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踢到铁板
    第99章踢到铁板

    果然,方木带着愤怒砸向小九的一拳,被小九轻松躲开,不过那张桌子却被方木一拳砸的四分五裂。

    “来呀,来呀,来追我呀!”小九跳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冲着方木又是勾小手指头,又是摇屁股的,只把方木气得哇哇大叫。

    方木这一生气,茶韵居大厅的桌椅可遭了殃,随着小九不停地从桌子上跳过,方木紧随其后,将一张张桌子砸的散裂开来。

    看到方木这样的追逐法,方庆元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些桌子破坏,他并不在意,赔些钱罢了。方庆元在意的是这茶韵居是东方家族的产业,自己的人在里面毁坏东西,传出去,在东方家族那边留下的印象就不好了。他们方家比起东方家族,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的。

    看到方木笨手笨脚怎么都抓不住小九,方庆元冲着身后另外两个人吩咐道:“你们一起去,帮助方木把那个傀儡玩偶抓过来。”

    看到三个人一起围堵小九了,薛讷的眉头皱了起来,小九现在的身体,应付一两个五阶黑甲战士还可以,不过现在可是两个五阶黑甲战士和一个四阶黑甲战士三个人一起围堵小九了,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小九就危险了。

    薛讷给小九传音,让小九逃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后面跟过来的方木三人,没有任何犹豫,挥着拳头便向薛讷砸去。

    “滚开!”薛讷冷哼一声,右手一挥,方木三人便倒飞了出去,落在了方庆元的脚下,薛讷对力道控制的很精确,并没有伤到方木三人,只是将他们送到了方庆元的脚下而已。

    “阁下派人抓我的傀儡人,难道就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吗?”薛讷将方木三人震开后,离开了座位,向前走了几步。

    “哼,一个傀儡人小玩意而已,我已经给过你痕金币了。”方庆元这时候才仔细打量起薛讷来,刚才没有仔细看,这会儿却是发现薛讷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铜甲武者境界。

    “哈哈哈……”薛讷大笑几声说道:“方兄好大的钱啊,五百痕金币就想购买我的傀儡人,但是方兄刚才听见我答应了吗?”

    “哼,给你脸不要是不?信不信我立即喊人过来,让你们一个个从这里横着出去。”方木刚才被薛讷震飞了回来,这会儿想在主子跟前好好表现表现,跳出来指着薛讷说道。

    “聒噪,小九去教训教训他,主人在说话的时候,一条狗不要跳出来乱吠。”薛讷在城卫军当大队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身上隐隐有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好嘞,这活儿我最爱干了。”小九欢快的答应一声,小小的身躯一个闪动,便出现在了方木的面前,两只白嫩的手掌伸出,左右开弓向着方木的脸颊抽去。

    “噼里啪啦”几声响后,方木的脸颊已经肿的如同发酵后的大馒头,话都没法说了。

    “呜呜……”方木试图说点什么,不过从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伴随着他的“呜呜”声,两颗牙齿掉了出来。

    等到方庆元发现,正要有所动作时,小九已经抽完了,快速后退,重新坐在了薛讷的肩膀上。小九作为一个活了几百万年的怪物,也是鬼精,知道他打不过方庆元,所以,一看见方庆元反应过来,向方木这边冲过来,小九立即后退了回来。

    “阁下欺人太甚了,就让方某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方庆元看到自己的家奴被打成了猪头,心头火起,打了他的家奴不要紧,可是对方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明显是**裸的羞辱自己的。

    “血蟒拳!”方庆元现在的修为是一阶铜甲武者,和薛讷的修为相当,为了保险起见,方庆元一出手便使出了自己家族珍藏的兽级下等功法《血蟒拳》。

    可惜他碰到了薛讷,薛讷可不仅仅表面上的这点实力。随着方庆元带着丝丝血腥味的拳头砸向薛讷的胸口,薛讷并没有什么动作,直到方庆元的拳头快接触到薛讷的衣衫了,薛讷这才抬起了手臂,没见到薛讷催动痕力,但是却是稳稳的抓住了方庆元的手腕。

    看到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抓住,方庆元一个鞭腿向着薛讷的脖颈处踢去。

    薛讷微微一笑,脚下轻移,身形一转,便躲开了方庆元的鞭腿。

    “咔嚓!”

