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红袍老头
    第85章红袍老头

    听到小九的喊声,薛讷及时收住了落下的拳头,改用手掌,拿起肩头的傀儡小人,仔细观察着。

    小九给自己做的这具身体只有成人手掌大小,外形是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薛讷用手摸在它的脸上,软嘟嘟的,还有少许弹性,薛讷忍不住用手捏了捏。

    “别使劲捏,再捏就坏了,九哥这里没有什么好材料,只能做出这个残次品,先凑合着用了,你可得保护好九哥啊,我这具身体,随便一个人就能捏碎的。”小九虽然在求薛讷保护好它这具身体,不过用的却是命令的语气。

    薛讷将小九继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向着被炸飞的妖异青年走去,想要看看,有没有炸死他。

    妖异青年此时的状态,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非常惨”。华丽的衣服被炸得破破烂烂,一只胳膊直接被炸没了,长剑掉落在不远处的草丛中,长剑的剑柄上,还连着一只断掉的手。

    妖异青年竟然还没有被炸死,虽然很惨,但是还活着。他身体上血肉模糊,已经没有了力气动弹,只能死死盯着逐渐走进的薛讷。

    “赶紧,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没?没准他身上还有天雷弹呢!”小九站在薛讷的肩膀上,兴奋地指挥着薛讷去妖异青年身上寻找宝贝。

    听到天雷弹,薛讷心头也是一片火热,加快步伐向着躺在地上的妖异青年走了过去。

    “小心!”突兀的,小九突然冲着薛讷喊了起来,同时快速的将自己的那个巨型傀儡人向着前方扔了出去。做完这些,小九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接着拿出一个玉牌,扔入了薛讷所处的地面上。

    “嘭!”

    “嘭!”

    原本击向薛讷的一掌被巨型傀儡人挡住了,巨型傀儡人巨大的身躯整个倒飞回来,重重撞在了薛讷的身上,带着薛讷飞出去十几米远,直至撞在一颗大树上,薛讷才止住了后退的趋势。

    “噗!”薛讷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胸腹位置火辣辣的疼,肋骨好像也断了两根,不过这会儿不是仔细检查的时间。

    在薛讷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袍老头,刚才拍向薛讷的那一掌就是这个红袍老头发出的。红袍老头身上的气势很沉稳,带给薛讷的威胁感,比起毕铎统领的都要强,此时薛讷的唯一念头就是逃离这里。

    “嗡!”小九刚才扔入地下的是一块刻画有三级阵法的玉牌,一入地面,小九便将阵法启动了起来,无形的波动以玉牌为中心向着四周辐射出去,刚好将红袍人笼罩在了里面。

    小九一把将撞坏的巨型傀儡人收起来,指引着薛讷便向着阵法的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过去,随着薛讷的前进,阵法在小九的控制下,自动闪开了一条通道,一冲出阵法,薛讷便施展《龙翔虚幻诀》,身体一分为三,三个一模一样的薛讷向着三个方向急速飞掠而去。

    看到薛讷想逃走,红袍人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向着前方的阵法拍去。

    “咚!”红袍人一掌拍在阵法中,却只是发出一个沉闷的响声,阵法并没有破开。

    红袍人微微皱眉,再次使出九成的力量向着前面的阵法屏障拍去。

    “咚!”阵法的屏障急速的波动了起来,显得有些不稳定了。

    阵灵小九布置的这个三级阵法是《天星地坤阵》,主要的用途就是防御,本来这个阵法是防御外面的敌人攻击的,不过小九将阵法反转之后,将红袍人困在了里面,阻拦红袍人从阵法中出来。

    “看来这阵法的等级不是很高,哼!看你能挡住我多少次攻击。”红袍人冷哼一声,两只干枯手掌同时伸出,全力攻击起《天星地坤阵》。

    随着红袍人的攻击,《天星地坤阵》剧烈的波动起来,形成的阻拦屏障逐渐出现了裂痕,慢慢地,裂痕越来越多。

    “砰!”

    小九布置的《天星地坤阵》终于承受不住红袍人的攻击力道,化为了点点光点融化在天地间。

    红袍人破开阵法后,细细感受了一番后,抬起头低声说道:“跑的倒挺快,短短一盏茶的功夫,竟然都感受不到一点的气息了。”

    红袍人抬头看着远方,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隐藏在红色衣袍中的脸在阳光照射下逐渐显现了出来,赫然是山洞中三号与妖异青年口中的那位主上。

