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争斗
    第23章争斗

    上华圣者袖袍一抖,一个雕刻着古朴花纹的戒指飘到了薛讷跟前,南宫穹说道:“这是痕戒,内部自成空间,里面可以存放一些随身用品,只需要注入少许痕力就能打开,这个痕戒跟随为师八百多年了,痕戒中有为师当年冒险得到的一些功法、丹药和武器,现在传给你,不要让它跟着我埋没在这山洞中。”

    “师傅……”

    南宫穹打断薛讷的话说道:“你先听我说完,我这道精神意念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你领悟的意境应该是自然意境,属于一种很少见到意境,是天级意境的一种,自然意境包容万物,我为自然,自然皆我,保持你的赤子之心一直走下去吧,你以后的成就一定不会比我低,甚至超越我达到更高的层次。”南宫穹的身影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师傅!”薛讷朝着南宫穹再次磕头,虽然只是接触了一会儿,但是南宫穹为了他们这个小界的发展所做的贡献,隐隐与他的父亲薛大山为薛家村的发展做出的努力重合在了一起。

    “最后,我再拜托你一件事。”南宫穹说道:“我出生在碧波大陆的玄阳帝国南宫家族,希望你以后对南宫家族能够照拂一二。”

    “是,师傅,我保证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尽自己最大能力守护南宫家族。”薛讷的声音有些哽咽。

    “吱吱!”在南宫穹的精神意念快要消散时,小毛跑了进来。

    “呵呵,有意思。薛讷,你要跟你旁边的这个小家伙搞好关系,以后……”上华圣者留在世界的最后一丝痕迹变成了点点光点融入了空气。

    薛讷向着上华圣者的画像磕了三个头,说道:“师傅请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完成的。”

    薛讷在上华圣者的洞府中逗留了半天时间,他没有再去其他洞府中寻找遗留的东西,既然师傅说过在他来之前已经有十七个人光顾过这个洞府了,有价值的东西基本都会被带走,他再去探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上华圣者最珍贵的东西都在给他的这个戒指中了。这半天时间中,薛讷都是静静的坐在上华圣者的壁画前,以徒弟的身份为上华圣者守灵。

    他拿出上华圣者给他的那个戒指,按照上华圣者教的方法,催动痕力向着戒指中灌输而去,由于上华圣者早已抹去了他自己的痕力印记,薛讷很容易就打开了痕戒,并在戒指中留下了他的痕力印记,只有痕力修为薛讷高的人才能够依靠蛮力破开。

    薛讷的精神力随着痕力进入痕戒内部,“轰!”他的脑海中立即展现出一个巨大的空间,长宽高都达到了百里,是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空间,在这空间中堆积了一堆堆不同种类的矿石、丹药,还有一大堆亮晶晶的石头,不知道是什么。亮晶晶石头旁边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放了几十块白色玉石,应该是功法。最吸引薛讷的是那一排摆放整齐的武器,大刀、长剑、长枪、流星锤、匕首等等各种武器都有。

    薛讷用惯了长枪,立即就喜欢上了里面那个黝黑材质打造的长枪,长枪黑不溜秋,一点都不起眼,但是薛讷看过一眼后,立即就被吸引了,好像冥冥之中在召唤他。

    心神一动,这杆黝黑的长枪就出现在薛讷的手中,随意舞动了两下,薛讷感悟到的那种无处不在的天地之力都随之波动起来。尝试将痕力灌输进黝黑长枪中,随着痕力的灌输,长枪更加黝黑发亮,在枪柄处闪现出两个微小的字:暗月。

    “好,以后就称呼你为暗月了。”薛讷对着这杆长枪是越看越喜爱。将暗月枪把玩一阵后,薛讷心意一动,暗月枪瞬间从手中消失,重新摆放在痕戒中。

    薛讷用痕力包裹住他放在地上的包裹,心神催动痕戒,包裹一个闪烁,从地上消失了。

    “成功了!”薛讷高兴的一蹦而起,“原来痕戒使用并不是一定要用手拿着,只要是痕力能够接触到的,都能瞬间挪移进痕戒中,而且物品放在痕戒中,痕戒本身没有一点重量,还只是一个小巧的饰品而已。

    薛讷将有上华圣者壁画的洞府仔细清扫了一遍,拜了三拜之后,将山洞用藤蔓全部覆盖住,避免有人来打扰破坏,做完这些,才在小毛的催促中离开了上华圣者的洞府。

    回到山谷中时,天已经黑了,天空中悬挂着一轮明亮的弯月,整个山谷中显得异常静谧。

    薛讷和小毛两人分工,薛讷准备木材,小毛负责打猎,在一人一兽的紧密配合下,不一会儿,一只巨大的羚羊就架在火上烤了起来。吃饱之后,薛讷找了一棵大树,跃上树杈找个地方打坐修炼了,小毛则舒服的趴在他的大腿上睡着觉。

