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立威
    第78章立威

    “呵呵,你就是薛讷小兄弟吧!在下木轻扬,这位是我的二弟木轻易。”木轻扬像只老狐狸,笑呵呵的向前走了几步向薛讷打招呼,对于旁边东倒西歪的家奴看都没有看一眼,完全忽略了过去。

    木轻扬向着薛讷微微拱了拱手,说道:“薛小兄弟,这里有我们看好的一块土地,想要开一间丝绸店铺,不过贵府快人一步,先拿下了这片土地,我们木府看中的土地恰好在贵府买下的土地中。木某恳请薛小兄弟能够忍痛割爱,让与木某,木某感激不尽。”

    “哼!”薛讷冷哼一声说道:“想要土地,就得拿出点诚意来,你们出的那点钱,打发叫花子呢!”

    “小讷,这块地我们不能卖!”薛大山忍不住在后边提醒薛讷。

    “不要多嘴,小讷自有他的打算。”老村长不愧是人老成精,一点都不担心薛讷将那块地给卖出去。

    “呵呵,薛小兄弟嫌价格低,早点说嘛,就不用伤和气了,价格我们还可以再商量,这样吧,我在原来的价格上再加三成,怎么样?”木轻扬将薛讷打伤他的家奴的事情轻描淡写的怪罪到了薛讷这一方。

    “不怎么样!”薛讷傲然的昂着头,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十万痕金币,我便将这块地卖与你们木府。”

    “小兔崽子,你耍我们呢!”木轻易听到薛讷报出的价格,顿时张嘴骂了起来。

    “小兔崽子骂谁?”薛讷还了一句。

    “小兔崽子骂你!”木轻易顺着薛讷的话语骂了出来。

    木轻易的话音刚落,周围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笑声。

    这时木轻易才回味出自己刚才骂薛讷的话有点不对,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怒吼一声便向着薛讷冲了过去,既然骂不过,那便让拳头说话吧。

    木轻扬的脸色也是阴沉的可怕,看到二弟木轻易冲向了薛讷,并没有出言阻止,他们兄弟二人,在太古城中虽然不是非常有名气的人,但也不是随便一个毛没长齐的小屁孩便能辱骂的。

    看到木轻易向着自己冲了过来,薛讷并不担心,同样是三阶铜甲武者的陆留痕都被自己斩杀了,还能怕眼前的木轻易。虽然陆留痕是被自己的底牌一掌盖天给拍死的,在这里不能施展,但是薛讷有精神力,可以对敌人造成眩晕,高手对决,争的便是先机,往往一个疏忽,或许就会丢掉性命。

    薛讷施展《龙翔术》,同样一拳向着木轻易砸向他的拳头硬碰而去,《卧虎功》大成的薛讷,本身的防御已经很强悍了,普通刀剑在薛讷的肌肤上面根本就留不下一点痕迹,虽然三阶铜甲武者的木轻易力量强大,但是薛讷在防御上却是不会吃亏。

    “嘭!”的一声,薛讷和木轻易同时倒退,不过薛讷却比木轻易多退了一步。

    木轻易在军队厮混这么多年,同样是一个不服输的性子,而且薛讷还比他年轻,比他的修为低,木轻易更加不会轻易表现的比薛讷弱。

    淡淡的火红色痕力在木轻易身体表面闪动,右脚猛地一踩地面,木轻易再次向着薛讷欺身扑来。

    “来得好!”薛讷同样运转痕力,拳头上覆盖着冰蓝色的寒属性痕力,与木轻易再次碰撞而去。

    薛讷将痕力分布在拳头、胳膊肘、膝盖、脚尖,整个人化为了一个人形兵器,身体的各个关节都变成了可以伤人的武器,冲着木轻易的要害部位招呼而去。

    木轻易的对战经验也是丰富异常,面对薛讷全身各个关节的攻击,每次都能用布满火红色痕力的拳头迎上去,精确地挡住薛讷的攻击。

    “立威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先给你来个好玩的。”薛讷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但是在下一刻,从薛讷的身体中飞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薛讷,从两边向着木轻易围攻而来。

    木轻易被突然出现的两个薛讷搞了个手忙脚乱,在全力防御这两个薛讷的时候,突然,这两个薛讷却是“啵”的一声消失了。

    等木轻易回过神来,只看到一只大脚,从他的左脸颊狠狠地踢向了他的脑袋。

    “嘭!”

    “咔嚓!”

