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回家
    第29章回家

    对于一直生长在太古山脉脚下的山野小子,薛讷并不知道九宫阵法的珍贵,他只知道九宫阵法阻挡了他出去的路,他需要回到生他养他的那个薛家村。

    带着回家的喜悦,薛讷浑身充满了力气,他很快就将他在山谷中的东西收拾整齐,全部收进了戴在手上的痕戒之中。当初的那两只七级魔兽猛犸巨兽和黄金巨猿,猛犸巨兽被薛讷在这七个多月中吃掉了差不多一半,另外一半此刻正躺在他的痕戒之中,黄金巨猿也躺在他的痕戒之中,痕戒中是没有空气存在的,即使过去了七个多月,黄金巨猿和剩下的那一半猛犸巨兽的尸体也没有腐烂,依然保存的很好。

    薛讷考虑着,将这两只七级魔兽的尸体带回去,给村里的青壮年吃了,估计很多人都能够觉醒痕力了,到时候,薛家村一定会更加强大的。

    薛讷在山谷中呆了七个多月,在修炼间隙,他都会在山谷中寻找小毛,可惜始终没有发现小毛的踪迹,估计小毛已经提前离开了,对于小毛的各种神奇本领,薛讷已经见怪不怪了,小毛能够离开这里,是必然的事。

    薛讷走出了小山谷,回头看了看这个他呆了七个多月的地方,挥了挥手,踏上了回家的路。

    ……

    在距离薛讷几百万里的太古山脉里面,一道小巧的白色身影在山林中飞快穿梭,对地形熟悉的犹如在自家后花园一般,在其身后几十里外有十几道强大的气息紧紧跟随,这些气息最弱的也达到了七级魔兽的的水平。

    这些气息强大的魔兽紧紧追着前面那道白色的身影,能够远程攻击的,不时地发出一道道恐怖的风刃或者火球攻击前面那道白色的身影,如果薛讷在这里,就会发现,他在山谷中遍寻不到的小毛正在逃命,被十几只强大的魔兽追赶。

    ……

    在连绵几百万里的太古山脉正中央,是一块巨大的圆形平地,直径将近一万里,在这块平地上,没有一点的山脉和杂乱的参天大树,在这平地的中央是一座高约百丈的巨大宫殿,雕龙画凤煞是雄伟。宫殿的外壁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建造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晶莹的冰蓝色,像是用冰块雕刻出的一般。

    宫殿外围栽种着四季常青的稀有树木,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冬季,但是这里的气候却是春季的气候,花草绽放,招蜂引蝶,小野兽在草丛中自由嬉戏,一派和谐景象。

    如果有人类来到这里,一定会怀疑,这里真的是太古山脉的最深处吗?

    答案是肯定的,宫殿内部和外面的春意融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季节,宫殿中寂静森冷,即使里面有汩汩流淌的温泉,也难以温暖宫殿中的阴冷。

    在宫殿最里面的大厅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来回踱步,侍女端上来的茶水也被他拿起来砸在了地上,奉茶的侍女吓得跪在地上簌簌发抖,却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废物!全都是废物!连一个小小的七级魔兽都抓不住!”高大身影冲着大厅外躬身站着的两只魔兽怒吼。

    “主上请息怒,这回是因为有那个望天犼从旁护卫,这才导致我们抓捕失败,请主上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不负主上所望。”一个虎首人身的魔兽抱拳恭声说道。

    “哼!已经给过你们很多次机会了,可惜你们都没有把握住,既然那个小杂种有望天犼保护,那你们这次就带饕餮兽去吧,如果这回还是败了,那你们就去给饕餮兽果腹吧。”高大的身影看不清面容,说话的声音很冷漠,不含一丝感情。

    虎首人身的魔兽听到高大身影的吩咐,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当下沉声应道:“是,属下定不负主上所望!”

    等到虎首人身魔兽和另外一个鹿首人身魔兽退下去后,高大身影转身冲着那两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侍女一挥衣袖,没有人看见怎么回事,只听见“嘭嘭”两声,那两个跪在地上的侍女便不见了踪影。

    “勾陈,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高大身影望着宫殿外面的无尽山脉喃喃自语道:“当初我十年磨一剑,最终夺你王位,如今,我也要让你的儿子追随你而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

    这个世界上到处充斥着恩仇追杀,不管是与薛讷有关还是无关,只要不是在薛讷身边发生,薛讷一无所知。此时的薛讷正在太古山脉中快速飞奔,达到《太古重生诀》第二重后,丹田中痕力容量增加,已经可以支撑薛讷施展《龙翔术》两个时辰了。施展《龙翔术》赶路两个时辰,相当于薛讷正常速度行走一天的路程。

