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痕金卡
    第74章痕金卡

    “痕卡?”薛讷面露疑惑,他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

    红玉并没有因为薛讷的孤陋寡闻而透漏出任何不喜的表情,依然面带职业化笑容给薛讷解释道:“痕卡是我们随风大陆和其他几块大陆上的超级势力一起组建的商行,用特定手段和材料制作的一种类似卡片的东西。当一个人的痕金币非常多的时候,身上就不方便携带了,这时候,就可以存入商行中,商行会根据存入痕金币数量给你一张痕卡,凭借痕卡,可以在所有大陆的任意商行存取痕金币,当然,使用痕卡,每年都是要收取千分之一的费用的。”

    薛讷想到自己以后还要出售那些宫殿材料的,还会有很大数目的痕金币入账,携带太多数量的痕金币不方便,如果存入痕戒中,会暴露自己的秘密,当即说道:“麻烦您帮我存入痕卡中吧。”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红玉带着长剑离开了雅间,去帮薛讷办理痕卡了。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红玉总管便回来了,她的手中拿着一张巴掌大小的银色卡片。

    薛讷盯着红玉手中的银色卡片看了一会儿,总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红玉总管将手中的银色卡片递给薛讷说道:“龙道友,按照存入痕卡痕金币数量等级,您对应的是痕银卡,您这张痕银卡今年的年费已经扣除,您这张痕银卡中还剩余五万九千四十枚痕金币,请您收好。”

    薛讷拿着这张巴掌大银色的卡片翻来覆去的打量着,越看越觉得熟悉。

    看到薛讷一直在专心打量手中的痕银卡,红玉总管又出声提醒道:“龙道友,请您妥善保管您这张痕银卡,所有的痕卡都是不记名的,如果您丢失了,其他人捡到了,同样可以取出里面存的痕金币的。”

    “好,好的,在下明白了!”薛讷的声音有些激动。薛讷忽然想起他为什么觉得手中的痕银卡这么熟悉了,因为在他的痕戒中,放着一张与他手中这张痕银卡一模一样的卡片,不过那张卡片是金色的,自己手中的这张是银色的。

    那张金色的卡片是从陆留痕身上搜出来的,自己当时不知道有什么用,就随手扔进了自己的痕戒之中。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用来存储痕金币的。

    “红玉总管,请问这样的痕卡除了我手中的痕银卡之外,还有其它的吗?”薛讷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淡一些。

    红玉总管有些奇怪的看了薛讷一眼,不过没有多问,回答薛讷的问题道:“一共有四种痕卡,一种是你手中的这种痕银卡,是最低等的一张卡,储存一万以上痕金币即可获得;第二种是痕金卡,储存十万以上痕金币就可以获得;第三种是紫金痕卡,储存一百万以上痕金币可以获得;第四种是至尊痕钻卡,储存一千万以上痕金币可以获得,不过如果拿的痕卡中储存的痕金币数量达不到规定的数目是,商行就会自动给其降级。”

    当红玉总管说道薛讷的痕银卡是最低等的一种痕卡时,薛讷的脸色不自然的红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释然,自己不过才是刚起步而已,以后绝对可以达到拥有至尊痕钻卡的资格,只要实力达到了,财富不是问题。

    听完红玉总管介绍痕卡的种类后,薛讷已经可以确定,自己从陆留痕那里得到的金色卡片就是痕金卡,想到里面至少储存有十万痕金币,薛讷有种做梦的感觉,随便杀个人,身上就有这么多的痕金币,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愿意当强盗呢!

    宝器长剑已经出售,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薛讷也不愿再呆下去了,当即站起身,向着红玉总管拱手告辞。

    红玉总管回礼说道:“龙道友慢走,如果道友以后还有什么宝物想要出售,请来易宝阁找红玉,红玉一定会给道友一个公道的价格。”

    “好说,龙某记下了,有宝物出售一定会来找红玉总管的。”薛讷告辞后,便向外走去。

    薛讷走出雅间,从二楼摆放各种宝器的柜台旁边经过时,顺便瞅了一眼柜台内的各种宝器的价格,这一瞅,让薛讷脚下顿时一个琅跄,差点摔倒在柜台旁边。

    原来柜台内的宝器价格,最便宜的没有低于十万痕金币的,而自己刚才出售的长剑此刻正摆放在柜台内,旁边标价:十三万五千痕金币。

    真是奸商,一转手,价格就翻了一倍还多,薛讷心中郁闷异常,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探险寻宝收获大,看来再大的收获也比不上易宝阁啊,利润大,还没有风险。

