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线索
    第82章线索

    “哎!你听说没,这段时间,城里面丢了好多女童。”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中年汉子,低声向着坐在他对面那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

    “怎么没有听说,昨天我们隔壁邻居家里就丢了一个八岁大的女童,一家人到处都找遍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呢。”蓝色长衫的中年人声音有些高昂。

    “嘘!你小声点,现在没人敢谈论这事情,听说凡是谈论这女童失踪事情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灰色长衫的中年汉子听到蓝色长衫中年人声音大,赶紧让他小点声,同时还紧张兮兮的向四处观望了一番,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两的说话。

    薛讷低着头,依旧在慢悠悠的喝着茶,薛讷不需要用眼睛盯着那两个人,但是那两个人的声音动作,薛讷依靠精神力就能感知的清清楚楚。

    “嗯?”薛讷突然发现,在那两个人谈论女童失踪案的时候,一道目光聚焦在了那两个人身上,虽然那道目光看向正在说话两人的时候,很是隐晦,不过薛讷凭借强大的精神力还是捕捉到了。

    这道隐晦的目光来自薛讷右手边的一张桌子,这张桌子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武士服的人,和薛讷一样,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悠悠喝着茶,唯一和薛讷不同的是,这个人头上戴着一个大斗笠,将整个脸庞都遮挡住了。

    身穿黑色劲装的人,虽然用斗笠将面孔遮挡起来了,其他人或许看不见,但是薛讷不一样,薛讷看人是不需要用眼睛的,精神力足以帮他完成。

    薛讷看到,在那人的斗笠下方是一张狰狞无比的脸,说他狰狞,主要是那人的脸上,有着好几道两三寸长的伤疤,伤疤上的肉外翻,透漏着一股子猩红,一般人恐怕光看这人的面孔,就会害怕。

    当听到灰色衣服的中年汉子说议论女童失踪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蓝色衣衫的中年人便不再与灰色衣衫的人谈论这件事,开始东拉西扯的聊一些别的事情。

    那个戴斗笠的人一直低着头,静静地坐在那里喝茶,虽然没有再看其他的人,不过薛讷凭借精神力发现,戴斗笠的人一直在盯着那两个人的。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蓝衣中年人与灰衣中年人便结伴离开了茶韵居,期初薛讷并没有跟出去的打算,不过看到戴斗笠的黑衣人跟着那两个人出去了,薛讷便也跟了出去。

    蓝衣中年人与灰衣中年人应该是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两人出去后并没有分离开,而是一起向着城南方向走去。

    戴斗笠黑衣人远远地跟在两人的身后,周围还有很多的行人,戴斗笠黑衣人没有立即出手。

    转过街角,走进一条比较偏僻的胡同后,戴斗笠黑衣人四周观察了一番后,便拔出了随身携带的长刀,身体猛然加速,向着前方的蓝衣中年人和灰衣中年人冲了过去。

    “扑通!”戴斗笠黑衣人还没有冲出两步,便被从房顶凌空落下的薛讷踩在了肩膀上,整个人跪倒在地上。

    薛讷脚尖轻踢,黑衣人都上带着的斗笠便飞了出去,露出一张狰狞的脸。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这两人?”薛讷从黑衣人肩膀上跳下,转过身盯着黑衣人的眼睛问道。

    黑衣人仅仅是普通的武者,连痕力都没有觉醒,所以薛讷并不怕他逃脱。

    “我,我只想劫点钱财!”黑衣人的声音很沙哑,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没有人指使你?”薛讷不死心,继续追问,同时释放出精神力,观察黑衣人的心跳频率,一般人撒谎时,他的心跳频率都会加快。

    “没,没有,请前辈饶命!”黑衣人看出薛讷好像没有杀他的意思,赶紧磕头求饶。

    “难道自己弄错了,黑衣人想要抢劫这两个人,让自己碰巧遇到了?”薛讷有些不解。

    “啊……”

    突然胡同深处方向传来一声惨叫声,听大概方位,正是刚才那两个人离去的方向。

    薛讷听到惨叫声,顾不得再审问眼前这个黑衣人,立即向发出惨叫声的地方飞掠而去。

    薛讷穿过胡同,一转弯便看到刚才在茶韵居喝茶的那两个人倒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喉咙处有着鲜血汩汩流出。

    两人都是一剑封喉,身上没有其他任何伤口。薛讷的精神力一笼罩倒地的两人,便立即知晓了两人的伤口情况。

    没有在这里做过多停留,薛讷看到被杀倒地的两人后,立即转身向着城西方向追了过去,因为刚才凭借敏锐的感知,薛讷感受到向着城西方向有一道破空声,应该是有人向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薛讷施展《龙翔虚幻诀》,飞掠的速度顿时暴涨,风驰电掣般向着前面那道飞掠的人影追去。《龙翔术》和《虚幻分身》虽然融合成了《龙翔虚幻诀》,但是薛讷还是能够控制施展的《龙翔虚幻诀》仅产生增强速度的作用。

