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金银阁
    第137章金银阁

    一直折腾到子时的薛讷,最后用精神力将自己与周围的环境隔离开,这才进入了《玄黄九力》功法的参悟中。

    等到薛讷再次睁开眼睛时,房间外面太阳都已经升得很高了,刺眼的阳光铺洒在庭院前面的葡萄架上,在地上投影出斑驳的阴影。

    有顾北海给予的《玄黄九力》修炼心得,薛讷很容易就参悟透了《玄黄九力》功法,《玄黄九力》按照功法等级划分,应该属于神级功法,因为《玄黄九力》不同于其它人级功法,《玄黄九力》功法比人级功法要复杂的多,而且玄奥异常,晦涩难懂,要不是有顾北海给予的心得,薛讷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去参悟。

    因为有顾北海给予的修炼心得,薛讷原本需要一个月的《玄黄九力》参悟时间,只用了一晚上就完成了,这充分说明有师长教导和没有师长教导的巨大差距。

    薛讷很想继续呆在房间中,开始修炼《玄黄九力》,可是在他的床上,还躺着一个衣不蔽体的美人,娇娘已经沉睡了一夜,薛讷根据自己下手力度判断,算算时间,娇娘很快就要醒来了,薛讷可不想再沾惹上娇娘。

    薛讷走出房间,喊来经常伺候他的丫鬟红萍,吩咐道:“等会儿娇娘要是醒来了,你将她送回她的房间吧。”

    “是!”

    没有理会红萍哀怨的目光,薛讷逃也似的离开了他所住的院子。对于伺候他的这些丫鬟,都想让薛讷临幸,以便进入城主府,一辈子衣食无忧。不过薛讷不是种马,不知道顾潇离是什么想法,但是薛讷绝对不会临幸他的任何丫鬟的。

    走在熙熙攘攘的的大街上,薛讷让自己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或许玄帝殿中的这个考验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机缘,至少薛讷目前正在修炼的《玄黄九力》就算是薛讷得到的一个机缘。

    薛讷不怕离开这里时,玄帝殿会将他学会的《玄黄九力》收回,因为薛讷已经将《玄黄九力》的功法口诀牢牢地记在了识海中,而且薛讷所经历的这些考验,都是灵魂降临在一个人身体中,薛讷将《玄黄九力》记在识海中,离开这里的时候,就相当于《玄黄九力》会随同薛讷一起离开。

    “顾少爷,顾少爷!”就在薛讷沉思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喊他,抬头一看,却是自己走到了一家珠宝店铺跟前,在珠宝店铺门口站着一个身穿对襟锦袍的大胖子,正挥舞着胖嘟嘟的双手在向薛讷打招呼。

    薛讷稍一回忆,便在顾潇离的记忆中找到了眼前这个大胖子的相关记忆,这个大胖子是镶宝居的掌柜,名叫翟钱多,做生意特别有天赋,他身后的镶宝居是他父亲临死前传给他的,不过翟钱多父亲传给他的镶宝居只是一个空壳子,里面的东西大多被他父亲拿去赌博用了。

    翟钱多接手镶宝居后,凭借其八面玲珑的人缘,很快就让镶宝居重获当年的繁华,将镶宝居打造成了海角城第一大珠宝店铺。

    能将镶宝居打造成海角城第一大珠宝店,翟钱多没有少巴结顾潇离,作为海角城城主的公子,在海角城随便一句话,基本没有人敢违逆。

    “顾少爷,好久没有见到您出来逛了?”翟钱多紧走几步,跑到薛讷跟前,微微弯了弯他那肥胖的身体说道。

    “是翟掌柜啊,我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没有出来,你的生意还好吧!”薛讷敷衍说道。

    “呵呵,托您的福,我这镶宝居的生意还行。顾少爷,您好久没有过来了,我陪您去金银阁玩几把吧。”翟钱多的胖脸上肉多,一笑眼睛都挤成两条缝了。

    薛讷从顾潇离的记忆中知道翟钱多所说的金银阁,其实是海角城最大的赌场,以前顾潇离经常去那边玩的。

    薛讷沉吟片刻,本来不想去的,但是想到自己还没有见过赌场,出于好奇,便答应了下来。

    “哈哈,顾少爷放心,今天去了,您输的都算我的,赢了算您的。”看到薛讷答应下来,翟钱多高兴地浑身的肥肉都是一抖一抖的,要知道,平时可是很难邀请到顾潇离的,只要让顾大少爷玩高兴了,在海角城干什么都是一帆风顺的。

    金银阁座落在海角城的东南角,在那一片,是海角城最繁华的娱乐区,在那里有茶楼,青楼,当铺,还有很多买各种小玩意的店铺,那里是人们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在那里,吃喝玩乐什么都有。

    翟钱多带着薛讷坐上一辆马车,海角城东南角的金银阁而去。半个时辰之后,薛讷和翟钱多乘坐的马车,便停在了一座三层高的阁楼前。

    金银阁所在的阁楼并不是很出众,甚至有些不显眼。在门口,站着两个身穿对襟长袍,长着一张福气脸的迎客。

    见到薛讷和翟钱多走过来,迎客立即快迎了上去,弯腰行礼后,招呼薛讷和翟钱多道:“二位大爷,里面请!”

