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养伤
    第16章养伤

    “哈哈哈……薛大队长,看看现在的你,活得多么窝囊,现在失去了痕力,你还能干什么。咱两的恩怨就算是一笔勾销了,我也不再为难你,失去痕力的你就在这个小山村自生自灭吧。”展辰带着不屑拍拍手向着躺在地上的薛讷走去。

    看着展辰向着儿子走去,薛大山有点着急道:“展辰,我已经按照你的条件做了,你也答应我不再伤害别的人了。”

    展辰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我没有说要伤害你的天才儿子。”

    薛讷被展辰一掌拍中胸膛,五脏内腑已经移位,一身痕力汇聚不到一起,始终无力从地上爬起来。

    展辰走到薛讷跟前,弯腰拍了拍薛讷的肩膀阴森一笑道:“不愧是薛大队长的儿子。”

    薛讷只感觉到被展辰拍中的肩膀上一股热流注入,瞬间便消散在身体中,再也无从感应,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又没有什么异常。

    “朱大人,赋税收好了没?”展辰站起身看向朱达贵淡淡的问道。

    “收……收了,但是他们只有一百痕金币,离我们要求的还差一半。”朱达贵听见展辰问他话,赶紧回答。他这一路上的安全,可全是要依靠这位展辰大人的。

    听了朱达贵的回答,展辰不禁皱了皱眉,本来薛家村今年的赋税是一百痕金币,路上是他要求朱达贵将薛家村的赋税由一百痕金币提高到二百痕金币的,目的就是为了为难一下薛大山。不过目前看样子效果已经达到了,一百痕金币对他来说还是看不进眼里的。

    “先让他们欠着吧,明年一起交,我们该回去了。”展辰不耐烦的冲朱达贵摆了摆手,转身向着他那只踏雪兽走去。

    “哦好,好的。”朱达贵转身冲搀扶着薛大山的薛德才等人说道:“展大人仁慈,允许你们今年只交一百痕金币的赋税,剩下一百痕金币欠到下一年,明年加上今年欠的,你们需要上交的赋税是三百痕金币。”

    “我们走!”朱达贵冲着侯坤等几个招呼道。

    “一群穷鬼、贱民。”侯坤临走还不忘狠狠瞪几眼薛大山等人。

    税务官一行人离开了薛家村,但是却留下了一地的狼藉以及修为被废的薛大山和身受重伤的薛讷。

    “呸!什么东西,不就是修为高点。”薛大头冲着税务官等人离去的方向恨恨的唾了一口。

    “好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你们赶紧将大山和小讷扶到屋里去,喊药老来给大山和小讷治疗。”老村长止住了其他抱怨的人,吩咐众人道。

    药老原名叫薛穆,祖辈都是薛家村的赤脚医生,代代相传,到薛穆这里,更是对医术药材痴迷,在自己院里院外种满了从太古山脉挖来的各种药材,村里猎人打猎受伤都是薛穆治疗的,由于薛穆常年与药材打交道,身上总有一股散不去的药材味,村里人都喊他药老。

    屋子里薛大山和薛讷各躺在一张床上,头发已经花白的药老坐在床边凳子上给薛大山和薛讷分别把了脉,检查完了两人的身体情况。

    刚站起来,坐在床头低声啜泣的薛大山妻子文雨彤便迎了上来焦急的问道:“药老,我夫君和孩子怎么样了?”

    药老看了一眼文雨彤及周围老村长等人期待的神情,低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情况很不好。大山的丹田被废了,以后只能当个普通人了,小讷受伤很重,五脏内腑全部移位,大部分经脉被外力震断,没有三五个月躺在床上休养,是很难恢复的。”药老摇了摇头,出去配药了。

    薛大山这时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了,低声安慰了一下妻子后说道:“雨彤,你先让青菱嫂子陪你出去,我跟德才叔他们说点事。”

    等妻子出去后,薛大山挣扎着想起来,众人连忙按住了他,不让他起来。

    “没事。”薛大山苍白的脸上流下一串浑浊的眼泪:“德才叔,是我害了薛家村,要不是我当初招惹展辰,税务官就不会为难薛家村的,我对不起大家。”

