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被困阵中
    第104章被困阵中

    “唰!”在催动痕力爆发之后,薛讷如同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了楼山的身旁,天银枪一摆,枪身快速抖动着向楼山的腰部抽打了过去。

    天银枪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到了楼山的身前。

    楼山一直非常沉稳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的变化,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开口说道:“启动。”

    薛讷的长枪抽在了空气中,楼山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

    随着楼山身体的消失,薛讷周围的景象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擂台周围围满了前来观看的人群,还有热闹的欢呼声,不过此时全部消失不见。

    薛讷进入了一个雾霭笼罩的空间,周围的能见度不过三米左右,即使薛讷释放出精神力,也是被压制,能够探测到的距离不会超过五米。周围都寂静无声,只有薛讷自己移动的脚步声。

    看到自己所处的空间,薛讷就已经明白,楼山是一个阵法师,在刚才与他的战斗过程中,已经不知不觉间在这个擂台上布置出了一座阵法。

    薛讷也是阵法师,不过薛讷现在的阵法修为并不高,只能布置出一级阵法,至于二级阵法,只能勉强布置出,但是失败率很高。

    能困住铜甲武者境界的薛讷,说明楼山布置的这座阵法至少是二级阵法。

    薛讷在阵法中,没有轻举妄动,作为一个阵法师,薛讷知道,很多厉害的阵法的引发,都是阵法中被困住的人,在里面随意冲撞而触发的。

    一座阵法,要想破解,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蛮力打破,另外一种是找到阵眼,只要打破阵眼,阵法就会不攻自破。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阵眼的重要性,阵法师是不会将阵眼放置在容易找到的地方的。

    薛讷猜得没有错,楼山布置的这座阵法名叫《龟甲阵》,属于二级阵法,这也是楼山能够布置出的最强阵法了。不过楼山布置的这座《龟甲阵》属于防御性阵法,并没有主动攻击的能力,所以,楼山现在只能隐藏在阵法中,伺机偷袭薛讷,在正面战斗中,楼山已经发现他战胜不了薛讷。

    薛讷双手紧握着天银枪,慢步行走在阵法中,精神力时刻外放着,一来探测周围的环境,寻找阵眼,另一方面,也是预防楼山的偷袭。

    在擂台下观看的人群,跟薛讷一样,看见楼山消失在了擂台上,不过他们对薛讷看的清清楚楚,发现薛讷双手握着长枪,在擂台上小心翼翼地转着圈,不禁都纳闷不解。

    只有一些修为较高的人,知道薛讷被困在了阵法中,正在寻找破解之法。

    主席台上。

    “咦?你们太古城中还有懂得阵法之道的人才,看他布置的阵法,应该达到二级阵法师境界了,啧啧,这种人才可是非常少见的啊。”罗飞鸿看见楼山布置出了二级阵法,眼睛一亮,动了一些心思。

    “呵呵,是啊,这都是突然冒出来的黑马,如果此子不能被你们选中,我城主府可一定要留下来的。”风彦笑呵呵的说着。

    楼山不到二十岁年龄,就已经达到二级阵法师的修为,这等天赋,在阵法师中,已经算是很高了。

    《龟甲阵》中。

    薛讷观察了一盏茶的功夫后,经过小九的点拨,已经确定他所处的这座阵法属于一种纯防御性的阵法,唯一的功效就是围困,不过纯防御性的阵法,因为其功能单一,这就使得它的防御效果很强。

    “开!”

    薛讷痕力灌注进天银枪中,吞吐着枪芒的天银枪在白色雾霭弥漫的阵法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没入了前方的未知空间中。

    “唰!”

    薛讷不知道他全力挥出这这一枪,正好面对着主席台,而且《龟甲阵》对薛讷的攻击竟然没有一丝的弱化,五六丈长的巨大枪芒瞬间穿透阵法向着主席台攻击而来。

    罗飞鸿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因为薛讷攻击出的这道枪芒,正好正对着主席台上端坐着的罗飞鸿。

    “哼,放肆!”罗飞鸿袖袍一挥,薛讷攻击过来的枪芒突然一个转向,原路返回向着薛讷激射了过去,而此时,薛讷却正背对着罗飞鸿。

    “嘭!”却是坐在旁边的冰冷美女洛雪将那道攻击挡了下来,“莫要以大欺小,弱了师门的名声。”

    洛雪冰冷的声音在罗飞鸿的耳边响起。

    罗飞鸿虽然气得脸色铁青,却是无可奈何,洛雪的实力以及在师门中的地位,远非他能比。

    坐在罗飞鸿另外一边的风彦悄悄舒了一口气,刚才罗飞鸿将薛讷的攻击反射回去,速度太快,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即使他提前发现了,也不一定能挡下来。

    薛讷还在阵法中寻找着,却不知刚才他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了。

    看到阵法中的薛讷又准备尝试向四处攻击,洛雪的秀美一蹙,旋即玉手一抬,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便飞了出去,落在了正中间擂台上面,不过玉牌落在擂台上后,没有停留,却是没入了地底下。

    “嗡!”

