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心境的磨炼
    第133章心境的磨炼

    孙大壮虽然长期在山林中打猎,练就了一副好身手,奈何现在是两个不弱于他的强盗头子在围攻他,没多久,孙大壮便受了伤,左腿上被魏虎砍了一刀。

    “父亲!”薛讷睚眦欲裂,虽然孙大壮并不是他真正的父亲,但是孙大壮给予了他很多爱护,薛讷灵魂所在的这具身体,是孙大壮的儿子,意识深处,孙大壮就是他的父亲。

    “哈哈哈,心痛了,还有更痛苦的呢,你的娇艳新娘还等着我去疼爱呢。”独眼汉子哈哈大笑着打击薛讷。

    薛讷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本来还想在这个温馨的小山村中,慢慢寻找完成这场考验的办法,不过看来这些强盗不给他机会啊。

    “喝!”薛讷的身影突然如同鬼魅般穿梭起来,飘忽不定的身影从各个方向攻击者独眼汉子。

    “噗哧!”薛讷一枪刺入了独眼汉子的大腿上。

    “啊……”

    “啊……”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不过听到惨叫声,薛讷身体一震,向着旁边的孙大壮看去,此时的孙大壮全身血污,脑袋被魏虎大砍马刀砍掉了半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父亲!”

    “孩他爹!”

    薛讷和孙刘氏同时喊了起来。

    不过没等薛讷冲到跟前,独眼汉子和瘦小身材的三当家同时围住了薛讷,而二当家魏虎则举着砍马刀向着孙刘氏以及扶着孙刘氏出来的秀儿走去。

    “混蛋,你们敢?”薛讷怒吼道,同时疯狂的攻击着独眼汉子和三当家。

    “我和你拼了!”孙刘氏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把锄头,举起来向着魏虎砸去。

    “滚一边去,老娘们。”魏虎砍马刀一挡,便将孙刘氏的锄头挡了回去。

    魏虎是轻轻一挡,但是孙刘氏却是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脚下不禁踉踉跄跄向后跌去。

    “咚!”倒地后的孙刘氏脑袋正好撞在磨盘上,血溅了一磨盘。

    “娘!”薛讷握着长枪的手指掐入了掌心的肉中,他恨,恨自己没有了痕力修为,恨自己不能杀死这些强盗。

    “啊!”魏虎不会管孙刘氏的死活,紧冲几步,将薛讷的新娘子秀儿的胳膊抓在了手中。

    看到薛讷在独眼汉子和三当家的围攻下左支右拙,逐渐处在了下风,看到地上已经死去的孙大壮夫妇,秀儿万念俱灰,她是孙二牛的妻子,被这些强盗掳到山上去,绝对会贞洁不保。

    看到魏虎拿在另外一只手中的砍马刀,一咬牙冲着薛讷说道:“二牛哥,来世我们还做夫妻。”

    说完,秀儿洁白的脖颈就向魏虎手中的砍马刀刀刃上撞去。

    等到魏虎反应过来,拿开砍马刀时,已经为时已晚,玉人早已香消玉殒……

    “秀儿……”薛讷的口中出野兽般的怒嚎,不要命的攻击着独眼汉子和三当家。

    秀儿自杀了,在魏虎手中的砍马刀上自杀的,魏虎一时愣在了那里,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他的大哥交代。

    薛讷的心在滴血,虽然来到这个环境中时日尚短,但是这个山埃村里面带给他的,是温馨与和睦,没有争斗,没有心计,所有人都非常淳朴和善良,但是仅仅一个晚上,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或许是因为他薛讷,要是白天他不接受魏虎的挑战,不打赢魏虎,就不会有夜晚的偷袭。

    薛讷恨,恨自己,恨自己没有实力去保护身边的人。

    薛讷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双眼赤红,死死地盯着独眼汉子和三当家,面对薛讷噬人般的眼神,独眼汉子和三当家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呸,装神弄鬼,你小子还有什么隐藏的实力不成。”独眼汉子一扬砍马刀,向着薛讷当头劈了下去。

    “铛!”薛讷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独眼汉子的砍马刀结结实实的劈在了薛讷的头顶上,不过却是出一道金铁相交的声音,好像劈在了坚硬的石头上,独眼汉子直接被反震回来。

    如同见了鬼般,独眼汉子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够承受砍马刀而不受伤。

    “你们今天全部都要死!”薛讷的声音冰冷异常,如同来自九幽地狱。

    “我们一起上!”独眼汉子招呼魏虎和三当家一起攻击薛讷,就在魏虎和三当家冲出攻击的时候,独眼汉子却是突然快后退,跃上一匹马向着村外飞奔而去。

    “咔嚓!”魏虎和三当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薛讷已经瞬移般到了他们跟前,两只手一使劲,便拧断了他们的脖子。

    “驾!驾!”

