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展辰(下)
    第15章展辰(下)

    “噗通!”侯坤的手离薛大山还有一尺远,就被薛大山一把抓住,一脚踹在肚子上,直接飞出去四五米远,刚吃下去的饭全都吐了出来。

    “咳咳咳,敢打我,你们去给我打残废他,我要把他抓到大牢去日夜折磨死他。”侯坤爬起来厉声吼道。在他的印象里,只有他打别人份,其他人是不敢还手的。

    薛大山一脚将侯坤踹出去后,火气还正大着呢,以前在城主府当差的时候,像侯坤这种人见了他都是绕道走的,哪敢在他跟前猖狂。

    见到那四个侍卫听了侯坤的吩咐后扑了上来,薛大山一脚踢翻凳子就主动冲到了那四个侍卫跟前,四个侍卫仅仅是练了几年武艺,在觉醒痕甲的薛大山跟前如同小孩子和壮汉打架,两个呼吸间就全部被打倒在地上。

    从薛大山一脚踹飞侯坤到打倒四个侍卫,武士服青年一直在静静的喝着酒,看都不看这边,倒是朱达贵朱大人小眼睛滴溜乱转,一会儿看看侯坤,一会儿看看武士服青年,好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武士服青年终于将酒杯中的酒喝完了,放下酒杯,弹了弹衣服站起来说道:“酒是好酒,可惜人却是一个莽夫,扰了兴致。”

    朱达贵见到武士服青年开口,也壮起胆子插嘴道:“一群贱民,今年的赋税我说是二百痕金币就是二百痕金币,难道你们想造反?”

    “狗官!”薛大山听到税务官的话,心头火气,抡起拳头就冲着税务官砸去,想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嘭!”薛大山的拳头终究没有落在税务官的脸上,他的拳头被武士服青年抓住了。武士服青年白皙的手掌看不出如何用劲,但是薛大山却抽不回自己的拳头。

    “痕甲现!”薛大山怒吼一声,痕力外放,另一只拳头带着空气的爆鸣声向着武士服青年砸去。

    “嘭!”没见武士服青年动用痕力,但是薛大山布满痕力的拳头又被武士服青年牢牢抓在了手里。

    感受到薛大山澎湃的痕力,武士服青年好像想到了什么,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突然出脚踹在了薛大山的丹田上,薛大山被踹出去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血,却怎么也起不来。

    “父亲!”薛讷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惊住了,反应过来时,父亲已经被踹飞出去了。

    “我要你替我父亲偿命!”薛讷怒吼一声就冲着武士服青年冲了过去,在冲过去的瞬间,痕甲已经穿在了身上。从父亲毫无还手之力可以看出眼前这个武士服青年是个劲敌,薛讷虽然愤怒,但是头脑却依然保持着清醒。

    “痕力爆发!”

    “嘭!”的一声,薛讷倒退出去七八步,武士服青年仅倒退了一步。

    “有点意思。”武士服青年活动了一下手指说道:“黑甲四阶,掌握痕力爆发,不错,放在你们这里可以算个小天才了。但是你要知道黑甲战士和铜甲武者的差距是天差地别的,估计你在这个小山村里还没有见过铜甲武者吧,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

    没有见到武士服青年怎么动,只是轻飘飘拍出一掌,但是落在薛讷眼中,却是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了下来,掌未落,却已压得他的肩膀一沉。

    薛讷还没有碰见过这种情形,匆忙中只能痕力爆发连续冲着拍下的巨大手掌轰击。

    “嗵嗵嗵……”连续上百下的轰击,冲着薛讷拍下的巨掌才消散而去。

    “呵呵,有点门道,看你能接住几掌。”武士服青年冷笑一声,又是一掌拍下。

    看着武士服青年拍下的第二掌,薛讷更加不敢大意,浑身痕力不停闪烁,拳头上、腿上交换运用痕力爆发,用力量去化解着武士服青年拍下来的掌力。

    “嘭!”武士服青年的第二掌被薛讷打散,薛讷的脸色已经一片煞白,努力平息着翻腾的气血,连续的使用痕力爆发,对薛讷来说已经达到了他使用痕力爆发的极限,拉伤的经脉已经让他的两只拳头在微微发抖。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挫折的薛讷双目赤红,父亲被眼前这个青年踢中丹田废去修为的情景历历在目,怒吼一声,薛讷不屈不挠依然朝着武士服青年冲去。

    “意志力挺坚强的,不过不陪你玩了。”武士服青年再次一掌向着薛讷拍了下去,不过这次出掌速度比前两次快了一倍。

    “砰砰”两下,武士服手掌连续两掌结结实实拍在了薛讷的身上,痕力几乎消耗殆尽的薛讷终于承受不住,被武士服青年一掌拍到在地上,掌风虽然散了,但是那恐怖的威压还在,不管薛讷怎么挣扎,却是爬不起来。

    武士服青年面无表情,走到薛讷跟前,问道:“小子,服不服?”

