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惨胜
    第95章惨胜

    “《风月绝杀》第三式,风月杀。”风彦手中的长剑突然放大了数十倍,变成了一柄巨大的长剑,随着风彦向着展云海斩下,巨大的长剑瞬间从风彦的手中消失,出现在了展云海的头顶。

    “斩杀!”风彦口中吐出两个字,一掐剑诀,巨大的长剑便向着展云海狠狠斩了下去。

    感受到巨型长剑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痕力波动,展云海知道这招是风彦能够发出的最强攻击了,当即也是拼了老命。他一拍胸口,喷出一团精血,悬浮在面前。

    “血魔重生!”展云海大吼一声,双手快速律动,在身前用自己的精血布置出了一片巨大的血雾。

    展云海向前一步跨出,进入了血雾中,顿时不见踪迹。此时的血雾,是展云海数百年来一直修炼的一种邪功,吸收了不知多少女童的精血,威力无边。本来准备用来冲击金甲圣尊境界用的,不过此时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轰隆隆……”

    展云海施展出的血雾与风彦斩下的巨大长剑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响声。

    风彦斩下的巨大长剑威力太大了,展云海只是防御住了自己身体的那一小片,并没有全力抵挡风彦斩下的巨大长剑,风彦斩下的巨大长剑穿过展云海的血雾后,余威仍然强劲,向着展云海后方斩去,在布满巨大树木的山脉中划出了一道丈许宽,数十丈长的剑痕。

    斩出这一剑之后,风彦的脸上一片苍白,处于半空中的身形都晃动了好几下,这才勉强维持住不坠落下去。

    展云海布置的血雾,在风彦的巨型长剑斩过之后,便涣散了,露出了展云海的身形。

    此时的展云海只能用凄惨来形容,原本梳得整齐的发髻全部散了开了,花白的头发随风飘荡,透漏出一种暮年的气息。原本整洁的红色长袍变成了褴褛,很多地方都有血迹渗出来。

    最重要的是,展云海的一条右臂没有了,从肩膀处齐根被风彦斩掉,斩掉的右臂被肆虐的痕力撕成了碎肉,再也没有办法接上去了。

    展云海左手伸出,闪电般在右肩膀处点了几下,止住了血液的流失,像展云海这种到了银甲尊者境界的强者,浑身精血很充沛的,流失一点血液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胳膊断了,流出的鲜血可不是一点,而是成股的流失,即使展云海精血旺盛,也是承受不起这样流失的。

    展云海同样也是脸色苍白,刚才为了抵挡风彦斩下的长剑,他几乎输出了全身所有的痕力到血雾中。幸好他刚才输出到血雾中的痕力比较多,不然,现在他展云海就不是仅仅付出一条手臂这么简单了。

    风彦斩出那一剑之后,已经快速调息了一下,让苍白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展云海看到风彦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以为风彦还有再战之力,而他现在却已是强弩之末,没有了一点战力。

    展云海怨毒的盯着风彦说道:“今日之事,老夫记下了,他日必会回报。”说罢,展云海便向着山洞中冲了过去。

    山洞中毕铎与展星还在战斗,两人实力相当,一时半会没有分出任何胜负,即使毕铎施展出以命换命的打法,奈何展星不与他配合,只是防御,两人只能胶着在一起。

    忒木三人背靠背聚在一起,在展辰带人围攻下,已经摇摇欲坠了,忒木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最恐怖是忒木腹部的一道伤口,让忒木的肠子都露了出来。

    忒木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拿着长刀苦苦支撑着。他的痕力已经消耗完了,纯粹靠肉身力量在坚持着,忒木感觉很累,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流失着,他很想躺下来睡一会儿,不过他不能,如果他倒下了,他们三人组成的防御必然会被破掉,到时候另外两个人也会丢掉性命。

    忒木能够坚持住,不代表其他两个人能够坚持住。

    “啊……”

    忒木右手侧的一名小队长稍有疏忽,便被他对面的敌人一刀劈成了两半。只剩下忒木和另外一名小队长了,死掉了一个,忒木与另外一名小队长的压力顿时大增,身体周围到处都是刺过来的长剑或者劈下来的长刀,很快忒木和另外一名小队长身上就多了几道伤口。

    就在忒木和那名小队长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洞口人影一闪,只剩一条手臂的展云海跃了进来。

