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贩卖【求收藏】
    “大山,坐下。”老村长微微皱眉,自从薛大山丹田被废掉之后,性子是越来越急了,动不动就容易发怒。

    “大山,你的性子比较急,容易与人发生冲突,薛家村现在已经经不起动荡了,为了顺利起见,就让青虎带着二牛和水生去城里卖魔兽皮毛吧,你在村里好好训练猎人队的那些小兔崽子,要祭灶了,他们都不怎么好好训练了。”老村长劝着薛大山,给他重新找了一个活干。

    第二天天不亮,薛青虎就从村里的仓库取出了那三张二级魔兽的皮毛,带着薛二牛和薛水生去了城里,薛大山则带着村里的那些青壮年在村口练武场训练,把他们训练的嗷嗷直叫。

    赶了两个时辰的路,薛青虎带着薛二牛和薛水生站在了太古城的城门口,薛二牛和薛水生都是第一次来到太古城,看着糯米加花岗岩巨石浇灌的巨大城墙以及城门口站岗的士兵、熙熙攘攘的人流,薛二牛和薛水生的眼睛有点不够用了,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各种好奇。

    “站住!进城费?”薛二牛和薛水生正在好奇观望周围的建筑时,被突如其来的喝声喊醒。

    “进城费?”薛二牛和薛水生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知所措,从小生长在薛家村的他两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这位官员,您好,这三枚痕银币是我们三人的进城费,您拿好。”薛青虎老成持重,经常带村里的猎物来城里贩卖,懂得这些规矩,立即拿出三枚痕银币交给了坐在城门口桌子前收进城费的那个人。

    “青虎叔,进城怎么还要交钱啊?”等穿过城门没多远薛二牛就忍不住向薛青虎打问起来,要知道十枚痕银币就能兑换一枚痕金币了,他们三人进个城,就一下子花去了三枚痕银币,薛二牛看着都心疼。

    “对,青虎叔,城里不会干什么都要钱吧?”薛水生也是一脸的紧张,因为他这会儿想方便了,他害怕上个厕所也要一枚痕银币,这样的话他就要悲剧了。

    “哈哈哈!”

    看着眼前两人一脸的忐忑神情,薛青虎轻笑一声说道:“城里面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不是什么都花那么多钱的,但是也没有免费的。进城费之所以收的高,是因为这太古城本身就这么大,如果不限制进入城内的人流量,城里面估计到处都是人挤人了,让城里的原住居民怎么生活。另外太古城就在太古山脉旁边,时不时还会遭受野兽的侵袭,你们看太古城的城墙都是糯米加花岗岩砌成的,这样的城墙是最坚固的,建造这么坚固的城墙就是为了阻挡太古山脉的野兽和魔兽。城墙每年都要保养和修葺,钱从哪里来?一部分是城里商铺的税收,另外一部分就是进城费。”

    “我们交了三枚痕银币,只能在城里呆一天,到了子时,城主府卫队就要上街驱逐逗留的人了,如果在城里有房子或者住的地方,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去,如果没有,就会被驱逐出城外,到第二天卯时重新交进城费进城。”薛青虎耐心的向薛二牛和薛水生二人解释这太古城的规矩,让他们多熟悉太古城的规矩,以后来了也方便行事。

    “那如果我们需要在城里多待几天的话,难道也要每天子时先出城,到第二天卯时的时候再重新进城吗?”薛水生脑子比较活,首先问出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毕竟来城里贩卖猎物,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天就能贩卖完的。

    “这倒不用,如果当天不想出城,就直接找家客栈住下来就行,太古城所有的客栈都是城主府的产业,不过住客栈最便宜的,一晚上也是需要两枚痕银币的。”薛青虎紧了紧背在背后的魔兽皮毛说道,这会儿街上人来人往,他得提防着被人偷走背上的魔兽皮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势力,城主府卫队也清除不干净,有的卫队甚至和那些黑暗势力互相勾结,一起发财呢。

    “走吧,我们先去茶楼,那里有钱的人多,运气好碰到豪爽的,我们这三张魔兽皮毛没准能卖到二百痕金币呢。”薛青虎招呼薛二牛和薛水生二人向着城中心那座最大的茶楼走去。

    茶韵居,太古城最好的茶楼,茶楼高九丈,北边临着从太古城穿过的兮子河,旭日东升,孤帆远影,长河落日,从茶韵居楼上向着兮子河那边看去,景色最是宜人,太古城的那些世家的公子小姐都喜欢来这里喝茶聊天。

