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无名小兽
    第18章无名小兽

    第一次一个人走进太古山脉,而且目的地还在太古山脉深处,薛讷心中还是有一点点激动的,刚离开时的那点儿悲伤很快就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从薛大山给他绘制的地图上看,薛讷此行的目的地上华圣者的洞府在距离太古山脉边缘五万里距离的太古山脉中部,从上次薛大山去那里已经过去二十多年,虽然地形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沿途各自领地的魔兽估计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路下去还是得小心翼翼啊。

    薛讷装好地图,认准方向后,施展《龙翔术》向着前方奔去,一路上,薛讷尽量控制了速度,保证施展《龙翔术》消耗的痕力和自动恢复的痕力处于一个平衡,毕竟在这太古山脉中,处处存在危险,没准下一刻就要遭受魔兽的袭击,进行战斗,保留痕力充盈还是很重要的。

    “嘭!”薛讷一拳砸飞偷袭他的隐形蜥蜴魔兽,进入太古山脉边沿接近中部的地方,一路上被他斩杀的魔兽接近五十只,幸亏大多都是一级魔兽,二级魔兽只出现过一次,就一次遇见的二级魔兽是一只灰毛巨猿,皮粗肉厚力大无穷,周旋了很久,在痕力几乎耗尽时才找准机会弄瞎了巨猿的眼睛,趁机摆脱了巨猿的纠缠。

    一路走来,经过与各种魔兽的对战,薛讷增长了很大的战斗经验和对战技巧,同时也让他意识到攻击力的不足,魔兽大多都是皮粗肉厚,防御力惊人,目前以他的攻击力,根本就破不开这些魔兽的防御。

    武器?想到武器,薛讷忍不住叹息摇了摇头,自从他《卧虎功》修炼大成之后,村子里的那些用来打猎的武器已经对他产生不了什么伤害,由于这些武器都是普通的钢铁制作,根本承受不住他痕力的灌注,所以尴尬的局面出现了,他现在没有趁手的武器。

    薛讷头脑中经常会出现当初展辰攻击他的那种掌法,能够透过表面的防御伤害到身体内部,要是自己也能够掌握这种术多好,遇到防御强大的魔兽,直接透过身体表面伤害五脏内腑,身体的防御可以是天生的或者后天修炼的,但是身体内部的五脏内腑却没有办法修炼强化。

    还有比术更厉害的意境,调动天地的力量,到底什么是意境?薛讷苦苦思索却没有一点头绪,对术还能有一点概念,至少他见过展辰施展过,但是意境只是听说,光凭自己的想象,没有一点领悟的可能的。

    想到这,薛讷索性也不去想了,拿出干粮吃了起来,“嗯,娘亲做的干粮真好吃。”薛讷吃的津津有味。

    “吱吱……吱吱。”

    薛讷吃的正香,忽然听见耳边传来吱吱的叫声,他立即起身向前猛地一冲,蹦出三四米远后才转身向发出响声的地方看去,在太古山脉中,他一点也不敢放松,任何野兽都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薛讷看清楚刚才发出吱吱叫声的物体后,绷紧的神经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原来是一只巴掌大的白色毛球状的小动物,可能因为太小的缘故,看不出是什么野兽。

    白色毛球状小家伙估计是闻见了薛讷干粮的香味,现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薛讷手中的干粮吱吱叫个不停,嘴角挂着晶莹的哈喇子,煞是可爱。

    看到小家伙可爱,薛讷就把手里的干粮掰了一半给它抛了过去。

    “吱!”小家伙叫了一声,跳起来就把薛讷跑过来的半块干粮抱在了怀里,咔哧咔哧几下,白色毛球就把薛讷给的半块干粮吃光了,速度之快看的薛讷一愣一愣的。

    “吱吱……吱吱!”白色毛球吃完了半块干粮,好像意犹未尽,伸出两只可爱的小爪子又向薛讷讨要起来。

    “呵呵,可爱的小家伙,个子不大,饭量不小,好吧,这个也给你。”薛讷把手里剩下的半块干粮又抛了过去。

    同样没过多长时间,第二个半块干粮也被白色毛球吃下了肚子,吃完后,白色毛球看到薛讷手中没有了干粮,小眼睛眨巴眨巴,吱吱叫着又把小爪子指向了薛讷的包裹。

    “啊?你还没有吃饱?”薛讷有点吃惊,他母亲给他准备的干粮每块都比较大,他一般吃一块就能吃饱,看看眼前这个总共就巴掌大的毛球小动物,肚子跟小孩拳头般大小,要不是亲眼看着干粮是被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吃下去的,他都要怀疑干粮被小家伙藏起来了呢。

