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风月绝杀》的威力
    第94章《风月绝杀》的威力

    薛讷指尖冒出的痕力火焰一接触到幻神魔焰花,识海中便传来了幻神魔焰花一阵阵的嘶吼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对薛讷的识海也产生了一丝丝震颤,不过薛讷这回早有准备,自动封闭了六识,守中抱一,丝毫不为所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三个时辰过去了,薛讷的痕力火焰不间断地灼烧着幻神魔焰花,幻神魔焰花的嘶吼声虽然还在薛讷的识海中响起,不过比起刚开始,已经虚弱了许多。

    薛讷身处《小五行聚灵阵》中,《小五行聚灵阵》汇聚的纯净元力薛讷也能够吸收,这里的元力比起外界来可是浓郁了几十倍,都快赶上使用下品痕石修炼了。

    薛讷虽然一直在消耗痕力转化着痕力火焰,不过薛讷丹田中的痕力却是一点都没有消耗,因为《小五行聚灵阵》产生的纯净元力,让薛讷的痕力刚一消耗,便又补充上了。

    经过三个时辰的不间断灼烧,薛讷的痕力修为隐隐又进了一步,更加接近一阶铜甲武者了。

    到第四个时辰的时候,薛讷已经听不见幻神魔焰花的嘶吼声了,不过还没有传递过来小九所说的那种愿意臣服的精神波动。

    薛讷也是心智坚毅之辈,没有因为幻神魔焰花被灼烧的可怜而停止用痕力灼烧,依然加大痕力输出,灼烧着眼前的幻神魔焰花。

    第五个时辰,一直没有动静的幻神魔焰花突然传出了一道精神波动,正是薛讷期盼已久的臣服精神波动。

    这让薛讷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幻神魔焰花与他硬扛下去,坚持个十年八年,薛讷可没有这么多时间与它耗着。

    幻神魔焰花臣服后,接下来就好办多了,薛讷让幻神魔焰花放开心神,他的精神力进入幻神魔焰花的神核中,直接用精神力去吸收融合幻神魔焰花的神核。

    在这个《小五行聚灵阵》中既然有充足的空气,还有比外界浓郁几十倍的纯净元力,薛讷索性直接在《小五行聚灵阵》中开始修炼《养神诀》,用幻神魔焰花开始“种神”。

    ……

    血池上方,毕铎虽然已经拼命,招招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奈何展星在展云海的帮助下,修为提升迅速,已经与毕铎相当,在展星的全力防御下,毕铎也奈何不了展星。

    血池中,忒木三人依然在死死坚持着,靠着心中的那种执着,忒木三人竟然牢固地守住了展辰这方人的攻击,一时也不至于落败。

    ……

    风彦与展云海悬浮在半空中,两人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惊天动地,单单是碰撞产生的余威便已让周围化为了一片平地,以前茂密的树林早已化作了齑粉。

    “你果然是风月帝国皇族的人,不过你的《风月绝杀》修炼的还欠些火候,奈何不了老夫。”展云海红色的长袍上面依然平整异常,没有一丝的战斗痕迹。

    “呵呵,是吗?我一个人奈何不了你,要是再加上一个人怎么样?”风彦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突然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

    展云海微微一惊,不过没有什么动作,一方面他一时半会儿杀不了风彦,另外,展云海也想看看风彦会喊过来什么帮手。

    风彦发出长啸十个呼吸时间后,只见远方一道白色人影快速在森林顶上踏着树枝飞掠过来,快到风彦下方时,白色人影猛地一个提纵,便站在了风彦的身旁,同一时刻,一道虚幻的痕兽出现在了白色人影的脚下,能用痕兽飞行,白衣人至少也是银甲尊者境界。

    “展老鬼,想当年你也是太古城中名声响亮的一代强者,行事也算磊落,不过现在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依靠修炼邪功来提升修为。”白衣人站住后呵斥道。

    “嘿嘿,我道是风彦请来什么样的帮手,原来是高阳城的高烈小娃娃,我当年纵横一方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展云海冷笑着说道。

    “呵呵,古语有云,达者为先,当年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展前辈就已经是一方强者了,现在我们的修为都快撵上展前辈了,是不是可以说展前辈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修为没有一点进步。”风彦虽然与展云海交手过程中,受了轻伤,不过依然表现的风轻云淡,喜怒不形于色。

    “好,很好,那就让你们这两个小辈看看我这些年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展云海怒极反笑,枯瘦的双手逐渐变黑,由掌变爪,寸许长的漆黑指甲上闪烁着幽幽蓝光,一看就蕴含有剧毒。