    ……

    从易宝阁出来后,薛讷又找了一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商行,将他从陆留痕身上得到的痕金卡拿出来,查询了一下里面的余额。

    从商行出来,薛讷的嘴就一直没有合拢上,陆留痕那张痕金卡中有三十四万痕金币,薛讷将他痕银卡中的痕金币也都转进了陆留痕那张痕金卡中,薛讷一下子拥有了四十万的痕金币,在太古城中,也算是一个富翁了。

    “有了这些钱,就可以将薛家村的族人们都接到太古城中来住了,至于族人们到太古城后,干什么活,回去后和德才爷爷他们商量一下再决定吧。”薛讷做好了决定,当天就骑上赤炎驹向着薛家村方向赶去。

    至于之前考虑要买的礼物,薛讷一件都没有买,马上就要搬迁进城里了,等族人们都搬进太古城了,自己之前考虑要买的东西都会变成普通的生活用品。

    有了赤炎驹赶路,一个时辰之后,薛讷已经远远的看见薛家村的轮廓了。

    “吁!”

    薛讷赶回薛家村的时候,刚好傍晚,家家户户的屋顶烟囱里冒着炊烟,显然都在准备晚饭。

    薛讷将赤炎驹放在村口的练武场,一路打着招呼回到了自己生活了十三年的家中。

    文雨彤正在厨房忙碌着,准备着她和薛大山的晚饭,而薛大山,则是盘膝坐在自家的小练武场,琢磨着薛讷留给他们的《鬼影闪》。

    看到父亲琢磨《鬼影闪》全神贯注,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薛讷也就没有去打扰他,径直来到厨房,看到在厨房忙碌的文雨彤的背影,轻轻喊了一声:“娘亲!”

    忙碌着的文雨彤身形突然一顿,转过头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薛讷。随着修为的提升,薛讷的身高虽然有所增长,但是重量却没有大的增加,这样显得更加瘦弱了。

    “小讷!”文雨彤扔下手中的勺子,奔到门口便将薛讷搂在了怀里。

    都说儿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不管长的多大,永远都是母亲的孩子。薛讷虽然现在已经十五岁了,但是在文雨彤眼里,依然是一个小孩子。

    薛讷突然被娘亲搂在怀里,刚开始还有些不适用,毕竟他已经十五岁了,算是大人了。不过随着文雨彤的啜泣声响起,薛讷便静静地任由文雨彤抱着,离开家里大半年了,娘亲一定是最想念自己的。

    文雨彤的啜泣声惊动了院子中的薛大山,以为出了什么事的,薛大山慌里慌张冲了进来,等到看清是儿子回来了后,咧开嘴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儿子回来了应该高兴才对,别哭了,赶紧给儿子准备晚饭,我们一家人吃个团圆饭。”薛大山拍拍妻子的肩膀。

    “嗯,好!我这是激动的,我这就给小讷准备晚饭去。”被丈夫一说,文雨彤的脸色有些发红,擦了擦眼泪,便又重新给儿子做饭去了。

    薛大山将儿子拉到客厅,坐下后,便迫不及待的让薛讷讲述一下太古城中的事情。

    薛讷对于父亲没有什么隐瞒,将他加入太古城城卫队第一营,成为第一营小队长,与东方小宝的恩怨以及去枯骨圣尊洞府寻宝一一给父亲讲述了一遍,不过像小九的存在,储物锦囊等这些都没有告诉父亲,这些事情即使薛大山知道了也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很容易带给他们杀身之祸,所以薛讷都略过去了。

    听到儿子对战东方小宝,学习阵法之道,斩杀陆留痕,薛大山在旁边听的也是一阵紧张,虽然薛讷现在完完整整地坐在他的面前,但是薛大山还是一阵担心,幸亏儿子运气好,不然,那个枯骨圣尊的洞府也有可能变成儿子的埋骨之地了。

    “以后这些特别危险的地方都别去了,我和你娘亲就你这么一个孩子,还有你经历的这些事情不要告诉你娘亲,不然她又该担心了。”薛大山告诫薛讷。

    “嗯,我知道了。”薛讷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不过对于父亲要求自己以后不要去那些危险的地方,薛讷并没有放在心上,既然自己选择了追寻强者之路,要成为一个站在山峰之巅的强者,就需要一颗无畏的心,如果连这些危险地方的探险都是畏手畏脚,还如何成为一个强者。

    当然,这些薛讷是不会告诉父亲的,不然父亲又要担心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