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破阵
    第28章破阵

    《大无畏术》作为没有明确功法等级的《太古重生诀》附属的术,复杂程度让人难以想象,薛讷沉浸在《大无畏术》第一式的领悟中,持续了十天时间,才睁开了眼睛,此时的薛讷眼中布满了红丝,乱糟糟的头发用一根草绳随意扎着,开裂的嘴唇像是从沙漠中出来缺水十几天没有喝过一滴水,这种状态唯一的解释就是心神使用过度。

    薛讷先是跑到小溪边,将脑袋埋进水中咕嘟咕嘟狂灌了一肚子的水,然后拿出之前烤好的猛犸兽肉一顿狂啃,吃饱喝足之后就倒在杂草铺成的床铺上沉沉睡去。

    薛讷这一觉足足睡了两天两夜,《大无畏术》的招式复杂无比,第一式一掌盖天修炼就需要用痕力根据掌印中的十八个穴位勾勒出一个复杂玄妙的手掌虚影,在用痕力勾勒手掌虚影的时候重点在于十八个穴位的痕力平衡,十八个穴位中痕力达到平衡,勾勒出的手掌虚影稳定后,再向勾勒出的虚幻的手掌中灌注痕力,让勾勒出的掌印由虚变实后,便可在其上附着一缕精神力,利用精神力控制掌印向敌人拍出。

    《大无畏术》第一式一掌盖天的施展说起来慢,但是如果掌握熟练后,与人对战时眨眼间便可施展出来,不存在施展时间长的问题。

    薛讷在脑海中仔细勾勒出一幅《大无畏术》第一式一掌盖天的行功路线图,仔细推敲之后,确定没有遗漏,这才开始尝试调动痕力到右手的十八个穴位中,按照第一式的行功路线开始凝炼手掌虚影。

    “砰!”第一个穴位凝炼后刚开始凝炼第二个穴位,就因为痕力不平衡,手掌虚影涣散开来。

    “砰!”

    “砰!”

    “砰……”

    薛讷一次次凝炼《大无畏术》第一式的手掌虚影,但是不出意外的全部失败,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天才,所有的天才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赋造就的。薛讷具有修炼天赋,但是从他父亲薛大山一生的经历中,他意识到光有天赋不一定能够成为强者,必须有足够的勤奋,不懈的努力,认准目标坚定地走下去才有可能成为绝世强者。

    本着坚持不懈的决心,薛讷对于凝炼《大无畏术》第一式手掌虚影一遍遍的失败,并没有泄气,一次不成功,那就第二次、第三次……只要方法对了,总有一次会成功的。

    山谷中的太阳升起又落下,眨眼一个月过去了,平静的山谷被突然刮起的大风打乱了,这股大风的源头在薛讷身前的巨大手掌虚影上。此时的薛讷依然是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右掌向前伸直,掌心向前,平静的脸庞并没有因为身前凝聚出巨大手掌虚影而激动。

    仔细感受了一下身前凝聚的手掌虚影,确定手掌虚影处于一个稳定的平衡之后,薛讷这才鼓动丹田,丹田中澎湃的痕力开始浩浩荡荡的涌向身前的这个巨大手掌。

    按照薛讷之前估计,《大无畏术》第一式手掌虚影凝炼好后,向其内补充少量痕力就可以驱动了,谁想真正开始向手掌虚影中补充痕力时才发现,当初想象的太美好了,丹田中的痕力源源不断的涌进身前这个虚幻的巨大手印中,痕力已经消耗了将近三分之一,但是巨掌虚影依然暗淡虚幻,和刚凝炼出来时没有什么区别。

    薛讷此时已然是骑虎难下,身前虚幻的巨大手印像是一个无底洞,不停地吸收着自己的痕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充满痕力,但是如果现在停止补充痕力,百分之百会出现反噬,身前这个巨大的手印可能会因为突然停止痕力补充而打破动态平衡,发生爆炸,虽然这个巨大手印才吸收了薛讷三分之一的痕力,但是就这三分之一的痕力爆炸,也绝对会让薛讷尸骨无存。

    薛讷不敢冒险,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向身前这个巨大手印中补充痕力,三分之一……二分之一……三分之二……,在薛讷的痕力消耗掉百分之九十的时候,身前的巨大手印终于停止了吸收痕力。巨大手印一停止吸收痕力,薛讷脑海中就收到了一条信息,之前构建巨大手印的时候留下的一缕精神印记自动与薛讷识海联系在了一起,只要薛讷一个念头,这个充满痕力的巨大手印就能向外拍出去。

    薛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差一点就把自己吸干了,《大无畏术》不愧是与《太古重生诀》配套的术,自己修炼到《太古重生诀》第二重,丹田中的痕力储量是普通人的四倍,这么多的痕力施展《大无畏术》第一式还差点被吸干了,如果这一掌拍出去,光那么多的痕力爆炸就很恐怖了,更别说这一掌的威力了。

