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治愈【跪求收藏】
    第40章治愈

    吃了魔兽肉食的猎人队员们一个个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跟着薛讷将《长生拳》已经打了二十遍了,依然是生龙活虎,放在以前,能连续将《长生拳》打五遍就已经很厉害了。

    汗水从他们身体的各个毛孔中流出来,浑浊而发黑,慢慢的,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腥臭味,就像是几十年没有洗过澡的那种味道一样。

    腥臭味越散越大,很多人都快忍不住了,但是薛讷没有让他们停下来,他们不敢停,自从薛青虎因为在龟背山右臂被鬣狗咬断而从猎人队副队长位置上退下去,薛讷就接任了薛家村猎人队的副队长,在猎人队都是认实力的,武力强大自然会得到大家的认可。

    就在大家努力忍受周围的腥臭味时,突然站在第一排打着《长生拳》的薛水生拳势发生了变化,每拳打出来都是虎虎生风,气势比起周围的人强了一大截。

    薛讷看了一眼薛水生的拳势变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但是他依然带领众人一遍又一遍打着《长生拳》。

    二十遍……二十五遍……三十遍……四十遍……

    等到第五十遍《长生拳》打完,和薛水生一样拳势发生变化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个人,占到了总人数的六分之一。

    对于这个人数,薛讷已经很满意了,因为这十个在打《长生拳》过程中,拳势发生变化的人都是痕力觉醒的人。这个数字放在薛家村可是很震惊人的,要知道,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薛家村一直就只有薛大山一个人痕力觉醒,前两年薛讷痕力觉醒,这么长时间了,就只有可怜的两个觉醒痕力的人,可见痕力觉醒是多么的困难。

    薛讷在上华圣者曾经闭关的那个山谷呆了七个月时间,那段时间饿了就吃猛犸巨兽的肉,渴了就喝山泉水,通过连续七个月食用魔兽肉,薛讷发现自己每次吃完魔兽肉后,身体中的细胞都会特别活跃,像似吃了什么大补的东西般欢呼雀跃。

    从那时候开始,薛讷就琢磨,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觉醒痕甲,之所以不能觉醒痕甲,是不是外界给予的刺激不够。或许是因为每个人身体中痕甲潜伏的有深有浅,潜伏浅的很容易就能觉醒痕甲,可是潜伏深的,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觉醒痕甲,如果受到额外的刺激,潜伏的痕甲是不是就能够觉醒?

    现在,薛讷借助七级魔兽的血肉和天材地宝寒冰灵髓混合的肉汤,让薛家村一下子觉醒了十多个痕甲战士,薛讷更加认定了痕甲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只是身体细胞没有得到足够的刺激而已。

    薛讷没有告知这十个人说他们觉醒了痕力,只是下令解散队伍,让他们回家洗澡去了,这么多人身体中排出腥臭杂质,腥臭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谁都受不了。

    一个人的痕力觉醒后,如果没有人给他功法,引导其修炼,估计这个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觉醒了痕力,这也是很多大家族设置有专门引导坊的原因了。

    薛讷解散猎人队后,就立即向着家里奔去,他父亲薛大山现在正躺在床上,旁边围着文雨彤和药老薛穆。

    薛讷没有让父亲立即服食魔兽肉汤,而是端了一些放在家里的小锅中继续炖着。毕竟薛大山和其他身体受伤的人情况不一样,薛大山现在是全身经脉俱断,左腿和右臂骨折,受伤比较严重,如果随便服用这些魔兽肉汤,容易出现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薛讷回来后,这才开始给薛大山一点点喂食魔兽肉汤,有薛讷在旁边,出现一些意外,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了,为了保险,连药老都喊过来了。

    一大碗肉汤吃完了,薛大山的脸庞由苍白逐渐变得红润,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小汗珠,文雨彤在一旁紧张的用手绢给薛大山擦着汗珠。

    薛讷控制痕力探查了一下父亲的身体情况,发现父亲折断的左腿和右臂骨骼细胞已经开始活跃,不断分裂生长,都开始向着痊愈发展。但是父亲身体中的经脉却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断裂和堵塞严重。断裂的经脉不能治好,即使薛大山的胳膊和腿治好了,还是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

    一定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到的!薛讷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大脑飞速思考着。

