见布罗腹内的肠子。

    面对两只四级的轱辘兽,花小鱼,花小溪和乔睿三人压力剧增,花小鱼和花小溪兄妹两凭借一阵天赋神通,感应到在他们十里外的地方有一个能够帮助到他们的队伍,便让花小溪突围出去,寻求帮助,最终花小溪找到了薛讷等人。

    ……

    “小鱼,要不,要不我们撤退吧!”就在花小鱼全力应付眼前那只雄性轱辘兽的时候,乔睿的声音在花小鱼的耳边响起。

    花小鱼全力向着前方的轱辘兽劈出一剑,将其逼退后,猛地转过头盯着乔睿吼道:“他们是我的队友,宁愿一起淘汰出局,我也不会放弃,要走你走吧,我们不会拖累你。”

    乔睿将身前的轱辘兽逼退后,转身向着战斗圈外奔去,一边飞奔一边说道:“我一定要加入飞云山,我不想被淘汰。你既然要坚持,那你们就一起面对这两只轱辘兽吧,我先走了,你们保重。”

    “乔睿,你这个小人!”乔睿逃走时所说的话刚好被带着这薛讷等人赶过来的花小溪听到,当即大声骂乔睿是小人。

    正在逃走的乔睿突然听到花小溪的声音,忍不住停下身形,扭头向着后面看去。

    “小心!”花小鱼的声音在乔睿的耳旁响起,不过乔睿听到花小鱼的声音的同时,已经感觉到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

    乔睿艰难的低下头,看到刚才攻击他的那只轱辘兽,正用它头顶的尖角刺穿了他的腹部。这只轱辘兽头顶的尖角似乎变长了,竟然从乔睿的腹部刺入,从后背刺出。

    乔睿的嘴角溢出了一缕缕鲜红的血液,嘴角微微蠕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致命的伤口让乔睿一声的力气快的流逝,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什么话了。

    “嘭!”

    乔睿的身体被轱辘兽挑起来,扭头一甩,碰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树干上,跌落了下来。

    刚才乔睿逃走的时候,之前与他战斗的轱辘兽紧跟着乔睿追了上去,本来乔睿要是不回头,凭借他的度,完全可以甩开不擅长度的轱辘兽的,可惜乔睿因为花小溪的喝骂声而回头了,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轱辘兽,最终命丧轱辘兽的独角。

    乔睿即使已经断了气,但是他的眼睛仍然睁得大大的,似乎心有不甘。或许他在后悔,不该扔下队友独自离去的,如果再坚持一会儿,就能等到花小溪找来的援手了。

    “吼!”

    两只轱辘兽转过头,盯着薛讷等人,对于进入它们领地的外人,在轱辘兽的思想中,就是挑衅它们,唯一的解决手段就是杀死所有进入它们领地的人类。

    花小鱼已经带着受伤的鲁山、布罗和薛讷等人汇聚到了一起。花小鱼走到季子玉身边,弯腰拱手说道:“多谢各位大哥大姐援手。”

    在薛讷的队伍中,季子玉是六阶铜甲武者,楼山和方莹都是四阶铜甲武者,图塔是三阶铜甲武者,而薛讷是五个人中修为最弱的,只是二阶铜甲武者修为。

    季子玉微微错开一步,将薛讷让出来,说道:“我不是队长,他是。”

    花小鱼微微错愕,因为薛讷的修为是五个人中最低的,“修为最低的人怎么能够当上队长?”

    就在花小鱼还在错愕的时候,花小溪从旁边挤了过来,说道:“薛大哥,这两只轱辘兽防御很厉害的,我们的攻击都破不开它们的防御。还有,它们会吐有腐蚀性的墨绿色黏液,你们要注意点。”

    花小溪说完后,伸手悄悄拉了一下他哥哥花小鱼的衣角,示意花小鱼不要开口说话,她怕花小鱼说错了话。花小溪可是知道薛讷在队伍中的威信的,其他人看似修为高,但是都听薛讷的。

    看着冲过来的两只轱辘兽,薛讷环视两边,笑着问道:“怎么分?”

    给读者的话:

    不好意思,早晨没有更新,这一章是补今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