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初显威【求收藏】
    第36章初显威

    “铛”的一声,从薛讷后边偷袭他的刀不出意外的被薛讷的暗月枪挡了下来,对于已经形成识海,感知能力放大的薛讷,如果被人偷袭成功那才是个笑话呢。

    “既然你先冒了出来,那就拿你开刀了!”薛讷转身,举起暗月枪向着偷袭他的那个人横扫过去。

    偷袭薛讷的这个人是石霸天,他看到薛讷现在是黑甲战士七阶,比自己等级低,为了在朱达贵跟前表现自己,石霸天就趁着薛讷将注意力集中在东方赤身上的时候,悄悄地潜伏到了薛讷的附近,然后突然发力,想出其不意将薛讷斩掉,即使斩不掉也能将其重创。

    可惜他低估了薛讷的实力,在他悄悄向着薛讷移动的时候,薛讷就已经注意到他了,薛讷精神力的暴涨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虽然现在还不能做到精神力外放,但是对于周围的感知能力却是放大了无数倍,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觉察到。

    石霸天偷袭不成,为了能够迅速解决掉薛讷,第一时间将痕甲穿在了身上。石霸天的痕甲颜色是土黄色的,属于土属性的痕甲,注重防御。

    薛讷也将痕甲穿上了,兔子搏鹰尚且全力一击,虽然他现在的实力与铜甲武者一阶差不多,但是为了不出现意外,还是得处处小心,没准一个实力低微的人就会让他万劫不复。他记得他父亲给他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大将军,每次打仗都是战无不胜,但是这个将军好酒,酒后还喜欢打骂士兵,最后被一个他经常打骂的普通士兵在他酒后割下了脑袋。

    薛讷的痕力之前是黑色的,没有任何属性,自从修炼了《太古重生诀》精神力功法后,黑色的痕力却是开始逐渐变淡,现在出现在薛讷身上的痕甲已经是灰色了,估计随着薛讷《太古重生诀》修炼境界的提高,修炼出的痕力最终会变为无色的痕力。

    唯一让薛讷有点郁闷的是,他的痕力颜色虽然改变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附加属性,好在因为服用赤鳞蟒蛇蛇胆和寒冰灵髓的原因,在丹田中凝聚出了一个冰属性的小气旋,可以让他发出寒冰属性的痕力,也算是对他的一个小小的慰藉吧。

    石霸天穿上土属性痕甲之后,整个人顿时显得厚重了许多,冲过来时脚踏在地面上,发出和大地共鸣般的“咚咚”声。

    石霸天拿着他的金背大砍刀施展《重劈九式》向着薛讷砍过来。《重劈九式》属于兽级中阶功法,是城主府卫队小队长级别以上人员才能修炼的功法,这种功法适合在战场上直来直往的那种战斗,纯粹依靠自身力量,以力压人。

    石霸天也是看到薛讷年轻,另外薛讷的痕力让他看不出其具有何种属性,本着保守起见,就施展了这个《重劈九式》,一力降十会。

    看见石霸天试图用纯粹的力量碾压他,薛讷冷笑一声,暗月枪一摆,就向着石霸天的大刀迎去。

    “铛”的一声,薛讷的暗月枪尖丝毫无误的点在了石霸天的刀刃上,石霸天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加上他金背大砍刀的反震之力,顿时身体不稳,向后退去。

    石霸天身体不稳,不代表薛讷身体也不稳,薛讷自从被赤鳞蟒蛇蛇胆和寒冰灵髓强化过身体之后,实力媲美铜甲武者一阶,这种媲美指的是力量、速度、丹田中痕力储量均媲美,所以说石霸天跟薛讷比力量大小,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要知道黑甲战士和铜甲武者可是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即使是黑甲战士八阶巅峰,和铜甲武者一阶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石霸天步履蹒跚向后倒退,薛讷暗月枪枪头虚晃紧随石霸天而去。

    “锵”“噗哧”

    薛讷现在的出枪速度,一个眨眼可以刺出十几枪,石霸天用大砍刀挡住了刺向胸口的暗月枪,却没有挡住刺向小腹的,结果被薛讷刺入了小腹丹田处。

    对于前来冒犯薛家村的敌人,薛讷从来就没有仁慈之心,就跟打猎一样,如果仁慈,有可能会被临死的野兽反扑。

    手中暗月枪一转,只听见“啵”的一声,就跟刺破了一个气泡一般。

    石霸天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因为他的丹田被薛讷废了。

    薛讷与石霸天交手的时间太短了,东方赤等人认为石霸天凭借黑甲战士八阶完全可以碾压黑甲战士七阶的薛讷,哪怕不能碾压,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