    展云海没有说话,冷眼看了一下众人,便是衣袖一挥,裹住展星展辰兄弟两便向外面飞奔而去。

    至于毕铎、忒木等人,以及展星带过来的人,展云海都没有理会。展云海不是没有想过顺手解决掉毕铎和忒木,不过风彦就在外面,解决掉毕铎和忒木,他就不好走了,对于毕铎和忒木的实力,展云海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所以也就没有动毕铎和忒木。

    至于展星带过来的那些人,对于心性冷淡的展云海来说,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那些人的实力,展云海同样看不上。

    看到自己的头领被人带走了,展星带过来的这些人一个个傻了眼,当初展星可是给他们承诺过,等占领了太古城,就给他们封将军的,现在,展星兄弟两被人带走了,那他们怎么办?

    随着展星展辰兄弟两被展云海带走,血池中的阵法失去了控制,便又沉寂了下去。忒木和另外一名小队长重新恢复了自由,两人趁着展星手下那些人愣神的时候,赶紧互相掺扶,与毕铎聚在了一起,他们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暂时观望。

    风彦看着展云海夹带着展星展辰向着太古山脉深处逃去,并没有追赶,他现在也是只能看着,因为丹田中已经没有多少痕力,现在支撑他漂浮在空中都很勉强。

    高阳城主高烈丹田中痕力也是所剩无几,刚才全部都灌输给风彦了。

    看到刚才最后一剑斩落了展云海的一条右臂,风彦也是稍微舒了一口气,少了一条右臂,展云海的实力就会大跌,即使找到灵药再生长出一条手臂,那也不能和原来的手臂相比的,展云海可以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

    风彦和高烈重新回到了展云海的洞府中,毕铎带过来的人不算薛讷的话,只剩下两个人了,荆飞云和他的人目前还不知道在哪里。展星带过来的人还有十来个,全部聚在一起。

    看到风彦进来,展星带过来的人全部“哗啦”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展星已经离开了,显然是抛弃了他们,如果他们再负隅顽抗下去,风彦绝对是不会饶恕他们的,还不如提前投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城主,我们错了,我们都被展星那个贼子蒙蔽了。”

    “城主,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一定好好为您效命。”

    ……

    看着跪了一地磕头求饶的,风彦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看向毕铎三人。

    “残杀袍泽,这些人该死!”毕铎是眼看着他带过来的兄弟一个个被杀死的,所以对于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怜悯。

    听到毕铎这样说,风彦微微点了点头,手掌一挥便向着跪在地上的这十多个人拍去。

    “对于你们这些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人,我,不需要。”风彦拍出一掌,地上跪着的十多个人同时脑浆迸裂,扑倒在了地上。

    风彦丹田中的痕力虽然已经消耗一空,无力对付受伤的展云海,但是对付这些铜甲武者和黑甲战士境界的小喽啰,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风彦扫视了一圈血池,问道:“我记得薛讷那个小家伙也跟你过来了,怎么没有见到他呢?”

    听到风彦问起薛讷,毕铎虎目一酸,稍微镇定了一下情绪说道:“城主,薛讷被展辰逼迫沉入了血池底部,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时辰了,以他的修为,最多在池底坚持一个时辰。”

    “嗯,你们四处搜寻一下,看荆统领等人在哪里,他们应该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展星还没有能力将你们同时斩杀的。”风彦交代了一声。

    “高城主,我们一起探索一下这个血池吧,感觉这个血池有点与众不同。”风彦看向一同进来的高烈说道。

    高烈向着风彦点了点头,却是传音说道:“五皇子,我在前面,您跟在我身后,这个血池看着有点古怪。”

    高烈当先跳入了血池之中,风彦紧跟其后,也是沉入了血池中。

    风彦邀请高阳城城主高烈一起探索血池,却是高烈当先跳入了血池中,毕铎等人虽然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后,便分散开去搜寻荆飞云等人了。

    在血池的最底部,《小五行聚灵阵》中,薛讷依然在盘膝而坐,整个人一动不动,好似入定了一般。

    薛讷的识海中,幻神魔焰花已经完全被薛讷炼化,化为了一股透明的精神力在薛讷的识海中游动。

    看着在自己识海中欢快游动的幻神魔焰花,薛讷微微一笑,原本静止不动的双手闪电般掐出一个玄奥的指诀,随着薛讷指诀的变化,他的识海陡然间剧烈的波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