    薛讷追赶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看清了前面那道人影,前面那人同样是一个黑衣人,中等身材,脸上蒙着黑色的面巾。

    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身后追赶着的薛讷,飞奔到太古城西边城墙脚下后,黑衣人没有选择走城门,而是四肢并用从太古城西边的城墙角爬了上去,上到城墙上,然后纵身一跃,直接跳下了西城墙,向着太古山脉方向奔去。

    薛讷追到西城墙脚下后,没有丝毫停留,同样脚尖轻点,两个提纵之后,便稳稳地踏在了城墙上,看到黑衣人向着太古山脉方向飞奔而去,薛讷拿出联络玉牌说了几句话后,便跃下城墙,紧跟黑衣人而去。

    太阳已经慢慢落到了山后面,周围的光线一点点暗淡下来。傍晚的太古山脉中,正是最凶险的时候,潜伏了一天的野兽开始出来觅食,进入太古山脉,随处可见一幕幕弱肉强者的捕猎场景。

    薛讷将一缕精神力附着在前方的黑衣人身上,他自己则是慢慢地与黑衣人拉开了距离。

    在不知道黑衣人要去到哪里之前,薛讷觉得还是与黑衣人保持一定距离为好,万一黑衣人有同伙的话,会很容易发现跟踪在黑衣人身后的薛讷的。

    就这样,薛讷跟随黑衣人飞奔了一个时辰,此时,薛讷和黑衣人都已经穿过太古山脉外围,接近太古山脉中间地带了。

    黑衣人一直飞奔到一座巨大山石形成的悬崖旁边,顺着悬崖顶端固定的藤蔓,向悬崖下方滑去。下滑了大概一百米的高度后,伸手在一块凸起的石柱上一拍。

    “咔嚓嚓!”

    光滑如镜的石壁上,一块一人高的拱形石板升起,露出了后面的一个山洞,山洞中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黑衣人闪身进入了山洞中,石板自动落下,看不出一点痕迹。

    黑衣人进去一盏茶的功法之后,薛讷的身形才在悬崖上方显现出来。

    释放精神力感受了一下周围,附近没有隐藏的人,但是刚才黑衣人进入的山洞因为在山腹中,有着厚厚岩石的遮挡,薛讷的精神力难以渗入进去。

    有着黑衣人刚才的指引,薛讷很容易就找到了山洞的进口开关,一拍凸起的石柱,漆黑的山洞重新显现。

    山洞口并没有守卫,不过从山洞进口处的开凿痕迹来看,山洞是直接通向了这片悬崖的山腹之内,薛讷拿出黑色匕首,释放出精神力,小心翼翼地向里面走去。

    山腹之内。

    黑衣人走出漆黑的山洞之后,进入了一个宽敞的大厅中,大厅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高约五米左右,大厅顶上镶嵌着太阳石,将大厅中照的如同白昼。在大厅周围,还有很多一人高的通道,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大厅中正坐着一个青年人,同样穿着黑色劲装,不过脸上没有戴黑色面巾,一张脸英俊异常,略带一丝妖异。

    此时,英俊青年斜倚在椅子上,将两条腿架在前面的桌子上,手中端着一个酒杯,酒杯中盛着一种血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三号,主上让你回来后立即去见他。”看到黑衣人从外面进来,英俊青年轻抿了一口酒杯中的血红色液体后说道。

    黑衣人看到英俊青年喝着血红色的液体,眉头微微一皱,淡淡说道:“知道了!”

    黑衣人说罢便向大厅角落一个通道走去,临走的时候嘟囔了一句:“真不知道人血有什么好喝的,你天天都要喝。”

    “哼!”英俊青年轻哼一声,没有理会黑衣人,继续品味着酒杯中的鲜血,好似珍藏几十年的佳酿。

    黑衣人三号又顺着通道前进了一百多米,在通道尽头,有一架自动扶梯,三号站上去后,扶梯自动下落,在黑衣人心中默数十个数后,“咣当”一声停住了。

    三号走下扶梯,顺手将蒙在脸上的黑色面巾摘了下来。黑衣人三号也是一个青年,英俊程度竟然不下刚才大厅中的那个妖异青年。

    三号顺着扶梯的甬道走出来,进入到了一个呈半个球形模样的山腹,半球形山腹的直径将近五十米,这个半球形山腹中没有陆地,只有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大池,大池中是不停翻滚冒泡的血红色液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