    以后轻易不能施展这一式,除非自己遇到致命的危险,不然施展了这式一掌盖天,痕力基本消耗完了,就没有其他战斗力。薛讷暗暗决定,这《大无畏术》作为自己的保命底牌,轻易不动用。

    抬头看着眼前静静悬浮的巨大金色手印,薛讷的眼中一片火热,这可是自己学习的第一种术啊,而且还是一种强大到不清楚等级的术。

    薛讷通过精神力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这个巨大的金色手印向着前方九宫阵法形成的屏障拍去。

    “轰隆隆……”

    巨大的金色手印与九宫阵法的屏障刚一接触,就迸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响声,爆炸形成的冲击气浪以爆炸点为圆心向四周辐射而去。

    “噗通!”远在两百丈外的薛讷猝不及防,被辐射而来的气浪掀倒在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我滴个神啊!”薛讷看到爆炸处的那个十多丈深,直径将近五十丈的深坑,不禁目瞪口呆,这么大的威力,就是山峰也能炸去半截了吧!

    薛讷拍了拍身上的土,立即奔到爆炸的地方,伸出手向着空气中摸去,现在不是感叹《大无畏术》威力大小的时候,而是需要先确认一下九宫阵法的屏障是否破开。如果这么大威力的爆炸都不能破开九宫阵法的屏障,那么,他有可能这辈子都要在这个小山谷中孤老终生了。

    薛讷颤抖的手掌小心翼翼的向着前方的空气中伸去,缓慢仔细的程度,犹如在抚摸一个昂贵的艺术品。一米,两米……已经走出原来九宫阵法屏障位置五米远了,依然没有碰到什么阻挡。

    “啊……”

    薛讷忍不住对天狂喊,两股泪水从他的脸颊流下,已经困在这个山谷整整七个多月了,独自一人,没有人说话,孤独的折磨,对亲人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为了打发孤独,排解寂寞,薛讷唯有拼命的修炼,希望通过修炼去忘却孤独和思念。

    薛讷停了一顿饭的功夫后,又在九宫阵法的屏障处探索了一番,并且将大半个山谷的屏障都探索了,确定整个山谷中所有的九宫阵法屏障都消失了,才开始去整理自己在山谷中的东西。

    其实薛讷不知道,他刚才施展的《大无畏术》第一式与九宫阵法屏障接触爆炸,爆炸点刚好在九宫阵法的阵基上面,巨大威力的爆炸直接将九宫阵法的一个阵基炸毁了,缺少了一个阵基,九宫阵法就不能再运转了,以后也不会再激发了,除非有人将整个阵基修复。

    上华圣者进出九宫阵法时,虽说也是施展《大无畏术》第一式凝炼出大手印的,但是上华圣者施展的第一式一掌盖天可不是这么大的巨掌,要知道,刚才薛讷施展一掌盖天,巨大手印吸收了他百分之九十的痕力,要是每次从九宫阵法中出去都需要消耗海量的痕力施展一掌盖天,那上华圣者不得郁闷死。

    上华圣者施展一掌盖天,是经过简化和压缩的,他从九宫阵法中出去时,施展出的一掌盖天只是一个和正常手掌大小的手印。从九宫阵法中出去,当初上华圣者设置的是对着九宫阵法屏障施展《大无畏术》第一式一掌盖天,其实并不是非得施展出威力特别巨大的一掌盖天,施展一掌盖天只是打开九宫阵法的一个引导装置,就跟控制阵法的法盘一样,九宫阵法遇到一掌盖天的攻击,会自动打开一个小的出口,让人自由进出,持续一盏茶功夫,就又会恢复原状,所以上华圣者施展一掌盖天,只需要一缕痕力附着,就能进出九宫阵法了。

    但是薛讷这个愣头青属于新来的,上华圣者遗留的精神印记也没有告诉薛讷这些,误打误撞之下,薛讷凝炼出了威力巨大的一掌盖天手印,还恰巧施展在了九宫阵法的阵基之上。如果是其它功法的攻击,哪怕威力比薛讷施展的一掌盖天手印再高一倍,也根本破坏不了九宫阵法。但是巧的是当初设置的九宫阵法遇到《大无畏术》第一式一掌盖天的攻击后,会自动撤掉屏障,九宫阵法的屏障撤掉了,薛讷的攻击全部落在了毫无抵抗力的阵基上面,结果不言而喻。幸亏上华圣者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要不然知道薛讷这么搞,估计都会气的从棺材中跳出来,大骂薛讷败家,要知道,这九宫阵法当初可是花去了上华圣者基本一半的宝物才兑换的,被薛讷就这么毁掉了,换做谁都会觉得可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