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勒索【求收藏】
    老村长和族老薛德茂、薛大山三人冲到囚车旁边,问道:“青虎,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成囚犯了?”

    未等薛青虎张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薛村长,你们薛家村是越来越不把城主府放在眼里了,本官刚下马车,就被你们的人围住了,还要动手殴打本官,现在你们来了,竟然看都不看本官一眼,就先奔着本官带来的囚犯去了,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德才叔,我们没有偷东西,他们诬陷我们偷了别人的钱袋。”薛青虎在囚车中喊道。

    老村长听到薛青虎说的话,隐隐明白了一些事情缘由。当下向着朱达贵弯腰拱手道:“朱大人,您判定青虎他们三人为小偷,这其中可是否有什么误会?”

    “哼!”朱达贵眉毛一挑说道:“怎么?薛村长质疑本官的判断?石队长当时亲自从这三人身上搜出了别人的钱袋,而且那个钱袋的主人在钱袋上面留有记号,根本就不可能弄错。”

    朱达贵转身指着石霸天向老村长说道:“这位就是石霸天石队长,他这次跟随本官一起来了,薛村长要是不相信,可以向石队长求证。”

    “朱大人说的没错,我的亲兵当时确实是在这三个人身上搜到了失主的钱袋,里面有一百五十枚痕金币,人赃俱获。”石霸天冷着脸傲然说道。

    “德才叔,他们诬陷我们,他们在我身上搜到的钱袋是我们卖魔兽皮毛所得,他们要找小偷也应该去找那个买我们魔兽皮毛的人。”薛水生也跟着喊冤。

    薛大山上前一步,就要冲出来说话时,他旁边的族老薛德茂早有提防,提前拉住了他。

    “你们都闭嘴!”老村长转身冲着囚车中的三人喝道。

    薛青虎三人低下头不说话了,老村长扭过头看向薛大山那个方向,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老村长冲着朱达贵等人再次拱手道:“诸位大人远道而来,天气寒冷,请诸位大人先去寒舍喝口薄酒暖暖身子。”

    老村长从朱达贵和青虎等人的话语中已经明白,有人下了一个套让青虎等人钻了进去,现在既然朱达贵将青虎等人从城主府大牢带到了他们薛家村,那么,这个下套的人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这个税务官朱大人,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能够让这个朱大人将青虎三人给释放了。

    “好吧,既然薛村长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去叨扰叨扰,顺便商量一下这三名囚犯的处理办法。”朱大胖子听到老村长这么说,就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意图了,一张胖脸上露出的笑容如菊花般灿烂。

    一行人来到薛家村的议事大厅,分主宾坐定后,老村长轻咳一声说道:“青虎他们三人犯了罪,朱大人没有把他们投入大牢定罪,而是把他们带到了薛家村,老朽万分感激。”

    老村长先是站起来向着朱达贵等人拱手行礼表示感谢,然后接着说道:“自古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青虎三人既然犯罪,本应按照律法定罪的,但是老朽希望朱大人能够网开一面,念在这三人上有年迈双亲,下有嗷嗷待哺幼儿,能够给予三人免除刑罚。”

    老村长说完后,看到朱达贵没有什么表示,依然自顾自的喝着茶,看都没有看他,老村长心中暗骂朱达贵老狐狸,他知道朱达贵在等他提免除刑罚的保释金数额呢。

    风月帝国虽然是个较小的国家,但是他的律法也是以保护贵族为前提的,为了避免有些贵族触犯律法后,因为严格执行律法定了杀头、流放等罪后,得罪那些大贵族,导致国家统治不稳定,就又制订了一条额外的免除刑罚措施,那就是缴纳钱财,按照触犯律法大小划分出了不同的保释金额。

    当然,这些保释金可是不低的,一般的小贵族都是承担不起的,不然所有人犯法后都能通过缴纳钱财免除刑罚了。

    薛家村现在总共就有二百痕金币,还是准备交今年赋税用的,老村长不敢张口,因为他不知道这笔保释金从哪里出,但是如果不保释青虎三人,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去受那牢狱之灾,从青虎三人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仅仅一晚上,三人身上就被折磨出来这么多伤口,城主府大牢绝对不是一个好地方。

    明知道青虎三人是被眼前这位朱大人下了套冤枉的,但是却又没有证据,而且跟在朱大人身后的那两个队长,带给他的压迫比之前大山丹田未破时更大,这两个人任何一个都比大山厉害啊。