    独眼汉子使劲抽着胯下的马匹,同时嘴里还喃喃说道:“魔鬼,他一定是魔鬼。”

    “我是魔鬼,那你们又是什么?”薛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独眼汉子前方的路上。

    “哼,我就不信你的力量比马匹的还大。”独眼汉子使劲抽了一下胯下的马匹,风驰电掣般向着站在路中央的薛讷撞了过去。

    没见到薛讷有什么动作,独眼汉子胯下的马匹却突然栽倒在了地上,直接将独眼汉子甩了出去。

    独眼汉子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正要挣扎着站起来,一杆长枪的枪尖指到了他的面前。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独眼汉子跪倒在地向着薛讷求饶起来。

    “就你们所犯的罪孽,你觉得我会饶过你吗?”薛讷的声音很轻,有些虚无缥缈的感觉。

    “噗哧!”闪着寒光的枪尖刺入了独眼汉子的喉咙。

    山埃村中到处抢掠杀戮的强盗看到头领逃走,正准备跟随撤退时,遇到了返回的薛讷。

    薛讷的身影在强盗群中快闪烁,等到薛讷停下里,所有的强盗都已经被薛讷一枪穿透了喉咙,就这些强盗所造的罪孽,都该杀。

    山埃村所有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活人,行走在村里,到处都是死去的尸体,有大人的,也有小孩的,又穿着衣服的,也有没有穿衣服的。

    薛讷很平静,这一切都结束了,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身边的人,不然,只能被别人欺凌。

    “哈哈哈……”随着一道苍老的笑声,天空中出现了之前在玄帝殿中见过的那个白老者的脸庞。

    “年轻人很不错,能够在杀戮中爆,有情有义,不错!这一关你通过了,进入下一关吧!”随着白老者脸庞的消失,薛讷周围的环境重新生了变化。

    薛讷出现在一座非常繁华的城市中,此时的薛讷,正躺在城市最中央最豪华的一座府邸中的一把古楠木雕刻的躺椅上,身上穿着华丽的长袍,旁边站着一个漂亮的侍女,正剥着葡萄喂给薛讷。

    “顾少爷,城南福家的大少爷邀请您今晚去漓江上赏花灯,您是去还是不去呢?”就在薛讷享受着侍女伺候的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向薛讷躬身禀报道。

    薛讷没有说话,他还在回味着钻入他脑海中的信息的。薛讷现在的身份是海角城城主的公子顾潇离,他的父亲顾北海是海角城的第一高手,八阶巅峰金甲圣尊。

    在海角城,顾潇离有着第一高手当爹,挥霍不尽的金银财宝,日子过得非常潇洒,花天酒地,夜夜笙歌,在顾潇离的身边,汇聚着一大堆的朋友,还有他的第一高手父亲提供给他的各种高阶的功法。

    可惜顾潇离似乎不怎么喜欢修炼,虽然有着无数的功法和丹药,他的修为也才一阶铜甲武者而已。

    看到自己想尽办法,自己的儿子依然不喜欢修炼,顾北海便不再强迫他了,派了两个五阶银甲尊者修为的护卫贴身保护着顾潇离,任他凭自己喜好去行事了。

    有权有势的顾潇离顾大少爷,在没有了顾北海的管制之后,逐渐成了海角城的第一纨绔少爷。

    “哈哈,顾兄今天怎么耐得住寂寞,待在府邸中不出去玩了,难道是顾城主对您禁足了?”薛讷正思量间,一道身材修长挺拔的青年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玉石镶嵌的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

    “哈哈,哪有你福临玉福大少爷潇洒,我正准备喊你出去喝花酒的,谁想你就来了,咱两真是心有灵犀啊。”薛讷哈哈一笑,躺在躺椅上没有挪动屁股,只是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座椅,示意福临玉坐下。

    福临玉坐下后,旁边的侍女很快就端上了香茗。

    “尝尝我从我爹那里弄来的云渺叶尖,这可是好东西啊,我爹也就半斤多,我直接给他偷过来一半。”薛讷炫耀似得说道。

    福临玉一喜,端起茶碗说道:“真的是云渺叶尖?这我得尝尝。”

    福临玉端起云渺叶尖茶,拿起盖子,轻轻品了一口,便闭上了眼睛。滚烫的云渺叶尖茶水入口后,反而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顺着喉咙进入,感觉全身毛孔都放开了,舒坦而惬意。

    片刻之后,福临玉才睁开了眼睛,感叹道:“好茶!好茶!”

    听到福临玉的赞赏,薛讷高兴的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说道:“我就说,好茶要给会品鉴的人喝,昨天王松那个莽汉过来,我给他喝我这云渺叶尖茶,他一口气喝干后竟然说我抠门,给的茶水不够他解渴的,气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