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幻境
    第59章幻境

    铜三、铁六等太古城的一众人同样被挪移到了这里,并且他们看到了追缉三年的陆留痕,就在铜三和铁六商议击杀陆留痕的时候,瘦小汉子被别人追夺宝剑,瘦小汉子和刀疤大汉同时被凭空出现火球烧死的事情发生了,大殿中响起的低沉声音彻底打消了他们现在击杀陆留痕的想法。

    听到大殿中响起的那个低沉声音,陆留痕也由最初的担忧变为狂喜,在这里,闯关没有结束之前,太古城的两位统领不能斩杀自己,那么自己在这里也可以博一下机缘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地图不能用了,但是至少自己也得到了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陆留痕向着铜三和铁六两人眨了眨他那猥琐的桃花眼,竖了一个中指后便不再搭理铜三和铁六,气的铁六有气没处发,把他那把折扇摇的呼呼作响。

    “本次考验共有三道关卡,尔等需要通过三道关卡才算完成考验,每通过一道关卡,就会得到一些奖励,最终通过关卡的所有人中,在通关过程中表现最好的将得到枯骨圣尊的传承。”低沉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那,那如果没有通过关卡会怎么样?”有人壮起胆子声音颤抖着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两个选择,要么服劳役五年,要么死!”低沉声音没有一点感情。

    “第一关考验开始!”不等再有人提出问题,低沉的声音开始了众人的考验。

    眼前一阵模糊之后,薛讷出现在一座茅屋门前,茅草屋已经很破旧了,近乎腐烂的茅草上面由于常年梅雨天气,已经长出了一蓬蓬菌菇。

    茅草屋四周用篱笆围着,院子中种了一颗梅花树,不顾早春的风寒料峭,梅花树已经在枝头坚强的开出了几朵娇艳的梅花。

    “第一道关卡,得到茅屋中人的认可,成为茅屋中人的关门弟子,并且达到阵法师一级水平。”低沉的声音在薛讷的耳边响起。

    阵法师?薛讷眼睛一亮,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来这里之前还想着怎么成为真正的阵法师的,第一道关卡竟然就是成为阵法师,真是上天都在眷顾我啊,要不是顾及茅屋中人的感受,薛讷真想仰天哈哈大笑一番。

    平复了一下心情,薛讷开始思索这道关卡的考验,如何得到茅屋中人的认可,这是最重要的,如果得不到茅屋中人的认可,自己就无从学得阵法。

    薛讷对自己的阵法师资质还是相当自信的,按照《阵法基础知识通解》中所说的,能够布置出三才阵的百分之九十五都能成为阵法师,薛讷不认为自己会是那百分之五。

    薛讷整理了一下衣冠,仪容整洁能让初次见面的人对你印象提升很多的。轻轻叩响柴扉后,薛讷朗声说道:“前辈!晚辈薛讷,自幼爱好阵法,一直在寻找阵法名师,听闻前辈阵法修为高深,晚辈特来拜访。”

    薛讷的声音很清晰地传进了茅屋之中,等待片刻四周还是如刚才般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息。

    “难道这位前辈修炼走火入魔了?”薛讷不无恶意地想像。

    “晚辈薛讷,求见前辈!”薛讷提高声音又说了一遍,茅屋中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薛讷加大了叩击柴扉的力道,谁知柴扉竟然自动开了,薛讷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带着一丝好奇,薛讷抬腿进入了院落之中。

    刚跨入院落,薛讷便感觉脑袋一阵发晕,等到清醒,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一个女的正坐在床头暗自落泪。

    “这是什么地方?”薛讷头疼欲裂,刚抬起头来,又重重的落了回去。

    “小讷,你醒了!太好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床头坐着的妇女被薛讷的动静惊醒,抬起头来,却是薛讷的娘亲文雨彤。

    “啊!娘亲,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哪里啊?”薛讷看到文雨彤,心中一惊,自己不是在太古山脉枯骨圣尊的洞府中接受考验吗,怎么娘亲也在这里了?