    “轰隆隆!”天快亮的时候,薛讷被一阵剧烈的振动惊醒,远处还传来一声声怒吼。

    有魔兽,这是薛讷的第一反应,紧接着,另外一种魔兽的吼声也响起来,是两只魔兽在打架,薛讷根据经验判断。

    薛讷从大树上跃下来,正准备前去查看的时候,两只魔兽的吼声已经到了山谷边缘。

    “不好,两只魔兽打架打到这个山谷了,听这两只魔兽的吼声,等级应该不低,魔兽打架,殃及池鱼,我得找个地方躲躲。”想到这,薛讷立即向着山崖边飞奔而去,如果魔兽在山谷中大打出手,山谷中是没有躲藏的地方的,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上华圣者的洞府。

    薛讷飞奔到山崖边,没有立即下去,而是躲在一边观察,他想知道这两只打架的魔兽是什么等级的,等级要是低的话,他就不需要躲藏了。

    魔兽的吼声越来越大,两只魔兽打斗产生的气势让整个山谷都在颤抖,“轰隆隆……”无数弱小的野兽四散奔逃。

    这时,薛讷已经看清了两只打架的魔兽,是一只七级的猛犸和一只七级的黄金巨猿在争斗,两只魔兽产生的气势压迫让薛讷有点喘不过气来。七级魔兽,相当于人类修炼者中的金甲圣尊了,比现在的薛讷高了三个大等级,这样的魔兽,随便对薛讷一个磕碰,都会让他殒命。

    薛讷有心立即顺着藤蔓向下躲避到上华圣者洞府中去,但是好奇心让他抵挡住了立即逃走的念头,小心翼翼躲在一旁观察两只七级魔兽之间的战斗。

    这是薛讷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级别的魔兽,两只七级魔兽之间的战斗很蛮横很暴力。

    猛犸开始加速朝着黄金巨猿奔跑过来,意图用额头的那只尖角对黄金巨猿开膛破肚,但是黄金巨猿也不笨,没有用蛮力去阻挡猛犸的冲击,而是一侧身用粗壮的双臂死死搂住了猛犸额头的尖角,依靠在猛犸的身上,让猛犸拖着它向前奔跑。沿途的树木小山全部被猛犸和黄金巨猿庞大的身体撞倒,尘土飞扬。

    在猛犸力竭之时,黄金巨猿把握住了时机,搂着猛犸额头尖角的双臂一用力,将猛犸摔倒在了地面上。

    “轰隆!”两只巨兽倒地让山谷的地面一阵晃动,薛讷都有点站立不稳,急忙使出千斤坠才止住晃动的身体。

    七级魔兽的智慧和成人的智慧差不多了,再加上它们皮粗肉厚,借助各种战斗技巧在山谷中打了个难解难分。

    猛犸和黄金巨猿从天不亮打到天完全黑,一直没有停下来过,薛讷躲在一旁算是真正见识了高阶魔兽的厉害,山谷中那些坚硬的花岗岩山石,在两只七级魔兽的攻击下脆弱的跟纸糊的一样。

    没有人类修炼者那些巧妙的招式,没有生生不息的痕力,两只七级魔兽使用最纯粹的**力量,但是即使仅仅是魔兽的本身**力量,也不是同等级人类能承受的。薛讷估摸着,要是他到两只战斗着的七级魔兽跟前,光是它们战斗带动起来的气势就能让他身体崩裂。

    两只魔兽的战斗一直持续着,直到第二天,猛犸和黄金巨猿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黄金巨猿腹部被猛犸的尖角划开了一道两尺多长的伤口,肠子都耷拉了出来,猛犸较黄金巨猿皮肉粗糙点,身上没有什么大的伤口,但是左眼珠却是被黄金巨猿在打斗中扣了出来,黑洞洞的眼睛往外流淌着鲜血,很是恐怖。

    两只魔兽都是大口大口喘着气,显然已经到了战斗的最后,都在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吼!”猛犸显然不想再拖下去了,朝天大吼一声,额头的独角开始散发出森冷幽蓝的光芒,薛讷猜测猛犸开始使用自己的天赋技能了,因为薛讷听他父亲说过,所有的魔兽突破到七级之后,都会拥有天赋技能,有的天赋技能是能够夜视,有的是能够增强防御,血脉等级越高级,觉醒的天赋技能越厉害。

    不过魔兽不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轻易不会使用天赋技能,因为使用天赋技能对身体的损伤比较厉害,使用一次天赋技能,需要修养一个月才能恢复。在这弱肉强食、危机四伏的太古山脉中,魔兽们需要时刻保持强健的身体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轰!”猛犸已经蓄力结束,巨大的头颅向上一昂,顶着散发幽蓝光芒的尖角向着黄金巨猿飞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