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瓶颈
    第13章瓶颈

    “咔嚓!”薛大山因为分神,被云影豹撞飞,左臂骨折耷拉了下来,长枪都握不住了,剧痛让薛大山的脸庞都变了形,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听到父亲的提醒,薛讷立即施展《龙翔术》向着前方快速移动了十多米,转身看去,之间刚才自己那个位置,一只灰狼正扑在那里。狼性狡猾,从一开始,这只狼就隐藏在狼群当中,看其体型和刚才的速度,竟然也是二级魔兽的实力。

    薛讷将父亲搀扶起来,暗自运转痕力,防止两只二级魔兽的攻击。

    薛大山心里发苦,这次兽潮竟然出现了两只二级魔兽,两只一级魔兽。看看身后一脸关切的儿子,再看看被兽群围攻的议事大厅,薛大山咬牙拿起长枪,站在了儿子的前面。

    薛讷越过父亲站在了父亲前面,薛大山着急喊道:“小讷,往后边退,你策应。“

    薛讷没有动,摇了摇头说道:“父亲,这回我来主攻,您受伤了,在旁边策应点就行,我有《龙翔术》,相信我。”

    “可是你……”薛大山看见儿子坚定的眼神,嘴角动了动没有说出什么来。

    薛讷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看见云影豹和灰狼向他这边奔来,握紧长枪就迎了上去,薛大山跟在儿子后边,不时骚扰着云影豹和灰狼,让两只魔兽不能集中精力对付薛讷。

    云影豹速度快,第一个扑了过来,“滚!”薛讷一声暴喝,长枪拍在云影豹的利爪上,痕力爆发加上《龙翔术》的急速带动的巨大惯性,薛讷在力量上已经完全碾压这两只魔兽。

    一枪拍退云影豹,薛讷顺势而上,右手单手握住枪杆,痕力爆发和《龙翔术》互相配合,枪尖冲着云影豹的左眼刺去。

    “吼!”关键时刻云影豹向右一个翻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刺向左眼的枪尖,长枪在云影豹的左脸颊上刺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鲜血顷刻间染红了云影豹的半边脸颊。

    薛讷正准备趁云影豹受伤击杀它时,灰狼已经跃起扑向了他的后背,锋利的牙齿闪着点点寒光。

    施展着《龙翔术》薛讷躲开了灰狼的这一扑,利用速度优势快速绕到灰狼的侧面,双臂爆发痕力,长枪重重的抽在灰狼的腰间,作为一个猎人,掌握野兽的弱点是最基本的技能,铜头铁臂豆腐腰,灰狼哪怕晋级为二级魔兽,也不可能将自身的缺点完全消除,当然,普通人拿着长枪抽在二级魔兽灰狼的腰间,是不可能对灰狼造成伤害的,但是换了和灰狼级别相当的薛讷就不一样了,灰狼当场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旁边策应的薛大山在被儿子展现出来的能力彻底震撼住了,但是出于猎人的本能,在灰狼被薛讷拍瘫在地上的时候,薛大山第一时间冲上去,长枪从灰狼的左眼刺入,整个枪头都进入到灰狼的脑袋中去了。

    看到灰狼被击杀,云影豹转身就像太古山脉方向逃去。

    “想逃!”薛讷运转《龙翔术》,瞬间就赶上逃跑的云影豹,借助惯性,薛讷跃起三米高,双手握着枪杆,灌注痕力向着云影豹的脑袋拍去。

    “嘭!”“咔嚓!”接连响起两声,第一声是云影豹被长枪抽中脑袋,脑袋整个被拍碎,第二声是薛讷的长枪经过连续强力抽打,已经到了承受极限,在这一击之下,枪杆断为两截。

    薛讷捡起带着枪头的那截枪杆,向着议事大厅方向冲去,脚步有些虚浮,连续使用痕力爆发和《龙翔术》,痕力已经消耗了十之**。

    议事大厅外墙上的众人看见薛讷一人就击杀了所有的魔兽,士气大受鼓舞,虽然还有人员伤亡,但是成功阻拦住了野兽群进入议事大厅。

    薛讷和薛大山冲入野兽群,如同狼入羊群,没有任何一只野兽能挡住两人的一击之力。没有了魔兽的指挥,加上薛家村猎人队的众人用弓箭在墙头猎杀,野兽群终于承受不住,纷纷四散逃跑。

    猎人队的众人打开议事大厅围墙的大门,带着武器出来猎杀野兽,猎杀这些四散逃跑的野兽,没有一点危险,而且多猎杀一只,就相当于给薛家村多储备一些食物,这可比进山打猎方便多了。

    兽潮完全散了,野兽全部逃进太古山脉中去了。薛讷瘫坐在一只赤焰虎的尸体上,他已经记不清击杀了多少野兽,长枪的枪尖都磨钝了,痕力消耗完,就靠**力量,在兽群中杀进杀出,到最后,身边都没有一只野兽存在了,过度的消耗使得身体异常疲惫。

    薛大山也累趴下了,坐在野兽尸体上呼哧呼哧直喘气。薛大头和薛水生过来将薛大山搀扶到了议事大厅,薛青虎拿来竹板和绷带帮他包扎折断的手臂。

    趁着薛青虎包扎的时间,薛大山问薛青虎:“伤亡情况咋样?”