    施展《龙翔术》赶路快是快,但是弊端也很明显,施展《龙翔术》消耗痕力,如果痕力消耗完,未及时恢复时碰到魔兽,就比较危险;还有就是在恢复痕力的过程中,没有人护法,很容易被魔兽袭击。

    不过这些薛讷都仔细思考过,上华圣者的洞府本就在太古山脉中部,深入太古山脉并不是很多,这一片碰到高阶魔兽的机会比较小,上回在山谷中碰到两只七级魔兽打架,只能说碰巧被殃及,碰到三级赤鳞蟒蛇,是因为小毛带着他跑到人家老窝里面去了。

    薛讷归心似箭的心情让他不愿意慢慢走回去,为了避免一些意外,薛讷施展《龙翔术》赶路的时候,赶路一个时辰丹田中痕力消耗剩余一半时,他就会停下来,找一个安全的山洞,用大石头把洞府堵死后,才开始恢复痕力,这样一路下来,倒也没有遇见什么强大的魔兽。

    在不停消耗痕力赶路的过程中,薛讷丹田中的痕力累积到了一定程度后,在强大的精神力和巨大丹田痕力储量的支撑下,顺利的突破了任脉,达到了黑甲战士七阶。

    此时的薛讷实力已经和他父亲薛大山一样了,但是薛讷现在才十三岁,十岁痕力觉醒,才三年时间,就已经达到了黑甲战士七阶,这样的修炼速度,放在外面的那些大家族中,恐怕也是让人很吃惊的。

    ……

    阴沉的天空开始慢慢飘起了雪花,每年祭灶的时候,太古山脉都会下雪,所以每年到大雪纷飞的时候,是薛家村的小孩子最高兴的时候,因为下雪意味着就要祭灶了,大人们要给他们准备好吃的了。

    和往年的热闹不同,薛家村今年显得特别冷清,只有几个孩童在村子里的街道打闹,阴沉的天空映衬着薛家村的冷清,让人们压抑异常。

    老村长薛德才的家中,族中长老薛德茂、猎人队队长薛大山,以及从猎人队退下来开始担任族中长老的薛青虎都聚在老村长的家里,他们每个人都是阴沉着脸色,愁眉不展。

    “梆梆梆”老村长用他那个长杆烟壶敲了几下太师椅的边沿,将大厅中众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他的身上说道:“小讷进入太古山脉已经快一年了,至今没有消息,小讷作为我们薛家村最优秀的儿郎,我相信他的成就不会限于目前,太古山脉也留不下他。”

    老村长停顿了一下,炯炯有神的双眼扫视了一圈众人的表情后继续说到:“但是,我们得做最坏的打算,五天后就要祭灶了,城主府马上也要来收税了,今年他们要咱们薛家村上交三百痕金币的税收,现在咱们总共只凑齐了二百痕金币,还差一百痕金币,你们谁有什么办法吗?”

    老村长刚说完,薛大山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瞪着双眼说道:“跟这群王八蛋拼了,不受他们的鸟气了!”

    “拼?拿什么拼?”老村长沉声喝问:“你现在被废了丹田,小讷进入太古山脉,至今生死不明,我们薛家村已经没有了痕战士,拿什么去对抗城主府的那些府卫。”老村长气的呼哧呼哧直喘气。

    “德才叔,要不我们把村里收藏的二级魔兽的皮毛拿出来卖了吧?”薛青虎思考了半天,这才提议道:“我们有三张二级魔兽的皮毛,一张鬣狗的、一张云影豹的和一张灰狼的,是大山和小讷在龟背岭和去年兽潮中猎杀的二级魔兽的,这三张二级魔兽的皮毛卖出去,凭借其稀有程度,在城里面应该能卖到一百痕金币吧。”

    “嗯,这个方法可行!”一直没有说话的薛德茂族老捋了捋下颚的花白胡须说道:“从去年开始,城主府的那个税务官就刻意针对我们薛家村,处处刁难我们,今年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需要上交的三百痕金币税凑齐,不要再给他留下刁难我们的理由。”

    “嗯,我同意青虎的提议!“老村长微微舒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也舒缓了一些,“那青虎你明天拿出那三张二级魔兽皮毛,喊上二牛和水生一起去城里把这魔兽皮毛卖掉换成痕金币,一会儿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天一亮就出发,一切顺利的话到晚上估计就能回来了。”

    薛大山一看没有他什么事,顿时有点着急,刚要站起来,老村长却已经先他一步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