    薛讷抬眼看了一眼站在两个迎客身后的四名黑衣壮汉,心中不禁有些惊讶,因为这四个黑衣壮汉竟然都是八阶铜甲武者修为,在门口迎客的地方能用四名八阶铜甲武者,这间金银阁主人的来头也是不小啊。

    走进一楼大厅,一阵嗡鸣声立扑面而来,带着一些汗臭味涌向了薛讷。薛讷微微皱了皱眉,这一楼大厅里面,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有二十多张,每张桌子跟前,都围满了人,有的衣着华丽,有的衣着褴褛,但是脸上都是一个表情,全部都是兴奋与激动。

    看到薛讷皱眉的表情,翟钱多立即在旁边解释道:“这一楼都是一些普通人玩的,我们去二楼雅间,那里才是上层有钱人玩的地方。”

    在门口负责迎客的侍者带着薛讷和翟钱多穿过一楼大厅向着二楼走去。

    “妈的,输了钱就想赖账啊,刚才你压的可是一条胳膊,愿赌服输,来人,给我把他的胳膊卸下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在薛讷旁边的桌子上响起。

    薛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破旧棉衣的中年汉子,正被赌场的黑衣大汉按在桌子上,另外一个黑衣大汉拿起一把刀子,手起刀落,穿着破旧棉衣的中年汉子的一条胳膊便被砍了下来。

    “啊……”穿着破旧棉衣的中年汉子因为承受剧痛,出类似野兽般的嚎叫声,鲜血染红了桌子,滴落到了地下。

    “把他给我抬出去。”

    穿着破旧棉衣的中年汉子被赌场的黑衣大汉抬了出去。

    “顾少爷,我们上楼吧,这种事情,在赌场最常见了,大都是一些输红了眼的人。”翟钱多在旁边轻声说道。

    “唉……”薛讷轻叹一口气,随同翟钱多一起上了金银阁的二楼。

    二楼比起一楼,安静了很多,二楼并不是大厅,而是一间间独立的雅间,在每个雅间门口,均站着两名秀气的年轻少女,显然是专门为雅间中的客人服务的。

    “二位,田玉阁中还有两个空位,二位是否去那里?”前面带路的侍者停下来询问薛讷和翟钱多。

    “带路吧!”翟钱多淡淡地说了一声。

    看到侍者开始转身带路,翟钱多低声给薛讷解释起金银阁的规矩来。

    原来金银阁二楼,是专门为有钱的大客户提供聚众娱乐的地方,可以几个熟悉的人一起来开一个雅间赌博,也可以几个互相不认识的人拼成一桌。

    不过一般没有人愿意拼桌,因为怕自己被对方下套算计,能上二楼玩,都是非常有钱的主,来这里图的是高兴,如果被别人当傻帽算计,那还不如不来呢。虽然他们不在乎输掉的那些钱,但是人都是好面子的,正常输赢没人说什么,如果被人出老千骗了,可就在同行中一直抬不起头来了。

    翟钱多和薛讷就两个人,不可能两个人开一间雅间玩,自然就选择了拼桌。

    门口写着“田玉阁”三个字的雅间中,一张桌子一共坐五个人,薛讷和翟钱多进去的时候,桌子旁边已经坐了三个人了,一个面貌普通的蓝衣青年,一个头花白的七旬老翁,一个红色衣裙,面容妖艳的少妇。

    看到雅间中的三人,薛讷不禁一怔,在他的印象中,来赌博的人大都是一些中年汉子,但是像雅间中这三位,只有蓝衣青年稍微符合一些,其他两位可都有些不符合啊。

    薛讷和翟钱多坐下后,便有门口站立的美丽少女给二人端上香茗。

    “咣当”一声,雅间的门被关上了,赌局开始了。

    翟钱多拿出在柜台兑换的筹码,将其中的百分之八十都放在了薛讷面前。在金银阁赌博,是不使用痕金币的,全部用筹码代替。

    所谓的筹码,是一个大概两厘米大小的圆饼,就像将一个小圆球用力压扁后的样子。

    总共有五种颜色的筹码,一枚白色筹码代表一百痕金币,一枚绿色筹码代表一千痕金币,一枚蓝色筹码代表一万痕金币,一枚黑色筹码,代表十万痕金币,一枚红色筹码,代表一百万痕金币。还有一种金色筹码,代表一千万痕金币,不过这种筹码基本没有人用过。

    “啪”的一声,妖艳少妇将盛放骰子的小碗放在了桌子中央,说道:“赢家坐庄,先选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