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身份被发现了
    第14o章身份被现了

    薛讷修炼《玄黄九力》之前,就已经具备了先天优势,当初吸入体内的那股玄黄之气,看其体积,能够凝炼出的玄黄之力绝对不止十缕,有了这些玄黄之力,薛讷就可以顺利将《玄黄九力》功法修炼至大成,到时候,凭借堪比金甲圣尊境界的身体防御,同阶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想到此处,薛讷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在高兴了一会儿后,薛讷开始闭上眼睛,按照《玄黄九力》功法要求,引导丹田中的玄黄之力淬炼**。

    “嘶!”玄黄之力刚进入肌肉中的细小经脉,薛讷就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这也太疼了吧!玄黄之力可是比痕力霸道数倍的力量,一进入薛讷肌肉中的细小经脉,就以一种霸道无比的方式在薛讷的经脉中横冲直撞,一路破坏,疼的薛讷一抽一抽的。

    薛讷咬紧了牙关,说道:“妈的,我就不信了,在我自己的身体中,还治不了你了。”

    玄黄之力在薛讷经脉中横冲直撞的时候,薛讷开始调动精神力狠狠压制玄黄之力的冲撞,玄黄之力虽然厉害,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薛讷丹田中产生的,在薛讷精神力的压制下,逐渐的安稳下来,乖乖的按照薛讷指引的路线运转。

    不过就这一会儿时间,薛讷整个身体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像似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般。

    随着玄黄之力的听话,薛讷进入了深层次的入定状态,这会儿的他,需要全神贯注控制玄黄之力,毕竟全身肌肉中的经脉都非常细小,而且繁多,薛讷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让玄黄之力撕裂一条经脉,给自己的身体留下不可弥补的损失。

    一个时辰。

    三个时辰。

    十个时辰。

    一天。

    三天。

    ……

    薛讷这一入定,整整持续了二十天时间。期间侍女过来送饭,喊了半天也没有敲开薛讷的房间门,管家习伯正要带人撞开薛讷房间门的时候,顾北海及时出现并阻止了他们的行径,不然,被习伯等人闯进去突然打扰,薛讷很可能会练功走岔路线,从而走火入魔。

    端坐在房间中的薛讷,二十天来,一动不动。从入定第一天开始,薛讷的身体中开始往外渗出一层层乌黑的油泥,二十天过去了,薛讷身体表面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乌黑颜色的疤块了。

    “咔嚓!”一道轻微的响声在薛讷的身体表面响起,紧接着,覆盖薛讷身体表面的乌黑疤块开始出现裂缝。

    “嘭!”

    薛讷站了起来,一抖动身体,将表面覆盖的乌黑疤块全部震散开去,伸了一个懒腰,薛讷的身体中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花了二十天时间,薛讷终于用丹田中提炼出来的九缕玄黄之力,将身体淬炼了一遍,让**力量和防御大增。不出意外,《玄黄九力》在薛讷丹田上方的神秘空间中形成了一本闪耀着金色大字的功法书籍,并且与原来存在的《卧虎功》功法书籍融合到了一起。

    不过《玄黄九力》功法虽然与《卧虎功》功法融合到了一起,却没有让薛讷具有其他的能力,薛讷分析,《卧虎功》功法等级估计太低,没有什么优势让《玄黄九力》功法提取,所以二者只是简单的融合,用《玄黄九力》替代了《卧虎功》。

    薛讷从痕戒中拿出一把凡器级别的大锤,然后右拳一握,向着大锤使劲砸去。

    “嘭!”

    随着薛讷的拳头落下,薛讷的房间都震颤了起来,房顶簌簌往下落着尘土。

    看到大锤已经变成了一块扁铁,薛讷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能将凡器级别的武器砸扁,说明薛讷现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十万斤,十万斤力量,可是银甲尊者才能具有的。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管家习伯在外面拍打着薛讷的房间门,刚才薛讷房间中出的巨大响声,吓了习伯一大跳,习伯因为担心薛讷,将顾北海交代的任何人不要打扰薛讷的话抛到了脑后,赶紧过来敲门。

    “吱呀!”薛讷拉开房间门走了出来,西斜的阳光落在一脸笑容的少年脸上,让人微微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我没有事!”薛讷轻拍着习伯的肩膀安慰道,从习伯的话语中,薛讷感受到了浓浓的关怀之情。

    “唰!”顾北海魁梧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习伯的身后,安静地看着薛讷,虽然脸上表情平静,但是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激动。