    猝不及防的木轻易被薛讷一脚直接踢飞出去。薛讷的这一脚可不轻,薛讷用上了他全部的力量,要不是木轻易最后时刻用左臂稍微挡了一下,他的脑袋都会被薛讷踢爆,不过木轻易用左臂遮挡后,脑袋没有碎,左臂的骨头却是碎了。

    薛讷并不会真的踢碎木轻易的脑袋,在最后,薛讷故意缓了一下踢过去的速度,就是为了给木轻易留下反应的时间,如果木轻易最后没有阻挡,薛讷也会收回一部分力道的。

    木氏家族的家主木轻扬反应过来时,薛讷的一脚已经结实的踢在了木轻易的脑袋上,木轻易飞出去倒地后直接晕了过去。

    不过没等家主木轻扬有所反应,薛讷已经飞身向着木轻扬扑了过去,在飞扑过去的同时,薛讷的精神力外放,瞬间形成一把精神力尖刀,狠狠刺入了木轻扬的脑海中。

    一时没有防备的木轻易当即头疼欲裂,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薛讷已经飞撞过来,一个顶膝将木轻扬顶飞起来。薛讷用膝盖顶在木轻扬的胸膛,骑着木轻扬直接飞出去十多米远。

    “轰!”

    木轻扬落地后,撞飞满地的碎石。

    此时的木轻扬,比他的二弟木轻易还要狼狈,一身锦袍被碎石块划得破烂不堪,整齐的发髻随着撞击地面,已经全部散乱开来。

    周围围观的众人被突然发生的转变惊住了,包括木轻扬兄弟两带过来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好!”

    “薛讷,你太棒了!”

    薛家村的众人率先鼓起掌来,伴随着一阵阵的欢呼,周围围观的人也都跟随者鼓掌叫好。

    木轻扬被薛讷这一顶膝,撞得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一口鲜血喷出来,不停地咳嗽了起来。

    剧烈的咳嗽让木轻扬想爬起来,但是薛讷却是一直用膝盖顶在他的胸膛,并没有起来的意思。

    “木家庄,我们地你还买吗?”薛讷似笑非笑地盯着木轻扬问道。

    “不,不买了!”木轻易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狠辣手段吓住了。

    “地不买了可以,我们也不会强制让你们买的,不过你们对我这里造成的损失怎么办呢?”薛讷从身上掏出从陆留痕那里得来的那把黑色匕首,在木轻扬身上比划着。

    “我们赔,对您这里造成的损失,我们全部赔偿。”木轻扬声音有些哆嗦。

    “那好吧,赔偿两万痕金币,这件事我们到此为止。”薛讷轻猫淡写的报出一个赔偿金额,却让木轻扬浑身一个哆嗦。

    “薛小兄弟,不薛将军,这个数目是不是太多了,我们没有这么多……”

    “噗哧”一声,薛讷手中拿着的黑色匕首不愧是宝器,就像插入一块豆腐中一般,很容易就插入了木轻扬耳旁的一块石头中。

    感受到耳旁掠过的一缕清风,木轻扬的冷汗顿时涔涔流淌而下。

    “好,我们答应赔偿两万痕金币。”木轻扬赶紧爽快答应。

    “让你的管家现在去拿,不要告诉我你们木府没有两万痕金币。给痕金币或者痕银卡都可以。”薛讷使用过痕卡后,立即感受到了痕卡的方便,只要自己消费后,拿自己的痕卡与对方的痕卡一对接,就能自动结账,再也不用带一大堆的痕金币了。

    看到木轻扬答应赔偿了,薛讷就站了起来,他还真怕把木轻扬给压坏了。

    木轻扬在他木府管家的帮助下吃力的站了起来,他对着管家耳语了几句,管家便带着两个人向着木府的方向飞奔而去了。

    薛讷不怕木轻扬耍花招,就现在木轻扬和木轻易的状态,随便来个城卫队士兵,都能解决掉他两。

    除非木轻扬能够找来比他还厉害的人物给他撑腰,但是他们有吗?

    木轻扬这回确实没有耍花招,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木府管家便带着那两个随从返了回来,回来的时候,那两个随从手中抬着一个大箱子。

    “咣当!”大木箱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木轻扬打开箱子,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片耀眼的金光。

    “呼~~”

    周围的人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薛讷也是被震撼了一把,他虽然有四十万的痕金币,但是那都是存在痕金卡中的,薛讷能看到的只是一个数字,而这两万痕金币却是实实在在摆放在他眼前的。

    薛讷用精神力扫了一遍大木箱中的痕金币,便知道数量完全没有问题。

    盖上木箱盖子后,薛讷盯着木轻扬说道:“木家主,这件事便到此为止,以后我们还要做邻居的,我希望我们能够和和气气,如果木家主有什么想不开的,或者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相信我还会再次登门拜访的。”

    面对薛讷这番威胁的话,木轻扬的脸色一阵发青,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让家奴抬着依然昏迷的木轻易回去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