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生死兄弟【求推荐】
    第章生死兄弟

    仓促的防御期间,薛讷忽然看到了远处巍峨的高山,如同一座大钟,稳稳的矗立在天地之间,稳如泰山,厚重如斯。

    薛讷的眼睛一亮,毕铎的攻击不正是稳重而势沉,隐隐吻合了大山的意蕴,光靠人力是不可能承受一座大山的,但是大山虽然沉重刚猛,却不知水处柔弱,柔能克刚,水有一种韧性,水滴石穿。

    当下,薛讷的枪势发生了变化,不再跟之前一样与毕铎的大砍刀碰撞,而是枪法变得柔缓,如同翩翩起舞的舞女,枪法轻盈,浑不着力,但是每次点在毕铎大砍刀上面,却让毕铎的大砍刀改变了劈砍的方向。

    薛讷的枪法也如同毕铎的大砍刀一般连绵不绝,每次与大砍刀着力都落在相同的一个点上面。

    毕铎越打越痛快,刚开始时还小心翼翼,怕不小心伤到薛讷,不过后来看到薛讷在自己的猛烈攻势之下依然如风雨中摇摆的青松一般,虽然飘摇,但是却始终是屹立不倒,便渐渐放开了束缚,痛快的与薛讷比试起来。

    一百招很快就过了,但是薛讷毕铎二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两人棋逢对手,枪来刀往,打得好不激烈。

    不知不觉之间,毕铎汇集在宽背大砍刀中的痕力越来越多,他的痕力是火属性的,澎湃的痕力汇集后,毕铎的宽背大砍刀上散发出灼热的温度,普通人根本就不敢近身。

    面对毕铎散发灼热高温的大砍刀,薛讷的感受最为清晰,热浪一层层从大砍刀上涌来,薛讷额头上的汗珠刚出来就被蒸发掉了。

    面对毕铎高温灼热的大砍刀,薛讷的丹田痕力输出逐渐发生了变化,之前直接从丹田大气旋出来的流向经脉的痕力从大气旋出来后,又流进了大气旋旁边那个冰蓝色的小气旋中,从小气旋出来,薛讷的无属性痕力转变成了冰属性的痕力。

    薛讷黑黝材质的暗月枪在他冰属性痕力的灌输下,同样变成了黑蓝色,随着枪头摆动,在空气中留下一些冰渣破碎的细末。

    薛讷冰属性痕力对毕铎的火属性痕力有一定的抗性,但是二者境界的巨大差距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毕铎已经达到了铜甲武者八阶巅峰,不管是痕力储量还是力量速度方面,都远超薛讷,薛讷能够在毕铎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也足够他骄傲了。

    虽然薛讷还有一张没有使用的底牌——《大无畏术》,但是谁又敢说毕铎就没有隐藏的底牌呢,再说了,两人属于切磋,并不是生死对战,薛讷对一掌盖天掌握的并不熟练,施展出来一个不慎,还会伤到自己。

    瞅准间隙,薛讷虚晃一枪向后翻跃出了战斗圈,向着毕铎拱手说道:“将军实力惊人,小子甘拜下风。”

    “哈哈,你小子倒挺会做人,你也没有输,虽然我压制了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与你保持同一境界的力量与速度战斗,却也占不到一点优势,后生可畏啊。”毕铎冲着薛讷摆摆手说道。

    薛讷闻言心中一惊,自己与毕铎一战,基本能打成平手,还以为自己能够越级挑战了,殊不知毕铎是压制了自己的修为,与自己相同修为仍然与自己打了一个平手,看来自己有点自大了,所有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人,都有自己的奇遇和机缘,自己拥有的那点奇遇并不值得沾沾自喜。

    毕铎拿起自己的那把宽背大砍刀说道:“你的冰属性痕力很少见,竟然能够形成极点冰冻,将我的大刀都穿透出一个小洞。”

    薛讷抬头看去,只见毕铎手中的那把宽背大砍刀刀身上出现了一个小拇指头大小的孔洞,原来自己的痕力转换为冰属性痕力后,通过手中的暗月枪将冰属性痕力压缩成一点释放,连续多次与毕铎的大砍刀撞击在一点,冷热相击之下,在大砍刀刀身上穿透出一个小洞。

    毕铎将大砍刀放回云影豹背上的刀鞘中,向着薛讷问到:“小兄弟贵姓?你既然是薛家村的人,可认识一个叫薛大山的人?”

