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卧虎功
    第10章卧虎功

    “什么?”薛大山一把就将薛讷手中的玉牌夺了过去,可是他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出什么。

    薛大山一巴掌拍在薛讷的后脑勺上说道:“你小子诓我,玉牌里面哪里还有功法?”

    “那是你观察的姿势不对!”薛讷一边帮父亲调整观察玉牌的姿势,一边委屈的说道。

    当玉牌的侧边缝隙与太阳光线重合后,玉牌中的文字显现出来。薛大山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但是却紧紧抓着玉牌。

    “啪!”薛大山又是一巴掌拍在薛讷的后脑勺上,说道:“好小子,真有你的,这都能发现,真是上天保佑我们薛家村。”

    薛讷委屈的摸着后脑勺嘟囔道:“都要被你打笨了。”

    薛大山笑呵呵的摸了摸儿子的后脑勺说道:“你小子,可真是咱们薛家村的福星,从鬣狗头领体内发现《龙翔术》,现在又发现了《卧虎功》,哈哈哈……”

    薛讷凑过脑袋,看着父亲手中的玉牌好奇地问道:“父亲,这玉牌中怎么还能记录功法口诀啊?这玉牌不是一体的吗?”

    薛大山放下玉牌解释道:“有一种玉叫做连体互生玉,这种玉两块连体互生,合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但是又能拆分成两块,如果施加一点特殊手段,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是连体互生玉。”

    “那我们这块玉牌就属于连体互生玉了?”薛讷问到。

    “是的。”薛大山又拿起玉牌打量了一番继续说道:“这块连体互生玉中记录的《卧虎功》也是属于兽级功法中的高级功法,非常适合我们薛家村修炼。”

    “为什么?您不是说过修炼功法都需要觉醒痕甲吗?”薛大山还没有说完就被薛讷打断了。

    “按照普遍规律修炼功法都需要觉醒痕甲,但是也有个别功法,不一定需要觉醒痕甲。就像这《卧虎功》,是锻炼人的**的,让**的骨骼、肌肉和经脉强化和坚韧。同时可以增加**的抗击打能力,受到外力撞击时不会伤及内脏。按照功法上所说的,练到第三重境界,就能用**抵挡普通刀剑的攻击。”

    “这么厉害!我要学这门功法。”薛讷惊叹道。

    薛大山摇了摇头,道:“《卧虎功》虽然是你发现的,但是现在我不能答应让你学习,功法属于整个薛家村,得经过村长和各位宿老同意,你跟我一起去德才叔家吧。”

    老村长家中。

    “什么?又发现一门功法。”老村长听完薛大山说了事情的经过后,激动的手都发抖了。

    “列祖列宗在上,保佑我薛家村啊!”老村长激动的老泪纵横,仿佛已经看到了薛家村的壮大。

    “水生,去把你德茂叔和青虎喊过来。”老村长走到堂屋门口吩咐儿子。

    转过身来,老村长看着薛大山说道:“连续得到两门功法,是我们薛家村的幸运,也是我们的隐患。事关重大,我们开村会讨论一下,如何保全两门功法,不泄密。”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薛德茂和薛青虎一起走了进来。

    “德才老哥,这么早就喊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还没进门,薛德茂爽朗的笑声便传了进来。薛德茂是薛家村的另外一个宿老,和老村长一起管理着薛家村。

    “呵呵,好事啊!”老村长笑着将二人迎进门。

    “呵呵,哟!大山家的小崽子也在这里啊。”薛德茂刚进门就看到了薛讷。

    “德茂爷爷好!”薛讷腼腆的站起来向着薛德茂问好。

    “好,好!前些天听青虎说你成为我们薛家村第二个痕甲战士了。哈哈哈,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咱们村最有出息的人。”薛德茂笑着夸奖道。

    “德茂叔,您这是越活越精神了。”薛大山也站了起来。

    “哟,今天这是?”薛德茂看到这么些人都聚齐了,便带着疑惑看向老村长。

    老村长示意大家都先坐下来,等众人坐定了,示意薛讷关上门,看着众人疑惑的表情说道:“今天把大家都喊过来,主要为了开一次村会。现在这个屋里,大山和青虎是猎人队的正副队长,我和德茂两个老骨头负责着村里的日常生活,再加上薛讷,没有外人。下面我要说的这件事关系到我们薛家村的兴衰,今天的会议内容,除了我们五个人,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老村长将发现两门功法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毫无疑问,薛德茂和薛青虎都是一脸的兴奋与激动,最终决定,《龙翔术》薛大山父子先学习,不往外传,等薛家村有新觉醒痕甲的人了再传授。《卧虎功》由薛大山假借在军队学习的为名义,猎人队所有人学习,两门功法都是传男不传女。

