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离开
    第17章离开

    薛大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微闭着眼睛,好像在整理记忆中的碎片,隔了好久,在薛讷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才缓缓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说道:“展辰使用的是一种术,术是配合功法使用的一种外在表现。比如我们修炼的《太古重生诀》,重在修炼身体内部经脉,汇聚痕力,推动我们境界的提升,但是在与他人战斗时,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术,不知道怎么攻击才是最有效,将痕力发挥到极致的。简单说,术就是我们对敌时的出拳招式,利用痕力催动这些招式达到最大的攻击。”

    薛讷消化了一会儿父亲说的话后问道:“那这术在哪都能学到?”

    薛大山摇了摇头说道:“术比功法更加稀缺,整个太古城估计也就一两部,还都是兽级低等的术。术的等级划分和功法等级划分一样,都是分为兽级、人级、神级,每个等级的术又都分为低、中、高三等。术之所以稀缺,主要是因为术都是一些大能之士经过长久的积累悟出来的,属于自创,一般轻易不会传给别人的,所以现有的术很稀少。”

    等以后我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术,薛讷暗暗立下远大志向。

    “咳”薛大山清了一下嗓子,将薛讷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看到薛讷停止思考,薛大山继续说道:“掌握一种术只能说是对敌时厉害点,还有一种能力掌握后才是真正的潜力无穷,对后续的发展有极大的好处。”

    “什么能力?”薛讷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意境。”薛大山说出这两个字后便闭口不言。

    “意境?”薛讷听到父亲说的这两个字后便低头思索,想从中挖掘出更深层次的含义,可惜,由于从小成长于这个小山村,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他对父亲说的这两个字根本就体会不出什么含义。

    看着儿子充满希冀的眼神,薛大山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意境是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有无法用言语阐明的意蕴和境界。以前我们所听说的那些人剑合一、人刀合一、与天地融于一体等等这些都是意境的表现。每个人的感悟不同,所展现出来的意境就不同,将领悟的意境融于术中,可以带动天地的力量,让你的力量和速度产生巨大的增幅,但是意境虽好,能够掌握者却是百万人中难觅其一。”

    “意境真的有这么神奇?”

    “是的,我曾经见过两个掌握意境的强者战斗,仅仅金甲战士级别,依靠掌握的意境,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摧毁一座大山,掌握意境的人很可怕,你没有领悟意境之前如果碰到掌握意境的人,一定要躲开,不要和其动手。”

    ……

    五个月一晃很快又过去了。

    薛讷盘膝坐在床上,浑身是汗,衣服都被浸透了。丹田中的痕力源源不断的洞丹田中抽出来补充到正在经脉中冲刺的痕力气旋中,这已经是第五次冲击了,前四次均是因为痕力不足导致冲击带脉失败,这次一定能成功,薛讷紧紧咬着嘴唇,牙齿已经陷入了嘴唇中,一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我已经把丹田中的痕力气旋压缩到了极致,丹田中存储的痕力已经是原来的三倍,一定是修炼的功法是残缺的,不然不会出现这种痕力不够的情况。薛讷一边指挥体内的痕力冲刺带脉,一边思考寻找着问题。

    “啊……啊……”薛讷将最后一丝痕力补充进冲刺气旋中,通过咬破舌尖刺激自身潜力,最终在冲刺气旋消散前打通了完整的带脉,顺利晋阶至黑甲五阶。

    薛讷在打通带脉的同时,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床上。

    “小讷,小讷,你怎么了?”薛大山和文雨彤听见薛讷的大吼声,急急忙忙赶了过来。打开房门看到薛讷倒在床上,文雨彤立即抱着儿子大哭起来。

    “娘亲,我……我没事。”薛讷微弱的声音响起来:“娘亲,你再这样摇下去,我就要被你摇散架了。”

    文雨彤听见儿子这句玩笑话,当了真,立即不敢摇了,将儿子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小讷你怎么了?修炼出问题了?”薛大山沉声问道。

