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迁移【求推荐票】
    第37章迁移

    “噗!”虽然软剑替东方赤卸去了很大一部分力道,但是剩余的力道依然让东方赤胸膛塌陷,受了重伤。

    遭受重创的东方赤精神立即萎靡了下去,再也无力站起来。

    “嗖!”薛讷快速欺近东方赤身前,手中暗月枪没有任何犹豫,“噗哧”一声刺进了东方赤的丹田。

    “你好狠!”东方赤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

    “欺凌别人之前,就要做好被别人欺凌的准备。”薛讷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薛讷转过头不再看东方赤,而是拿着滴血的暗月枪向着倚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朱达贵走去。

    “你,你别过来!”我们的税务官大人此时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般,从高点“唰”的一下冲入了低谷,唯一不同的是他坐的过山车进入低谷以后再也没有了向上的高点。

    “薛,薛讷,这和我没,没有关系。你父亲丹田是展辰废的,他的经脉是东方赤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弄断的,还有双腿,是,是我那个狗奴才打断的,我可以把那个狗奴才交给你处置,求你放过我。”朱达贵仔细回想着薛大山受伤的过程,将打伤薛大山的人分析的清清楚楚,唯一漏掉的就是他,侯坤打断薛大山的腿还是他吩咐的。

    薛讷冷漠的看着他,一言不发,继续向着朱达贵的跟前走去,暗月枪尖上的鲜血一滴滴滑落在地面,形成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不,薛讷,薛大爷,求您别杀我,我还可以告诉您一件事。”朱达贵看到薛讷暗月枪上滑落在地上的那一道长长的血痕,心中恐惧到了极致。

    薛讷行走的步伐稍微缓了一下。

    朱达贵看到薛讷放缓的步伐,眼神一亮,立即加快了语速说道:“其实薛家村的赋税一直都是每年一百痕金币的,但是去年展辰大人随我来薛家村收取赋税的时候,要求我将薛家村的赋税由每年一百痕金币提高至二百痕金币,下官官小言微,只得听从。”

    “那今年的赋税呢?”薛讷站在朱达贵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那个,那个是下官,下官一时财迷心窍,起了贪心,才想多收的。薛讷,不,薛大爷,您放心,以后薛家村每年的赋税都不会再收了,下官向您保证。”朱达贵紧张的语无伦次。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您以后想收也没有机会了。”话音刚落,薛讷手中的暗月枪就刺入了朱达贵的胸膛。

    “啊!”“不要!”朱达贵的惨叫伴随着老村长的制止声同时响起。

    老村长那会儿惊怒交加,喷出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经过众人救治,这会儿才悠悠醒转,刚醒来就看到薛讷杀死朱达贵的过程。

    随着薛讷长枪的刺入,朱达贵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老村长在旁人的搀扶下来到薛讷的跟前,薛讷赶紧收起暗月枪,将老村长搀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小讷啊,你太冲动了,你不应该杀死城主府税务官的,你杀了他,城主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派出城主府卫队来咱们薛家村的。”老村长给薛讷分析杀死城主府税务官的后果。

    “那,德才爷爷,那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因为我的一时冲动而连累了薛家村的所有人啊?”薛讷听到老村长说到的后果,心中也有些后悔。

    “没什么大事的,咱先把这烂摊子收拾了。”老村长看到被废掉丹田的东方赤、石霸天等人都看向他们这里,轻咳一声,提醒薛讷先处理掉闲杂人。

    东方赤、石霸天被薛讷废掉了丹田,而且身受重伤,薛家村的人很容易就把两人捆了起来。其余的侍卫看见他们的队长都被捆起来了,也都不敢反抗,乖乖的被薛家村的人捆了。

    薛讷转过身,正准备去处理朱达贵的跟班侯坤,毕竟他父亲的右腿是侯坤打断的,而且侯坤竟然还妄图调戏他的娘亲。

    不过还没等薛讷迈开脚步,右臂就已经被人拉住了,薛讷转过身,发现他的娘亲文雨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刚哭过的文雨彤两只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泪眼婆娑。

    “小讷,让娘亲看看,有没有受伤?”文雨彤急切的拉着薛讷转来转去,观察薛讷全身上下有没有受伤。

    “娘亲,我没事,我找到了父亲当初去的那个洞府,并且得到了传承,现在的我现在可厉害了。”薛讷用袖子帮母亲擦了擦眼泪。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小讷,你快去看看你父亲,他快不行了。”看到薛讷没事,文雨彤立即想到了丈夫的伤势。