    文雨彤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伸手摸了摸薛讷的额头说道:“傻孩子,这是咱家啊,你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怎么不认识了?你这次受伤药老没说你伤到脑子啊。”

    薛讷向四周一看,自己躺着的这个房间还真是自己从小居住的那个房间,自己还在薛家村?之前加入太古城城卫队第一营,以及到枯骨圣尊洞府寻宝都是自己做的一场梦?薛讷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虚幻的了。

    “娘亲,我这是怎么了?”薛讷刚才一起身,发现身上缠满了白色的纱布,很多地方纱布上已经被渗出的鲜血染红了。

    “你被展辰那个小人暗算了。”文雨彤提到展辰,脸上尽是一副恨恨的表情。“当初你爹得罪了城主府那个展辰,那时展辰修为低微,不敢找你爹报仇,后来你爹修为难以寸进,展辰修为大进之后,就到处找你爹报仇,不过你爹一次进山打猎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剩下我们孤儿寡母。”文雨彤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我爹进山打猎没有再回来?”薛讷有些疑惑,他记得来枯骨圣尊的洞府之前,他还回过薛家村的,他的父母亲一切都很好。

    拿手帕擦了擦眼泪,文雨彤接着说道:“幸好你很争气,小小年纪就觉醒了痕力,成为了一名痕甲战士,我们薛家村才得以继续生存下去,不过不知那个展辰不知道从哪里打听的消息,知道你爹还有你这个儿子,就找到薛家村,将你打伤,并且废了你的修为。”

    修为?薛讷心意一动,尝试运转痕力,不过这一尝试,却是让薛讷心中一沉,他的丹田散了,没有一丝的痕力存在。

    看到薛讷愣愣的不说话,以为薛讷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文雨彤抱住薛讷的头哭泣道:“娘亲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还好老天有眼,让你苏醒过来了,修为没了,做个普通人,我们也能够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的。”

    薛讷脑海中一阵混乱,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一种莫名的烦操从心底散发出来。

    “娘亲,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您先回去休息吧。”薛讷劝阻文雨彤回去休息。

    “娘亲不累,娘亲在这里陪着你。”文雨彤怕薛讷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会想不开,听到薛讷让她离开,赶紧拒绝。

    “娘亲,我没事的,我就是有点累了,想一个人躺着睡会儿。”薛讷冲着文雨彤勉强一笑。

    “真的没事?”

    “没事的,娘亲,您陪我这么多天,您也累了,回去休息会儿吧。”薛讷柔声劝阻道。

    “那好吧,你安心休息吧,娘亲去隔壁房间躺会儿,你要有什么事就喊我,你一喊我就能听见的。”听到薛讷这么说,文雨彤忽然觉得确实是有点累了,便从薛讷房间出来休息去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薛讷躺在床上,心中仔细回忆着发生的一切,对于刚才文雨彤所说的,薛讷真的是接受不了,认为这是幻觉,但是自己的丹田确实是消失了,没有了一点痕力。

    修为被废!展辰?忽然薛讷的脑海中灵光一闪,仿佛抓住了什么,但是仔细思索,却又什么都没有,薛讷有些懊恼,一拳砸在床沿上。

    “小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薛讷一拳砸在床沿的响声有点大,让惊弓之鸟般的文雨彤立即跑了过来。

    “娘亲,没事的,我不小心磕了一下腿。”看到眼窝深陷明显劳累过度的文雨彤,薛讷的心中微微一疼。

    在这个世界里,薛讷的娘亲遭受了太多的痛苦,先是丈夫进山打猎一去不回,接着是唯一的儿子被打成重伤,并且废了丹田,这些对文雨彤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

    “娘亲,您好好休息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您不用操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给你养老呢。”薛讷冲着文雨彤微笑着说道。

    “好,好!”听到儿子说的这些话,文雨彤心中一暖,往日承受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都爆发了,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薛讷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娘亲的哭声,心中也是刀割般疼痛,或许娘亲将压抑的委屈都哭出来,会好一些的。

    “既然现在一时难以发现哪个才是真实的环境,那就暂且先在这里居住下来,或许在日常的生活中会暴露出一些蛛丝马迹。”薛讷躺在床上细细分析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片段,试图从中找寻到一些线索。

    “自己是从幻境中步入了真实的生活中呢,还是从真实的生活中步入了幻境?自己所在的幻境与真实的生活一模一样,现在都难以区分出哪个才是自己真实的生活。”薛讷喃喃自语。

    《阵法基础知识通解》中曾讲到,破解幻阵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实破虚,使用暴力破坏幻境中的环境,或者杀死环境中的人,幻境自然不攻自破,没有了支撑故事进行下去的人物,故事自然就会中断,那么自己也就能够从这故事中醒来,但是现在自己都区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生活,哪个是幻境,这让自己如何去破!

    在破幻境的过程中杀错了人,会带给自己终生难以弥补的痛苦,因为幻境中出现的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即使自己知道了哪些人是虚幻的,却也是下不去手的。

    给读者的话:

    先预告一下,周日习惯休息,不用上班,周日两更,各位读者大大砸些推荐票过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