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怒火(下)
    第35章怒火(下)

    朱达贵抬起一只脚踩在薛大山满是血污的脸上狞笑道:“杂碎,你刚才不是很勇猛,打大爷不是打得很爽吗?现在怎么不打了?起来打继续打啊?”

    薛大山死死盯着朱达贵,全身经脉寸断的他已经汇聚不起一丝力气,鲜血不要钱般从薛大山的嘴角汩汩流出。

    “没有力气起来打了啊,那大爷我可要还手了。”朱达贵丝毫不顾及薛家村众人愤怒的眼神,拥有绝对优势的他现在就是这个地方的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侯坤,过来!”朱达贵狞笑一声,嘴角现出一丝残忍,吩咐道:“你去替我打断这个杂碎的双腿,爷我亲自去还嫌脏了手。”

    “好嘞,爷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侯坤高兴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侯坤本身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去年被薛大山踹了一脚,一直记在心上,可惜没有报仇的机会,现在听到朱达贵交给他这么一个任务,高兴的心花怒放,差点冲上去抱着朱达贵亲一口。

    听到朱达贵对侯坤的吩咐,老村长再次向着朱达贵磕头请求道:“朱大人,大山已经被你们打残废了,这辈子估计都会躺在床上了,求您大人大量放过他吧。而且大山还有一个儿子,外出去太古山脉探险,如果他回来,这段恩怨就不好化解了。”

    “嗯?”朱达贵猛然转过头来,死死盯着盯着老村长阴森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小人不敢,小人说的只是实情。”老村长赶紧磕头。

    “那个小子能有我们东方队长和石队长厉害吗?薛老头,你再危言耸听,我也让你尝尝这根棒子的滋味。”侯坤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棍,听到老村长的话,立即不满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报仇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至于说的那个薛讷回来报仇,他丝毫不惧,这些年还没见过有哪个人能够孤身一人对抗城主府的。

    “哼!”朱达贵沉着脸喝道:“这个人殴打本官,必须付出代价,薛村长,你如果不想整个薛家村替他陪葬,就闭上嘴。侯坤,先去打断他的两条腿。”

    “大人,不要啊!”老村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站起来向前猛跑几步,扑上去抱住了侯坤的左腿,说道:“老朽愿意替大山承受大人的惩罚,还请大人放过他。”

    “滚一边去!“侯坤这会儿正思考着如何折磨薛大山呢,哪有功夫跟这个老头墨迹,当下,左腿向前使劲一踢,将老村长甩到了一边。

    可惜很多事都是很碰巧,老村长被侯坤这一甩,“哐当”一声碰到了旁边的桌子腿上,额头上鲜血汩汩流淌而下,当下便没有了声息。

    “老村长!”

    “德才叔!”

    “德才!”

    很多人向着老村长跑了过去,薛大山眼睁睁看着老村长为了他被侯坤推倒撞在桌腿上,内心痛苦而愤怒,但是身体却一点也不听他的指挥。

    “呸!”看到侯坤来到他的跟前,薛大山鼓动唯一能动的嘴巴向着侯坤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

    洋洋得意的侯坤没有料到薛大山的嘴巴还能动,猝不及防之下,浓痰整个吐在了他的脸上。

    侯坤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在大庭观众、众目睽睽之下,他侯坤被人将痰吐在了脸上,这无疑是奇耻大辱。

    侯坤恼羞成怒,一脚踹在薛大山的脸上,抡起大棍就向着薛大山的右腿上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薛家村众人的心也像被这木棍抡了一棍,“咔嚓”一声裂开了。

    豆大的汗珠从薛大山的额头冒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到了地上,薛大山紧紧地咬着嘴唇,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不会向这些人低头,即便是死,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

    薛讷带着紧张而自豪的心情回来了,他找到了《太古重生诀》功法缺少的那部分,自己和父亲将不会再困在黑甲战士阶段难以寸进了,离开村子一年了,村子里是否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村民们打猎获得的食物是否够吃,近乡情更怯,薛讷激动而忐忑。

    翻过离村子最近的山头,薛家村已经遥遥在望了,薛讷形成识海之后,不管是视觉还是听觉、嗅觉,均有了大幅度的提高,站在这个山头,薛讷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薛家村的全貌,看到了薛家村村口的练武场。

    “咦?大马车?今天还不是祭灶节啊,难道税务官提前来了?”看到村口练武场停放的豪华大马车,薛讷立即认出那是城主府税务官的座驾。

    薛讷将飞奔速度又加快了一些,从看到税务官的马车开始,薛讷心头就隐隐有不好的感觉,感觉会发生一些事情。

    ……

    侯坤将脚踩在薛大山的脸上说道:“怎么样啊?被人踩的感觉爽不爽?被打断腿的感觉爽不爽?”