    薛青虎领着薛二牛和薛水生来到茶韵居大门东边的墙角停了下来。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摆摊,等一会儿进出茶韵居的那些公子小姐从这经过,就能看见我们摆放的魔兽皮毛了。“薛青虎说着就将背上背着的三张魔兽皮毛拿下来,下面垫了一块布,将魔兽皮毛铺开摆在了路边。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这茶楼里面叫卖?”薛二牛傻傻的问道。

    “你傻啊,这茶韵居这么高档,你觉得我们能进去吗?”这回没等薛青虎说话,薛水生就已经给薛二牛讲解了起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这茶楼里面喝喝茶啊?”薛二牛望着眼前这座雕龙画凤、古色古香的木质茶楼,一脸的羡慕表情。

    “你啊,等下辈子吧!”薛水生在旁边打击薛二牛。

    “我想念小讷了,要是小讷在,凭他的本事,一定能够带我们去这茶楼中喝茶的。”薛二牛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

    薛青虎站起身拍了拍薛二牛的肩膀说道:“小讷一定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带领我们薛家村走向辉煌。”

    薛水生没有再反驳薛二牛,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会儿已经快到晌午了,但是由于天气阴沉,周围的天色依然黯淡,大街上人并不是很多,由于天气寒冷,都是脚步匆匆,没有几个人来关注薛青虎他们的魔兽皮毛。

    薛二牛看他们都等候了快一个时辰了,都没有人来看一眼他们的魔兽皮毛,以为都不知道他们卖的东西,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都来看看啊,新鲜出炉的二级魔兽皮毛,毛质光滑,防寒保暖,童叟无欺啊,快来看啊!”

    薛二牛的叫卖声还是很有效果的,没多久就有人围了上来,询问价格,可惜这些人身家并不是很富裕,对于薛青虎他们报的五十痕金币一张魔兽皮毛的价格都望而却步。

    在茶韵居的一间临窗包间内,一个肥胖的身躯坐在窗户边的桌子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坐在他的腿上,用手端着新泡好的香茶伺候着这个人喝茶。

    “快来看啊,快来买啊……”薛二牛叫卖的声音从外面隐隐传了进来。

    伺候那个肥胖身躯的人喝茶的女子听见外面薛二牛的叫卖声,一分神茶碗里的茶水溅出洒在了胖子的绸缎衣服上。

    “混账!”胖子一把推开坐在他腿上的那个女子,端起桌子上的茶碗就摔在了女子的脚旁,滚烫的茶水溅了女子一脚,女子哆嗦着向后边退了几步,连声说着对不起。

    “朱爷,怎么了?”包间的门一开,一道瘦小的身影闪了进来,如果楼下的薛青虎三人在这里,一定认得这个人就是去年跟着税务官去他们那里收账的税务官仆人侯坤。

    刚被茶水烫到站起来的那个胖子此刻已经转过了身,赫然是那侯坤的主子,太古城的税务官朱达贵。

    “侯坤,去外面看看,干什么呢?扰了大爷我的雅兴!”朱达贵冲着侯坤吩咐道。

    侯坤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查看了。

    看到侯坤出去了,朱达贵转过身,看到刚才那个奉茶的女子正低着头哆嗦着站在墙角,朱达贵看到那女子胆小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冲她挥挥手让那女子滚了出去。

    不一会儿侯坤就打探回来了,他冲着朱达贵挤了挤他那小眼说道:“爷,楼下是三个叫卖魔兽皮毛猎人,而且这三个人中有一个您估计认识。”

    “屁话!”朱达贵眉毛一挑说道:“爷我是什么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认识那些粗鄙的山野之民。”

    “对对,看我这嘴,不会说话。”侯坤听到朱达贵的语气不对,立即转变话语赔罪,一边说一边还用右手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爷,楼下那三个人都是薛家村的,您去年和展辰大人去薛家村收税的时候应该见过,这三个人今天来城里出售魔兽皮毛来了,听他们吆喝好像还是二级魔兽的皮毛,一共有三张,不过他们要价太高,一张魔兽皮毛要五十痕金币。”

    “呵呵,有意思!”朱达贵冷笑一声说道:“这个时候出来出售魔兽皮毛,估计还没有把今年需要上交的赋税凑齐吧。”

    侯坤小眼睛一转,上前一步说道:“爷,咱们得想个办法整治一下这些个山野刁民,去年您去收赋税的时候,他们可是对您不敬,要不是有展辰大人在,我们都要被那些个山野刁民欺凌了。”

    侯坤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去年跟随他的主子去薛家村收赋税的时候,被薛大山踹了一脚,到现在还记着呢。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