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作弊”
    第129章“作弊”

    薛讷将识海中的精神力抽调出一成之后,才勉强抵抗住了吊桥上传来的威压,盘膝坐正了身体。

    “呼~~”

    “在这里修炼,还真是不容易。”薛讷暗自嘟噜一句,便开始恢复起消耗的痕力来,穿过吊桥进入大山,还不知道有什么困难需要面对,丹田中痕力充盈是要保证。

    继薛讷之后,阗逸和其他几个人也都支撑着坐了起来,能够抵抗住吊桥威压坐起来的人,修为都不弱。

    “咦?那不是蔺纪峰和李韶水吗?他们两个人怎么在吊桥上趴着前进,莫非他们喜欢趴着行走!”阗逸抬起头后,看到在北边那座吊桥上,蔺纪峰和李韶水正在匍匐前进,他们两人应该来的比较早,已经行进到吊桥中央了。

    阗逸说话的声音不小,正在匍匐前进的蔺纪峰和李韶水听到阗逸的话,均是脸皮抽顿,强忍着返回去暴打阗逸一顿的冲动,闷头前进。

    “这吊桥不知道有什么古怪,我们还是先将痕力完全恢复吧。”薛讷闭着眼睛说道。

    小九在吊桥上四处走动了一翻,对于小九,吊桥的威压好像没有什么作用,小九行走在吊桥上,和行走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这座吊桥应该是秘境第三层通往第四层的一道考验关卡,阗逸小子,你刚才说的北边吊桥上的那两个小子,修为和你一般,却是匍匐前进,应该是越往吊桥另一头行进,你们要承受的威压将会越强烈。”小九小手拖着下巴分析道。

    “呃!”阗逸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因为他一会儿也要像蔺纪峰和李韶水两人一般,从吊桥上爬过去的。

    就在薛讷和阗逸打坐恢复痕力的时候,已经有人逐渐向着吊桥另外一头前进了,有的是匍匐前进的,有的是站着前行的,不过最终没走几步,都变成了匍匐前进,站着行走需要消耗的痕力是匍匐前进的好几倍。

    一个时辰后,薛讷才睁开了眼睛,此时他的丹田中痕力重新充盈,全身充满了力量,薛讷现在这种威压下修炼,修炼进度非常大,他丹田中的痕力总量似乎增加了一丝丝,如果再修炼一个月,他就能冲击二阶铜甲武者境界了。

    阗逸站在一旁,有些焦急催促道:“赶紧走吧,已经有很多人登上那座大山了,再晚好东西被他们都瓜分完了。”

    薛讷轻笑一声,说道:“呵呵,急什么,既然这里能定下考验,中央那座大山里面的宝贝岂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好了,走啦走啦!”小九当先向着吊桥另外一头走去。

    看着小九轻松的身影,薛讷和阗逸对视一眼,非常的羡慕。

    “咚!”

    “咚!”

    薛讷和阗逸同时迈动脚步,不过却犹如背上架了一座万丈高山,脚步非常的沉重。

    薛讷和阗逸前进了五十米,就已经汗如雨下,每走过一步,都会留下一摊水渍。

    “呼哧,呼哧!”薛讷和阗逸的呼吸像似拉风箱般大喘气儿。

    “薛兄,我不行了,我要趴着走了,再这样下去,我还没到桥那边,我的痕力就一点不剩了。”阗逸喘了一会儿气,等到气息稍微平稳一点,开口说道。

    “随你吧,我还想再坚持一会儿,我感觉这里对我的精神力锻炼有好处的。”薛讷同样喘气喘得非常厉害,不过他还是一脸的坚毅。

    薛讷有一种感觉,在这里,他的精神力会有一个飞跃,不过这种飞跃需要不停地锻炼和磨炼,只有经历过磨炼,他的精神力才能够成长。

    “我在吊桥那头等你!”阗逸说完便匍匐下身体,向着吊桥另外一头爬去,他爬行的度,比起站立行走的度,快了两倍还多。

    小九没有等待薛讷,它也很好奇吊桥对面是什么,跟着阗逸走了。

    “呼~”

    薛讷深吸了一口气,识海中的精神力喷薄涌出,再次调出一成精神力后,薛讷周围的威压顿时一轻,他又可以轻松前进了。

    就这样,薛讷每前进五十米的距离,将精神力增加一成,前进到一百八十米处时,薛讷的精神力已经调出四成了,可是即使使用四成的精神力,薛讷前进的脚步依然非常艰难。

    在薛讷刚踏入第一百八十米的距离处时,突然一个趔趄,直接趴在了地上。在第一百八十米处,吊桥上的威压突然增加了一倍,薛讷没有防备之下,直接扑街。

    “让你耍酷,还不是趴下了。”旁边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青年正从薛讷身旁爬过,看到薛讷被吊桥上的威压压趴下,嗤笑一声,快向前面爬去了。