    侯坤狞笑一声继续说道:“没有想到吧,去年你踹我一脚,今年会让我十倍还回来,真是报应不爽啊!哈哈哈……”

    “既然是报应,那么就让报应来的更彻底点吧!”说完,侯坤又抡起了大棍,准备砸断薛大山的另外一条腿。

    “夫君!你怎么了?”这时一道身穿粗布长裙的妇人分开人群跑到了薛大山的身边,抱着浑身鲜血的薛大山哭泣起来。

    这个妇人正是薛大山的妻子文雨彤,年轻貌美的文雨彤十六岁嫁给薛大山,第二年就生下了薛讷,今年刚到三十,正是风韵犹存的年龄,尤其是看到薛大山浑身鲜血之后,伤心至极,哭得梨花带雨。

    “哟!谁家小娘子啊,长得真水灵。”看到薛大山的妻子,侯坤的小眼睛瞬间就直了。

    “是你害得我夫君?”文雨彤虽然身体柔弱,但是性格并不柔弱,听到侯坤说话,当下抬起头,凤目圆睁,冲着侯坤就扑了上去,用指甲在侯坤脸上抓挠起来。

    “啪!”侯坤喜欢拈花惹草,但是对于带刺的玫瑰却是一点也不留情,一巴掌拍在文雨彤脸上,将其打倒在地上。

    “贱女人,敢抓我,等我收拾完你夫君,到时候再慢慢收拾你!”侯坤擦了把脸上被抓挠出的血迹,重新捡起了地上的木棍,向着薛大山的左腿砸去……

    “住手!”一声惊雷般的怒喝声在众人的耳旁响起,接着便见到一道身影如同利箭般从大厅门口奔到了侯坤的身旁,下一刻,侯坤瘦小的身躯便重重的撞到了大厅的墙上。

    “小讷!”

    “小讷回来了!”

    等到薛家村众人看清楚冲进来的这道身影后,全部都欢呼起来,很多人甚至热泪盈眶。

    从朱达贵在薛家村武力压迫开始,薛家村的人们就在期盼薛讷快点回来,虽然知道这种期盼很渺茫,但是总归是一种希望,有希望,就有可能实现,现在薛讷没有让薛家村失望,他强势归来了。

    看到浑身是血的父亲以及瘫倒在地上的娘亲,薛讷睚眦欲裂,将《龙翔术》运转到极致,瞬移般从议事大厅门口冲到了父亲身旁,及时阻挡了侯坤抡下来的木棍。

    “唰”的一声,暗月枪出现在薛讷手中,薛讷犹如地狱冥神,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今天来的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走。”

    朱达贵被突然出现的薛讷吓了一大跳,旋即想到薛讷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黑甲战士八阶,而他这边有两个黑甲战士八阶的护卫,其中一个还是八阶巅峰,当即将心稳在了肚子里。

    “哼,一个小毛孩也敢说大话,今天我看你怎么把本队长留在这里。”站在朱达贵身旁的东方赤斜着眼蔑视地看着薛讷。

    薛讷刚进来,他就看出来薛讷现在是黑甲战士七阶,距离他差了将近两阶。按照普遍的实力划分标准,同等境界下相差一阶,实力相差是很大的,一名黑甲战士八阶的人可以很轻松的对抗两名黑甲战士七阶的的人。所以东方赤压根就没有将黑甲战士七阶的薛讷放在眼里。

    薛讷心头现在是无比的愤怒,父亲现在全身经脉俱断,右腿被打断,浑身鲜血人事不醒,母亲半边脸庞红肿,嘴角含血,趴在父亲身边哭个不停,要是自己再回来晚那么一点点,后果将不堪设想。现在的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报仇,大厅里这些外来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杀了。

    薛讷握紧了暗月枪杆,他能感觉到朱达贵旁边那个说话的人是这些人中最强大的,他的打算就是先干掉这个最强大的,其他的就不是问题了。不过在薛讷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异变突生。

    一道凌厉的刀风突然从薛讷的后边出现,向着薛讷的脖颈砍了下去……

    给读者的话:

    拜求各位大大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