    展云海双臂一震,便向着风彦与高烈攻了过来。

    风彦静静地盯着飞扑过来的展云海,没有张嘴说话,却是对高烈传音说道:“高烈,看你的了。”

    “能为五皇子效劳,是卑职的荣幸。”高烈同样传音说道,同时一只手按在了风彦的右边肩膀上,一股股精纯的痕力源源不断地涌进了风彦的身体中。

    高烈的修为是五阶银甲尊者,与展云海相比,差距很大,即使风彦与高烈两人联手,也不一定能打败展云海,但是风彦喊高烈过来,并不是准备两人联手对付展云海的。

    看到高烈将自己的痕力灌输到风彦体内,展云海的心中稍有一些疑惑,因为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痕力,其他人的痕力进入后,会遭到本身痕力的强烈抵抗,可能会导致经脉受损或者爆裂,因为这个原因,武者之间是不敢随便将自己的痕力灌输进其他人的体内。

    高烈的精纯痕力一进入到风彦的体内,风彦的脸上便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两只拳头同时握紧,捏的骨节“嘎巴”直响,显然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展云海没有理会风彦与高烈二人灌输痕力的动作,黝黑的手爪一扬,便向着风彦的头顶抓去。

    “砰!”

    在展云海的手爪距离风彦头顶上方三寸的地方,被风彦及时挥起的手臂挡住,受到反震,展云海后退了回去。

    风彦同样也是向后退去,展云海与风彦后退的步数竟然是一样多。

    展云海面色微微有些凝重,高烈没有出现之前,他与风彦交手,虽然自己一时半会站杀不了风彦,但绝对是压制着风彦,而现在,刚一交手,两人竟然实力不相上下。

    “莫非是因为高烈这小子?”看到高烈给风彦灌输完痕力后,缓缓落回了地面,展云海有些惊疑不定。

    高烈一落回地面,就随意的站在地上,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风彦与展云海二人,默默地恢复着消耗的痕力,刚才高烈几乎将他百分之九十的痕力都灌输进了风彦的身体中,这会儿,高烈非常的虚弱。

    “展云海,刚才你不是说我的《风月绝杀》欠缺些火候吗,那现在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风月绝杀》吧。”

    风彦的手中出现了一只长剑,纯粹由痕力构成的长剑,不过上面的痕力波动却让展云海很是心惊,因为上面产生的痕力波动,让展云海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危机。

    “《风月绝杀》第一式,风月袭。”只见风彦痕力长剑斜指,人影闪动,瞬间便到了展云海的跟前,速度比起刚才,快了一倍都不止,风彦痕力长剑幻化的狭窄剑刃,不带一丝风声,向着展云海的胸膛部位刺来。

    展云海被风彦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吓了一跳,赶紧右手成爪向着风彦刺过来的剑刃抓去:“《摘星手》,给我挡住。”

    “呲呲呲呲……”

    风彦的痕力长剑与展云海的痕力爪印碰撞在一起,痕力互相抵消着。

    “啵!”展云海的痕力爪印最先散掉,不过风彦的痕力长剑的威能也已消耗殆尽,逐渐涣散而去。

    不过还未等展云海擦掉额头上的冷汗,风彦一掐剑诀,痕力长剑重新出现在了右手中。

    “《风月绝杀》第二式,风月斩。”风彦双手握住了痕力长剑,从上而下向着展云海竖劈了下来。

    因为之前风彦已经瞬间飞扑到了展云海的身前,面对风彦施展出的《风月绝杀》第二式,展云海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接。

    “咔嚓!”展云海慌乱中拿出的一把宝器级别的大刀,被风彦的痕力长剑轻易劈断,并且在展云海的右边肩膀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刚才风彦向着展云海劈下那一剑的时候,展云海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不妙,在在阻挡的宝器大刀被劈断的同时,展云海的脑袋向着左边微微一躲,就这一躲,却是救了展云海的性命,避免了被开瓢。

    展云海瞬间暴退出去一百多米远,拉开了与风彦之间的距离,刚才风彦欺身到他跟前,连续使出的那几招太恐怖了,让展云海没有一点的抵挡之力,宝器级别的武器竟然也能像豆腐块般被劈断。

    看到展云海后退,风彦立即如影随形跟了上去,他从高烈那里获得的痕力产生的效果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如果不能在这限制时间内解决掉展云海,那么等到限制时间一到,他的修为会迅速跌落到之前的层次,到时候只能任展云海蹂躏了。

    给读者的话:

    爆发了一周,从明天开始,习惯要休息一下了,明天开始每天一章,等攒够存稿了,习惯再进行爆发、、、请大家支持习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