    现在大山被废了丹田,变成了普通人,小讷进入太古山脉还没有回来,没有一点武力基础的薛家村拿什么跟城主府对抗,如果强行对抗,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被屠村。

    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有一个村子因为不满城主府的赋税,仗着有一个黑甲二阶的痕战士,拒不缴税,结果被税务官带来的护卫将整个村子杀了个鸡犬不留。

    思考了好一会儿,老村长才咬咬牙做出了决定,向着朱达贵拱手道:“还请朱大人明示,薛家村愿意全力保释青虎三人。”

    老村长不敢开价啊,保释金开高了,薛家村承担不起,开的低了,万一朱达贵一生气,不给予保释,那青虎三人恐怕就要在牢狱中待至少五六年的。

    “哈哈哈!”朱达贵放下端着的茶杯哈哈一笑说道:“本官也是念着你们的不容易,这三人犯罪后,本官一听是你们薛家村的,刚好本官要来你们这里收取今年的赋税,就顺道给你们送回来了。”

    顿了一下,朱达贵接着说道:“本官念在你们每年都按时上缴赋税,一心为着帝国,这三人的保释金就按照每人一百痕金币算吧。”

    “啪!”薛大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朱达贵说道:“狗官,你们这是敲诈勒索。”

    “嗯?”朱达贵笑呵呵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大山,退下!”老村长看到薛大山站了起来,就知道要坏事,赶紧呵斥。

    老村长看向朱达贵陪着笑说道:“朱大人请息怒,小辈不懂礼数,那个青虎三人的保释金能不能少一点,村子里今年打的猎物比较少,仅够管饱肚子,没有多余的猎物去换取财物……”

    朱达贵一挥手打断了老村长的请求,阴沉着脸说道:“不要跟我提你们的困难,你们困难,难道本官就不困难,按照帝国律法,犯了偷窃罪,保释金可是二百痕金币每人,本官已经为你们考虑,免除了一半,只收三个人总共收取三百痕金币。”

    朱达贵并不是个好人,相反,他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作为一个管理财政的人,对于钱财的占有欲非常的强烈,每天看到数百万的痕金币从自己手中流过,自己却难以拿到一分,这种感觉犹如万蚁噬心般难受,为了满足自己对金钱的占有,朱达贵开始利用自己的权利疯狂揽财。

    对于薛青虎三人的保释金,他并不是不想按照律法收取每个人收取二百痕金币,但是将薛青虎三人诬陷为小偷是他一手主导的,破绽很多。薛大山虽然不在城主府卫队当差了,但是当初和薛大山一起当差的人很多都升到了大队长职位,一些交情都还在,如果闹大了,有心人稍微一查就能发现,到时候他朱达贵也不好过,所以就给了一个薛家村能够接受的低价。

    老村长的腰弯得更低了,“朱大人,我们确实没有这么多钱,还要上交今年的赋税,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啊,您能不能发发善心,再少一点。”

    “嘿嘿!”朱达贵阴森一笑说道:“对了,差点要忘了,你们今年需要上交的赋税是二百痕金币,加上去年欠的一百痕金币,总共是三百痕金币。这个可不能少,这是需要上交给帝国的。”

    老村长的心头在滴血,三百痕金币饿赋税,三百痕金币的保释金,六百痕金币,薛家村从哪去弄这么多痕金币,要知道一枚痕银币就能让一户三口之家小康水平生活一个月,十枚痕银币才兑换一枚痕金币的。

    大厅中薛家村的众人拳头都捏得紧紧的,谁都知道这是在敲诈,但是却都不能去反抗,因为对方代表的是太古城城主府,是风月帝国。

    朱达贵看到薛老村长还在犹豫,感觉给薛家村众人的压力还是不够,就让人去把囚车中的薛青虎三人带到了议事大厅中。

    “薛村长,还没有做出决定吗?三百痕金币免除三人的刑罚,很划算一点都不吃亏的。”朱达贵慢慢踱步到老村长的面前说道。

    薛青虎三人突然被带到议事大厅,正纳闷呢,听到朱达贵给老村长说三百痕金币免除刑罚,顿时明白了,这是让薛家村交钱保释他们呢,当下冲着老村长说道:“德才叔,不要听他的,不要交保释金,我们是被诬陷的,他这是在敲诈我们薛家村啊,大不了我们坐几年牢,要交了钱,薛家村其他族人怎么办啊。”

    给读者的话: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的话,请您向您的朋友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