    “他奶奶的,竟然嘲笑我。”薛讷重新挣扎着坐起来。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既然设计这座带有威压的吊桥,就是为了考验后辈之人,这位前辈的目的应该不是让我们爬过去,所有人都能爬过去的,没有什么可考验的。”薛讷歪着脑袋思索着。

    吊桥下方深不见底,不过因为潮湿的缘故,在沟壑下方汇聚着很多的水雾,随着风向缓慢流动着。

    沟壑下方并不是非常整齐的山壁,而是怪石嶙峋,参差不齐的山石,山石有的光滑平整,有的似被刀切斧削,陡峭挺拔。

    沟壑中的水雾在游走的过程中,遇到挡路的山石,就会自动分成两股,从两边绕开,绕过挡路山石后,又重新汇聚到一起。

    薛讷盯着吊桥下方沟壑中的水雾缓慢游走,整个人怔在了那里,眼睛死死的看着吊桥下方的水雾。

    如同天空降下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薛讷的脑海,“原来是这样,是我错了,哈哈哈!是我错了!”

    薛讷大笑着站了起来,他的笑声响彻四方。

    “那人不会被吊桥上的威压压坏脑子了吧!”一座吊桥上向前爬行的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嘀咕道。

    “唉,又一个可怜虫!”另外一个人摇摇头叹息道。

    ……

    薛讷虽然站起来了,但是他承受的威压还是非常大,只能不停地释放着精神力抵抗着。

    “我们站在这四座吊桥上,都相当于这沟壑中的山石,而吊桥上的威压,如同沟壑中无处不在的水雾,如果我将自己当做山石,就会一直被这些水雾冲刷,但是如果我化身水雾,与吊桥上的威压融为一体,它还如何对我施压。”薛讷想明白了原理后,立即开始调整精神力。

    薛讷释放的一缕缕细丝般的精神力在薛讷周围蔓延晃动着,薛讷静静的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用心感受吊桥上威压的动向,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即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威压,也是由元素构成的,既然是元素,就是在时刻运动着的,有运动,就有规律和轨迹。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阗逸已经爬过了吊桥,在吊桥的另一头,只要走出吊桥范围,威压自动消失,此时,阗逸正焦急的站在吊桥的另外一头等着薛讷的。

    “薛兄怎么站在那里不走了?丹田中痕力消耗过大,在那里恢复痕力?早给他说了,让他爬过来算了,他非要走过来,大家都是爬过来的,不丢人的。”阗逸在桥头来回走动着。

    “阗逸小子,小讷子那是在修炼,他可能悟到什么了!”小九还是非常了解薛讷。

    “顿悟?”阗逸瞪圆了眼睛,这可都是传说中的事情啊,阗逸听过他老爹说过,有过一次顿悟的人,这辈子的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阗逸小子,你应该向小讷子好好学学,其实你的天赋不错,就是太浮躁了。”小九拿出一个红色浆果,在阗逸的衣袍上面擦了擦,张口吃了起来。

    就在阗逸准备与小九争论的时候,现原本静站不动的薛讷突然动了起来,而且这一动一不可收拾,因为薛讷在吊桥上飞奔起来,度可以媲美在6地上的度了。

    阗逸张大了嘴巴,吃惊地看着薛讷飞奔。

    这个时候,不光阗逸吃惊,其他还没有爬到吊桥另一头的人们,也都非常的吃惊,他们匍匐爬着向前都已经很吃力了,竟然还有人能够在吊桥上飞奔,难道他作弊了。

    所有人的心里都冒出了“作弊”这个词语。

    剩余的一百二十米距离对于飞奔的薛讷来说,转眼就过了。一踏上岸边,薛讷就被好奇心膨胀的阗逸拉住了。

    “薛兄,你,你怎么做到了?你身上有抵抗威压的宝贝?”阗逸一双手开始在薛讷身上乱摸起来。

    “别,大家都是男人!”薛讷脚步一错,与阗逸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他可不想被一个男人在身上乱摸。

    看到薛讷躲开,阗逸再次扑了上去。

    “停,停下!你站那我告诉你!”薛讷赶紧手掌前伸,阻止阗逸的上前。

    阗逸停下脚步,眼神中带着幽怨,说道:“好吧,我不碰你,你说吧。”

    “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将自己的精神力融入了吊桥上的威压中,我变成了吊桥上威压的一部分,这样的话,威压对于我自然没有作用了。”薛讷解释道。

    “这还简单?”阗逸的声音陡然高昂起来。

    “你,你知道精神力对于我来说有多么的遥远吗?”阗逸激动的语无伦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