    薛讷因为在用尽全力挣扎,试图摆脱身上的威压,脸庞憋得通红,牙齿深深陷入了嘴唇中,一缕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

    薛讷心中恨,恨自己的实力低微,不能保护父亲,不能保护薛家村的众人,但是,即使被压制住,薛讷一直没有停止过反抗,因为父亲教过他,永不放弃。丹田中剩余不多的痕力在疯狂的运转,一缕缕快速的从外界吸收补充这痕力。

    薛讷身上承受的威压如同一座大山,重逾万斤,比平时修炼《伏虎功》时背负的大石块重了几十倍,迫使薛讷不停调动痕力去抵御身上的压力。薛讷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不停调动痕力抵御身上压力的同时,身体中的经脉和肌肉在一点点发生着说不清的变化。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呼吸的时间,薛讷浑身一颤,顿时感觉身上压力大减,没有多想,薛讷蹦起来就是一个斜踢向着武士服青年腰间踢去。

    “咦?还有力量对抗?看来你还是不懂黑甲战士和铜甲武者的差距啊。”武士服青年微微侧身躲过薛讷的斜踢,右掌抬起来轻飘飘按在了薛讷的胸口上。

    “噗……”薛讷喷出一大口鲜血,倒飞出去。

    “住手!”这个时候,薛大山已经被人搀扶了起来,看到武士服青年将薛讷打飞出去后,一着急,又是好几口鲜血喷了出来。

    “怎么,薛大队长,这会儿心疼儿子了?您当初是怎么对待我的?”武士服青年一直平淡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愤怒的表情。

    没有再去理会倒地不起的薛讷,武士服青年转向薛大山一步步走去:“当初就因为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没有听从指挥,擅自离队,您要执行军纪,将我废除修为。哪怕我大哥展星统领亲自替我向您求情,仍然打了我二百军棍,这二百军棍让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

    走到薛大山跟前的武士服青年抓住薛大山的衣领拉到跟前说道:“当时我就发誓,有一天,我也要废除你的修为,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哈哈哈,老天长眼,曾经风光无限的薛大队长居然卡在瓶颈成为了废物。”

    武士服青年轻轻拍了拍薛大山的脸庞继续说道:“怎么样薛大队长,被废掉修为的感觉很难受吧?”

    薛大山吐出一口鲜血,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愤怒有点癫狂的武士服青年说道:“展辰,当年是你屡次不遵守军纪,看在展星统领的面子上,我仅仅是警告了你几回,但是你一直不知悔改,在我们执行剿灭邪教阴魔教的时候,因为你与那教主有几分交情,你竟然偷偷离开队伍去给阴魔教通风报信,导致我们任务的失败,你说你该不该接受惩罚?”

    “嘿嘿!”展辰阴柔的一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在这实力为尊的地方,你还不是任我欺凌。现在你的丹田已经被我破了,一身修为化为虚无,咱两当年的账也算结的差不多了,你再做最后一件事,咱们的账就算彻底两清了。”

    “哎,你先别着急。”看到薛大山准备开口大骂,展辰加快语速说道:“现在的薛家村就你和你儿子两个人觉醒了痕甲,如果你不想你儿子和薛家村的一众老幼有事,就跪在地上,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我磕三个响头,并大声说你错了。”

    “父亲,不要!”躺在远处的薛讷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山!哪怕是死,我们也不屈服。”

    “薛大叔!不要!”

    “大山……”

    ……

    老村长等薛家村的村民都在出声劝阻,可惜限于展辰释放出的威压,众人根本冲不到跟前来。

    薛大山努力的让自己站直了腰,看看远处挣扎着想起来的儿子,看看周围一个个眼含屈辱泪水的乡亲们,转过身,再看看这个生自己养自己的村子,如母亲般,至始至终都在默默关注着自己。

    薛大山感觉愧对薛家村,因为自己,给薛家村惹来了麻烦。罢了,为了薛家村,我可以献出我的生命,现在磕三个头又如何。

    想到这,薛大山眼神坚定的盯着展辰问道:“我给你磕三个头,承认我错了,你真的会放过薛家村的众人和我儿子吗?”

    展辰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说道:“是的,我展辰说话算数。”

    “你发誓!”

    展辰双目一凝,阴森说道:“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

    “好,暂且相信你。”说罢,薛大山双膝一弯,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冲着展辰“砰砰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展辰,当年是我错了,薛家村是无辜的,我希望你不要为难他们。”

    “哈哈哈!当年的硬汉薛大队长竟然向我磕头认错了,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