    “我终于突破了。”薛讷有气无力的回答着父亲的问题。

    “达到黑甲五阶了?还是痕力不足?”薛大山心头微微一沉,想到了自己一直困在黑甲七阶的遭遇,难道又要在儿子身上重现。

    “父亲。”薛讷挣扎着坐起来说道:“经过我这几次冲击黑甲五阶的经验,不是我们本身修炼有问题,是我们修炼的这本功法有问题,这本功法应该是残缺的。”

    “啊?怎么可能?”薛大山有点不相信,可是看着儿子严肃的神情,薛大山曾经压在自己心底的怀疑也重新翻了上来,自己和儿子两个人都是修炼《太古重生诀》的,但是都是卡在了瓶颈,因为痕力不足难以突破成功,由于境界等级的限制,痕力已经达到了饱和,不管怎么修炼都难以再增加了。

    看到父亲沉默不再说话,薛讷沉吟了一会儿才下定了某种决心,说道:“父亲,娘亲,我想去父亲曾经得到《太古重生诀》的洞府看看?”

    “不行!”薛讷刚说完,就被薛大山和文雨彤两人齐声拒绝。开玩笑,那里有多危险,薛大山当年可是亲身感受过的,要不是运气好,可能都不会有薛讷了。

    “小讷,你不能去那个地方啊,你父亲当年在那里可是差点就回不来的,你去了万一有个好歹,让我跟你爹怎么活啊。”文雨彤说着说着就泪眼婆娑了。

    “没事的,我既然决定去那里,就一定是有准备的。当年我父亲去那个地方的时候都没有觉醒痕甲的,一个普通人都能从那里安全回来,而我觉醒了痕甲,已经是黑甲五阶了。再说了,我修炼的《卧虎功》已经达到第三重大成,普通的刀剑砍在我身上都破不开我的防御,我还有《龙翔术》,现在修炼到第二重,虽然不能凌空飞渡,但是奔跑速度就是二级魔兽云影豹都追不上我,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还是能够逃命的。”薛讷很耐心的给父母亲解释他能够去太古山脉寻找上华圣者洞府的理由。

    “还有,我既然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那我就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强者,能够保护你们和薛家村,雏鹰总是要离开鹰巢展翅高飞的,我不想一辈子这样碌碌无为,忍受别人的欺凌,如果我的实力足够强大,父亲也就不会被废去丹田了。父亲,娘亲,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我们薛家村不被别人欺凌,让我去吧,拼一把,没准就能解决功法不能突破的难题了。”

    文雨彤看向薛大山,希望丈夫能够再劝劝儿子,可是,他在丈夫的眼中没有看到拒绝,反而流露出一种犹豫与抉择。

    “唉!”薛大山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讷,你长大了,你说得对,我们不应该把你束缚住,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但是也很危险,我同意你去太古山脉闯荡,但是,一切以安全为主。”

    “大山!”文雨彤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薛大山挥手打断了:“雨彤,我知道你舍不得儿子,但是我们不可能把儿子留在身边一辈子,该让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小讷,你这几天先把你刚突破后的境界巩固一下,我利用这几天给你画一幅去上华圣者洞府的地图,毕竟上华圣者的洞府在太古山脉中部,沿途危险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有这幅地图,你就能避开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了。另外,你一定要注意那里的魔兽,当年那里还只是一些二级魔兽,但是经过这些年,在太古山脉边缘地带都出现二级魔兽了,那里估计已经出现三级魔兽甚至四级魔兽了,你一旦发现强大的魔兽,就立即逃走,千万不可试探。”薛大山重点叮嘱道。

    “嗯,记住了父亲。”薛讷点头答道。

    休养了十多天,薛讷将突破后的境界彻底巩固下来了,贴身藏好父亲给他绘制的去上华圣者洞府的地图,背上母亲给他准备的换洗衣物和干粮,辞别父母就踏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远行。

    虽然说父母在不远行,但是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不受别人的欺凌,为了保护身边的亲人,薛讷义无反顾的踏上了追求强大的道路,即使这条道路很漫长,很艰辛,他也要咬紧牙关坚持着走下去。

    直到看不见儿子的身影了,文雨彤才将头埋在薛大山的怀中哭了起来,薛大山轻轻地搂着文雨彤,两人的身影在阳光下拉的很长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