    薛讷拍拍文雨彤的后背说道:“娘亲,您放心,我刚才感应过父亲的伤势,他的伤势我这里有东西能够治好,没准还能让父亲重新拥有丹田,继续修炼痕力呢,现在先让我帮父亲把仇报完。”

    薛讷转身走到已经被捆绑住的侯坤跟前,还没等薛讷说话,侯坤就已经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薛大爷,这些都是朱达贵那个狗官让我干的啊,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可是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他们都靠我在朱达贵府里当差得来的微薄薪水生活,我这都是被逼的啊。”

    薛讷憎恶的看了侯坤一眼说道:“就算是被逼的,那也是你自愿被逼的,下辈子跟主子多长个心眼,不是什么样的主子都能跟的。”

    侯坤还正在领悟薛讷的话时,薛讷手中虚影闪动,暗月枪已经被薛讷刺入了侯坤的胸膛内。

    随着经历事情的增多,薛讷已经有了自己的世界观,有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凡是对他好的人,他会加倍回报,但是凡是对他不好的,那他也会加倍回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暗月枪一甩,已经断气的侯坤便如同破麻袋般被薛讷甩到了墙角,薛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如同扔了一袋垃圾般随意。

    生活的巨大变故,弱肉强食的随意欺凌,亲人的死亡和残废,让薛讷那颗曾经阳光四射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对于敌人,杀伐果断毫不留情,因为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法律是强者制定的游戏规则,只有强者才会受到众人的尊重,弱者永远都是被欺凌的对象。

    薛讷处理了侯坤之后,他父亲的仇暂时算是告一段落,走到老村长跟前,另外一个族老薛德茂也在,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处理今天发生的事情,城主府税务官来他们村收取赋税,却被他们斩杀,这对城主府的尊严是一个极大的挑衅,挑衅城主府,就是挑衅风月帝国

    以薛家村目前的实力,别说风月帝国,仅仅太古城城主府他们都挑衅不起,但是他们现在斩杀了太古城的税务官,捅下了大娄子,估计要不了多久,太古城的城主府卫队营就会开进他们薛家村。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道理是由实力强大的人来讲的,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所以,薛家村的众人都很担心,担心到时候城主府卫队营用拳头跟他们讲道理,对薛家村进行屠村。

    薛家村的青壮年几乎全部都聚集在了议事大厅,大厅中很安静,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埋怨薛讷冲动斩杀了城主府税务官给薛家村带来了灾难。

    危难时期见真情,在薛家村被蹂躏、别欺负的时候,是薛讷回来解救了他们,现在没有人提出将杀死税务官的罪魁祸首薛讷交给城主府,这就是薛家村,一个让薛家村所有人尽心尽力去维护,去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壮大的薛家村。

    老村长看着周围静静站立的众人,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烁着一种坚毅,没有畏惧和退缩。

    轻咳一声,老村长用他那略带沧桑的声音开始讲话:“族人们,今天在这里,我要向各位先道个歉,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把薛家村带领好,不但没有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反而还要遭受别人的欺凌,我愧对薛家村的列祖列宗。”老村长的话没有说完,就已经几度哽咽。

    平复了一下心情,老村长继续说道:“今天我们为了不继续受到欺凌,杀死了城主府的税务官,损了城主府的威严,很快,我们可能就要面对城主府卫队营,我们面临的很有可能是屠村。”

    “我想问一句,今天斩杀了欺凌压迫我们的城主府税务官,你们后悔吗?”老村长突然抬高了声音问道。

    “不后悔!”所有人的回答整齐而震耳欲聋。

    “城主府卫队营过来,你们害怕吗?”

    “不害怕!”

    “德才爷爷,我们干死城主府那群王八蛋。”

    “就是,德才叔,人活一世应当活的轰轰烈烈,即使是死,我们也会拉两个垫背的。”

    听这周围七嘴八舌的讨论,老村长还是比较欣慰的,毕竟薛家村还是一个紧紧凝聚在一起的大家庭。

    老村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大家静一静,经过我和德茂讨论,我们决定带领薛家村——迁移!”

    给读者的话:

    求推荐票,求向朋友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