    “你还要吃?”薛讷有些迟疑的问道,他的包裹里就剩下两块干粮了。

    “吱吱!”白色毛球小鸡啄食般点了点头。

    看到白色毛球点头,薛讷有点不确定问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吱吱”白色毛球再次点了点头。

    薛讷有点惊喜,以前听父亲说过,能听懂人类说话的野兽都是灵性很高的,有的甚至是一些强大的魔兽的后代。

    眼前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一看就是灵性十足,薛讷虽然没有捕捉回去的想法,但是十几天都是一个人在这太古山脉中行走,时间长了,没人说话,也是很压抑的,现在碰到一个能听懂他说话的,自然很乐意跟它交流了。

    “好,我再给你一块干粮,就一块啊,得给我留一块的。”说完,薛讷拿出一块干粮给白色毛球抛了过去。

    “嗝!”吃完第二块干粮,白色毛球终于吃饱了,很舒服的用爪子拍拍小肚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吃饱后的白色毛球冲着薛讷吱吱叫了两声,便向山脉深处奔去,跑了十多米远,见到薛讷没有跟过来,就停下来又冲着薛讷吱吱叫了两声,右边的小爪子还伸出来向薛讷招手。

    “你让我跟着你?”薛讷疑惑问道。

    “吱吱”白色毛球点了点头。

    薛讷想到这里距离父亲给标出的上华圣者的洞府意境不远了,也不急在一时,就背起包裹随着白色毛球去了,想看看白色毛球要带他去干什么。

    小毛(薛讷在心里给它取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四肢短小,但奔跑起来一点也不慢,薛讷施展《龙翔术》才堪堪跟上。

    一人一兽在太古山脉中奔跑了一顿饭的功夫,薛讷痕力消耗过半的时候,小毛才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山洞倾斜着通向地底下,一眼看不见底,站在洞口,哪怕现在是夏天,薛讷也感觉寒气逼人。

    “吱吱!”小毛冲着薛讷叫了两声,带头钻进了山洞,薛讷看看山洞周围没有明显的魔兽占领的标记,一咬牙就跟着钻了进去。

    刚进入山洞,薛讷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山洞里真冷,他运转痕力在身体各个经脉中流转了一边,才有所好转。

    “吱吱!”小毛看到薛讷停了下来,又转过头来催促他,薛讷驱除了进入身体的寒气后,就大步跟着小毛向山洞深处走去。

    整个山洞像是大山裂开的一道缝隙形成的,随着岁月流逝,上方的缝隙已经被山石填埋,山洞壁上因为长久的被寒冷侵袭,随着深入,山洞壁上全部是晶莹剔透的寒冰。

    不知转了多少个弯,深入到山洞深处多少里,眼前突然开阔起来,原来小毛带着薛讷来到了山腹深处。

    山腹中是一个宽敞的特大山洞,大大小小的钟乳石嶙峋参差倒挂在山洞顶上,时不时可以听到水滴滴落下的叮咚声。大自然是很奇妙的,刚才寒气逼人的山洞,到这里后反而一点也不冷了。

    小毛进来后,轻车熟路奔到山洞中央的一个巨大的钟乳石下,说也奇怪,其它钟乳石下的水潭都至少是一丈见方的,但是山洞中这个最大的钟乳石下面的水潭却只有水桶般大,里面的水也不是清澈的山泉水,而是乳白色液体。

    小毛把嘴凑到小潭里,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乳白色液体,抬起头,猩红的小舌头在嘴边一舔,眯着眼睛一脸的陶醉。

    “吱吱!”小毛陶醉完了睁开眼睛一看,薛讷还愣在那里,就冲着薛讷叫了两声,用小爪子指了指有乳白色液体的小潭。

    薛讷走到小潭边,看着里面乳白色的液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刚才小毛喝了,而且表情很陶醉,料想不是什么有毒的东西,就低头用手捧了一捧,先尝了一小口。

    “噗!”

    乳白色液体捧在手里,跟捧着一捧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喝进嘴里,就像流进了万年寒冰般,立即让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甚至痕力运转都慢了,幸亏薛讷反应快,及时将刚喝进去的乳白色液体逼了出来。

    体内还剩下一点乳白色液体的残留,薛讷调动痕力想包裹住,炼化掉或者逼出体外,但是意外发生了,痕力对乳白色液体没有作用,乳白色液体就跟空气一样,痕力从中间穿过,却包裹不住。

    薛讷有些着急,正准备调动更多的痕力过来时,残留的乳白色液体应渗入了身体经脉中,原本冰寒刺骨的乳白色液体进入经脉中后,立即变得暖融融的,只是这个过程很短暂,稍纵即逝。但是就这短暂的时间,薛讷发现那一片渗入乳白色液体的地方的经脉发生了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