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道士【周日第一更】
    第60章道士

    既然第一种方法行不通,薛讷开始回忆《阵法基础知识通解》中的第二种破解之法。第二种破解之法则是行走在这个幻境中,找到这个虚幻环境与真实世界的结合点,然后利用强大的精神力击碎这个幻境。

    所有的虚幻环境都是以真实的世界为基础建立的,二者之间必然有着相应的结合点。

    想到这里,薛讷立即就有出去寻找虚幻环境与真实世界结合点的冲动,不过看到被包裹的像木乃伊一样的自己,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还是需要先养好伤才行的。

    十多天过去了,薛讷身上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十几天一直待在房间中,见不到太阳,整个人都觉得很压抑。

    现在伤差不多好了,走出房间,突然看到太阳,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暖融融的太阳照在身上,薛讷感觉自己整个人重新活了过来,身上慢慢有了力气。

    四周的花草树木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随风轻轻摇摆着,好似在感谢太阳的馈赠。

    薛讷漫步行走在薛家村中,现在的薛家村和自己印象中的薛家村一模一样,村口演武场中依然是猎人队在热火朝天的训练着,一个个健壮的身体上肌肉凹凸有致,充满了力量感。

    老村长德才爷爷安静地坐在演武场旁边的大榕树下,一边看演武场中的小伙子们汗流浃背的训练,一边喝着茶,一脸的惬意。

    在薛家村外围,村民们开垦出了大片的农田,此时,农田中人影绰绰,到处都是干着农活的农妇,小孩子在田间地头奔跑玩耍,田园气息非常浓厚。

    薛讷嘴角挂着淡淡地微笑,走遍了薛家村的角角落落,一切都很熟悉,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但是却带给薛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演武场中,猎人队训练结束了,一个个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汗珠,一边向着各自的家中走去,老村长也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端着他那盏小茶壶,哼着不知名的曲儿回家了。

    薛讷漫步走进演武场中,演武场中锻炼力气的石鼓还在,薛讷用手轻轻拂过一个个石鼓,上面仿佛还有自己曾经留下的汗水。

    当日便是在这里,自己被展辰废掉了丹田,展辰仅仅打出一拳,自己便飞了出去,贴在了演武场西边的墙上,醒来后便变成了这样,或许西边的墙上还存有自己当初留下的血迹吧。

    薛讷想着,移步走向西墙,西墙上确实还有一滩血迹,不过薛讷看到这滩血迹之后,心头巨震,紧走几步奔到了血迹跟前。

    这滩血迹很小,如果不时仔细看,很可能被忽略掉,但是薛讷专门来看了,而且还发现了这滩血迹的不同之处。

    这滩血迹红艳的刺目,跟新滴上去的没有任何区别,薛讷从被废掉丹田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血迹应该早已干涸,变成暗黑色,但是这滩血迹却是如此的鲜红。

    “轰……轰……轰……”

    薛讷的心境在发生着变化,原来这就是幻境,之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薛讷已经明了,这个幻境中的人生活太过于安逸,缺乏了那种积极向上不屈服的斗志,如果自己在这个幻境中长时间待下去,估计也会变得沉沦。

    薛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阵法真的是太可怕了,模拟出的幻境竟然能与自己的内心联系在一起,让人不知不觉沉溺在自己构建出来的理想世界中,慢慢瓦解着一个人的意志。

    “是该醒过来了!”薛讷随手一拳,向着演武场西墙上面那滩鲜红的血迹上面砸去。

    “轰隆隆……”

    薛讷所在的薛家村瞬间坍塌,所有的房屋和人都化为了虚无,薛讷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站在破旧茅屋的院落之中,院子里的梅花还是和自己在院外看到的一样,开出了几朵娇艳的梅花,还没有凋零。

    “看来自己在幻境中生活了半个多月,在外面的现实中,实际只是一瞬间。”薛讷喃喃自语,抬腿向着那间茅屋走去。

    “吱呀”一声,薛讷刚走到茅屋门前,茅屋的房门自动打开了,茅屋里面很昏暗,隐隐约约看到一位道士装扮的人背对着房门坐在里面。

    “既然能通过院子中的《心魔幻阵》,说明你还能守得住自己的本心,进来吧!”茅屋内的道士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薛讷进入茅屋中,茅屋很小,里面摆设的也很简单,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两个蒲团,还有一座两人高的雕像,不过看不清雕像的面孔。

    道士没有转身,也没有再说话,仿佛没有薛讷存在,依然静静地盘坐在蒲团上。

    薛讷拱手向着道士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盘膝在另外一个蒲团上面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道士。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

