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独挑三人
    “不对,这不是玄黄之力,只是土属性痕力。”薛讷瞬间便判断出了岳多坡三人施展的痕力属性,薛讷是第一次见到土属性痕力的人,差点将土属性痕力误认为玄黄之力,要是玄黄之力这么好获得,薛讷也不用那么辛苦提炼了。

    土属性痕力注重防御,薛讷面对三个如同乌龟壳般的长老,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处下手,因为不管薛讷攻击哪里,都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三人的防御。但是在薛讷攻击一个人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却会攻击薛讷,薛讷一时间处在腹背受敌的状态。

    “我就不信打不破你们这乌龟壳了!”薛讷右手拂过痕戒,天银枪直接出现在手中,痕力灌输后,直接施展出螺旋刺向着离自己最近的童青崖刺了过去。

    薛讷不想将战斗时间拖得太长,烈阳帮的帮主烈通山估计已经收到岳多坡出的求救信号了,正在赶向这里。烈通山可是银甲尊者,薛讷对自己的实力再自信,也不敢说能够与银甲尊者正面抗衡。

    银甲尊者与铜甲武者是一道分水岭,而金甲圣尊与痕道圣者是一道风水岭,前者是痕力液化,可以召唤出痕兽飞行,后者需要痕力晶化,可以凭借痕力御风飞行,度比痕兽飞行快了两倍。

    薛讷现在丹田中仅仅有一滴液相的痕力,其它的都还是气相痕力,气相痕力和液相痕力,不管是对身体力量防御,还是施展出的痕技,都会提高一个很大的档次。

    薛讷快旋转的天银枪刺在童青崖布置出来的防御屏障上,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如同钻头钻在坚硬的石头上面。

    “裂山掌!”岳多坡向着薛讷遥遥拍出一掌,随着岳多坡布满皱纹干枯手掌的拍出,在薛讷身体上方,迅凝聚出一个完全由石头构成的巨大手掌,然后猛然加,向着薛讷拍了下来。

    薛讷一咬牙,低吼一声:“痕力爆!”

    只见薛讷刺入童青崖防御屏障中的天银枪突然光芒大放,旋转度陡增两倍,童青崖释放出来的痕力屏障再也拦不住薛讷的天银枪,瞬间破裂。

    在薛讷施展痕力爆加天银枪破开童青崖痕力屏障的同时,另外一只手中出现了暗月枪,同样施展痕力爆,向着天空落下的巨大岩石手掌劈去。

    “噗哧!”薛讷的天银枪当先破开童青崖的防御,天银枪刺入了童青山的小腹中,不过不是很深,只刺进去一寸,便被童青崖用手牢牢握住了天银枪的枪杆。

    “轰隆!”紧接着,薛讷的暗月枪与岳多坡施展的裂山掌相碰撞,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破碎的石块到处飞溅,伤到了很多站在旁边看热闹的路人。

    看到薛讷与烈阳帮三位长老的战斗余**及范围大,原本围了一个很大圈子的路人,再次后退,将薛讷与三个长老的战斗圈面积扩大。

    破碎飞溅的石块有很多落在了薛讷的身上,扬起的尘土让薛讷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就在薛讷闭上眼睛的瞬间,薛讷的识海突然剧烈地震颤起来。

    薛讷没有任何犹豫,立即一个铁板桥,向后滑出去半米远,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现方万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身前,手中拿着一把半米长的纤细软剑,看他的动作,刚才正是方万年拿着这把纤细软剑从薛讷的脖子处划过,幸亏薛讷提前惊醒,躲避了过去,不然,这会儿薛讷估计已经头身分家了。

    薛讷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刚才自己要是反应再慢一点,估计这会儿战斗已经结束了。

    薛讷握着天银枪的右手一用力,现枪头还被童青崖紧握在手中,当即心头微怒,左手中的暗月枪一摆,枪尖向着童青崖的喉咙位置刺去。

    岳多坡和方万年大骇,赶紧三人联合在一起,大喝一声:“聚!”

    岳多坡三人身上再次出现了浓郁的土黄色痕力屏障,薛讷的暗月枪枪尖本来已经划破了童青崖的喉咙皮肤,鲜血已经渗了出来,不过随着岳多坡三人痕力联合,在童青崖的喉咙处出现了一层阻挡的痕力薄膜,薛讷的暗月枪受到阻力,再也刺不进去了。

    “又是这可恶的联合技。”薛讷心中一阵烦躁,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薛讷的攻击每次都会被岳多坡三人的联合技抵挡下来,而且岳多坡三人还是擅长防御的土属性痕力。若再不快解决掉岳多坡三人,烈通山可就要来了,到时候烈通山加上岳多坡三人,薛讷即使想走也走不了了。