    “死了三个,都是掉进野兽群中,连尸骨都找不到了。”薛青虎的声音有点沉重。

    薛大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处于食物链中的人类,不是猎杀野兽,就是被野兽猎杀,都是为了活下去。

    被猎杀的野兽已经被村民们收集到一块了,看着堆积如山的野兽尸体,人们沉痛中带着一丝丝欣喜,这么多野兽尸体,薛家村至少三个月内不需要外出去打猎了。

    兽潮袭击很快成为过去,生活还在继续,在对抗兽潮中立下大功劳的薛讷此刻静静的盘坐在房间中的床上。距离兽潮已经过去十天,薛讷的痕力终于累积到瓶颈,他开始冲击阴跷脉了。

    和前几次冲击穴脉一样,仍然是痕力幻化为尖刃,一个个打通阴跷脉中的各个穴道。运用起《太古重生诀》,按照其行功路线将痕力逐渐凝炼、压缩,痕力一开始冲击穴道,剧痛就从经脉中产生,已经做好承受疼痛准备的薛讷,仍然被产生的剧痛折磨的浑身颤抖。

    《太古重生诀》,功法如其名称,每次突破都是一次重生,重生的痛苦如同千刀万剐,非一般人难以承受,坚持下来,破茧成蝶,好处非常大,经脉柔韧性增强,承受的痕力能够更多。之前说是将痕力全部灌输入手臂,其实这部分痕力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因为百分之九十九的痕力散布于全身,并不听从薛讷的调遣。

    这能调遣的很少的一部分痕力都已经使经脉达到承受极限,如果以后能够调遣更多的痕力,经脉韧性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在全身痕力消耗殆尽之后,薛讷的阴跷脉终于艰难的冲脉成功,达到了黑甲战士四阶。

    回想着刚才自己冲击阴跷脉的艰难,薛讷想到父亲之前说过的瓶颈,父亲现在就是卡在黑甲战士七阶难以寸进,每次冲击督脉都难以成功,主要原因就是丹田中储存的痕力不够多,到最后关头,总会出现痕力不够用的情况。

    难道这就是《太古重生诀》的弊端吗?薛讷挠了挠头思索着。不对!既然《太古重生决》是经过上华圣者实践过的,不应该出现冲阶痕力不继的现象,应该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或者是《太古重生诀》还有一本副册……

    副册?薛讷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真的还会有一本副册?不应该啊,要是有副册,父亲当时就因该能发现带回来的。难道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不会,要是有别人先去,就不会留下《太古重生诀》了。

    薛讷琢磨了半天仍然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正在焦急的挠头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小讷,你在吗?”薛大山洪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在的,父亲。”薛讷打开房间的门,将薛大山迎进屋里。

    薛大山看见薛讷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不禁有点担心,问道:“你前两天说你的痕力积累已经达到极限,准备冲击阴跷脉,怎么样?有没有突破?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出来了。”

    “突破了,达到四阶了。”薛讷说话说话有气无力的,没有一点突破后的喜悦。

    “怎么了?突破时有什么问题吗?”薛大山看到儿子这幅表情,心里不禁一突。

    “我身上好像也出现了和父亲一样的情形,现在突破到四阶就已经出现了突破后期,痕力不够用的情况,突破的很勉强,差点突破失败。”薛讷耷拉着脑袋说道。

    薛大山摸着薛讷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父亲。”薛讷抬起头看着薛大山问道:“您当初在那个山洞找到《太古重生诀》之后,再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吗?”

    薛大山见儿子问到当初得到《太古重生诀》的情形,略微思索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当时我发现《太古重生诀》之后,就听见山洞深处传来阴沉的野兽嘶吼声,怕再遇见魔兽,我没有再查看山洞里面的详细情形,拿起这本功法就爬出了山洞。”

    “那会不会《太古重生诀》还有副本?”薛讷道出了自己的疑惑,“我总是觉得我们现在修行的《太古重生诀》不完整,不应该出现痕力都消耗殆尽都难以晋阶的现象。”

    “父亲,我想去那个山洞看看。”薛讷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