    但是他们都算计错了,仅仅交手半个呼吸时间,薛讷就已经刺破了石霸天的丹田,这时东方赤才反应过来。

    “好胆!大胆狂徒,在我眼皮底下废我城主府卫队将士修为。”东方赤一直平静的脸色微变,当即纵身一跃,向着薛讷的方向奔来。

    仅仅一个瞬间,东方赤的身影就已经到了薛讷的面前,右手向前一抬,一柄一指宽的软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在痕力灌输下立即变的笔直,向着薛讷的喉咙处刺来。

    东方赤的身上闪耀着淡淡的青色,不难看出他的痕力属性是风属性,对速度有着很大的加成作用。

    “唰!”薛讷被东方赤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吓了一大跳,迅速向后仰着倒飞出去,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东方赤刺过来的软剑。

    几缕头发飘飘摇摇从薛讷的眼前落下,薛讷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要不是刚才反应快了一点,那现在自己的喉咙上绝对会出现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

    看来自己因为实力暴涨,有点自大了,戒骄戒躁,薛讷暗自反省。

    “咦!”看到薛讷竟然挡住了自己的必杀一击,东方赤不禁有点惊奇。东方赤刚才那轻飘飘的简单一刺,看起来没有任何技巧,但实际上却是东方赤根据自己的风属性痕力自创的一式剑法,并命名为“一剑封喉”,寓意杀人只需一招。

    东方赤的“一剑封喉”将自身的风属性痕力发挥到极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突进至对手的近前,利用他那神出鬼没的窄边软剑突然刺出,加上软剑剑刃狭窄,出剑时不会提前带出剑风,让人防不胜防。利用“一剑封喉”的出其不意,已经让东方赤将好几个与他同阶的对手斩落剑下。

    “有点意思,值得我全力出手了。”东方赤剑招一变,身子如鬼影般飘忽不定,手中软剑化作万千剑雨笼罩向后退中的薛讷。

    “比速度,我也会。”薛讷冷笑一声,施展起《龙翔术》,身形移动速度同样奇快无比,周围围观的人只看到两道虚幻的人影在快速移动,但是却看不清哪个是哪个。

    文雨彤看到儿子回来,一边伤心夫君的伤势,另一边心却揪的紧紧的,担心着战斗中的儿子的安危。

    “铛铛铛……”薛讷和东方赤两人都是以快打快,交手不过两个呼吸间,两人的武器却已经碰撞了几百下。

    随着战斗的持续,东方赤和薛讷两人的脸色却是两种不同的表现。东方赤的脸色随着战斗的持续越来越焦急和难看,他已经将他的速度施展到了极致,利用极致的速度从各个方位寻找薛讷的防守弱点,试图偷袭。但是薛讷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大山,给他一种沉重而厚实的感觉,到处都是防守弱点,但是到处又都不是防守弱点。

    东方赤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薛讷在与东方赤的对战中,将他领悟的自然意境融入了战斗之中,虽然还只是一个很粗浅的自然意境雏形,但是那也是意境。

    随着自然意境的逐渐融入战斗中,薛讷发现原来对战斗的那种不可控的感觉慢慢消失了,他与东方赤的这场战斗开始由他主导,心意所致,东方赤的一招一式在薛讷的眼中逐渐变得缓慢,甚至可以提前察觉东方赤的招式轨迹。

    试想两个人打架,还没有打之前,一个人就知道另一个人要出那只拳头,那结果必然是不言而喻的。现在的薛讷就是提前知道对方要出哪只拳头的那个人,薛讷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掌控。心意所致,无所不至。

    东方赤郁闷的要吐血,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脱得光溜溜的人,在薛讷跟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他的意图薛讷都能提前知道,但是薛讷的意图他却一无所知。

    “哼,不和你玩了。”薛讷尝试过了将自然意境雏形融入战斗中的效果后,立即将暗月枪一摆,使用痕力瞬间进入双臂经脉,利用痕力爆发,碾压式的将长枪拍向东方赤的胸口。

    “挡住!”东方赤怒目圆睁,喷出一口一口鲜血努力抵挡着暗月枪的拍击。

    “咔嚓!”东方赤的精钢软剑虽然有他源源不断地灌输痕力,但是在薛讷爆发痕力大力抽打之下,依然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道,断为了两截。

    “铛!”“嘭!”

    随着断剑落地,薛讷的暗月枪抽在了东方赤的胸口上,很明显的看见东方赤的胸口顺着暗月枪的抽打痕迹凹陷下去一块。

    给读者的话: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动动手指加个收藏,点个推荐、、万分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