    “既然是城主府城卫军的人,那就让展星去办吧。”红袍人身影逐渐模糊,彻底消失在了树林中,随着他一同消失的,还有地上躺着的妖异青年。

    薛讷快速飞掠了一个时辰,直到隐隐看见太古城的轮廓了,这才放缓了速度,找了一处平坦的大石头,躺在上面呼哧呼哧喘起气来。

    小九从薛讷的肩膀上跳下来,说道:“小讷,以后可别动不动就去招惹那些咱惹不起的人了,刚才差点被那个红袍老头一掌给挂了。”

    薛讷冲着小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挂了也还是一个阵盘,而我挂了,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那你还往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小九嘟着小嘴说道。

    “我哪知道那里这么危险,而且我也不知道那里有个红袍老头啊!”薛讷也很郁闷。

    “嗯,那个红袍老头太无耻了,修为那么高深,竟然还搞偷袭,可惜了我的小旋。”小九愤愤的说道,他的巨型傀儡人被红袍老头一掌给打废了,小九到现在还心疼呢。

    忽然,一道人影落在了薛讷所在的巨石上。

    薛讷立即跳了起来,手一招,天银枪便被薛讷握在了手中,而小九早已在薛讷跳起来的时候,顺着薛讷的裤腿爬到了薛讷的肩膀处,找了个位置把自己稳稳地固定在薛讷的肩膀上了。

    “是我,毕铎!”一道浑厚熟悉的声音响起,却是毕铎统领。

    “统领,您怎么才来啊,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薛讷有些埋怨毕铎,当初可是在联络玉牌中说好的,他在前面,毕铎会紧跟着他的,结果一直没有见到毕铎统领露面。

    “我一直在紧跟着你,不过跟踪到一处悬崖边上的时候,便失去了你的踪影,而且在联络玉牌中也不显示,我在附近都找遍了,都没有见到你的踪迹。直到过了半个多时辰之后,你的位置才在联络玉牌上显示出来,这不,我就立刻跟了过来。”毕铎出言解释了一下。

    毕铎一解释,薛讷便明白了,估计他进入的那个山洞中布置有隔绝查探的阵法,这才让自己的联络玉牌失去了作用。

    “我跟踪那个黑衣人进了悬崖半山壁的一处山洞中,还没来得及探寻,便被两个人发现了,其中就包括我跟踪的那个黑衣人,他两一个是三阶铜甲武者,一个是五阶铜甲武者。被发现后,我便立刻逃离了那个山洞,不过那两个人在后面一直紧追我不放。后来,我设计杀死了那个三阶铜甲武者的人,炸伤了那个五阶铜甲武者。”薛讷说道。

    “那你怎么受伤了?”毕铎看到薛讷的胸口衣衫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出声问道。

    “就在我准备审问那个五阶铜甲武者的时候,一个身穿红袍的枯瘦老头出现了,他偷袭了我,让我重伤,幸亏我有一个保命的宝贝,这才逃了出来。不过那个红袍老头给我的感觉很危险,甚至比您带给我的感觉都要危险得多。”薛讷不想让毕铎统领一个人去冒险,刻意强调了红袍人的厉害。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毕铎拍了拍薛讷的肩膀,心中在回忆自己认识的人,想要与喜欢穿红袍的枯瘦老头对应上。

    “统领,那个红袍老头的修为我感觉应该是已经达到了银甲尊者级别,您别去冒险。”薛讷忍不住又出声叮嘱道,毕铎统领因为他父亲薛大山的关系,对薛讷很是照顾,薛讷也不希望毕铎有事。

    “嗯,回去吧,先休养几天,其他事等我回来再说。”毕铎挥手让薛讷离开。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山林中偶尔传来一两声不知名鸟儿的鸣叫。毕铎展开身形,像一只大鸟般,向着太古山脉深处快速飞掠而去,他的身形很轻,甚至连已经回巢的鸟儿都没有惊动起来。

    薛讷回到他的营帐中,立即运转痕力,温润自己的五脏六腑。红袍老头那一掌,虽然全部由小九扔出的傀儡人小旋承受了,但是剩余的反震之力也让薛讷受了不轻的伤,五脏六腑受伤,是必须立即治疗的,不然会给以后的修炼留下后遗症。

    小九坐在薛讷不远处,它的身前放着体型巨大的傀儡人小旋,不过此时的小旋可以用破铜烂铁来形容,比起当初与薛讷战斗时的样子,可以说是云壤之别。

    傀儡人小旋承受了红袍老者的一掌之后,胸前的阵法核心整个被毁掉了,需要重新刻画阵法,此外,小旋的身体损坏严重,如果修复的话,需要很多稀有的材料,这些材料小九这里却是没有。

    “小讷,我们需要整体提升一下实力了,不然出去老是被欺负。”小九愤愤的说道,作为一个经常欺负别人的阵灵,今天却被别人欺负到它头上了,这让英明神武的九哥很是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