    “练成了?”顾北海开口问道。

    “嗯!”薛讷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好,好!不愧是我的儿子,天赋很高,在这么短的时间练成,而且还突破到了二阶铜甲武者,很不错。”顾北海大声夸奖着薛讷。

    听到顾北海说自己突破到了二阶铜甲武者,薛讷这才醒悟,刚才只顾感受《玄黄九力》带来的**变化了,却没有仔细观察自己的丹田。

    薛讷内视丹田,现丹田的大小没有什么变化,里面的痕力气旋还在缓缓旋转着,不过在这旋转着的气旋中心位置,出现了一滴液体,一滴土黄色的液体,它的体积虽然很小,但是薛讷有感觉,这滴土黄色的液体里面蕴含的能量,比它周围所有的痕力气旋蕴含的能量都要庞大。

    “呵呵……”薛讷傻笑了几声,他知道突破至二阶铜甲武者很困难,需要将气态的痕力压缩出一滴液相的痕力,但是谁知竟然这么困难,好在薛讷现在已经成功了,即使付出再大的努力也值得了。

    顾北海走到薛讷身前,伸手搂着薛讷略显削瘦的肩膀,说道:“今天难得高兴,走,咱爷两去喝几杯。”

    看到顾北海搂着自己的肩膀,薛讷内心本能的想要躲避,不过修为没有顾北海高,薛讷的肩膀被顾北海牢牢地搂住了,薛讷稍微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了,毕竟顾北海是他这具身体主人的父亲。

    客厅中,薛讷和顾北海对面而坐,偌大的客厅中只有他们两人,再无其他伺候的仆人。

    “来,潇离,恭喜你练成《玄黄九力》,并且突破二阶铜甲武者。”顾北海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

    薛讷端着盛满烈酒的酒杯,心中却是难以平静,因为在他这具身体的深处,似乎仍然存在着顾潇离的灵魂,他时刻在抗拒着与顾北海同坐一桌喝酒。

    “滋……”薛讷最终端起酒杯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

    “咳咳咳……”

    顾北海盛给薛讷的酒太烈了,薛讷之前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烈的酒,一杯酒下肚,顿时剧烈地咳嗽起来。

    “哈哈,第一次喝这酒吧,当年潇离第一次喝这酒的时候,也是剧烈地咳嗽了半天才缓过劲来的。”顾北海再次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淡淡地说道。

    听到顾北海不着边际的话,薛讷全身的肌肉猛地紧绷了起来,丹田中的痕力悄然运转,他不知道顾北海说这话什么意思,如果有任何异动,薛讷时刻准备着逃走。

    “滋……”顾北海再次将一杯烈酒喝干,冲着薛讷摆摆手说道:“不要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要是有,就不会送给你《玄黄九力》的修炼功法了。”

    薛讷紧紧盯着对面的顾北海,沉声说道:“前辈怎么知道我不是顾潇离?”

    “哈哈哈,你还没有结婚,是不知道父母对孩子的那种爱护之情的,潇离是我儿子,从小被我抚养长大,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都熟悉无比,我不知道你的灵魂是如何进入潇离的身体中的,但是从你的灵魂进入潇离身体的那一天起,我就现了,我每天都要在你房间对面的屋顶上观察你的。”

    “我能感觉到,潇离的灵魂还存在于他的身体中,只不过被你压制住了而已,要不是感觉到你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也不是主动利用邪恶的夺舍之法占据我儿子的身体,我早就将你的灵魂震散了。”顾北海同样盯着薛讷,给薛讷解释着他的现。

    “唉……”薛讷轻叹一口气,他明白,现在对顾北海隐瞒什么已经没有了意义,便开口说道:“顾前辈,如果我说我现在是在参加一种考验,至于灵魂进入您儿子的身体,也是考验中安排的,您信不信?”

    顾北海没有回答薛讷的问题,只是紧紧盯着薛讷的眼睛,半晌后,顾北海转移开视线,开口说道:“我相信!”

    薛讷一愣,他想到了顾北海的无数种可能的答案,但是没有想到顾北海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三个字。

    看到薛讷愣,顾北海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外界那广阔无垠的空间,而是一处封闭的小空间,这里的很多前辈花费毕生精力,寻找着离开这里的方法,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顾北海苦笑着摇了摇头,端起酒杯又喝下一杯烈酒,接着说道:“我们在这里如同被圈养的牲畜,用来磨炼像你一般来自外界的年轻人。”

    给读者的话:

    请各位读者朋友看完后顺便投几张推荐票吧,习惯在这里拜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