    老村长按住薛大山,让他躺好,说道:“这不是你的原因,没有你,朱达贵也会为难薛家村的,倒是因为你,我们薛家村的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你和小讷好好养伤,其他事不要操心。”

    薛大山擦了把眼泪说道:“我的丹田被废了,变成了普通人,但是即使是普通人,我也是一个优秀的猎人,薛家村的生活不会倒退回以前去的。”

    正说着,药老拿着药进来了,听见薛大山说的话,药老忍不住说道:“大山,我要提醒你一点,你丹田被废变成普通人,之前修炼在身体中积存的暗伤可能都会爆发出来,平时要多注意,不要轻易进山去打猎,等我再寻几种药材,把你身体调理好了,你才能进山打猎。”

    “对,大山,你听药老的,先把身体养好,打猎的事就不要操心了。”薛青虎也安危薛大山。

    “对了,小讷怎么样了?他没事吧?”薛大山这会儿方想起儿子也受伤了,赶紧四下张望,想看看儿子在哪。

    “别看了,小讷在你左手边的床上躺着。”药老边调配药材边说:“小讷受内伤比较严重,估计得在床上躺三五个月,内伤才能完全好。”

    “药老,小讷受的内伤对他以后的修炼会不会有影响?”薛大山最操心的还是儿子以后的修炼,现在薛家村就剩下儿子一个痕甲战士了,可千万不能出事。

    药老沉吟了半晌说道:“会不会影响以后的修炼,这个不好说,但是内伤经过我的调理,再加上小讷本身痕力的治疗,是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麻烦药老您了。”薛大山感激的对药老连连道谢。

    “哈哈”药老呵呵一笑道:“都是为了薛家村,没有你们父子两,薛家村的生活要艰苦很多倍,有了你们的加入,家家户户这才都能吃饱肚子了。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把草药给你和小讷熬一下。”

    药老出去后,文雨彤进来,薛大山又说了很多安慰妻子的话,才把妻子的情绪稳定下去。

    五个月一晃而过,冬季已经过去了,四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到处洋溢着一片勃勃生机。

    薛讷在上个月已经度过了他的十二岁的生日,进过将近四个月的修养,薛讷完全康复,在养伤的这段时间,薛讷也没有完全放下修炼,配合着痕力滋润经脉,原本需要五个月才能好转的内伤仅仅三个月就完全康复了,而且由于薛讷勤奋不断的修炼,他丹田内的痕力积累又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随时可以冲击带脉,如果冲击成功,就是黑甲战士五阶了。

    “呼~~”薛讷呼出一口浊气,结束了修炼,握了握拳头,感受到身体中澎湃的痕力运转,薛讷对力量的追求更加渴望了。

    “喝……喝……喝……”薛大山在练功场里打着他从军队里学来的《长生拳》,虽然失去了痕力,不能再修炼,但是薛大山每天早晨雷打不动的打三遍《长生拳》。

    看着父亲打完拳,薛讷才走上去,递给父亲一条毛巾让父亲擦擦汗。

    “哈哈,是不是娘亲又让你来监督我了?给你们说过多少遍了,我没事,我现在不能修炼,反而轻松了,没有了发展壮大薛家村的压力,我每天练拳,就是为了保持身体的强壮,我们薛家村还是要吃饭的,所以你老爹还是要带领薛家村的猎人队进山打猎的。”薛大山将擦完汗的毛巾扔给薛讷。

    “小讷。”薛大山语气一变,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我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薛家村能够离开太古山脉,到城里去,不用每天担心第二天有没有饭吃。现在我这个愿望依靠我自己是完成不了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将我的这个愿望承接下去,帮助薛家村走出这里。”

    “嗯,我会的,我生长在薛家村,是薛家村的一员,帮助薛家村我责无旁贷。”薛讷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父亲,有件事我我一直不明白,那天城主府的展辰冲我拍出一掌,看着没有多大的力道,但是落到我身上力道却是奇大无比,那是厉害的功法吗?”

    “那不是功法。”薛大山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说道:“以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咱们没有,父亲也不会,没法给你讲述。现在你既然已经感受过了,我就详细给你讲述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