    ……

    薛家村又掀起了一股练功热潮,《卧虎功》对是否觉醒痕甲没有要求,只要能够做到《卧虎功》要求的练习姿势,任何人都可以练习。

    “卧虎神功少人知,拳掌支撑莫变形,筋肉骨骼具坚实,磨盘压身千斤重,苦中加苦等闲视,既练拳力又练心,成就金刚不坏身。”一大早,在薛家村村口的训练场上,猎人队的所有人均是俯卧于地,用双手和足尖把身体支撑起来,双肘弯曲,两肘分别向正坐、正右方撑开,双腿并拢伸直。

    不错,这就是《卧虎功》第一重的训练方法,保持这一姿势不动,调动全身肌肉,增加肌肉的抗击打力。

    薛大山在周围巡查,发现有姿势不对的,随时纠正;发现偷懒的,手里的竹篾就冲着屁股抽下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薛讷和薛大山已经进入了《卧虎功》第二重的修炼,第一重对于拥有痕力的他们来说,保持一天《卧虎功》的修炼姿势都没有问题。

    《卧虎功》第二重要求修炼者保持第一重的修炼姿势逐渐在背上增加负重,负重一千斤一个时辰为第二重大成,负重一万斤一个时辰为第三重大成。

    《卧虎功》第一重看着最简单,只是用俯撑的姿势趴着,四肢着地,坚持几分钟很容易,但是坚持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直至一天时间,就是磨炼全身的肌肉了,腰部、臀部、腿部、胳膊全部需要用力,可以说《卧虎功》第一重就是在为磨炼肉身打基础,只有基础牢固了,才能继续后续的修炼,基础不牢固,强行修炼第二重,就会使肉身留下永久的隐疾。

    薛讷现在是《龙翔术》和《卧虎功》同时修炼,《龙翔术》需要腿部经脉肌肉强化,能够承受住双腿的快速移动,《卧虎功》刚好是锻炼肉身的。薛讷每天上午修炼《卧虎功》,下午用自己摸索出来跑步锻炼的方法去后山两个山头之间跑步,经过四五天的锻炼,现在不使用痕力已经能够在相距五十里的两个山头之间跑十个来回了。

    下午通过跑步痕力消耗光后,晚上打坐修炼痕力,痕力枯竭后修炼效果非常明显,痕力增长的非常快,到目前为止,虽然距离薛讷突破阴维脉才过去十天时间,但是薛讷隐隐感觉,按照现在的修炼速度,再有一个月,自己就能冲击阳跷脉了。

    ……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山林间,从树叶间隙稀稀疏疏洒落,树下盘坐着一个少年,汗水从鬓角流下,已经被风吹干,留下淡淡的白色斑点。

    “呼~~”吐出一口浊气,少年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已经半个月了,试试效果如何。”

    “痕甲现!”少年暴喝一声,唰的一声就冲了出去。

    十个呼吸后,少年停下来,看了一下跑过的距离,十里五。

    “痕力爆发!”一声低喝,少年的身影再次冲了出去。

    十个呼吸后,少年再次停下来,“呼!十四里。嗯,效果不错,仅仅半个月的修炼,就能够让我的移动速度增加这么多,看来以后还得继续保持。”少年自言自语道。

    少年转过身来,一缕阳光照到脸上,照亮了整个脸庞,这个少年正是薛讷,半个月的坚持跑步,现在终于达到了修炼《龙翔术》的要求。

    薛讷家后院的练功场中,薛讷按照《龙翔术》的修炼要求摆好姿势,调动痕力进入双腿经脉。

    “走!”薛讷的身形快速向前移动。

    “嘭!”薛讷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第一次使用《龙翔术》,没有预料到速度竟然如此快,结果控制不住撞在了围挡练功场的土墙上,直接将土墙撞倒了。

    听见响声,薛大山赶了过来,看见一片狼藉的练功场,薛大山怒吼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呢?”

    薛讷一脸惊喜的道:“父亲,我练成了。”

    “什么练成了?”薛大山有点发蒙。

    “我把《龙翔术》练成了。”薛讷发现自己的语病后,赶紧又把话完成的说了一遍。

    “真……真的吗?”薛大山也激动起来。这才多长时间,从把玉牌交给薛讷到现在也才半个月时间而已,难道儿子真的是个天才!

    “快,快给我演示一遍。”薛大山急忙道。

    薛讷羞赧道:“这儿的地方太小了,我刚才就是没控制住才把土墙撞倒了。父亲,我们去后山吧。”

    “啊哦,好,去后山。”薛大山醒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