    “嗯?经脉?寒冰灵髓!”这几个词突然从薛讷脑海中冒了出来。

    “对,当初在太古山脉那个不知名山腹中,小毛让我服用寒冰灵髓后,我的经脉开始变得晶莹透明,经脉强度得到强化。寒冰灵髓才是治疗静脉的特效药。”薛讷一拳砸在掌心,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当下,薛讷让母亲端来一大碗水,在里面滴了五滴寒冰灵髓,让母亲给父亲喂服,而他则将一缕精神力附着在痕力上,进入父亲的身体内部观察着父亲经脉的变化情况。

    薛讷不敢滴入太多的寒冰灵髓,他带回来的可是精华寒冰灵髓,他当初服用时,服用一滴就需要他的身体用很长时间去适应。现在父亲经脉俱断,修为被废,比普通人更加不堪,薛讷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一大碗滴入了寒冰灵髓的水被薛大山喝了下去,果然和薛讷猜测的一样,薛大山体内的经脉开始缓慢的被修复,一碗水喝完,薛大山体内的经脉已经被修复了将近三分之一,效果很是明显。

    在旁边一直给薛大山把着脉的药老也是一脸的惊奇,这么神奇的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仅仅几滴灵液,就能让断裂的经脉重新生长在一起。

    看到薛讷用装水的大葫芦往外倒灵液,药老忍不住说道:“小讷啊,回头把你这神奇的灵液也给老头我几滴,让我研究研究如何?”

    薛讷知道药老一生痴迷于研究各种药材,而且他这葫芦中装有的寒冰灵髓还有很多,给他几滴也无所谓,当下就满口答应了。

    三大碗滴有寒冰灵髓的水喝下肚子,薛大山断裂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了,随着经脉的恢复,薛大山逐渐清醒过来。

    看到薛讷,薛大山很是高兴,现在自己能够完好的躺在这里,那说明儿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很厉害的地步,至少黑甲战士八阶巅峰的东方赤没有把自己的儿子怎么样。

    薛大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何止是厉害,基本快接近变态了,不光越级挑战,还将东方赤和石霸天两人都废了修为。

    随着吃下的魔兽肉药性的发作,薛大山面部通红,全身发热,随手一掀被子竟要下床出去透透气。

    这可把文雨彤和药老吓坏了,要知道,那会儿薛大山还是一个经脉俱断、左腿和右臂折断的生命濒危的病人,而这会儿竟然要站起来走出去外面透气,超出常理的举动让文雨彤和药老如何不担心。

    薛讷在旁边拦住母亲和药老微笑说道:“不碍事的,给父亲服用的魔兽肉和寒冰灵髓药性应该已经在身体内起到了作用,父亲现在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或许还会有额外的惊喜呢。”

    看着薛大山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院子里,文雨彤是惊喜异常,而药老则是惊讶的张大的嘴,短短一顿饭的功夫,就让全身瘫痪的人变得跟正常人一般,这种事他活了一辈子还没有遇见过,对于薛讷的那种灵液,药老更加期盼了。

    薛大山走到院子里,雪花依然在洋洋洒洒的飘落,天气虽然阴沉,但是薛大山却不觉得怎么沉闷了。

    外边天气的寒冷,让薛大山更加觉得身体中的热,当下将长衫一脱,在院子里打起了《长生拳》。

    薛大山将《长生拳》练了大半辈子了,各种招式精华早已熟烂于胸,他打出的《长生拳》和别人的打出的《长生拳》相同的招式,却带给人不同的韵味。就像喝茶,别人都是越喝越淡,但是薛大山却是越喝越令人回味无穷,薛大山打出的《长生拳》带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老村长忙完了村里的事,走进薛讷家门口,刚好看到薛大山在打拳,老村长当时就愣在了门口,大山不是被震断了经脉,打断了左腿,怎么现在却在打拳?突然他像想明白了什么,转身就向外面跑去,奔跑的目的地正是那些受伤的村民家中,老村长七十多的人了,竟然能够跑得这么快。

    薛大山打了几遍《长生拳》,身上也是渗出很多灰黑色的腥臭杂质,当下进屋冲了个澡,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出来,随着薛大山出来,包括文雨彤在内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亮,以前那个被废掉丹田邋里邋遢的薛大山不见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稳重沉稳的薛大山。

    “小讷!小讷!”突然门外传来了老村长的声音,接着便见到老村长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屋里大声说道:“小讷,你的那个魔兽肉汤太神奇了,所有受伤的人员伤都痊愈了,个个生龙活虎的,跟你老子一个样啊。”老村长说着还捏捏薛大山的胳膊肌肉,确定一下薛大山是不是真的痊愈了。

    给读者的话:

    跪求收藏和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