    修炼无岁月,道士一直没有再说话,也没有转过身,薛讷闲来无聊,开始领悟起《太古重生诀》第三重,虽然第三重需要达到铜甲武者境界才可以修炼,但是薛讷已经达到黑甲战士八阶,距离铜甲武者已经很近了,第三重一部分内容已经能够看懂了。

    薛讷和道士就这样一直在茅屋中默默坐着,直到三天后,道士这才睁开了微闭的双眸,盘坐的蒲团自动旋转,面向了薛讷。

    此时,薛讷才看清眼前道士的面容,一张惨白苍老的面孔,浑浊的眼眸,头发几乎全部变白,跟稻草般杂乱的盘在头顶用一跟木棍固定着。身上的道袍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散发着一阵阵的酸臭味。

    薛讷并没有因为道士的外貌而表现出任何的厌恶,自小薛大山就教导过他,不要以貌取人,况且眼前的这位邋遢的道士很明显就是一位阵法大师,能够让自己不知不觉迷失在幻境中,阵法修为能弱吗!

    看到道士转过身来,薛讷赶忙起身,向着道士弯腰拱手行礼。

    “坐吧!”道士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仍然很冰冷。

    “你能够来到这里,说明枯骨那个混蛋已经死了吧。”道士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仿佛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僵硬了般。

    “前辈!”薛讷并没有听从老道士的话坐下,而是依旧站着说道:“枯骨圣尊已经去世一千年了。”

    “哈哈,一千年?看来我这半死不活的竟然坚持了一千年,能有几个人活过一千年啊,故人估计都已不在了。”老道士喃喃自语。

    薛讷垂手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老道士的问话。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老道士突然抬起头来问薛讷。

    “是了,一定是你们触发了枯骨那个混蛋布置的《九阴九阳》大阵,你被随机传送了过来。”不等薛讷回答,老道士就替薛讷回答了他自己的问题。

    “你既然能够来到这里,且通过了我的心魔幻阵,说明我们有缘,罢了,我这门衣钵就传于你吧,我也坚持不了几天了,与其带到坟墓中去,还不如给后辈一个机缘。”老道士的眼眸突然变得清澈起来,盯着薛讷说道。

    薛讷听罢老道士的话,心中一喜,当即双膝跪倒在地,向着老道士磕头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不过薛讷这一拜并没有拜下去,也没见老道士有什么动静,但是薛讷却感觉自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托住了,阻止自己磕头。

    “我曾经发过誓,此生不再收徒,我传你我最擅长的阵法之道,与你只是结个善缘,也算是完成我当年一个不算诺言的诺言吧。”老道士说道。

    老道士抬起头看向茅屋外面的远方,眼神深邃而悠长,仿佛跨过了时间的洪流,重新回到了一千多年以前。

    ……

    “师兄,你看我戴这朵花儿好看么?”一个肩披纱巾的绿衣女子摘下一朵淡粉色的花朵别在了自己的发间。

    “好看!云儿戴什么花都好看。”一位身穿整洁道袍的青年随口应了一句,眼睛却是没有离开手中的阵法书籍。

    “那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绿衣少女跑到身穿道袍的青年跟前,摇晃着青年的手臂撒娇。

    “云儿别闹,我这本《天云八阵》还没有悟透,被师父知道了是要责罚的。”道袍青年从绿衣少女手中抽出被摇晃的手臂说道。

    “我们就去玩一会儿,不会被我爹知道的,如果我爹敢责罚你,我就揪光他的胡子。”绿衣少女向道袍青年保证。

    “云儿乖,等我看完这卷《天云八阵》就陪你出去玩好不好?”道袍青年溺爱地替绿衣少女抚顺了被风吹乱了的发梢。

    “不好!”绿衣少女嘟着嘴说道:“天天就知道看你那破阵法,不知道看那个有什么用。”

    “呵呵,我学会了可以教给云儿你啊!”道袍青年开玩笑的跟绿衣少女说道。

    “我才不要学,你教给别人吧。”绿意少女顽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

    “好好好,我教给别人!不让我的云儿为这些阵法而费心。”道袍青年说罢,正要再看手中书籍时,却被绿意少女趁他不注意,从道袍青年手中夺走了那本《天云八阵》。

    “来呀!来呀!来追我啊,追到我了,我就把《天云八阵》还给你。”绿意少女挥舞着手中的书籍向着道袍青年炫耀。

    道袍青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向着绿意少女追去,一路留下了绿意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给读者的话:

    第一章奉上,求收藏和推荐票,鼓励一下习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