    一股无形的波动在五座擂台的周围闪烁,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唰!”楼山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薛讷的身后方,不过薛讷没有发现,仍然在向前方移动。

    “小讷,小心你的身后。”看到薛讷毫无防备的向着前面慢步移动,卡洛奇在擂台底下,忍不住大声提醒。

    擂台上的楼山回过头来,狠狠瞪了卡洛奇一眼,不过薛讷却是没有动静,显然听不见外面卡洛奇的提醒声音。

    楼山跟在薛讷身后,小心翼翼地靠近着薛讷,六米,五米,四米……

    卡洛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周围关注薛讷所在这座擂台的观众也都非常紧张,因为薛讷现在的处境太危险了。

    “薛大队长估计要失败了,真可惜!”

    “就是,薛队长才十五岁,就已经达到铜甲武者境界了,这样的天才,是最应该进入飞云山的啊。”周围的人为薛讷惋惜,因为他们认为薛讷在这种情况下,必败无疑了。

    楼山的双刺已经举了起了,随着双刺的轻微移动,双刺尖端的寒光一闪一闪。

    “死!”楼山突然向前猛的一个加速,手中双刺向着薛讷的后背刺了下去。

    三米的距离,对于楼山来说,一个眨眼的时间都用不了。

    楼山的双刺就快要刺入薛讷身体的时候,谁知薛讷突然一个急转身,身体后仰,双手紧握的天银枪,划过一个半圆形的弧度,然后重重的抽在了楼山的胸膛上。

    “噗!”楼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落在灰白色的大理石擂台上面,特别醒目。

    楼山虽然被薛讷一枪重创,不过依靠阵法,楼山瞬间消失在了阵法中,让紧跟而上的薛讷失去了目标。

    换做普通人,楼山的这种攻击方式是非常有用的。楼山曾经试验过,五阶铜甲武者进入他这《龟甲阵》后,所有的感知被压制的,都只能保留在身体表面接触,即使楼山站在旁边,也发现不了。

    不过楼山很不幸,他遇到了薛讷,薛讷的精神力早已经经过好几次的进化,精神力强度比起银甲尊者境界的武者,也差不到哪里去。

    在《龟甲阵》中,虽然对精神力有所压制,不过周围五米远的距离,薛讷还是能探察到的。楼山一进入薛讷的附近的五米范围内,薛讷就已经发现了,在薛讷看到楼山准备偷袭他时,薛讷将计就计,反偷袭了楼山。

    看到楼山再次消失在阵法中,薛讷微微有些失望,只差一点,他就能将遭受重创的楼山抓住,抓住了楼山,这座阵法就没有了任何作用。

    “该怎么破解掉这座阵法呢?”薛讷苦恼的思考着。

    看到薛讷苦恼的神情,小九有点很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呢。楼山隐藏在阵法中不出来,你就将他逼出来。”

    “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薛讷眼睛一亮,双手再次握紧天银枪,准备施展大范围攻击。

    “天呐!”小九有些无语的用手捂住了额头,说道:“你用痕力挥动天银枪攻击,也不能一次性布满整个擂台啊,真笨,用阵法啊!”

    “阵法?”薛讷有些迷惘,不过很快就醒悟了,左右单手拿着天银枪,右手掌心开始凝炼阵基。

    其实也不怪薛讷想不起来使用阵法,薛讷接触阵法时间确实是太短了,而且,薛讷目前的阵法修为并不厉害,在战斗的时候,起到的作用有限,所以,薛讷经常性忽略。

    天阵的阵基很快就凝炼成功,薛讷被困在《龟甲阵》中后,没有大距离的移动,根据之前的记忆,薛讷将阵基按照一定规律弹入了地面。

    “嗡!”

    天阵成。

    在薛讷布置天阵的这段时间,楼山一直没有出现,或许他在某个角落静悄悄地疗伤,或许他认为薛讷布置的阵法对他造不成威胁。

    看到薛讷站在别人布置出的阵法中,开始布置自己的阵法,主席台上的冰冷美女洛雪眼睛微微一亮,内心竟然有些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