    听到对方提到自己父亲的名字,薛讷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小子名叫薛讷,您所说的那个薛大山正是家父。”

    “哦?”听到薛讷说薛大山是他的父亲,毕铎不禁喜出望外,一来这么快就能打听到好兄弟的消息了,二来为薛大山有这么一个天赋异禀的儿子而高兴,当初薛大山因为功法原因卡在黑甲战士七阶,心灰意冷之下回到了薛家村,一直是薛大山心中的遗憾,现在他的儿子这么优秀,薛大山这个做父亲的这下应该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哈哈哈,贤侄啊,咱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啊,按照辈分,你应该喊我一声叔叔的,我和你父亲当年可是生死兄弟啊。”毕铎大笑着说道。

    “叔叔?”薛讷被搞蒙了,怎么路上遇到一位将军,打了一架,就变成了叔叔。

    看到薛讷疑惑,毕铎解释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毕铎,在城主府当差,当年和你父亲一起在城主府当差时,你父亲还救过我好几次性命呢。你父亲平时有没有向你提起过我?”

    薛讷还是一脸的迷茫,摇了摇头。

    毕铎的笑容不由的一滞,一张老脸难得的红了。这也难怪,路上遇到一个天赋很高的小子,一打听是自己好兄弟的儿子,但是好兄弟的儿子竟然没有听他父亲提到过自己,换做谁都会觉得尴尬的。

    毕铎不知道,薛大山之所以没有向薛讷提起过毕铎,主要是希望薛讷做一个独立的人,不是处处依靠别人,如果薛大山告诉薛讷在城主府他还有一个好兄弟,怕以后薛讷会不自觉的去寻找当做自己困难时的靠山。

    毕铎打了一个哈哈,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说道:“我和你父亲十几年没有联系过了,你没有听你父亲说过我也很正常,等见了你父亲,你父亲自然会向你介绍我的。”

    “你父亲带着你们薛家村的人都躲到哪里去了,你把他们都喊回来吧,放心,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让你们薛家村有什么事,别说你们杀了一个税务官,哪怕你们杀十个,不管有理还是没理,都不碍事的,多大点鸟事啊。”毕铎大言不惭的说道,作为城主府卫队营第一营的大统领,他也有资格这么说。

    薛讷暗道:“听这人口气,与父亲应该是很熟悉的,不如暂且相信他一回,带他去见父亲他们。”

    想到这,薛讷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父亲他们现在躲在一个你们城主府找不到的地方,带您去见我父亲倒也可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带您一个人去,您的这些亲兵不能跟随。”

    如果眼前这个将军居心叵测,到时候即使他敌不过,也能拖住一段时间,让父亲等人转移,但是如果带上亲兵的话,他薛讷就有点顾此失彼了。

    “好,没有问题。”毕铎豪爽的答应了,没有一点犹豫。

    “崽子们!”毕铎转过头看向他那群亲兵说道:“你们先回城去吧,我过两天就会回来的。”

    “对了,留下一匹马!”毕铎看到薛讷是孤身一人,周围并没有什么坐骑,又让亲兵留下了一匹马。

    跟随毕铎来的亲兵向着毕铎抱拳行礼后,骑着马匹如同一股洪流般向着太古城方向奔去,原地只留下一匹马和毕铎的那只云影豹。

    亲兵们是一点都不担心他们统领的安危的,毕铎的实力,放在太古城中都能排在前三了,如果出现毕铎都对不不了敌人,他们去了也没有一点用处的。

    看着他的亲兵们都离开了,毕铎对薛讷说道:“走吧,我们去找你父亲吧,十几年没有见过了,你父亲他还好吧?”

    薛讷将暗月枪拆成两截背在背上,一边向着马匹走去,一边说道:“父亲一切都好,多谢将军挂念。”

    看着薛讷淡淡的神情,毕铎知道薛讷对他的戒心还没有完全消除,也不介意,翻身跨上云影豹,等着薛讷上马。

    薛讷从小到大还没有骑过马,看到那群亲兵轻松自如的骑在马上驰骋,以为很容易,当下也学着他们骑马的样子,拉住马缰绳后,扭腰翻身上马。

    上马后,薛讷学着双手抓住马缰绳一抖喊道:“驾!”可是坐下的马并没有任何动作,与他想象的策马奔腾大相径庭。

    薛讷又抖了几下马缰绳,不停地喊“驾,驾”,但是这匹马却像跟他作对似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毕铎看着薛讷驾驭马匹,不禁莞尔,到底还是孩子,没有经历过骑马,当下开口道:“骑马不是光靠抖缰绳的,在抖马缰绳的时候,脚尖需要在马肚子上轻点一下,这样马儿就知道你要让他前进了。如果要停下来,就用腿夹住马肚子,将马缰绳向后拉,这样,马儿就停下来了。”

    薛讷按照毕铎教他的,用脚尖轻点马儿的肚子,果然,刚才还一动不动的马儿开始慢步跑动起来。

    不过马儿一跑动,薛讷却是坐不住了,马儿在跑动起来一颠一颠的,薛讷在马背上左摇右晃,差点坐不住摔下来,幸好他及时运转痕力使出千斤坠,将身体与马背紧紧贴在一起,这才避免了坠马。

    薛讷和毕铎一马一豹向着薛家村迁移的方向奔去,从他们的背影还可以看到薛讷在马背上摇晃着……

    给读者的话:

    求个收藏和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