    薛讷在躲开方庆元鞭腿的同时,手中力道一吐,便捏断了方庆元的右手手腕。

    方庆元也算是性格坚毅之辈,在薛讷捏断他的手腕的时候,愣是没有吭一声,不过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暴露了他的疼痛。

    薛讷微微一笑说道:“方兄还要再打吗?”

    看到薛讷露出的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方庆元的心中微微发苦,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上了,他能感觉到,刚才两人瞬间的交手,对方还没有使用痕力的。

    看到自己主子都在对方手中吃了亏,方木三人这会儿都不敢说话了,生怕惹怒了对面的那位凶神。

    那个叫锦儿的妩媚女子这会儿也不敢再放肆了,低着头站在角落瑟瑟发抖。

    “是谁在我的地盘撒野?”就在大厅中诡异静默的时候,一道身穿蓝色衣袍的青年走进了茶韵居。

    “宝哥,这人在你的地盘上殴打我的奴仆,驱赶您这里的顾客,破坏您的生意。”方庆元看到门口进来的蓝袍青年,眼睛一亮,赶紧上前,向蓝袍青年汇报着薛讷的“恶行”。

    看到蓝袍青年进来,薛讷反而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四平八稳的坐下后,慢悠悠喝起了茶。

    听到方庆元的汇报,蓝袍青年脸上现出一股怒色,说道:“让我看看哪个王八蛋吃了豹子胆,敢在这里撒野?”

    蓝袍青年拨开方庆元,看见桌子旁边坐着喝茶的薛讷后,脸上的怒气更盛了,他转身“啪”的一巴掌就甩在了身后的方庆元脸上,说道:“你小子又在挑拨离间,堂堂城卫队第二营的大队长,怎么可能做出你刚才说的那些下作的事情呢!”

    甩了方庆元一巴掌之后,蓝袍青年不再搭理他,转向薛讷拱手说道:“薛兄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尽一份地主之谊。”

    蓝袍青年正是前段时间被薛讷教训过的东方小宝,被薛讷教训过后,东方小宝气不过,回到东方家主找到了他的老子,也就是现任的东方家族的组长东方默,想从家族中找几名高手,去薛讷那边找回场子。

    谁想东方小宝刚说明来意,就被他老子骂了个狗血喷头,风彦早就知会过东方默了,明确告知东方默薛讷是他的人,并且屈身先送上了让东方赤恢复修为的回元丹。

    风彦的这些举动,让东方默知道了他保薛讷的决心,所以,对于东方小宝与薛讷的恩怨,东方默也懒得管,都是一些小辈之间的争斗,只要不出人命,不致人残废,东方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东方小宝来找东方默要人,如果东方默派家族中的高手去帮助儿子了,那就是**裸的打风彦的脸了,这样的话,估计他们东方家族在太古城中就很难待下去了,别人不知道风彦的身份,但是他们东方家族,却是很清楚风彦的身份。

    东方默骂了东方小宝一顿后,看到儿子倔强而又委屈的表情,心中不禁一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东方默又走到东方小宝身边,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的东方小宝。

    ……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到东方小宝放低姿态向自己行礼,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薛讷都没有恶语相向的理由。当即,薛讷站起来拱手还礼道:“呵呵,我也是随意闲逛走到了这里,不过刚才几个恶奴闹事,影响了东方兄的生意,还请见谅。”

    看到薛讷略带歉意的神情,东方小宝突然觉得薛讷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东方小宝招呼他的人说道:“来人,给我准备一个雅间,备上茶韵居的好茶,我要请薛兄喝一杯。”

    薛讷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东方小宝突然对他这么热情,不过薛讷还是刻意与东方小宝保持了距离,并没有答应东方小宝的邀请。

    “多谢东方兄的美意,不过薛某一会儿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今天就不叨扰东方兄了,下次,薛某请东方兄喝酒。”薛讷微笑着向东方小宝告辞。

    东方小宝也没有强留,面带微笑目送薛讷等人离开。

    看到薛讷等人离开了,方庆元向着东方小宝走近了几步嗫嗫地说道:“宝……宝哥,我真不知道刚才那人是您的朋友,我……我错了。”

    方庆元这会儿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没事去得罪薛讷干什么,连带着,方庆元看身边那个叫锦儿的妩媚女子都觉得不顺眼了。

    东方小宝没有再搭理方庆元,转身便向茶韵居的二楼走去,临走时淡淡说道:“以后不要再来茶韵居了,茶韵居不欢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