    薛讷心中烦躁,岳多坡三人心中可是胆怯了,三个七阶铜甲武者修为的人围攻一个二阶铜甲武者修为的人,还被逼的险象环生。

    “这到底是哪个家族出来历练的变态公子哥?”岳多坡三人心中苦,感觉自己三人似乎踢到铁板了。

    “不能再拖了!”薛讷的脸上闪过一抹狠色,重新将暗月枪收回痕戒中,一边与岳多坡三人对战,一边暗暗调动精神力开始凝聚皇者之矛。

    “嘭!”岳多坡三人与薛讷散逸而出的澎湃痕力,将周围地面的尘土碎石全部扫荡起来,在周围漫天飞溅,周围围观的人身上都落了厚厚一层尘土。

    “龙翔虚幻诀,分身!”薛讷身体一阵模糊之后,两道和薛讷一模一样的人影从薛讷的身体中走了出来,与薛讷本体一起,三对三与岳多坡三人交战,不过与岳多坡三人不同的是,薛讷的另外两道身体是虚幻的,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不过岳多坡三人却是分辨不出来。

    薛讷分出来的两道身影虽然是虚幻的,对岳多坡三人没有任何威胁,但是他们三人却是不敢放松,因为薛讷一道虚幻的分身从方万年狭细软剑下穿透而过没有受到伤害。方万年以为其没有攻击力,结果这道虚幻分身转到方万年身后,薛讷真身迅切换,天银枪枪杆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方万年的后背上,要不是岳多坡三人痕力防御相连,薛讷这一枪杆,就能让方万年身受重伤。

    龙翔虚幻诀,可以在十米范围内与另外两道分身快切换,薛讷正式凭借这一点,才让岳多坡三人狼狈的防不胜防。

    瞅准机会薛讷再次一脚踢在童青崖胸前,将童青崖踢飞出去后,薛讷心中低吼一声:“皇者之矛,刺入!痕力爆!”

    随着薛讷的低吼,薛讷早已暗中准备好的皇者之矛看准时机瞬间没入了童青崖的脑海中,随着皇者之矛的刺入,童青崖出现了短暂的眩晕状态。

    “就是现在!”薛讷手中的天银枪快旋转起来,快若闪电,向着童青崖的心脏位置刺去。为了保险起见,薛讷将丹田中剩余的一缕玄黄之力调动起来,灌输进了天银枪中。

    灌输了玄幻之力的天银枪的威力,出了薛讷的预期。原本散着灰褐色光芒的天银枪变成了和岳多坡三人痕力一样的土黄色,枪尖的光芒内敛,不过带给人危险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噗哧!”

    天银枪如同刺入豆腐般,枪尖全部没入了童青崖的胸部,虽然岳多坡和方万年早有防备,将三人的痕力全部联合了起来,但是依然没能帮助童青崖抵挡住薛讷的天银枪。

    薛讷有一种感觉,第一次天银枪中灌输痕力刺入童青崖身体的时候,童青崖身体表面的痕力屏障拼命阻挡着,但是第二次灌输一缕玄幻之力刺入童青崖的身体的时候,童青崖身体表面的痕力屏障如同老鼠遇见了猫,全部飞快散逸开来,直接将童青崖的身体暴露在了薛讷的天银枪枪尖之下。

    薛讷已经达到金甲圣尊境界修为防御的强度,才能不惧凡器级别武器的攻击,对于比凡器高级的宝器,还是能够伤到薛讷的。童青崖现在才七阶铜甲武者,他没有跟薛讷一样的奇遇,身体强度也就铜甲武者境界,宝器级别的天银枪自然很轻易就能刺穿他的身体。

    鲜血从童青崖的嘴里和胸前汩汩流出,在青石路面上染红了一大片。

    “青崖!”

    “老二!”

    看到胸部心脏部位被刺了一个大洞的童青崖,岳多坡和方万年两人的眼睛都红了,岳多坡三人虽然品性不怎么好,但是三人非常团结。他们三人从小就拜在一个小门派中,一起修炼,二十多年来一直在一起,因为在一起时间长了,三人共同创造出了适合他们的联合防御之法,让薛讷无往不利的攻击处处受阻。

    岳多坡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戾气,森冷的说道:“我要让你给老二陪葬。”

    方万年手中的狭细软剑逐渐变成了葵黄色,显然是痕力大量灌输后的作用。

    “去死吧!”岳多坡当先动了,两只手遥遥一伸,四只两米多高的岩石手印凭空凝聚,从四周将薛讷封闭在了里面。下一刻,方万年的身形从原地消失,却不知道隐匿到什么地方。

    此时薛讷也是非常虚弱,刚才仅仅一缕玄黄之力,便让薛讷消耗掉了丹田中三分之一的痕力。

    四只岩石手印带着呼啸风声,向着薛讷压迫而下,薛讷所处的空间越来越小。

    薛讷深吸一口气,施展痕力爆,手中天银枪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前方一块岩石手印劈去。

    就在薛讷一枪劈出,后力无以为继的时候,一抹葵黄色的光芒突然后薛讷的身后出现,向着薛讷后心狠狠刺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